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24章落落在哪里



    “在哪儿?”



    沈蔓歌快速的探过身子。



    她的长发拂过叶南弦的脸,却丝毫不知,身上淡淡的馨香窜入叶南弦的鼻腔,让他微微一怔。



    “这是哪里?”



    沈蔓歌看着电脑上的红点,推了推叶南弦,这才让他反应过来。



    “城南。”



    叶南弦说着就把定位给了宋涛他们,让他们先去堵住人再说。



    沈蔓歌也快速的站了起来,“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蔓歌,你就别去了,交给我就好了。”



    叶南弦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沈蔓歌太累了,从沈落落被绑架的消息传来之后,沈蔓歌的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看着叶南弦担忧的眸子,沈蔓歌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放心好了,我没事儿的,在家里我也待不住,还不如随你一起去看看。”



    “你也听到了,落落不一样在那里,我们只是去抓住钟素雪他们,所以……”



    “总有一丝希望不是吗?”



    沈蔓歌那期盼的眼神让叶南弦多少有些不忍直视。



    “多穿些衣服,外面冷。”



    “好。”



    沈蔓歌见叶南弦答应了,连忙去换了一件厚一点的外套。



    两个人很快的上了车,按照地点来到了城南。



    宋涛的人已经按照叶南弦给的地址把这个地方给围住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居民区,要不是因为余薇薇和钟素雪通电话,还真的很难找到这里。



    “控制住了?”



    叶南弦下了车。



    冷风吹着他的发梢,让他看起来冷酷许多。



    沈蔓歌被他留在了车里,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情景。



    宋涛点了点头说:“已经控制住了,还没进去,怕打草惊蛇。”



    “前后门,所有的关口都安排了人?”



    “是!”



    叶南弦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的房子,冷冷的说:“就钟素雪一个人还是王军也在?”



    “应该就钟素雪自己,没看到有其他人的痕迹。”



    就在这时,宋文棋的短信发了进来。



    “王军我找到了,也控制住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提人都可以。”



    这可算是一个好消息。



    叶南弦淡淡的会了一个恩字,就关了电话。



    “行动吧。”



    为了怕伤到沈蔓歌,叶南弦并没有随着宋涛他们进去,而是在车里陪着沈蔓歌等。



    沈蔓歌是着急的,也是紧张的,整个身子十分不安,要不是叶南弦握住了她的手,她可能会等不及的跑下车去。



    宋涛他们好不容易把钟素雪给控制住了。



    “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是强闯民宅,我可以告你们的!”



    钟素雪显然是认出了宋涛,更是剧烈的挣扎着。



    沈蔓歌看到钟素雪的那一瞬间,真的恨不得上前给她两巴掌。



    这个女人简直太可恶了!



    一切事情都是她搞出来的!



    要不是她,她也不会像过街老鼠一般,被海城的人一直推在热搜上,更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出现被绑架的一幕。



    沈蔓歌想要下车,还是被叶南弦给阻止了。



    “先离开这里再说。”



    叶南弦示意宋涛他们把钟素雪带上了车,然后这才下了车,走进了钟素雪的房间。



    她的房间有些乱,不过该有的东西都有。



    沈蔓歌紧跟着叶南弦的脚步,看到屋子里的电脑上,那些关于自己的评论,以及鼓动水军的一些聊天记录,还有她的一些照片。



    看到了原照片的地板,上面的脸果然是沈蔓歌五年前的模样。



    叶南弦将这一切拍了下来,更是叫来了记者。



    在记者来之前,叶南弦把关于沈蔓歌一切不利的东西都给收拾走了。



    沈蔓歌则疯了似的开始寻找沈落落的下落,可惜的是,这里没有沈落落的任何痕迹。



    她有些失望的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



    “落落到底在哪里呢?钟素雪到底把她弄到哪里去了?”



    叶南弦将一切收拾好了之后,这才低声对沈蔓歌说:“你先回车上去,一会记者就来了,你在这里我怕不太好。你现在的情绪很不好,这里交给我,嗯?”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看着他运筹帷幄的样子,本来想问他关于沈落落的事情,不过到了嘴边还是咽下了。



    “知道了。”



    沈蔓歌落魄的上了车,丝毫没有看到叶南弦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心疼和复杂的情绪。



    记者来的很快,在叶南弦的主导下,沈蔓歌被诬陷抹黑的案子终于水落石出了。



    电脑上有叶南弦合成的照片,以他的手艺,记者们自然看不出合成的痕迹。



    和沈蔓歌相似的照片就有十几张,每一张的头像都不一样。而且电脑上有钟素雪雇佣水军抹黑污蔑沈蔓歌的所有证据。



    记者好想得到了宝藏一般,快速的拍摄者,记录着。



    叶南弦则在一旁时不时地说上一二。



    本来自己的冤屈被洗清了,这是应该让人高兴的事儿,但是沈蔓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担心沈落落的安慰,不知道沈落落现在在哪里,人怎么样了,那颗心像是被小猫爪子挠着一般,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等这边的事儿告一段落了,叶南弦这才上了车。



    随着他的上车,带来了一丝冷风。



    冷风让沈蔓歌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叶南弦见她如此,连忙离得沈蔓歌远了一些。



    “我身上凉,你别靠近我。”



    沈蔓歌没说什么,神情有些恍惚。



    “还是没有落落的消息吗?”



    “没。不过很快就有了。”



    叶南弦低声说着,随即发动了车子。



    这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海城因为叶南弦的出击,一时间沸沸扬扬的。



    当钟素雪被叶南弦带回叶家的时候,沈蔓歌想要亲自问问沈落落的下落,却看到叶南弦直接带着钟素雪去了地下室,并且让人把她留在了叶家老宅。



    叶南方对沈蔓歌说:“嫂子,这更深露重的,你赶紧进屋暖和一下,我让人烧了热水,你喝点,别感冒了。你放心,有大哥在呢,什么事儿都不会发生的。”



    沈蔓歌见叶南方阻止了自己的进入,不由得有些诧异。



    叶家还有什么地方是自己不能去的?



    况且整个暗夜都曾经交给过她,一个地下室怎么就进不去了呢?



    虽然说地下室的温度确实有些冷,她的身体还是可以承受的住的,再说这关乎沈落落的下落,他们没必要瞒着她呀。



    沈蔓歌的心理升腾起一丝疑云,不过却没有点破。



    她跟着叶南方进了叶家老宅,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十分安静,佣人们都去休息了,叶老太太也睡着了。



    “梓安呢?”



    “梓安和叶睿睡着了。”



    叶南方的话让沈蔓歌再次顿了一下。



    沈梓安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



    沈落落被绑架了,但是和沈梓安是一辆车坐着,沈梓安亲眼目睹了亲妹妹被人绑架的事情,怎么会睡得这么安稳呢?



    这不是沈梓安的性格!



    沈蔓歌心理的疑云愈发的重了。



    整个叶家,好像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那么的淡定,依然过着原本的生活,没有丝毫改变。



    就连叶南弦,貌似也没有了当初沈梓安失踪时候的着急。



    本以为是因为叶南弦沉稳,怕她沈蔓歌担心害怕,所以不得不沉着冷静。如今想来,沈蔓歌却觉得漏洞百出,疑惑重重。



    叶南方确实烧好了热水,给沈蔓歌递了过来。



    看着叶南方的样子,显然是一直都没睡的。沈蔓歌问了一句,“你这一晚上都在家里等着?”



    “啊?啊。哥让我去宋文棋那边把王军给控制住了。我这不也是刚回来吗?”



    听着叶南方这么说,沈蔓歌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她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喝着水,不过这样的气氛反倒是让叶南方有些适应不了了。



    这样的沈蔓歌太安静,安静的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嫂子,钟素雪的事儿对不起啊。”



    叶南方开了口。



    沈蔓歌顿了一下,问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毕竟是楚梦溪的母亲,是我的岳母。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楚梦溪也不会那样对你。虽然说她死有余辜,不过连带着剩下的这些事儿,我还是得和你说声对不起。”



    叶南方其实很早就想和沈蔓歌说声对不起了,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



    沈蔓歌摇了摇头说:“你是你,她是她,和你没关系。楚梦溪和钟素雪如果对叶家无所求,我也不会挡了他们的路,所以你没必要和我道歉。”



    听沈蔓歌这么说,叶南方更加难受了。



    “这些日子一直忙着,想和你说声谢谢也没来得及。叶睿这边……”



    “南方。”



    沈蔓歌突然打断了叶南弦的话,让他楞了一下。



    “啊?”



    “落落在哪里?”



    沈蔓歌看着叶南方,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叶南方。



    “落落?落落不是被绑架了吗?”



    叶南方被沈蔓歌这么一问,整个人顿了一下,不过就是一瞬间的功夫,沈蔓歌已经看出了破绽。



    他果然是知道沈落落的下落的!



    或者说叶南弦也应该知道沈落落的下落是不是?



    沈蔓歌猛地站起了身子,就要往地牢走。



    “我要去问问钟素雪,把我的女儿藏到哪里去了。她如果不说,我有的是法子让她吐口。”



    说着,沈蔓歌就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去。



    这一刻,叶南方有些着急了。



    “嫂子,你别去!地下室太冷了,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况且我哥说了,让你在上面等消息。嫂子你放心好了,我哥一定会把落落带回来的。”



    叶南方想要阻止,沈蔓歌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就那么有把握你哥一定能把落落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