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567章 她的生死与我何干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就不会放弃。



    叶南弦只听到了前半句,完全忽略了后半句。



    白梓潼有些郁闷的说:“叶少,我说的是如果,我父亲的师妹曾经被称为赛华佗,可惜几年前听说她死在了一场大火里。”



    “你说什么?”



    叶南弦唯一的希望才刚刚燃烧起来,就被白梓潼的话给浇灭了。



    “对不起,叶少。”



    叶南弦握着手机的手几乎快要变形了,他看着沈蔓歌病房的位置,低声说:“我可不可以去地狱把她给拽回来?”



    “什么?”



    白梓潼以为叶南弦被刺激的有些神志不清了。



    一个死了的人,怎么会从地下爬出来医治沈蔓歌呢?



    “叶少,你还是节哀吧。”



    “她还活着呢,我节哀什么?就算她睡了,可她依然活着呢。”



    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他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甚至身子都在颤抖。



    他在害怕!



    真真切切的害怕!



    就算被地下城的人催眠,他都没有怕过,就算被人下了药,变成了额瘾君子,他也没有怕过。因为他知道,家里还有沈蔓歌在等着自己。



    如今他怕了。



    他感觉他再也没有家了。



    失去了爱人的家还叫家么?



    叶南弦一步一步的走回了病房。



    沈蔓歌还在沉睡着。



    就像赛阎王说得那样,沈蔓歌是带着满足睡着了的。



    是的。



    她只是太累睡着了。



    叶南弦坐在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已经变得有些微凉了,和先前她身体不好的时候一样,只是稍微有些温度,折让叶南弦更害怕了。



    这种随时都能失去沈蔓歌的恐惧感让他一个一八五个字的大男人突然间哽咽起来。



    “沈蔓歌,你后悔吗?如果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你是否还要选择爱上我?是否还要做叶家的媳妇?你这个傻女人,你怎么那么傻?世界上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你为什么偏偏爱上我?”



    叶南弦将她的手指放在了自己的脸庞摩擦着,那微凉的温度让他很是不安。



    “你很冷对不对?我给你暖暖手。”



    他两只手把沈蔓歌的手放在中间,轻轻地揉,搓着,甚至不断的哈气,好像这样可以吧温暖过度给沈蔓歌一般。



    但是床上的沈蔓歌只是沉睡着,就像个植物人一般,怎么都不肯醒来。如果不是她还有心跳,叶南弦真的感觉她已经没有了生机。



    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看着沈蔓歌在这里等死吗?



    难道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曾经的他,呼风唤雨,无所不能,如今居然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死在这么偏僻的小城镇吗?



    叶南弦不断的问着自己。



    一定还有办法的、!



    总有办法的对不对?



    他猛然想起了赛阎王。



    既然她能看出沈蔓歌的问题,是不是意味着她也能救沈蔓歌?



    想到这里,叶南弦连忙说道:“蔓歌,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你舍不得我的,你说过要陪着我一起度过余生的,你答应过我的。还有,你想想我们的儿女,梓安如果知道你不在了,他会怎么样?落落好不容易才健康了,如果看不到你会怎么样?我如果没有了你怎么办?所以你不会放弃的对不对?是的!你不会放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以前都是你陪着我,为了我,为了叶家不断地透支着自己的生命,余生换我来照顾你好不好?你一定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一定要!”



    叶南弦直直的看着沈蔓歌,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到些什么,可惜沈蔓歌依然很平静的沉睡着。



    他有些失望,却低声说:“你等我,我去让赛阎王给你诊治。这个女人既然能够看出你的问题所在,就一定有办法医治你的。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救你。你等我。”



    说完,叶南弦将沈蔓歌的手放进了被子里盖好,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赛阎王因为叶南弦的那一拳鼻子冒血,不得不快速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止血。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人这样揍过了。



    还记得上次揍她的人已经不在了,要不是看在沈蔓歌快要死了的份上,她非得让叶南弦付出代价不可。



    赛阎王气呼呼的处理着自己的鼻子。



    就在她刚处理好,想要喘口气的时候,叶南弦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来。



    “怎么样才能救她?只要你说,我就给你。哪怕是你要天上的月亮,我都想办法摘给你。”



    叶南弦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了。



    刚才那个失去理智,痛不欲生的叶南弦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静自若,却又让人觉得寒气逼人的贵族。



    赛阎王微微皱眉。



    “男人都是耍嘴皮子的,我要真的要天上的月亮,你怎么拿给我?”



    赛阎王诚心为难叶南弦。



    叶南弦冷冷的说:“我会安排飞船让你上月球,你想要月亮,每天都可以看到。或许还能在广寒宫里看到嫦娥。”



    赛阎王直接被他的话噎了一下。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既然知道自己的要求是个笑话,那就换个别的,换个你最想要的,而我也能做到的。”



    叶南弦的话让赛阎王很是动心,不过她皱了皱眉头说:“虽然你说的话很让我动心,但是我真的治不了。”



    “赛阎王,你要知道,我妻子如果在你医院里死了,你的生命也到头了。”



    叶南弦的话让赛阎王很不满意。



    “怎么?你威胁我啊?你妻子是自己作死,管我什么事?我已经提醒过他了,是她非要这么做的,愿得了谁?再说了,她答应我的条件还没达到呢?要不是看在她快要死了的份上,我绝对会计较到底的。”



    “她答应你什么条件?”



    叶南弦从来不知道沈蔓歌和赛阎王还有交易。



    赛阎王连忙说道:“她有个儿子是吧?她答应过我,只要我救了那个她带来的小女孩,她就让我见一见她儿子。”



    叶南弦愣住了。



    沈蔓歌居然会这样答应赛阎王么?



    不!



    不会的!



    “你撒谎!我妻子最爱的人就是我和孩子们,她不可能拿孩子和你做交易的。”



    赛阎王见自己没有诈到叶南弦,不由得有些懊恼。



    “谁说不会?她就是这么答应我的。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让她身体达到鼎盛时期,并且救了那个小女孩,并且和她有三天之约?早知道她这么不守信,我才不会多管闲事呢。”



    “这么说,你能救她对么?”



    叶南弦抓住了赛阎王话里的意思。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能救她了?你以为我是神仙么?”



    “你有本事让她的身体达到鼎盛时期,自然有解决的法子,不然的话你怎么敢对她下手?”



    叶南弦的话让赛阎王有些嗤之以鼻。



    “她的生死与我何干?我只负责给她弄身体,至于以后是死是活那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你混蛋!”



    叶南弦一把揪住了赛阎王的衣领,吓得赛阎王哇哇大叫。



    “我警告你啊,你再对我动粗,我保证她连今天都过不去!”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她现在沉睡都是你搞的鬼是吧?”



    叶南弦的眸子几乎要杀人了。



    赛阎王感觉到了杀意,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说:“不是,真不是,我只是提前知道她的症状罢了。我刚才威胁你是说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如果真的想让她提前死,你是防不住我的。”



    “条件!说出你的条件,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救她?”



    叶南弦就是咬死了赛阎王能够救沈蔓歌。



    这是一种执着,也是一种赌注。毕竟现在找任何医生都来不及了,而赛阎王是现成的一个医生。



    赛阎王见叶南弦这样,转了转自己的眼珠子说:“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没办法救她。”



    “那你就等着和这家医院一起给我妻子陪葬吧。”



    叶南弦松开了赛阎王。



    赛阎王顿时郁闷了。



    “你这个人怎么比我都不讲理?”



    “这样好了,只要你有办法救她,我答应让你见见我儿子。”



    叶南弦的话顿时让赛阎王顿了一下。



    “你说话当真?”



    “当真。”



    叶南弦的心里活跃起来了。



    赛阎王这意思是可以救沈蔓歌?



    他突然抓住了这个机会,心里狂喜不已。



    赛阎王却低声说:“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想你妻子一样在骗我?等我帮了你,你就翻脸不认人了,到时候我是鸡飞蛋打,什么都没捞着。我可不干这种愚蠢的事情。”



    叶南弦也不多说,直接拿起沈蔓歌的手机给沈梓安发了一个视频。



    视频接通的时候,沈梓安看到是叶南弦,开心的笑了起来。



    “老叶,你没事了?太好了!妈咪果然没有骗我,她说会把你带回来的,没想到真的坐到了耶。妈咪好棒哦!”



    叶南弦看到沈梓安,听到他说的话,再想一想躺在病床上像个植物人一样的沈蔓歌,心里顿时五味参杂,说不出的难受。



    “臭小子,让你见一个人。”



    “谁啊?妈咪么?”



    沈梓安开心的问着。



    叶南弦直接把手机对准了赛阎王,冷冷的说:“这就是我儿子,你好好看清楚了。”



    赛阎王在看到沈梓安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好像变了一般。



    她的眼角有泪,目光也柔和了很多,甚至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把,却被叶南弦直接挂断了视频,并且把手机装了起来。



    “现在你可以开始救我妻子了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