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涯无悔 > 第十九章 天赐绝逆符
    “诸位,这天赐绝逆符的功效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最起码应该听说过。”皇赟压制下四周议论的声音,继续介绍道:“老夫在此多说几句,这天赐绝逆符是一种元技,它最适用于修炼了天赐神谕功法的修炼者,而这天赐神谕功法在这个大陆上颇为罕见,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吸引力,因为它还有着另外一个作用。”

    皇赟望着台下众人凝神倾听的神态,缓缓道:“它可以使掌控者自身的功法有一个较大的提升,因为这个元技有着它独到之处,修炼至大成时,会用一个个符咒将攻势完全摧毁,且每一个符咒上面蕴含的能量都不尽相同,防御此攻势是一个非常头痛的事情,不知道那一种力量就被相生相克了。如此压轴的宝物,起拍价——五百万源币!”

    “这么贵.....”

    “.....哇,五百万啊.....“

    台下议论纷纷,同时打消了一些财力较弱的人的念想。

    “妮子,这元技感觉怎么是量身给你定做的呢?”颜天悔望着一旁的雅霓说道。

    “是啊,天悔哥,我修炼的不就是天赐神谕功法嘛。”雅霓也是较为惊奇地道。

    “不过这五百万源币显然不是我们能支付的,而且估计这样的元技怎么竞价也能到千万以上。”颜天悔摇摇头道。

    “要不就算了吧,天悔哥,雅霓对这个也不是很感兴趣。”雅霓似乎知道天悔心中所想。

    “怎么能算了,这样的东西,即使竞拍到了,也不一定能够安然带着离开,我们只需要远远跟在他们身后,待得鹬蚌相争时,我们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颜天悔笑笑道:“这么适合你的元技,天悔哥一定要尽力帮你弄过来。”

    “天悔哥......”雅霓满脸的幸福。

    “对了,此事事关重大,你去用联系方式和父亲联系一下,尽量让二老过来接应一下我们。”颜天悔嘱咐道。

    “好,天悔哥。”雅霓说着走出了这片场地。

    这段时间里,一直没有人竞价,不过皇赟看起来似乎并不着急,因为这样的东西是不会没有人眼馋的,果然......

    “六百万!”

    “七百万!”

    “七百五十万!”

    “八百万!”

    “一千万!”随着一千万的价格喊出,全场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望着喊价的年轻人,纷纷猜测是哪个势力的人,如此年轻就有如此雄厚的资金。

    “在下林氏宗族少族长,林惊渊,倒是让各位前辈见笑了。”林惊渊似乎很享受这样全场瞩目的感觉,朗声说道。

    “原来是他......”颜天悔喃喃道。

    这林惊渊不是别人,正是在进入拍卖会场前,命令林木先进会场的那个人,原来是林氏宗族的少族长,这地位和颜天行在颜氏宗族基本相同了,不过随着颜天悔大毁神功的出现和七层轮回,这番板上钉钉的事倒是略微有点松动了。

    “一千一百万!”一位老者喊道。

    “一千两百万!”林惊渊继续喊道,对此物有一种势在必得的气势。

    “一千五百万!既然大家有这个兴趣,那老夫叶山也来凑凑热闹吧。”自称叶山的老者道。

    “叶氏宗族的大长老?他也来了?这拍卖会还真是规格够高啊。”有人议论道。

    “一千六百万!”林惊渊继续叫道。

    “这样吧,三千万以内,你出多少价格,我比你多一百万,如果超过三千,就归你了,咱也别浪费时间了。”此时的战场已经转换为叶山和林惊渊的对决,而落天极和黑河也因为前面拍卖了其它的东西导致没有如此雄厚的资产,再加上错误地估计了在座众人的财力程度,所以在此时反而退出了竞价。

    其实就算这两人前面不拍卖的话,也是够呛能有三千万的,毕竟对于一个宗族来说,这已经不算是个小数目了,而叶山和林惊渊此来也都是志在必得,更是将各自宗族里的财产带出了大部分。

    “叶老真是痛快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三千万拿走吧,不过叶老此番竞价的恩情,我林某铭记在心,叶老你老而成精,应该知道身怀如此之物,走在路上万一有个天灾啥的,这三千万可就打水漂啦。”林惊渊语气中略带威胁。

    “谢谢林小哥,不过我叶山既然敢拍,就有带走的把握,但凡有人不开眼的,就是与我整个叶氏宗族为敌,到时候我们倒不介意踏平找事之人所代表的势力。”叶山的话语中充满杀气。

    “那就祝叶老一切顺利喽!”林惊渊不咸不淡的回了句,背后的双手打了一个手势,场上偏僻处两个人影在看到这个手势时悄然离开了这里。

    “哼,不用你多费心了。”叶山哼了一声。

    “各位,此次拍卖会最后一件天赐绝逆符以三千万源币价格成交,也预示着此次拍卖会到此结束,今年欢迎各位捧场,希望明年诸位还能再来捧场,届时我皇宗一定会再拿出让诸位心动满意之物!”皇赟宣布拍卖会结束:“各位就此散场吧,来年我们再见!”

    这会场上的众人随着皇赟话语的落下,也逐渐开始离开了会场,谨慎的叶山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召集了很多人手,并向自己宗族传递了信息,准备半路接应。而聪明人能看出来此地势头不对,对此物有想法的人也都开始部署,准备在关键时刻放手一搏。

    颜天悔望着传完信回来的雅霓,悄声道:“一场龙争虎斗就要开始了,这里有点势力的人都对那天赐绝逆符虎视眈眈,也是我们的机会来了,不过就二老的话可能不足矣进行抢夺。”

    “天悔哥,要不通知族长和长老?”雅霓问道。

    “不用,族长那自有颜天行去通知,我们看看能浑水摸到鱼就摸,摸不到就撤,而且我感觉刚才和颜天行低声话语的人应该是皇宗的人。”颜天悔担忧道。

    “那怎么办,天悔哥,要不我们直接回去吧。”雅霓担心道。

    “没事,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毕竟他也是自己宗族的。”颜天悔安慰道:“即使秘密泄露了,我也要尽量帮你争取一下,毕竟这东西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合适了。”

    “好。天悔哥,不过你要答应我,你不能为了这个不要命。”

    “知道了,妮子。我们快跟上,叶山他们要走了。”颜天悔望着有所行动的叶山,催促着雅妮道。

    此时叶山已经在几个人的保护下离开了这里。而这会场上有百多号人也是随着叶山的离开而离开了,毕竟这里是皇宗的地盘,不好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抢夺,但是离开了这里,就谁也不好说了。

    颜天悔二人一直跟在这些人的后面,因为二人实力不济,即使跟上了也难有大作为,所以想着在最后捞点油水,捡个漏什么的。随着众人越走越远,下一刻已经离开了整个展览会,而原本还较为热闹的展览会,也随着会期的结束而变得不再人声鼎沸,这一年一度的西南展览会也是到此画上了句号。

    走了大约十里的路,所有人都随着叶山的停步而驻足了,颜天悔知道这是好戏要开始了,随即找了一颗较为茂密的大树,和雅霓一起攀爬了上去,拨开树叶,下方的景象一览无余。平视望去,很多树上也都有像他们这样的人,原来窥伺这个宝物的人数远远超越了想象。

    “各位,到了此地,连气息也不收敛了!”叶山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

    原来在皇宗地盘的时候,众人还是有所收敛,毕竟谁都不想和皇宗闹翻了脸,但是到了皇宗势力范围之外,现在人手足够的也不打算再隐藏气息了,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是大家都知道接下来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形势。

    这样的一件宝物,确实是引得很多人的心动,一些有资本的势力也想趁此夺过此物,没有资本的势力也想从中捞点好处,不过东西就这么一件,势必会引起各方势力的联合和争夺,光凭一个通天境的长老确实是无法罩住这个场面,所以一场龙争虎斗即将在此地血腥展开......

    “呵呵,叶老好敏锐的感知!”林惊渊现身嘲讽道。

    “叶老头,那老夫也不跟你客气了。”落天极也在此时现身说道。

    “叶老怪,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们呢。”黑河现身道。

    “叶老头.....”

    “......“

    不一会,这片原本还算空旷的场地就被多方势力划分开了,就连叶山看到如此的麻烦也是感到力不从心,如果这些人的势力整合起来,都可以抗衡皇宗了,可惜他们只在抢宝的时候才有这样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