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718章 离开还是留下
 “怎么?”

    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难道蓝星草不是张妈说的那样吗?

    张勇看了看叶南弦,又看了看沈蔓歌,问道:“你们谁需要蓝星草?”

    “我的妻子。

这有什么区别吗?”

    叶南弦总觉得张勇貌似有话要说。

    沈蔓歌也看着张勇,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她始终保持着警惕性。

    张勇沉思了一会说:“蓝星草是我们这里的特产,准确来说,是我们寨子的特产,因为坟墓较多,湿气过重,所以多半长在墓地里。

不过外人想要找到蓝星草还是要费点力气了。

蓝星草的寒气很大,除非是身中热毒的人才可以用它。

这位太太,你可想好了,如果你不是中了热度,吃了蓝星草可能会让你终生不孕的。”

    听到张勇这么说,叶南弦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已经有孩子了。”

    “有孩子了?

芳儿居然都有孙子了。”

    张勇说道这里的时候,再次感伤起来。

    沈蔓歌拽了拽叶南弦的衣袖,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这个男人我觉得有点问题。”

    “先不用管他,只要他能带我们找到蓝星草就行。

你见机行事,别管我。”

    叶南弦拍着沈蔓歌的手柔声说着,对他来说,沈蔓歌的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我怎么可能不管你?”

    沈蔓歌白了他一眼,引来叶南弦的轻笑声。

    “你们俩真恩爱,曾经我和芳儿也是这样的。”

    张勇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注到了他们,看到他们此时浓情蜜意的样子,不由得开了口。

    叶南弦淡淡的说:“你现在这表情,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会带我们去寻找蓝星草?”

    “看在你们是芳儿的儿子儿媳的份上,我带你们去,但是你们要跟紧我。

我们这边的气候属于亚热带,比较闷热潮湿,特别是晚上的墓地,脚下很滑,要跟紧我。”

    张勇这么说着,就率先走了出去。

    叶南弦紧跟着。

    沈蔓歌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出去。

    这里果然是有机关的。

    沈蔓歌跟着张勇他们走出了洞穴,来到外面的时候,月光正浓。

    她看了看时间,正是午夜十二点。

    也不知道叶梓安和张宇他们怎么样了。

    沈蔓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有信号了,连忙给叶梓安打了电话。

    “妈咪,你和老叶去哪儿了?

我们把整个寨子都翻过来了,也没找到你们。”

    沈蔓歌听到叶梓安着急的声音,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妈咪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山洞里,刚才出来了,我和你爹地去寻找一位药草,你和张宇叔叔在农家乐等我好不好?”

    “什么药草非得晚上找?

白天不行吗?”

    叶梓安有些不太放心。

    沈蔓歌笑着说:“傻儿子,有些东西就得晚上找,好了,不和你多说了,你有事儿给妈咪打电话。

妈咪先挂了。

嗯?”

    “好吧,你自己注意安全。”

    “好。”

    沈蔓歌挂了电话之后,一抬头,哪里还有叶南弦和张勇的影子?

    整个地面静悄悄地,周围全是林林总总的墓地,看得人瘆的慌。

    叶南弦的身手她还是很有把握的,只是她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难道是那个张勇用了什么特殊的法子?

    沈蔓歌顿时紧张起来。

    “南弦!叶南弦!”

    沈蔓歌喊叫起来。

    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墓地上显得特别的空洞,让人不自觉的神经绷紧了。

    沈蔓歌有些害怕,但是想到叶南弦不知所踪,她也顾不得了,快速的在周围寻找起来。

    找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依然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冷风吹来,树叶飒飒作响,沈蔓歌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孔都要竖起来了。

    她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求助,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怎么办?

    离开还是留下?

    沈蔓歌拿不准了。

    叶南弦自保肯定是没问题的,只不过这里是中医世家,她怕那个张勇对叶南弦身上下药。

    可是自己留在这里就像是迷宫一样,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和消息。

    沈蔓歌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先去寻求支援。

    她快速的离开了这里,在凌晨三点左右到达了农家乐。

    所有人还在休息。

    沈蔓歌没有惊动叶梓安,自己跑去了苏南的房间敲门。

    苏南的睡眠还是很惊醒的,听到敲门声的时候顿时醒了过来。

    “谁?”

    “我,沈蔓歌,叶南弦不见了。”

    蔓歌的话让苏南快速的打开了房门。

    因为出来的仓促,苏南披着一件睡袍,看到沈蔓歌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子,皱着眉头问道:“不是说你们去找什么草药了吗?

南弦怎么会不见了?”

    沈蔓歌快速的吧张勇的事情和苏南说了。

    苏南的眉头再次紧皱起来。

    “张勇?

这个人是敌是友都不知道,你们怎么就跟着他去找蓝星草呢?”

    “这不是没办法么?

我们需要他带我们出来,我也想着,我们的身手都不差,对付一个糟老头子应该没问题,谁知道我就打了个电话的功夫,他们人就不见了。”

    沈蔓歌懊恼死了。

    苏南皱着眉头说:“先别着急,我找人查查这个张勇的底再说。

南弦的身手对付一个张勇没问题,你放心吧。”

    虽然苏南这么说,但是沈蔓歌还是有些担心。

    “你先回房换件衣服,别感冒了,我也换件衣服,一会外面见。”

    “好。”

    沈蔓歌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套衣服出来,恰好碰到了张宇。

    “叶太太,你回来了?

叶总呢?”

    “你怎么出来了?”

    沈蔓歌现在是草木皆兵。

    张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我出来上厕所啊。

我们这边的厕所都在外面的。”

    沈蔓歌顿时有些尴尬。

    “你先去吧,我一会和苏南出去一趟,梓安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

    “好,没问题,不过你们这么早要去哪儿啊?”

    张宇的话让沈蔓歌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我们遇到了一个叫张勇的男人,南弦跟着他去寻找蓝星草,不过我一转眼的时间,人就不见了。

我和苏南去找人。”

    张宇是张敏的弟弟,沈蔓歌把张敏当成好朋友,自然也就没瞒着张宇。

    不过当张宇听到张勇的名字时,不由得楞了一下。

    “你刚才说谁?”

    “张勇,怎么了?

你认识?”

    “多大年纪?”

    见张宇这个样子,沈蔓歌顿时就来了精神。

    “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他说和张芬是未婚夫妻关系。

这个寨子发生灾难的时候,他一个人躲到了一个山洞里,才逃过了这一劫。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一个人在这边生活。”

    沈蔓歌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张宇。

    张宇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是不是长得国字脸?

脸上还有一块胎记,就这个样子的?”

    张宇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

    沈蔓歌楞了一下,说道:“是国字脸,但是胎记我没看得太清。

他好像很久都没洗脸了,脸上脏呼呼的,而且当时的广信泰安,根本就看不清楚的。

怎么了?

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你知道他会去哪里吗?”

    张宇看着沈蔓歌,过了好一会才说:“如果你和我说的是一个人的话,我就有点惊悚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张勇早就死了呀。”

    这句话说完,沈蔓歌只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张宇,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她的声音有些发抖。

    叶南弦的身手很不错,一般的人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手,可是不久前她就在他们身边,尽管是低着头打电话,但是也不可能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可是他们就这样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消失了,现在张宇又说张勇已经死了,没有人会不害怕,不犯嘀咕的。

    张宇也搓了搓自己的胳膊,说道:“我小时候听我父亲说过,我们村有个很漂亮的女人叫张芳,当时追她的人很多,这个张勇是一个孤儿,被张芳的父母收养长大的,和张芳属于青梅竹马的长大。

你也知道,这个寨子不对外通婚,所以张芳的父母就给他们订了婚,等着他们到了结婚年龄准备婚礼。

后来张芳长大了之后,据说出去寨子外面办事,不知道认识了什么人,回来就要和张勇解除婚约,这件事儿当时在寨子里影响挺大的,为了这件事儿,张芳的父亲差点把她的腿给打断了,但是张芳还是死咬着要解除婚约。”

    听到张宇说这些,沈蔓歌不由得顿了一下。

    “你是说张芳认识了外面的男人,所以才回来要求解除婚约的吗?”

    “我不太清楚,我也是听我父母无意间谈论起来的。

后来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缠着他们讲给我听。

这件事儿之所以让我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我父母说这件事儿的时候,我姐正好有人追,我爸妈不希望我姐那么早恋爱,就把这事儿说给我们听了。”

    张宇的话一点漏洞都没有。

    沈蔓歌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如果张宇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张勇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这些事情?

    还是说当他得知叶南弦是张芳的儿子时,就已经下决心要绑架叶南弦了?

    可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爱生恨的报复吗?

    沈蔓歌怎么都想不明白。

    她看着张宇,问道:“那你父母有没有说后面他们怎么样了?

那个张勇怎么了?”

    “说了呀,我爸妈说,张勇很爱张芳,想要让她打消离开寨子的念头,可是张芳不同意,张勇趁着做饭的时候给张芳下了毒,想要和张芳一起去死,没想到张芳小时候得过一种怪病,她的父亲给她治疗的,身体里对毒素有抗体,所以当时死的人只有张勇。”

    这话一出,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