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涯无悔 > 第五章 突破失败了
    比赛结束后,观众也逐渐地离开了较技场,耀雅霓赶忙跑到颜天悔身边。

    “天悔哥,你还好吗?我扶你下去吧”雅霓看着他天悔哥虚弱的脸庞说道。

    “死妮子,你要让你天悔哥丢死人啊,怎么还用人扶呢!”颜天悔一边摸着雅霓的头,一边说道。

    “天悔,果然没让妈失望!”梦妍扶着天悔的肩膀哈哈笑道。

    “妈,我这次也是侥幸,也就是颜玉不知道我也修炼了功法,否则我们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颜天悔摊开手,颇为无奈地说道。

    “好了,天悔这次没有让胜利冲昏头脑,还不错。”颜丹对儿子的表现予以肯定:“你要想以后不胜的如此侥幸,就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回去休息吧,这次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个契机。”

    “好的,父亲。”

    “哎呀,你怎么回事,儿子都这么累了,你又开始说教。”梦妍嗔怪的说道:“走走走,不理你爸,我们回去。”说罢,一手拉着耀雅霓,一手拉着颜天悔,向家走去。

    颜丹望着颜天悔一行人远去的背景,喃喃说道:“现如今你学会了大毁神功,该来的也要来了。”

    ......

    ............

    颜天悔回到自己的屋中,坐在床上的那一刻,无言的那种疲累散发开来,刚才一直在走,强撑着身体,现在一放松下来,一股浓浓的倦意涌了上来,颜天悔恨不得一觉睡去。但是在这种时候是突破的最佳时机,颜天悔也深知此时机来之不易,更何况在知天镜大成也停留了一段时间,也该是突破的时候了。

    颜天悔用毅力强撑着忍不住要合在一起的眼皮,不断地吸收天地之间的源气,找寻一种突破的契机。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的内部源气逐渐充盈了起来,直到有了饱和的迹象,颜天悔知道这是突破的时机到了,静静地感悟着周身的源气。

    就这样过了一天的时间,颜丹也知道这是突破的时机,所以没来打扰他。下一刻,随着咳嗽的声音响起,这个一天没动过的人终于动了起来。

    “咦,怎么回事,除了身体感觉恢复了以外,怎么没感觉到有提升呢?”颜天悔伸了伸全身,发现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

    “你这应该是突破失败了”颜丹说着推开门走了进来:“天悔,这么好的契机,怎么能突破失败呢?”

    “啊,爸,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感觉到触摸了一个屏障,然后我就一直在感受着那充沛的源气,为什么会突破失败呢?”颜天悔略有点懊恼的说道。

    “哎,天悔,你这资质,真不知道这大毁神功到底该不该让你学。”颜丹道:“修炼有可能会失败,可是一般情况下是对天赋极低的人,可你学会了大毁神功,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

    “对不起,爸,我真没想到会这样,按理来说这是最好地突破时机。”

    “不过你既然能练成大毁神功,想必应该有一套自己的法门吧,我颜丹的儿子,我相信不会是庸才。”颜丹望向颜天悔的眼神逐渐柔和起来。

    “爸......”

    “好了不说这个了,今天休息好了,就出去散散心,雅霓那个丫头一直要跟你出去玩,昨天看你修炼我才禁止她来的。”颜丹道。

    “雅霓那丫头,就和长不大的小姑娘似的”一想起雅霓的可爱样,颜天悔也不禁心情好了一些。

    “说谁长不大!说谁小姑娘!我可十二岁了,你们这样背后说我坏话,真的好吗?”雅霓风风火火的跑过来,敢情是一听见她天悔哥修炼完了,赶紧奔过来。

    “咳咳.......”颜天悔和颜丹对视一眼,咳嗽起来。

    “咦,天悔哥,你没有借着这次突破吗?”雅霓望着气息还是如此的颜天悔说道。

    耀雅霓这丫头,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已经达到了知天镜大成,和颜天悔到了一个级别。当初将雅霓捡回来时,颜丹就为其看过相,发现此孩子根骨奇特,应该会有不低的修炼成就,这么些年也早就把雅霓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了。如果雅霓也算作颜氏宗族的人的话,那颜氏宗族的天才可能就要再多一位了。最为难得的是,只有十二岁的耀雅霓,已经开始接触功法了,不过其修炼的功法较为特别,是捡到她时在她的身上发现的,叫做天赐神谕,这上面只记载着修炼法门和修炼者的要求。而颜丹也没有让自己的儿子去尝试修炼,毕竟是外来的,不如自家的东西学着放心,而且在颜天悔学会大毁神功后,也逐渐地将此事忘记了。

    “这......死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颜天悔嗔怪道。

    “噗......”雅霓伸出舌头,朝天悔哥做起了鬼脸。

    “昨天这妮子在家呆了一天,肯定是憋坏了,天悔带着她出去玩玩吧,不过你刚突破失败,尽量不要用源气。”颜丹嘱咐道:“对了,南洋域西头的展览会今天开始了,你带着雅霓去逛逛吧。”

    “好耶,好耶,人家还没看过展览会呢,光听别人说听得我好想去看看啊”雅霓高兴地说道。

    “你这妮子,就一刻不能停下来。”天悔笑道。

    “快走,快走,天悔哥,晚了就没意思了。”耀雅霓拉着颜天悔的手就往外走去。

    “爸,那我们去了。”颜天悔对父亲说道。

    “恩。”颜丹挥挥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