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胎俩宝,老婆大人别想逃 > 第721章 好一个狠毒的张勇
 “你怎么可能知道?

你一个小屁孩,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寨子里的事情?”

    张勇一听张宇这么说,顿时激动起来。

    张宇被他给吓到了,后退了两步,说道:“我也是这个寨子的人啊,我父母很早之前就出去当兵了。”

    “什么?

你居然是他们的孩子?”

    张勇顿时愣住了,然后挣扎着就要起来。

    “你不许告诉他们,不许告诉他们!”

    他像个恶鬼似的扑向了张宇。

    张宇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吓得连连后退。

    沈蔓歌一把抓住了张勇的衣领,将他猛然拽了回来,然后一脚揣进了土坑里。

    “你如果还想继续被活埋的话,就继续嘚瑟,我不介意吧刚才的事儿再做一遍。”

    沈蔓歌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顿时把张勇给吓到了。

    “杀人是犯法的。”

    “亏你还知道杀人是犯法的。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多说,等我找到南弦,很多事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沈蔓歌说完,直接让苏南在这里看着他,然后她跟着张宇去寻找叶南弦的下落。

    苏南把叶梓安留下了,吧沈蔓歌叫到了一旁。

    “这是我到这里之后准备的解毒丹。

张妈的毒我们已经见识过了,我和梓潼也针对这种毒做过研究,这是我们做出来的。

找到南弦的时候,不管有用没用,先给他吃上,先保住命再说。”

    “好。”

    沈蔓歌对苏南是绝对的信任的。

    她将苏南给的解毒丹收了起来,这才和张宇离开了这里。

    张宇带着沈蔓歌朝着山洞的另一边走去。

    “蓝星草其实离这里很近的,就在前面墓地那里,不过不认识的人一般找不到。”

    张宇的话让沈蔓歌的心再次疼了起来。

    叶南弦才刚醒来,为了她的嗓子来到这里,如果真的再发生什么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沈蔓歌神情紧张,张宇低声说:“叶太太,你不用担心,这里离张勇被活埋的地方不远,叶总不会有事儿的。”

    “但愿吧。”

    两个人快速的来到了墓地。

    沈蔓歌这才发现这里离他们掉下去的山洞距离并不远,只不过她不知道这块墓地被瘴气围绕着,让她没有看清楚方向。

    “这里怎么还有块墓地?

前面那些不是么?”

    “这里是寨子里比较有身份的人葬的地方,前面那些是平民的墓地。

蓝星草是我们这边刚开始栽种的,后来就成了这里墓地的一种特产。

两块墓地之间有一块瘴气阻隔着,一般不是寨子里的人,很少有人会知道这里的。”

    张宇一边解说着,一边呆着沈蔓歌往前走。

    突然,沈蔓歌看到了一个人躺在两块墓中间,手里拿着一株蓝色的草,在月光的照射下闪烁着银色的光芒。

    “南弦?”

    她猛地跑了过去。

    张宇紧张的说:“叶太太,别动他手里的蓝星草。

蓝星草需要特殊处理才可以砰的,它浑身上下都是毒。”

    这话一出,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所以南弦是中了蓝星草的毒吗?”

    “应该是。”

    沈蔓歌顿时明白了。

    叶南弦着急找到蓝星草,张勇正好利用了这一点让叶南弦自投罗网的自己中毒。

    好一个狠毒的张勇!    “那怎么做?”

    “我来。”

    张宇快步上前,从身上拿出一个特殊的工具,将蓝星草从叶南弦的手里拿了下来。

    沈蔓歌这才看到,叶南弦的整个手心都黑了。

    她快速上前,将苏南给的解毒丹塞进了叶南弦的嘴里,迫使它融化。

    叶南弦的脸色也发青,整个人的身体没有多少温度,要不是沈蔓歌感觉到他还有呼吸,估计这一刻快要疯了。

    她担心着叶南弦,却也不敢随意的搬动叶南弦,只是抱着他,静静的等待着药效散开。

    张宇将蓝星草收好之后,看着叶南弦这个样子,低声说道:“叶太太,我们要不要叫苏医生过来看看?”

    “不用,张勇那边我还有事情要问。”

    沈蔓歌的眼睛一直盯着叶南弦。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叶南弦脸上的黑色才慢慢的退了下来。

    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沈蔓歌一把抱住了他,哽咽的说:“你再这么不要命,我真的不要你了。”

    叶南弦顿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他拍着沈蔓歌的后背,低声说:“我没事儿。”

    “都中毒了还没事?

你真当自己是铁打的呢?”

    说道这里,叶南弦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推开了沈蔓歌。

    “蓝星草呢?

你别碰蓝星草!”

    “叶总,蓝星草在这里呢,我收好了,叶太太没碰。”

    张宇连忙说道。

    叶南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里的蓝星草,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救得我?”

    “我可没有那个本事,是苏医生给了叶太太一个药丸。”

    张宇笑着说着。

    沈蔓歌上前搀扶起叶南弦,低声说:“苏南猜想张妈用毒那么独特,一般人解不了,可能就和这里特产的蓝星草有关系,所以针对上次的毒素,他和梓潼研究了很久,终于研究出了解毒丸,让我给你吃了。”

    “原来是这样。”

    叶南弦觉得浑身有些无力,他喘息着说:“张勇被我活埋了。”

    “我已经把他给挖出来了,我觉得当年的事情有蹊跷,或许不是张妈说的那个样子,不是咱们叶家对不起张妈。

是张勇。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还得听他怎么说。”

    沈蔓歌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叶南弦微微一愣,却没有说什么,搀扶着沈蔓歌的手朝着后面走去。

    张勇看到叶南弦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你怎么可能没事儿?

蓝星草的毒很难解的,你怎么可能没事儿?”

    沈蔓歌看着张勇疯狂的样子,冷笑着说:“他是张芳的儿子,自然会没事儿。”

    “什么?

张芳把这一身的本领给传给你了吗?

那个贱人!她忘记了寨子的规矩了吗?

寨子里的医术不外传的!你虽然是她儿子,可是你毕竟是她和寨子外面的野男人生的,怎么可以把医术教给你?”

    张勇的嘴巴很不干净。

    虽然叶南弦也不赞同张芳的一些作为,但是听到张勇这么辱骂自己的母亲,他还是上前一脚,再次把张勇给踹到了土坑里。

    “你还想再死一次是吗?”    张勇被踹的有些疼,却依然挣扎着,不过似乎想起了叶南弦的雷霆手段,立马安静下来。

    “你想干什么?”

    “说,当年寨子的惨案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叶南弦的冷眸直直的射向了张勇。

    张勇见自己完全没有逃跑的可能了,耸拉着脑袋说:“是。

我就是要报复整个村子!是我做的!张芳那个贱人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甚至还想着离开寨子和那个男人远走高飞,她丝毫不记得她是我的女人!所以我就悄悄地跟着她出了寨子,遇上了一个男人,听说是执行什么任务的。

我告诉他寨子里得了瘟疫,正在快速的蔓延着,很多人都快要死了,让他赶紧向上面汇报。

为了证实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在寨子里大家吃水的水井里下了毒。

一夕之间,整个寨子的人都病了。

上面的人来看的时候确定为瘟疫,当时的医疗条件没办法控制,传播速度太快,他们只能屠村。”

    叶南弦听到这里,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领队的人是不是姓叶?”

    “好像是,我不记得了,长得挺帅气的。”

    张勇已经无所畏惧了。

    叶南弦气的真想上前打死他,却被沈蔓歌给拦住了。

    “这件事儿张芳不知道么?”

    “她怎么可能知道?

她走的时候已经怀孕了,她忙着和那个野男人厮混呢。

寨子出事以后,她倒是回来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我看着她跪在墓地前和寨子里所有的人忏悔,当时我别提多高兴了。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出现,我会把张芳和她肚子的那个孽种一起带走的!也不会有你这个孽种的出生了。”

    “你说什么?”

    叶南弦仿佛刚刚才抓住了张勇话里的重点。

    “你说我是那个孽种?”

    “怎么?

你妈没告诉你,你是她红杏出墙,未婚先孕的孽种吗?”

    “你胡说八道!”

    叶南弦一把掐住了张勇的脖子。

    怎么可能?

    如果张勇说的是真的,那么他怎么可能是张芳和父亲的孩子?

    他和南方不是张芳和父亲试管培养起来的孩子吗?

    可是按照时间来说,张芳找到父亲之后应该是寨子被毁了之后的事情,可是张勇却说张芳在寨子被毁之前就怀孕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自己和南方之前,张芳还生过一个孩子?

    叶南弦的脑子乱极了。

    沈蔓歌知道这种心情。

    当她第一次知道自己不是沈家父母的孩子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糟乱的心情,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今看到叶南弦这样,沈蔓歌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或许这中间还有什么波折,我们可以回去调查一下。

你是她和父亲的孩子,这一点应该不会错,不然的话方倩也不会承认这一切的。”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张勇楞了一下,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恶狠狠地说:“怎么?

你不是张芳和韩啸的儿子?”

    “韩啸是谁?”

    叶南弦敏感的抓住了这个名字,可是张勇却死活一个字都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