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涯无悔 > 第四章 大毁神功决
    在颜天行离开较技场后,第三场比赛选手也登上了台面,开始了比试。

    第三场是由颜峰对阵颜逆,二者实力相差较为悬殊,所以没有意外的由颜逆取得了比赛胜利。

    “............,第四场,颜天悔对颜玉。”作为裁判的大长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天悔,加油,妈支持你!”台上的梦妍大声喊道。

    “天悔哥,你是最棒的,加油!”一旁的耀雅霓也是声嘶力竭的喊道,好像她在比赛一样。

    颜天悔望了一眼父亲和母亲,看到父亲淡定的眼神和母亲亲切的笑容,心里顿时信心十足。尤其是看到雅霓那丫头在如此为自己助威后,疼爱之情溢于言表,并报以温柔而又真诚的笑容,随即走上台面。

    “颜天悔,这次姑娘我不会再让你取胜了。”颜玉瞪着走上台的颜天悔。

    “抱歉了颜玉,我就没有输的打算。”颜天悔说道。

    “那就让姑娘我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看看我们这两年谁的进步更大一些。”

    颜天悔闻言,没有回话,只是报以一个柔和的微笑,颜玉脸颊泛上一抹绯红。

    “你对我笑也没用,颜天悔,姑娘我不会手下留情的!”颜玉说罢,做出了起手式。

    颜玉现如今的实力在知天镜巅峰,比颜天悔略微高出一点,这倒不是因为颜玉比颜天悔勤奋,而是颜玉本身的天赋比颜天悔略高。两年前,颜天悔胜颜玉,是以级细小的差距获得胜利,所以不出压箱底的本事的话,两人就只能拼到体力衰竭、源气短时间枯竭为止。

    颜玉望着颜天悔,下一瞬间,绕至颜天悔身后,将手中结出的手印攻向颜天悔后背,颜天悔往前一步,躲开颜玉的手印,手掌回身反击,轻飘飘的掌上看不出任何力道,但这掌劲若是轰在了一个知天镜小成的人身上,也会让其失去战斗力。

    颜玉看着横着飘来的手掌,不敢大意,变印为指,对准手掌中心指去。看似不起眼的一指,对于颜天悔来说也不敢让其指到手掌上,于是化掌为拳,狠狠地朝颜玉指劲砸去,颜玉深知这一拳的霸道,闪身退开,停在颜天悔对面十丈远处。

    “看来这两年你修炼也很勤奋,虽然我现在到了知天镜巅峰,可凭这些攻击依然无法击败你。”颜玉望着颜天悔说道。

    “颜玉,原本两年前我胜你就是细微的优势,不过,现如今你到了知天镜巅峰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颜天悔说道。

    “你今年十四岁,没到认天镜应该是没有学习功法,可是姑娘我已经开始学习功法了,所以这场比试你输了。”颜玉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放佛此刻已经打败了颜天悔。

    “是嘛,颜玉,你是要凭源气的浑厚成都拖垮我了呗?”颜天悔闻言笑道。

    “正有此意。”话毕,颜玉不再多语,直朝颜天悔冲去。

    望着冲过来的颜玉,颜天悔心中一番庆幸,多亏了半年前缠着父亲教我大毁神功,要不然此次比试还真的可能输了。不过现在,你有雄浑的源气,我也有。现在的颜天悔所修炼的大毁神功在锡阶中级,而颜玉修炼的蕙心功也在锡阶中级,二者都是从锡阶初级修炼而来,只不过蕙心功是以修行速度为主的,讲求以速制人,在给对手制造眼花缭乱的同时抓住时机给对手致命一击;反观颜天悔的大毁神功,是以力量摧毁一切,通过源气的吸收,用大毁神功运转释放元技,造成毁灭般的伤害。

    颜玉用轻盈的身法绕着颜天悔,一会在左,一会在右,寻找颜天悔的破绽,却一直没有发现。因为颜天悔知道颜玉的长处,所以也就站着不动,等颜玉攻击到身上时,挥拳挡开,由于颜天悔修习的功法的缘故,拳拳力道浑厚,颜玉却并不想和颜天悔硬碰硬。颜玉觉着这么高集中度是颇好源气的,颜天悔早晚有源气枯竭的时候,那时就是自己胜利的时候。

    颜玉的想法是好的,也是正确的,可是就这么绕着打了半个时辰,颜天悔依然没有源气枯竭的迹象,反倒是自己气息运转出现了微滞。

    “颜天悔,你也修行了功法!!!”颜玉跳开,冲着颜天悔喊道。

    “哈哈哈,颜玉,修行功法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哦。”颜天悔脸上露出了熟悉的笑容。

    “太可恶了,害姑娘我白浪费那么多源气。”颜玉气道。

    “这个不怪我吧,难道对抗之前还要把自家家底爆爆嘛。”

    “我不会再让两年前的结果重演的。”颜玉皱了皱眉,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让你看看我这两年的进步,我还不信,你也修行了高级元技。”

    “颜玉,不要轻敌哦。”

    此时的颜玉,面色如虹,在源气源源不断地释放下,周围就像彩虹一样,由身边逐渐扩散至半个赛场。

    “哇,好美啊,颜玉这是施展什么元技,就好像漫天的彩虹一样”台下有人望着眼前美景,不禁讶到。

    “莫非,那是天虹归一?”有点见识的年轻人或者长者不禁小声嘟囔出来。

    这天虹归一,顾名思义,是所有彩虹的归为一道彩虹,其力量将进行反复的融合,以如今颜玉的实力也仅仅是能将五丈内的彩虹力量融合,不过此元技练到最后会动用整个天地的彩虹,化为一道无可比拟的光柱,直接正面摧毁一切防御。此元技在整个颜氏宗族排名非常靠前,由于对习练者有一定的要求,所以修习此元技的寥寥无几。

    颜天悔望向眼前的颜玉,喃喃道:“颜玉这丫头,竟然把这功夫练成了,看来还不能大意来。”

    随着颜天悔逐渐凝重的脸庞,一道道手掌在身边凝聚而出,当达到一百个个掌印的时候,颜玉的天虹归一也凝聚完毕。

    “颜天悔,来吧!锡阶中级功法运转锡阶圆满级元技——天虹归一!”颜玉手一挥,一道凝聚着大量源气的光柱向颜天悔砸去。

    “大、毁、神、掌!”没有多余的话语,颜天悔声音一喊,一百个掌印化繁为一,迅速向光柱飞去。

    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刀再劈一个手掌一样,可是任凭光柱不住发出力量,手掌依然没有退却,反而逐渐有合掌握碎光柱地趋向。

    “什么?大毁神功?”中央台上的二长老不禁失声道。

    “是的,没错,就是大毁神功,天悔怎么能修炼成这颜氏宗族第一功法?”一旁的大长老也不禁说道。

    “莫非这小子也是个妖孽?”二长老再次问道。

    “应该不会,如果是妖孽怎么可能现在才这个成就,不说超过天行,怎么也要和天行成就差不多吧。”大长老逐渐冷静下来说道:“这个功法每个族人在达到认天镜时皆可尝试修行,若是有缘自然就能习得,莫非这颜天悔才是跟.......那位......有关?”

    “不知道,血液这个东西谁说的准,不过这肯定是颜天悔磨着他老爹带他去的,没想到他不到认天镜还真能学会,还领悟了里面的皮毛功夫。”

    “好了,都看比赛,这个颜天悔还有点道道。”一直不语的族长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个能够与那位有点关系的人修炼能到什么地步,能不能给这个家族重振光荣。”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道光柱逐渐变得暗淡了许多,于此同时那手掌也是光芒尽失。二人的攻击终于在这个时间点上同时粉碎开来,二人均被弹出十丈开外。

    “悔儿还是没有修炼到家,据说大毁神功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堪比银阶低级的功法,至于那更高级的金阶只可能存在于传说中了,我也没有修炼过,所以没有办法给他帮助。”颜丹看着场上的颜天悔,对身旁的梦妍说道。

    “天悔已经尽力了,这局也不知道是怎么算。”梦妍回道。

    再看台上,两人均在此时失去了战斗力,尤其是颜玉最惨,根本站不起来,源气在刚才的碰撞中基本消耗殆尽。反观颜天悔,尽管是颤颤巍巍的、晃晃悠悠的,终归是站了起来,一步步地向颜玉移去。

    此时的颜天悔也是接近油尽灯枯,多的不过是一开始以逸待劳所余下的源气,就在所有人以为颜天悔要以胜利者的姿态俯视颜玉时,出乎意料地却将颜玉拉了起来,用很温柔的口吻说道:“颜玉,这两年我依然以如此细微的优势胜出你,足见这两年你的努力,因为我一直很努力。”

    颜玉望着此时的颜天悔,一股暖意生在心头,随即用刚刚恢复的一点源气,走下了台,临出场时,还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颜天悔一眼。

    “第四场,颜天悔胜。这两天胜出者好好休整,下场比赛将于三天后开始,各位胜出者准时到达。”大长老威严的声音传遍全场,这一天四场比赛到此也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