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等等,我想起来了,天元宗的白素情,她和她所喜欢的那个天元宗的首徒,朱轶。”



    “他们之前不是被这力量给侵袭了吗?”



    “后面被治好了!”



    “天元宗的人,是不是有能够对付这力量的办法?!”



    随着这一道声音响起,瞬间,一众宗门的人,就看向了天元宗众人所在的方向。



    或者,准确的说,是看向了白素情和太上院长两人所在的方向。



    见状,太上院长和白素情的面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眼看这些人有群起而逼迫的迹象,白素情果断的道:“我们的伤的确是已经被治好了!”



    “但是……”



    她的话说到这里,猛的一顿,随后看向一众面上已经露出喜色的众宗门的人道:“治好我们伤的人,是洛清瞳!”



    “这个,你们之前也应该有所耳闻吧?”



    “如今她并不在我们天元宗的队伍之中。”



    “你们要是想问对付这些力量的办法的话,我们天元宗的人,的确是不知道!”



    闻言,一众宗门的人面上顿时都是说不出的失望。



    他们的确是打着要天元宗的人把对付这神兽化影力量交出来的主意。



    毕竟白素情和朱轶的伤能够治好,就说明他们体内的力量可以被拔除。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就不怕自己等人会被那些神兽化影的力量给撑爆致死了!



    但是这会白素情的话出口,却是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一众人这才想起来,洛清瞳之前在天元宗的身份,正是荣誉客卿长老。



    而这个名头是怎么来的?



    还不是救治白素情和太上院长来的?



    然而他们只知道洛清瞳替白素情和太上院长拔除了体内的力量,治好了隐界之地中,一众炼药师和炼丹师都束手无策的伤势。



    却不知道这些力量乃是神兽化影的力量!



    要知道这些禁区中的力量如此的强横可怕。



    而这禁区宝物又在这次突然异动,让他们有了进入这禁区的可能。



    他们又怎么会任由驭兽王谷和天极宫的人把洛清瞳给逼走?



    一众人的面色懊悔不已。



    而驭兽王谷谷主等人的面色也是说不出的难看。



    洛清瞳竟然能够对付这些神兽化影的力量。



    要是早知道这样,他们在碎星谷的时候,宁愿不要那驭兽传承,也要把洛清瞳给抓在手中!



    如今少女身死魂消,他们却是没办法对付这些扑面而来的流光化影了!



    正当众人的面色失望懊恼之际,天元宗的队伍之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尖利的声音。



    “不,不对!你们撒谎!”



    陈通跟疯了一样的从天元宗中的队伍中冲了出来。



    “你们不要相信他们的!”



    “他们是在骗你们的!”



    陈通的面色恐惧到了极点。



    那些流光化影掠入其他人体内,所造成的那些死状,令得他的心中恐惧到了极点。



    他绝不要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



    “你们不要被他们给骗了!”



    他的声音尖利,抬手指着夙玉等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