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354章 女人不能惹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54章女人不能惹



    “上来!”



    叶南弦见她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火大。



    沈梓安却有些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叶,你今天吃枪药了?”



    “我今天吃炸弹了,所以你最好别招惹我。”



    叶南弦现在是火力全开,看谁都不顺眼。



    沈梓安还想说什么,却被沈蔓歌给拦住了。



    “乖,自己进屋玩去。”



    “妈咪,你别太惯着他了。一个大男人朝一个女人嚷嚷,也不嫌丢了男人的风度。”



    沈梓安这话说得不轻不重的,却正好可以让叶南弦听得一清二楚的。



    叶南弦简直快要气死了。



    这是要反了天了么?



    见叶南弦好像真的动怒了,沈蔓歌连忙对沈梓安说:“怎么和你爹地说话呢?赶紧回房闭门思过去。、”



    沈梓安知道沈蔓歌是护着自己,也懒得和此时别扭的叶南弦计较,只是低声说:“他要是欺负你,你就喊,外公外婆都在呢,我就不信当着岳父岳母的面他还敢欺负你了。”



    沈蔓歌多少有些想笑。



    怎么感觉在沈梓安面前,她这个做妈咪的反倒像个孩子,而儿子就像个小大人似的。



    “知道了,赶紧去把。”



    沈蔓歌把沈梓安给打发走了,这才将手里的芒果放下,然后去洗了洗手,才抬脚上了楼。



    叶南弦看着她不紧不慢的,明明知道这件事儿可能和沈蔓歌没关系,但是心口就是因为沈蔓歌的不在乎而多少有些别扭。



    “你怎么做别人老婆的?你没看到我脸上都是伤么?也不知道上来给我敷点药?”



    叶南弦见沈蔓歌上来了,多少语气有所缓和。



    沈蔓歌觉得现在的叶南弦简直就像个别扭的孩子,让人无法正常沟通。



    “我倒是想给你上药,也得叶大少爷你肯呀。你乖女儿给你上药都不用,我干嘛拿我的热脸贴你的冷屁股?”



    沈蔓歌这一句话把叶南弦给堵得简直快要憋死了。



    最后气呼呼的说:“我疼!赶紧的!你想让我脸上留下疤痕么?”



    “放心吧,男人多道疤也没什么,况且你叶大少爷也不靠脸吃饭。”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沈蔓歌还是找出了医药箱,开始给叶南弦上药。



    她的动作十分轻柔,眼神也带着一丝心疼。



    叶南弦那颗狂躁的心突然间就平静下来了。



    “你都给谁上过药?”



    叶南弦不由的问了一句。



    问完之后,他真想打自己一巴掌。



    他这是怎么了呢?



    怎么总是想着那张照片的事儿?



    沈蔓歌顿了一下,然后歪着脑袋真的认真的想了一下说:“三个吧。”



    “三个?”



    叶南弦的声音猛然拔高,把沈蔓歌吓了一跳。



    “有什么奇怪的?我爸爸,你,还有小时候救过的一个小男孩。”



    听沈蔓歌这么说,叶南弦的心又放下了。



    “哦。”



    沈蔓歌觉得今天的叶南弦真的而有些奇怪。



    “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儿。”



    叶南弦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低声问道:“什么小时候的小男孩?没听你说过。”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我都快要忘记了,上次听到谁说起来了,就想到了。”



    那个谁是谁,沈蔓歌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微皱眉头的表情还是让叶南弦一下子就猜到了。



    是宋文棋?



    他这么猜测着,却没有问出来。



    “小时候你还做过大英雄?”



    “对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我就在郊区的仓库救了一个小男孩,后来仓库爆炸了,把我吓死了,跑回家好几天没敢出门。后来还是我爸爸对我说没事了,我才硬拉着我爸爸出去的。”



    沈蔓歌模糊的说了一遍,叶南弦也就知道是什么事儿了。



    当年宋文棋被绑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他自然是清楚地,只是不知道自己妻子和宋文棋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渊源。



    难怪宋文棋那个臭小子对沈蔓歌锲而不舍的,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因果在。



    但是就因为想到这里,叶南弦的心情再次郁闷起来了。



    “以后离宋文棋远一点。”



    “我怎么可能还和他接触?他对灵儿做了那么严重的事儿,现在还一副他有理的样子,实在是让人原谅不了。”



    沈蔓歌的心情多少有些难过,不过想到刚才宋涛和蓝灵儿和好的样子,她又开心的拉着叶南弦的手说:“宋涛和灵儿和好了。”



    “嗯。”



    对这件事儿叶南弦没什么想说的,不过看到沈蔓歌开心的笑容,他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了。



    “别人的事儿你操心,我的事儿你就不操心,赶紧的,药还没擦完呢。”



    叶南弦不满的说着。



    沈蔓歌切了一声说:“你也算是个矫情的。以前看你刀山火海的,也没见你皱一下眉头,就是心脏捅了刀子,一样和我有说有笑的,看看你现在,哎呦喂,这还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叶南弦么?”



    “你不知道吗?没老婆疼得时候,多大的伤多大的痛都得自己扛着,现在我有老婆疼了,我干嘛还硬撑着?你还真以为我是铁打的?”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沈蔓歌的手劲不自觉的重了一些。



    “哎呦!”



    叶南弦顿时叫了一声。



    沈蔓歌得意的说:“看你以后还敢给你甩脸子。把你能耐的呀,回家又是朝着儿子发火,又是摔门的,你再摔一个我看看。”



    说着,沈蔓歌专门找叶南弦受伤的地方嗯了下去。



    叶南弦这叫一个酸爽啊,偏偏还不能喊,只能硬撑着,脸都憋红了。



    他现在深刻的意识到,女人不能惹这个道理。



    刚才见沈蔓歌还不在意的样子,现在却一副秋后算账的架势,他终于明白自己作死了。



    “疼疼疼!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手下留情吧!”



    叶南弦终究是收不住了。



    倒不是真的疼得受不了,而是看沈蔓歌这个样子,他如果不认错,估计沈蔓歌这敷药能够敷一下午了。



    他到不在意和沈蔓歌在屋子里待一下午,只是建沈蔓歌不高兴了,他就没出息的心疼了。



    听到也安县求饶了,沈蔓歌这才松了手。



    “下次再在孩子面前给我甩脸子,你试试的。惯你毛病了还。”



    沈蔓歌十分霸气的将医药箱给收起来了。



    “你女儿那边还生着闷气呢。这事儿我可不管啊!”



    说起沈落落,沈蔓歌就蛋疼。



    自己疼了五年的小丫头片子,现在完全就是叶南弦的忠实维护者,还是十分盲目的那一种。



    想想都觉得心酸不已。



    叶南弦自然知道沈蔓歌的意思,也不敢说别的,连忙说道:“行,我去说那个祖宗。你中午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饭。”



    “真难得,你还记得我没吃饭。”



    沈蔓歌现在见叶南弦完全恢复了,这才和他撒起娇来。



    叶南弦也有些自责。



    自己生气也就罢了,好好地一顿中午饭被他搅和了不说,还让沈蔓歌饿到现在,也着实挺内疚的。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算了吧,你脸上有伤,再去厨房给熏着了。你去找落落吧,我去厨房做碗面条咱们俩凑活着吃吧,孩子们和爸妈都吃过了,也不用去准备他们的了。”



    沈蔓歌说完就站了起来。



    叶南弦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低声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儿,我就当是梓安闹脾气呢。”



    沈蔓歌这句话说得叶南弦的嘴角抽了抽。



    “我能和那个臭小子比?”



    “也是,你还不如我儿子呢。”



    沈蔓歌现在是越来越打压叶南弦了,气的叶南弦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叶南弦如此憋屈的样子,沈蔓歌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



    “你可真像个孩子。”



    说完,她像拍宠物似的拍了拍叶南弦的头,然后就出了卧室。



    叶南弦的嘴角再次抽了。



    敢这么对他的,也就沈蔓歌这个女人了。



    不过想起刚才的样子,他又不由得笑了起来。



    心里那些阴霾虽然还在,可是终究被眼前的温馨给取代了。



    这件事儿说什么都不能让沈蔓歌知道。



    他不能看到沈蔓歌灿烂的笑容染上阴霾。



    叶南弦紧紧地握住了手机,这才起身去了沈落落的房间。



    沈落落见是叶南弦,十分粘人的靠了过去。



    “爹地,你还疼么?”



    “不疼了,有宝贝这么惦记着,爹地怎么还会疼?”



    叶南弦觉得女儿真的是自己前世的小情人啊,这濡软的嗓音,关心的眼神,简直让他的心都要融化了。



    沈落落却依然心疼的说:“谁打了爹地?回头我给爹地报仇去!”



    “傻丫头,爹地不用你报仇。爹地知道你心疼爹地,不过今天的事儿落落是不是做的不太对啊?”



    叶南弦宠着沈落落,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沈落落微微一愣,随机低下头来。



    “对不起,爹地。”



    “你该说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妈咪知道吗?从小到大,你妈咪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刚才那种行为对吗?”



    叶南弦的话让沈落落更抬不起头了。



    “我担心爹地,妈咪都不担心爹地。”



    “怎么会呢?妈咪担心爹地比你都厉害,不过她是大人,表达方式和你不一样罢了。刚才爹地也不对,不该摔门,可是落落是不是也该认识一下自己的错误?”



    叶南弦的声音低沉温柔,却让沈落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我下去和妈咪道歉。”



    “乖孩子!”



    叶南弦摸了摸沈落落的头,却听到厨房“哗啦”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掉到地上打碎了一般,吓得叶南弦立马抱着沈落落出了卧室,在看到厨房一幕的时候,直接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