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720章 叶南弦人呢
 “妈咪,要捉鬼么?

我有符文哦。”

    叶梓安探出了小脑袋,从小书包里拿出了黄色的纸,上面用朱砂画满了符文。

    沈蔓歌不禁有些好笑,伸出手轻轻地弹了他脑门一下。

    “你看电视看得走火入魔了吧?

这东西哪儿来的?”

    “农家乐的奶奶给的,她说这个东西可以辟邪。”

    叶梓安委屈巴拉的捂着自己的小脑袋嘟嘟着小嘴说着。

    沈蔓歌和苏南不禁楞了一下。

    “农家乐的老板娘?

我怎么没看出来她是个神棍啊?”

    张宇笑着说:“叶太太,她不是神棍,而是快到中元节了,我们这边有这个规矩,画一些符文在路上走的时候带着,说是可以驱鬼辟邪,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吧,也是一种风俗。”

    “你不说我都没察觉到,居然快到中元节了。”

    沈蔓歌有些感叹。

    从美国回来已经大半年了,和叶南弦的感情也稳固了,只是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磨难等着他们。

    沈蔓歌摸了摸叶梓安的头说:“有没有和奶奶说谢谢?”

    “当然有了,我是有礼貌有教养的小孩子。”

    叶梓安十分骄傲的说着。

    一行人说笑间来到了山洞的后面。

    这里背着阳光,有点阴森森的,况且周围的杂草很高,快没过沈蔓歌的腰围了。

    她不禁有些担心。

    “这么高的杂草里面不会有什么东西吧?”

    “没事儿。

我们有药丸。”

    叶梓安的话让沈蔓歌哭笑不得。

    苏南突然发现了什么。

    “你们快过来看,这里是不是被挖掘过的痕迹?”

    沈蔓歌听到苏南这么说,连忙抱着叶梓安和张宇走了过去。

    这里的杂草被清理干净了,有一个小土包,看样子是不久前才挖的,或者是……    “这会不会是张勇的坟墓?”

    沈蔓歌大胆的猜测着。

    张宇仔细的想了想说:“应该是,我只是听爸妈说过在山东后面背阴的地方,因为不是本寨子的人,所以只能蔵在这边,而我们寨子里的人去世了,都是朝着向阳的地方埋葬的。”

    “这里的土被动过,很新。”

    苏南蹲下了身子,伸出手摸了一把泥土在手心里观察者。

    沈蔓歌的心脏突然疼了一下。

    “这里面会不会埋着南弦?”

    “不可能吧?

老叶身手那么好,怎么可能被人埋在土里面?”

    叶梓安的话音刚落,就看到沈蔓歌的眼神射了过来,那眼神多少有些不满和生气。

    他连忙捂住了嘴巴,低声说:“对不起,妈咪,我是觉得老叶不会被人害的。”

    “这世界上没有完全的绝对,不要被自己的自大和自信蒙蔽了眼睛。”

    沈蔓歌倒也不是批评叶梓安,只是那种心悸的感觉十分强烈。

    “不行,要挖开这里,我一定要看一眼才放心。”

    沈蔓歌话音刚落,就蹲下身子用手开始巴拉。

    “叶太太,我们有铲子的。

梓安带着的。”

    张宇看到沈蔓歌这样,不由得被感动了。

    沈蔓歌这才想起叶梓安出门的时候带了好多东西,好在她当时没时间让叶梓安放回去。

    “给我。”

    “还是我来吧,如果真的埋葬了活人,你手不知轻重,别碰到了南弦。”

    苏南的话让沈蔓歌顿了一下,然后才默认了,站在一旁,不过心却揪的紧紧地。

    会是叶南弦么?

    按理说,叶南弦的身手那么好,应该不会被埋葬才对,但是在这里,沈蔓歌还是觉得什么都不能把话说的太满了。

    苏南的动作却是比沈蔓歌要专业很多。

    挖了没几下,沈蔓歌就看到了衣服的衣角,看到那衣角的时候,沈蔓歌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南弦!”

    她猛地扑了过去,不顾叶梓安和苏南他们的阻拦,疯狂了似的扒拉着泥土。

    没多久,里面的人被扒拉出来了,可是却不是叶南弦,反倒是张勇。

    张勇的四肢被叶南弦的衬衣给捆绑着,差点憋死在里面。

    此时他终于露出了地面,大口的喘息着,就像是一条离水的鱼。

    沈蔓歌和苏南他们都愣住了。

    叶梓安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我就说嘛,老叶才不会轻易被埋葬的。”

    沈蔓歌一把抓住了张勇的衣领,着急的问道:“南弦呢?

你把南弦弄哪儿去了?”

    张勇刚刚得到一丝喘息,又被沈蔓歌嘞的差点断了气。

    他红着脖子说:“你看我这个样子,就知道我不能把他怎么样的。

他简直就是个魔鬼!”

    “魔鬼?

你是没有看到他真正发疯的样子,我再问一遍,南弦人呢?”

    “不知道,不过他中了毒。

你们还真有本事,居然能找到这里来,不过就算如此,你们找到他的时候估计他也挂了。

他中的可是我亲自配置的毒药。

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报仇了!”

    张勇说完就疯狂的笑了起来。

    沈蔓歌听到叶南弦中毒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有病吧?

南弦和你无冤无仇,你干嘛对他下手?”

    “无冤无仇?

他是芳儿和那个男人的孩子!他就该死1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芳儿当年不可能要和我解除婚约的。

咳咳!”

    张勇说道激动地地方,剧烈的咳嗽起来。

    沈蔓歌突然间愣住了。

    “你说什么?

你说张芳在离开这里之前就怀孕了?”

    “不然呢?

你以为她为什么会幸免?

那是因为那天晚上她偷偷跑出去了,去找那个男人去了。

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躲得过村子里的那一场灾难?”

    张勇的话让沈蔓歌的眸子眯了起来。

    “寨子发生灾难的时候,你应该已经死了,所以说你当初是诈死?”

    “是1”    事情到了这一步,张勇也不隐瞒了。

    “当初我中毒了,我本来想着和芳儿一起殉情的,可是谁知道芳儿体内有抗毒的疫苗,我快要死了,可是我那个养父却因为我这样做根本就不救我。

我还记得他恶狠狠地诅咒我下辈子都不能轮回,诅咒我下辈子都不能喝芳儿在一起。

那时候我就恨上他饿了。

明明我和芳儿的婚约是他定下来的,可是他的女儿有了外心,要和我悔婚的时候,他却不帮着我,在我要死的时候更是诅咒我。

整个寨子没有一个人把我当成自己人,虽然我是在这里长大的,但是他们都觉得我是外人。

张芳红杏出墙,他们也没有苛责她。

不是说寨子里的规矩是不能和外界通婚吗?

他们为什么对张芳是两种标准?

难道就因为张芳的父母是这里的首领吗?”

    张勇越说越激动,连声咳嗽起来。

    张宇皱着眉头,显然这和从父母那里听来的版本不一样。

    苏南则冷冷的站在那里,将叶梓安护在了身后。

    沈蔓歌听着这一切,突然说道:“是你带着外人来毁了寨子是吗?

因为在那一刻,你开始痛恨整个村子里的人,痛恨你的养父母,甚至痛恨张芳。”

    “是!”

    张勇承认了。

    “我快要死了,他们把我埋在了这里,我死了都不能和族人葬在一起,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把我当成自己人,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当成自己人?”

    “你们不是来找蓝星草的吗?

蓝星草是个好东西,它救了我的命,不过却也让我这辈子不能结婚,没有子嗣。”

    张勇的眼神有些愤恨。

    “凭什么张芳红杏出墙还能有子孙给她养老送终?

凭什么我就要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我不服!当初张芳被养父治好之后,我就躲在这山洞里,每天看着她偷偷摸摸的从山洞里出去,和那个野男人厮混。

我甚至亲眼目睹他们在山洞里做那种事情。

她是我的未婚妻啊!结果却在我死了不到百天就怀孕了。

你们知道我在这里听到她告诉那个男人她怀孕的消息时,我的心情吗?

我恨不得冲出去杀了那个男人!”

    张勇越说越生气,整个眸子都红了。

    关于这一点,沈蔓歌和苏南他们都没权利平说什么。

    沈蔓歌看着张勇,问道:“南弦人在哪儿?”

    “你们自己找啊!”

    张勇愈发的开心起来,甚至带着一丝病态的狂笑。

    沈蔓歌着急的要命,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着急也没用,张永不说,他们就算把整个后山翻过来,也不见得能够找到叶南弦。

    张宇突然问道:“叶太太,你们要找蓝星草?”

    “是。”

    沈蔓歌现在恨死自己了。

    如果不是为了给自己治嗓子,叶南弦不会来到这里寻找那什么狗屁蓝星草,也不会被这个张勇碰到,更不会是现在这个下场。

    如今叶南弦没事儿还好,如果叶南弦真的出事了……    沈蔓歌看着张勇的眼神顿时变了。

    那阴森恐怖的目光让张勇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手势额哆嗦。

    “你想干什么?”

    “你最好祈祷南弦没事儿,不然的话,我会把你的肉一块块的切下来喂这里的毒物,不信你就走着瞧。”

    沈蔓歌的话不但吓到了张勇,也让张宇打了一个哆嗦。

    苏南却知道沈蔓歌真的是说得到做的出的。

    叶南弦是沈蔓歌的软肋,也是沈蔓歌的底线,一旦叶南弦真的出事了,沈蔓歌疯了都有可能,更别说是做这些过分的事情了。

    “好了,我们现在还是赶快找到南弦再说。”

    苏南连忙出口。

    张宇顿了一下,说道:“如果你们是为了蓝星草来的,我想我可能知道叶总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