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通的话响起,瞬间太上院长就怒了。



    “陈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他看着夙玉等人,扬声道:“我的意思是,洛清瞳当初和我们说,她替我们解决禁区的力量隐患,然后我们替她带着她身边的这些人,没错吧?”



    “但这会,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能不能活着出仙殒之地都不一定呢!这些人,咱们怎么可能还替她带着?”



    “更别说我们还要供养他们的仙玉骨了?凭什么?!”



    “这些仙玉骨可是我们天元宗的弟子拼命得来的!可不是给某些人用来做人情的!”



    陈通说着,冷声看着太上院长道:“朱轶,我知道那个洛清瞳是你的学生,但是人情归人情,交易归交易!”



    “你总不能够用我们天元宗的东西,来替你做人情,得名声吧?”



    陈通这话,可以说是很不留情面的指责了。



    他这会心中说不出的扬眉吐气。



    本来洛清瞳之前替太上院长得回了天元宗首徒的位置,他心中虽然不爽,但也奈何不了对方!



    但这会好了!



    洛清瞳得罪了驭兽王谷和天极宫的人,被这两大宗门追杀!



    别说她基本是不可能活着离开仙殒之地了。



    就算是还能够活着,出了仙殒之地,驭兽王谷和天极宫的人会放过她?



    所以,她和天元宗的交易,完全可以说是作废了!



    既然如此,他还怕什么?



    没有洛清瞳的能力,天元宗的一众长老们,可未必像之前那样帮着他们!



    果然,听完他的话,不少天元宗的长老都拧起了眉头。



    没错,洛清瞳这会已经不太可能履行和他们之间的承诺了。



    既然如此,他们也就没必要再供给夙玉等人仙玉骨了。



    毕竟这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想着,不少长老都站在了陈通那边。



    见状后者顿时一脸的得意。



    “看见了吗?大家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朱轶,你要是一定要做人情的话,那就用你自己的仙玉骨来供养他们吧?”



    “别用宗门的利益来牟取私利!”



    陈通的这话出口,瞬间太上院长都快要气炸了。



    他拿宗门的利益来谋取私利?!



    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交易是怎么来的!



    这些仙玉骨,他们真当洛清瞳是占了他们的便宜啊?!



    那是他们占了别人的便宜好不好?!



    净化仙玉骨啊!



    要不是为了保护那丫头,怕她泄露的能力太多对她不好,他们怎么可能会对外说这是因为洛清瞳答应替他们化解禁区的神秘力量,所以他们替她照顾夙玉等人,并供给他们仙玉骨?!



    一群傻叉!



    洛清瞳净化仙玉骨的能力多难得啊!



    他们占了大便宜还不知道!



    因为洛清瞳落了难,就想要过河拆桥!



    太上院长指着一众支持着陈通的人手指发抖,眼看着就要破口大骂,把事情给说出来。



    就在这时,白素情站了出来。



    “等等!”



    她拉着太上院长,看向陈通等人道:“你们确定了吗?要把这交易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