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自己这几天,一直都在等着洛清瞳的出现,结果她倒好,这一去,几乎小半个月没有露面。



    说好的两天的时间,结果无限延长!



    要不是仔细探查过,知道洛清瞳他们并没有离开太天域,甚至是城东区,洛惊天都想着要不要前去追人了。



    但是他这会的身份,异常的敏感,根本就无法有所妄动。



    事实上,洛惊天都有些怀疑,那次的事情过后,那些人,是不是已经注意到他了!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越发的发沉。



    还好,这个洛小七并没有离开太天域。



    不然他可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是要追上去,但是要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可未必敢追上去了。



    不然这么多年,他也不会不和真衍大陆那边联系……



    洛惊天这么想着,顿时叹了一口气。



    他之前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和真衍大陆有关的人,甚至是……和他女儿有关的人!



    想到洛清瞳脖子上挂着的那条吊坠,洛惊天的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这么多年了啊,九星星域,真衍大陆……



    也不知道父亲他们,到底是怎么样了。



    这个洛小七,又是怎么来到三星星域的?



    他的脖子之上,有着自己曾经送给女儿,当做定亲信物的吊坠,是不是代表着他就是……



    洛惊天没有再想下去。



    如果换一个人敢这么放他鸽子,他绝对不会再搭理对方,更别说给他第二次机会了。



    但是这个洛小七……



    “哎!”



    洛惊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他冷着脸出现在了洛清瞳等人的面前。



    而洛清瞳的心中也是十分的忐忑。



    她不知道洛惊天还愿不愿意见她。



    尤其是在听见几个惊天楼的人说,洛惊天前几天一直都在等着她过来,就连伤都没怎么疗时,洛清瞳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愧疚。



    她没想到洛惊天身为惊天楼主,竟然这么看重和她的那个约定。



    原本她想着,洛惊天受了伤,再加上教导她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因此对方肯定是优先疗伤的。



    这样她就算是稍微晚来了几天也没事。



    但是没想到,洛惊天竟然这么的把她的事给放在心上,对于教导她的事,竟然这么的一心一意,不加敷衍。



    这么一来,洛清瞳之前那迟到的举动,就十分的不应该了。



    虽然她也是有原因的,并不是故意迟到!



    洛清瞳这么想着,顿时一阵的牙疼。



    就在这时,洛惊天的身形出现,瞬间,洛清瞳的心中就松了一口气。



    她连忙上前一步,想要向洛惊天解释自己这次迟到的原因。



    毕竟总不能够让对方给误会了自己。



    至于迟到的原因,自然是秦家的人背锅了!



    谁让他们强行提升了夙玉他们的实力,让她只能够留下来替他们弥补亏空。



    不过洛清瞳对洛惊天说的时候,必然不会是说这个原因,而是会把萧家的事拿来顶缸。



    反正萧家和战家的事闹得这么大,几乎整个太天域的人都知道了。



    拿他们的事来顶缸,再好不过了!



    然而,就在洛清瞳将要开口的时候,洛惊天的眸光一瞥,却是看见了她身边的夜千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