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老爷子所受的那些伤,自己会在她的身,千百万倍的找回来!



    而在真衍大陆的某处,一个极度阴暗潮湿的角落。品書網()



    无数的蛇虫鼠蚁在其不断的攀爬着。



    一股股腥臭腐烂的味道传来,一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的肉团在其不断的蠕动着,场景看起来,相当的骇人。



    “好了,还有一会,通往域外的通道会彻底的打开,到时,你能够离开这里了。”



    一道青烟出现在肉团的空。



    他看着地不断蠕动着,吞噬着那些蛇虫鼠蚁的肉团,蹙眉道。



    “我的力量已经全部耗尽,凤鸢,离开真衍大陆之后,一切靠你自己了!”



    “不要再惹是生非,我不可能再救你了!”



    打开真衍大陆通往域外的通道,对这一道青烟来说,是极其可怕的消耗。



    至少三年之内,他不会再醒来。



    凤鸢到了域外之后,只能靠她自己了!



    要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他绝不会这么消耗牺牲自己!



    “你给我住口!”



    随着这一道青烟的声音响起,瞬间,那一个匍匐蠕动在无数蛇虫鼠蚁的肉团赫然抬起身来,显露出了半边侧脸,赫然是凤鸢!



    “要不是你之前没有告诉我洛清瞳是异瞳,而且还是什么血瞳,我怎么可能会在她的手下输得那么凄惨!”



    凤鸢的声音咆哮愤怒不已。



    她的声音夹杂着"shen  yin"和痛苦。



    “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洛清瞳是什么至尊血瞳!”



    “那是什么东西?!”



    “你跟我说的异瞳之,根本没有这一个血瞳的存在!”



    青烟和她说了许多异瞳的事,却从来都没有提到过血瞳!



    若是对方和自己说过血瞳的事,她又怎么可能一次又一次着了洛清瞳的道?



    更不可能任由对方成长到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地步!



    这一切都是这道青烟的错!



    凤鸢所化的肉团在地发疯的挣动着。



    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全部都是对方害的!



    “我也没想到她会是至尊血瞳!”



    青烟的声音愤怒,其隐约夹杂着让人难以言喻的恐惧。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这世,怎么可能还会出现第二双至尊血瞳!



    这事情,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又怎么会相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鸢质问。



    “洛清瞳的血瞳难道不是异瞳吗?为什么不可能出现?”



    “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为什么!”



    被凤鸢的质问弄得十分的恼怒,那道青烟的声音冰冷。



    关于至尊血瞳的事,他一点也不想回忆。



    那是一个噩梦!



    而那个噩梦,早已经过去!



    那个人,是不可能再回来的!



    “你好好的修炼行!”



    “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说不定能够夺取那个女人的血瞳!”



    至尊血瞳,举世无双!



    若是凤鸢能够得到,他也能够跟着沾光。



    “什么?”



    闻言,凤鸢的挣动一下停了。



    “异瞳还可以夺取?”



    那他之前为什么没让她夺取洛清瞳之前的那双清泓之眸?



    也从来都没有和她说过有关这方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