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425章 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25章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叶南方被沈蔓歌的这句话给问住了,不过很快的说:“我哥当然有办法的。他可是叶南弦。”



    “是啊,他是叶南弦!”



    沈蔓歌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让人觉得意味深长的,更是让叶南方觉得有些不妙。



    “嫂子,你……”



    “你如果还把我当嫂子,就闭嘴,也不要阻止我,更不要通知你哥。我现在就去地下室,你有意见吗?当然,如果你非要通知你哥的话,我也没办法,毕竟你们兄弟情深,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外人罢了。”



    沈蔓歌这话一出,叶南方还怎么继续拦着?



    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知道有些不妙,却也没有在多加阻拦,眼睁睁的看着沈蔓歌朝地下室走去。



    叶南方给叶南弦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沈蔓歌下去了,可惜的是,叶南弦的手机放在车上,压根没看到这条消息。



    沈蔓歌顺着地下室的甬道走进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想要打招呼,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毕竟叶南弦给了沈蔓歌这个特权,以至于叶家上下都知道沈蔓歌是叶南弦心尖上的宝儿。



    况且叶南弦也没有特别交代不能让沈蔓歌进来这件事儿,所以沈蔓歌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进来了。



    叶南弦背对着沈蔓歌,自然是没看到她的到来,而钟素雪现在被人拷在那里,更是看不清来人是谁,因为沈蔓歌将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中。



    “说说吧,对叶家的觊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叶家的金库你又是从谁的嘴里知道的?张妈?是张妈告诉你的是不是?还是另有其人?”



    叶南弦的问题让钟素雪多少有些微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是么?那你听听这个。”



    说着,叶南弦把钟素雪和余薇薇的对话给放了出来。



    钟素雪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余薇薇这个笨蛋,是她出卖了我?”



    “她如果真的把你出卖了,我也不至于才找到你的下落。钟素雪,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懂得李彤余薇薇对我妻子和叶家下手,可惜了,你终究是棋差一招。”



    叶南弦冷冷的说着。



    他看着眼前的女人,已经五十多岁了,但是脸上却没有岁月留下来的痕迹。



    这个女人太过于心狠,他还能依稀记得楚梦溪在监狱的时候,她差点要了楚梦溪的命。



    想到这里,叶南弦就不寒而栗。



    “当年,你为了封住楚梦溪的口,居然不惜对她下毒,差点让她死在监狱里。我不得不说,你确实是个狠角色,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牺牲的人,也确实让我不得不刮目相看。”



    叶南弦的话让钟素雪的表情愈发的阴冷了。



    “楚梦溪就是个笨蛋!她怀上了叶家的孩子,居然还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五年了,她都坐不上叶家少夫人的位置,都不知道叶家的金库在什么地方,她有什么用?”



    “可是她是你的女儿!”



    “一个女儿罢了!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她心理有我这个母亲,有我们楚家,她早就对你下手了,哪里轮得到你现在和沈蔓歌那个小贱人卿卿我我的。”



    钟素雪如此恶毒的话让叶南弦简直大开眼界。



    “你果然心狠。”



    “那也比不上你!”



    钟素雪冷笑着说:“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女儿沈落落压根没有被人绑架吧?或者说,她就在叶家!是被你藏起来了!可怜的沈蔓歌,居然还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被人绑架了,担心受怕的,甚至不顾一切的去霍家闹。如果不是她去霍家闹,引得霍家和余薇薇不安,余薇薇怎么可能联系我?她如果不联系我,你有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下落?叶南弦,咱么两个半斤对八两,谁也别说谁狠。只不过我很好奇,如果沈蔓歌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局,拿她女儿的安危做诱饵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沈蔓歌在暗处听得一清二楚的,整个人如坠冰窖一板。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没想到钟素雪说的这么仔细,如今想来,从沈落落被绑架开始,一切都是叶南弦在说,是宋涛他们在配合,他们没有报警,甚至任由着她猜测霍家,而且不管不顾的跑去霍家胡闹。



    难道一切真的像钟素雪所说的这样?



    沈蔓歌只觉得四肢发冷,手脚发软。



    叶南弦却一把掐住了钟素雪的脖子说:“你知道什么?你就是一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留着你在外面一直对蔓歌和叶家虎视眈眈的,我只能先把你找出来。我和你不一样,落落是我的心头肉,我是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哈哈哈,说的好听,结果还不是一样?你为什么不和沈蔓歌提前说明白?你就是利用她。利用她对孩子的爱,利用他的不顾一切,利用她的引蛇出洞。叶南弦,你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说什么你深爱着沈蔓歌,其实你最在乎的还是你们叶家的金库,还是你们叶家对不对?不然你和沈蔓歌结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从来不告诉她叶家金库的事情?”



    钟素雪的句句质问都像是一把刀子似的刺在了沈蔓歌的心口上。



    她从不在乎叶家的财产,更不在乎叶家的金库,她唯一在乎的就是叶南弦的爱和孩子们的安危。



    如今叶南弦居然利用了自己。



    他居然在利用自己!



    利用她对孩子们的爱,利用她对他的信任和感情来找到钟素雪。



    虽然她也知道叶南弦这么做,能够很快的找到钟素雪,很快的洗刷掉自己的冤屈,但是这种感觉就是让她承受不住。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那高大的背影,第一次觉得特别陌生。



    她真的了解叶南弦吗?



    或者说,叶南弦的心理真的有她的位置吗?



    如果有,怎么可能看着她为了落落的失踪坐立不安,心神不宁而不发一言?



    就算他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局,她难道会不配合他么?



    何必将她瞒在里面?



    沈蔓歌这一刻就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似的,那种被人摒弃在外的感觉真的很痛心。



    她悄悄地退出了地下室,至于叶南弦会怎么对待钟素雪,她已经不在乎了。



    惹上钟素雪母女俩,本来就是因为她爱上了叶南弦,嫁进了叶家。如今一切都有叶南弦运筹帷幄,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心好像空了一块,空荡荡的难受着。



    沈蔓歌走出地下室的时候,叶南方着急的等待在门口,看到沈蔓歌出来,连忙朝身后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叶南弦的身影。



    “嫂子……”



    “我想去看看梓安。”



    沈蔓歌淡淡的说着,声音没有什么起伏,不过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情绪罢了。



    叶南方小心的看着她,却察觉不出沈蔓歌现在的心情如何。



    他连忙带着沈蔓歌回到了客厅。



    沈蔓歌知道叶南方现在肯定是着急的,想要对叶南弦说点什么,她已经不在乎了。



    她什么都没说,起身去了沈梓安的房间。



    灯光打开的时候,沈梓安睡得正熟。



    小小的身子侧躺着,被子盖在身上,偌大的床显得沈梓安有些较小。



    沈蔓歌走了过去,坐在床边,看着沈梓安,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



    他本来应该是个简单的孩子,可以像个天才似的位居人上,也可以和普通的孩子一样,开开心心的度过自己的童年。



    可是就因为他是她沈蔓歌和叶南弦的儿子,小小的年纪就经历了那么多事情。



    沈蔓歌多少有些心疼。



    她将沈梓安抱在了怀里,感受着沈梓安的温度,那颗空荡荡的心好像才多少有了一丝温度。



    沈梓安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抱着自己,一睁开眼,看到是沈蔓歌的时候,下意识的搂住了她的胳膊,嘟囔了一句,“妈咪。”



    说完他就继续睡了过去。



    他是那样的安心,那样的信赖着沈蔓歌。



    是她太傻了,是她关心则乱。



    如果沈落落真的出事了,沈梓安怎么可能这样无动于衷?恐怕早就一个电话达到了她的手机上,着急的开始寻找沈落落的下落了吧?



    沈蔓歌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睡吧,妈咪在呢。”



    沈蔓歌淡笑着,抱着沈梓安起身,直接把沈梓安的房间打开了。



    她看着外面的叶南方,低声说:“今天晚上我就陪着梓安了,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我想你懂我的意思。”



    这句话说完,沈蔓歌直接当着叶南方的面把房门给关了,甚至从里面上了锁。



    叶南方整个人都愣住了。



    沈蔓歌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他有些害怕。



    “嫂子……”



    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沈蔓歌却不给他任何机会了。



    沈蔓歌抱着沈梓安上了床,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了。



    既然沈落落在叶南弦的手里,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她现在只是觉得好累好累。



    那种疲惫的感觉就像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瞬间渗透了她的四肢百骸,让她怎么都提不起任何力气了。



    她现在只想守着儿子,好好地睡一觉,什么都不听,什么都不想,什么人都不见。



    特别是那个人!



    沈蔓歌抱着沈梓安躺下了。



    沈梓安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锁在了沈蔓歌的怀里,一大一小慢慢的睡了过去。



    叶南方却不淡定了。



    这样的反应,这样的局面让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儿貌似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