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涯无悔 > 第十章 天悔的秘密
    “天悔!”梦妍喊着天悔的名字,瞬间移动到儿子身边,望着昏迷不醒的儿子,眼里满是心疼之色。

    此时的大长老颜风也来到了二人中间,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是始料未及的。大长老环顾二人,发觉没有生命之忧,但是一顿休养是少不了的,关键是这场比赛的结果怎么算,令达到通天镜的大长老也颇为为难。

    “颜风,此局算平局吧,毕竟二人都昏迷了,让他们并列第三吧!”中央台上一直稳坐的中年男人也在此时站起来,对大长老说道。

    “哎,好吧,颜天悔对颜逆,二人算做平局,并列第三!”大长老的声音环绕在整个较技场内。

    “咳....咳.....咳......,我还有口气呢!”颜天悔在此时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下,望着不远处颜逆也在此时清醒了过来,这也许就是对胜败的一种执着吧。

    “我怎么能和他并列?”颜逆虚弱地语气透漏出他此时无任何的战斗力。

    颜天悔听罢,没有再多说话,而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对着尝试站起来的颜逆伸出了右手的大拇指,然后就在全场的注视下,将大拇指缓缓朝下,然后上下颠了几下,一股轻蔑的笑容飞上脸颊,颜逆望着如此挑衅的颜天悔,气血凝聚过度又昏过去了,而颜天悔也因为这一个现在颇为费力的动作,消耗了所有的源气,一头倒下,彻底地进入了昏迷状态。

    全场一片哗然,全都在议论颜天悔最后的那个动作。有赞扬,有嘲讽,也有......。

    “各位,颜天悔做这样的动作固然有欠考虑,可本族长听到在二人刚比赛时,确实是颜逆嘲讽在先,所以此事就此作罢,大家都不要再议论了。”中年男人第一次面对着全场说话,其声音的穿透程度丝毫不弱于大长老的话音。

    “天悔!为了这个比赛,你这样值得吗?”梦妍说着抱起了自己的儿子,缓缓地离开了较技场,颜丹见状也跟着一起走了。

    “族长,还等颜天行吗?该他比赛了。”大长老侧头问道。

    “再等半个时辰,不来的话就算作弃权。”族长下令道。

    “是。”大长老答完就做回到座位上,闭目养神。

    此时场上议论纷纷,都在议论这位颜氏宗族的天才到底怎么了,传到最后竟然有人认为颜天行走火入魔了,颜氏宗族的天才就要夭折了。

    不过这些议论,随着颜天行下一刻的出现就烟消云散了,只见颜天行飞奔而来,额头略有微汗,抱拳对中央台道:“族长,各位长老,我在感悟元技,来晚了。”言语中透漏出一种骄傲,要知道年轻一辈中,颜天行可是第一个自己能感悟元技的人物。

    “不碍事,开始比赛吧!”大长老说道。

    接下来就是颜天行对颜陆了,不过这场比赛基本上没有悬念,就在大家都看好颜天行的情况下展开了......

    梦妍抱着颜天悔和颜丹回到屋里后,随着颜丹一颗丹药下去,颜天悔逐渐恢复了知觉,原本导致昏迷的是源气枯竭到底了,并不是有多么重的伤势。

    “天悔,感觉怎么样?”颜丹问道。

    “还行,修养一阵子就好了,不是很碍事。”颜天悔答道。

    “这次做的不错,虽然又弄成这样,可我还是比较满意的。”颜丹肯定道。

    “得亏这次突破到了知天镜巅峰,否则还真打不过这颜逆呢,最后是什么结果?”颜天悔问道。

    “你和颜逆并列第三,因为你俩当时都处于昏迷状态了。”梦妍说道。

    “并列第三啊,我记得我最后不是站起来了?”天悔疑惑道。

    “你还好意思说呢,你要是最后不做嘲讽的动作,坚持一下,就算你赢了。”梦妍嗔道。

    “哎呀,妈,你不知道颜逆那小子多嘲讽,我气不过,要不然也不会和他对轰了!”颜天悔辩道。

    “这事没做错,我颜丹的儿子就要有这点血性,他嘲讽你,我知道,所以你最后对他的嘲讽并没有错。”颜丹顿了顿,继续道:“天悔你本性善良,但是骨子里透出一种狂妄,只要不去惹事,一旦有人惹你,就把他打倒,让他以后不敢惹你。”

    “好的爸。”颜天悔说完想了想,决定还是把今天血液的事告诉父亲:“对了,爸,我今天在去较技场的时候浑身的血液在刹那间就沸腾了,不过转瞬就恢复了。“

    “你血液沸腾是什么情况?当时想什么事情了?”颜丹略有点吃惊,接着问道。

    “我当时听到大家都在喊颜天行,心里不爽,就特别想打败颜天行。”颜天悔知道这事不一般,遂老老实实答道。

    “看来你还真是.......”颜丹面色凝重道:“天悔,这沸腾的血液以后还会出现,我能告诉你的是当你前进道路上有需要打败的人的时候,你这血液就会沸腾,不过轻易不要动用血液,一旦动用,轻则你重伤,重则走火入魔导致陨落。”

    “爸,我这血液怎么动用啊,我还不会呢!”

    “你不用管那么多,记着我说的话,好了你好好休息吧。”颜丹挥挥手,做了这次谈话的总结:”等你好了,和雅霓一起去趟展览会,那边会让你们有所收货。“

    话毕,拉着梦妍走出了颜天悔的房间,留下颜天悔一人在房里休养。

    客厅中。

    “丹哥,天悔那血液到底怎么回事,对他有没有影响?”梦妍不放心地问道。

    “哎,小梦,很多事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天悔其实血液里流淌着那位老祖的血液,不过千百年来遗留下来的也许就剩那么一滴了,不过就是这一滴让天悔习成了大毁神功,这基本废弃的血液不知道对天悔是好事还是坏事。”颜丹凝重道。

    “天悔什么时候能掌控这种力量啊,这种定时炸弹实在是太危险了。”梦妍担心道。

    “不好说,也许要到通天镜往后?或者尊天镜往后?这我也不知道。”颜丹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过按照天悔的个性,我倒是相信这小家伙会带来奇迹。”

    颜丹不断地在屋中徘徊,下一刻下定了决心,对梦妍道:“不过不要告诉天悔,这东西必须靠他自己,以免跟他说了滋生他骄纵之气,如果他是那块料,自然会达到,如果不是,你跟他说了反而是害他。”

    “哎,知道了,丹哥。”梦妍也是无可奈何地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