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291章 你注意点态度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91章你注意点态度



    沈蔓歌想到这里,快速的起身,看着宋涛扶着叶南弦走出了医院。



    叶南弦居然被宋涛给扶着走的!



    沈蔓歌的心理特别震撼。



    刚才叶南弦在她面前还那么若无其事,可是出了这门,他居然站都站不稳了吗?



    也是。



    叶南弦流了那么多血,刚出手术室就跑到这里来了,他的身体怎么承受的了?



    一想到叶南弦都这样了,还担心着她和女儿,沈蔓歌的心理就很不是滋味。



    这个满心满眼都是她和女儿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拱手让出呢?



    虽然和小诗毁约有点挺不要脸的,但是沈蔓歌就是决定毁约了。



    除了叶南弦,她什么都可以答应小诗,哪怕拿她一辈子的富贵来换都可以。



    沈蔓歌打定了主意,心理已经有所感触。



    叶南弦几乎在出门的时候就站立不住了,他完全的靠在了宋涛的身上,低声说:“不要把我这个样子告诉太太。”



    “可是叶总,你这……”



    “快扶我上车,送我回去,趁着梓安他还没醒,我只是术后太虚弱了而已。”



    叶南弦的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宋涛心想,你这哪是术后虚弱啊,你这是逞强的后果。



    不过他没敢多说,叶南弦对沈蔓歌和孩子的感情,不是他一个助手随随便便两三句就能说清楚的。



    将叶南弦送了回去之后,叶老太太那边就打来电话,关于公司的事情,宋涛不得不会公司协助叶老太太。



    叶南弦点了点头,让他回去了,趁着沈梓安还没醒,自己躺到了病床上,再也坚持不住的昏死过去。



    杨帆叹息一声,不得不让医生过来善后。



    摊上这么一个不合作的病人,医生能说什么呢?



    而沈蔓歌这边,天亮以后,沈落落醒了,虽然还有些虚弱,不过看到沈蔓歌的时候,她整个人都笑了起来。



    “妈咪!”



    沈落落的声音十分虚弱,不过那种对未来充满了憧憬的样子让沈蔓歌的心再次燃起了希望。



    “感觉怎么样?”



    她来到了沈落落的面前,轻轻地摸着她的脸。



    她的脸依然还是苍白的,不过却有了一丝温度。



    那是一种向往健康的温度,那是一种带着希望的温度!



    沈落落笑着说:“我感觉好极了。妈咪,我都能下床跑一圈了。”



    说着,她就挣扎着想要起床,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别闹,你现在的身体还不可以的,等你完全好了,妈咪和爹地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不许赖皮哦!”



    沈落落的眸子特别的明亮。



    她知道,只要自己度过了这一次手术,她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的出去玩了,还可以上幼儿园,还可以和叶睿哥哥一起去逛街,去玩耍。



    这是她期待了五年的事情呢。



    沈蔓歌连忙叫来了医生,给沈落落做了一个全身检查。



    落落的各项指标都很好,这让沈蔓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沉下来了。



    沈落落开始要吃的,虽然医生说只能暂时吃点半流质的食物,但是她还是很开心。



    好像被女儿的开心感染到了,沈蔓歌的情绪也比较开心,亲自给沈落落买了一些好吃的。



    叶老太太亲自来到了医院,看到沈落落手术成功的样子,开心的不得了。



    “多亏了小诗姑娘啊,回头你和南弦说说,不能亏了人家小诗姑娘,知道吗?”



    叶老太太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妈,你在这里陪着落落,我去看看小诗。”



    沈蔓歌觉得自己该过去看一眼的,毕竟小诗救了落落。



    “去吧去吧,好好和人家相处,小诗可是我们叶家的大恩人。”



    叶老太太开心的挥了挥手,对沈蔓歌的懂事十分欣赏。



    沈蔓歌离开病房之后,脚步有些沉重。



    她现在有些不想面对小诗,但是又不得不面对。



    小诗是沈落落的救命恩人,这一点毋庸置疑,于情于理她都该过来看看。



    想到这里,沈蔓歌做了一个深呼吸,抬脚推开了小诗的病房门。



    小诗正准备下床上厕所,看到沈蔓歌来了之后,微微一愣,然后突然开口说道:“我想上卫生间,你能帮我吗?”



    沈蔓歌楞了一下,看了看身旁的护工,却没说什么,上前接过了小诗的手。



    小诗将自己全部的重量都放在了沈蔓歌的身上。



    “你轻一点,我刀口疼。”



    虽然如此,她还是喊叫出声,声音很不耐烦的样子。



    沈蔓歌没说什么,尽可能的将她搀扶好。



    小诗在沈蔓歌的搀扶下去了卫生间,说道:“你帮我把裤子脱了吧,我弯不下腰。”



    沈蔓歌再次楞了一下。



    虽然看得出来小诗是故意为难自己,但是沈蔓歌依然没说什么,伸手轻轻地脱下了小诗的裤子。



    小诗却哀嚎一声。



    “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想疼死我么?你不知道我的刀口在这里吗?滚开!”



    她一把推开了沈蔓歌。



    沈蔓歌猝不及防,整个人被她一推,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板上。



    卫生间的地板上有些水渍,沈蔓歌这一屁股坐下去,顿时觉得湿漉漉的。



    她的怒气曾的一下燃烧起来了。



    “小诗,你有意思吗?”



    “我怎么了?”



    小诗十分无辜的看着沈蔓歌,然后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说:“不过就是摔了一跤罢了,比起我给你女儿的一颗肾脏不算什么吧?况且你确实弄疼我了!”



    这句话说得沈蔓歌无言以对。



    她有些郁闷的起身,小诗已经不理她了。



    沈蔓歌转身要走,小诗却说:“你等我尿完,还得帮我提裤子呢,你要去哪儿?”



    这句话说得理所当然的,好像沈蔓歌天生就是她的佣人似的。



    小诗其实就是心里不舒服。



    凭什么叶南弦那么好的男人要对她这么好?



    她都不奢求叶南弦给她爱情了,只是让他陪她三个月,他都要问问沈蔓歌。



    她现在怎么看沈蔓歌怎么不顺眼。



    沈蔓歌自然不知道小诗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等着小诗起来之后帮她提上了裤子。



    小诗笑着说:“你说如果外面的人知道堂堂的叶家少夫人给我提裤子,伺候我上厕所,他们会怎么说?”



    沈蔓歌看着小诗趾高气昂的样子,淡淡的说:“你还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要回去了,你扶着我点,怎么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坐上叶家少夫人这个位子的。”



    小诗说话十分难听。



    沈蔓歌却自动的忽略了。



    谁叫人家给了自家女儿一颗肾呢。



    沈蔓歌扶着小诗回到了床上。



    小诗又要喝水,又要吃东西的,把沈蔓歌指使的像个佣人似的,连一旁的护工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小诗小姐,你要做什么不如让我去做吧。”



    护工一开口,小诗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让你一旁站着就站着,怎么?不给你工资么?”



    小诗此时的样子特别的难看。



    沈蔓歌以前觉得小诗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是好歹也不怎么让人讨厌,但是现在的小诗怎么越来越胡搅蛮缠,甚至有些嚣张跋扈了。



    “小诗,护工也是人,你注意点态度。”



    沈蔓歌的话让小诗微微一愣,随机笑着说:“我注意态度?哦,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叶南弦说让我跟你姓,回头让你父母认我做干女儿,还有,他给了我一张卡,让我想买什么随便买。你说我现在都是沈家二小姐了,我干嘛不能嚣张一些?”



    小诗炫耀似的拿出了叶南弦给她的那张金卡。



    虽然只是一张金卡,但是那张金卡的分量沈蔓歌还是知道的。



    她知道叶南弦给她这张金卡的意思,不过是为了感激她救了沈落落,但是现在小诗的态度让沈蔓歌很不喜欢。



    “小诗,你虽然救了落落,但是也不能仗势欺人。我可以认你当干妹妹,也可以让你入住沈家,不过你最好还是安分一些。”



    “呦,这还没开始认亲呢,就开始教训我了?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答应我什么了?别忘了,你答应过我把你丈夫借给我三个月的!”



    小诗的话让沈蔓歌有些刺痛起来。



    本来打算过几天和她说的,既然小诗把话说到了这里,沈蔓歌索性也不避着了。



    “小诗,我承认当初确实答应了你这个条件,不过现在我反悔了。”



    沈蔓歌这句话一出,小诗丝毫不意外,甚至冷笑着看着她说:“所以你觉得让叶南弦给我一个身份,给我一个父母和家庭,就算是对我偿还恩情了是么?沈蔓歌,我就知道你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这是沈蔓歌第一次被人骂成这个样子,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难受着。



    从来她都是一言九鼎,况且小诗救了她女儿的命,按理说她这样做真的很不对,可是……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说:“不管你怎么说吧,除了叶南弦,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我也还是那句话,出了叶南弦,我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包括这个!”



    小诗说完,直接将银行卡扔给了沈蔓歌。



    银行卡擦着沈蔓歌的脸颊过去了,力道之大瞬间让沈蔓歌的脸颊出现一道血痕。



    火辣辣的感觉让沈蔓歌的眉头微微皱起。



    “小诗,沈家和叶家给你的未来可是一辈子的,你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比起你的三个月,你该知道选择哪一个才是最好的。”



    “汝非鱼焉知鱼之乐也。”



    小诗的一句话让沈蔓歌直接沉下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