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连忙对着云曦道,随后操控着大雍圣者尸傀,朝着禁区心的方向冲去。



    这尼玛真的是要被坑死了!



    早知道这宝物地图只能够传送一个人。



    它哪会跟着洛清瞳前来这里?



    还不提前带着云曦和大雍圣者的尸傀一起,先赶往禁区心所在的地方?



    再不济,先躲进九重玲珑塔也行啊!



    这样一来,它也跟着洛清瞳一起过去了!



    然而这会说什么都晚了!



    我的妈妈咪呀,主人,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小香猪心一阵嗷嗷的。



    带着云曦和大雍圣者的尸傀撒开蹄子的往禁区心的方向跑去。



    而在这时,禁区心。



    天元宗众人和夙玉等人,这会正全力朝着驭兽王谷谷主所在的方向冲去。



    然而来不及了!



    他们之前为了不让驭兽王谷和一众宗门的人抓住,拼命的往后退着。



    这会已经远离了那个巨大的跳跃光团。



    然而哪里知道,那个巨大的跳跃光团,这会会突然发生异变,将所有的神兽流光都给召唤了回去!



    原本在那些神兽流光的击杀之下,驭兽王谷和一众宗门的人全部都要倒大霉。



    这会这些流光全部都被召唤回去了,驭兽王谷和一众宗门的人反而是得了好处。



    近水楼台先得月!



    眼看着驭兽王谷谷主竟然成为了第一个靠近那个巨大光团的人,天元宗的众人和夙玉等人心都快急出火来了!



    他们拼命的往这边赶着。



    然而,赶不了!



    他们这会都还没有冲到那些驭兽王谷的人阻拦的地方,更别说对付驭兽王谷谷主,阻拦他,不让他得到那个巨大的神兽光团了!



    一众人的心绝望,只能够看着他的手指按向那个巨大的光团。



    然而这时,那个血色的阵法忽然发动了。



    一众人的目光,瞬间盯在了然而巨大的血色阵法之。



    会是谁?



    那其的人,会是谁?!



    一众和驭兽王谷的人纠缠不清的宗门的人,也将自己等人



    而



    这会这些神兽流光被召唤回去了,驭兽王谷和一众宗门的人反而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而



    原本在那些神兽流光的击杀下,驭兽王谷和一众宗门的人死定了!



    这会,却反而是被他们给抓住了机会,差向



    而在这时,禁区心。



    天润总众人和夙玉



    而



    …………



    …………



    禁区之外,宝物地图所标识的地方。



    洛清瞳拿着那一个宝物地图,看着前方被自己激活的血色阵法,抬脚带着云曦和大雍圣者尸傀踏了去。



    “嗡!”



    在她的脚踩那个宝物地图所标识的那一个点,也是血色阵法的心之时。



    那一个血色阵法,赫然有了动静。



    “轰隆隆!”



    它整个从地面之下拔升而起。



    整个草皮泥土翻飞着。



    无数石块被从其排了出去。



    一道道的力量疾射。



    洛清瞳的身形



    那一道血色阵法,赫然有了冬季随着洛清瞳脚下的劲气灌注入其。



    她的脚下,赫然便有了动静。



    四周的草皮和泥土,瞬间被拔射而起。



    一道道的力量气息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