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邪云记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踏斗碎阵、血海覆天
    黑暗中紫金光芒显得格外明亮,黝黑的魔晶台阶不断反射出微弱光芒,似在回应虚空中震动而至的喝声。似缓实快的紫电白袍身影闻声而止,居然背负着双手静立于殿前台阶之下,难道萧云的决绝和无畏这就消失了?

    紫眸沉静的脸上毫无表情,浑身气息好似万载不变的玄冰,仿佛已经达到静的极致。可是凌厉的紫金眸光咄咄逼人,其中的杀气更是几乎凝为实质,便如同两柄紫金利剑要刺穿一切。

    似乎萧云在展现极静和极动的交融,显得那么诡异却又毫无违和之感,或许这就是凡人常说的邪异。必须承认这是种独特也另类的威势,至少嘟嘟和玄乩认为主人之威就该如此。

    黑幕般的空中震荡之音越来越弱,分明是被暴发的杀气驱逐得只能消失。随即殿门前传来无数声重叠的尖利啸鸣,此间的空气也开始剧烈颤栗,仿佛无数隐形的钢针在空中震荡尖啸,无疑这就是萧云的回答。

    数息之后萧云还是说了话,虽然语气平静得几乎没有情绪,但话中的含义和判决没有半点区别。清朗的少年之声好似无数刀锋汇成潺潺清泉,显得既剧烈冲突而又好不和谐。

    “给你们十息时间自行出来受死,如此可得再入轮回的机会,否则必被抹去所有生命痕迹!须知无论纣绝阴鬼尊还是焚天炫帝,此刻都不可能救得了你们。”

    随着并不怎么洪亮的话语声传向四方,邪音笼罩的黑晶大殿中再次传出声音。只是这次既不震荡也无威胁之意,反而是绝望得歇斯底里的哀嚎,显然殿中修士清楚今日之劫已经注定。

    “呜呜......!你不能这样,我们是纣绝阴鬼尊的苗裔......!”略有些稚嫩的清脆女声远远传来,或许认为如此便能吓退萧云,又或是已经惊恐得失了分寸。谁让此间所有的守护力量,已被恐怖的少年灭绝殆尽呢。

    “圣女、不要求他!这家伙根本进不了冥魔双尊殿!我们只要坚守住始祖道阵,教主很快就会带领炫焐界尊的魔军来救援!”苍老的男声中虽满含惊怒,却认定萧云无法进入大殿。好象还真就是这么回事,鬼尊道阵可不是随便破得了的。

    萧云静静的负手而立,并不曾有任何反应,就连表情和气息都丝毫不变,仿佛根本没听到殿内传出的话语。紫眸此时浑身自然流露的动静相宜道韵,显得既超然物外又暴虐无比,明显不是以前心灵扭曲导致的诡异平静。

    嘟嘟看着主人好不惊奇,肥美人虽对紫眸拥有决对的信心,也非常了解萧云的性情。可主人此刻的沉静明显不同于以往,并不是凡界修士们常说的萧云发呆。似乎修罗血海苦修千多年后的主人,现在已经变得有些让嘟嘟感到陌生。

    “不知死活的家伙,主上给你们轮回的机会不要,妄图顽抗必定彻底寂灭!”崇拜萧云的玄乩不愧是杀星孤辰,再怎么憨厚都注定拥有嗜杀本性,觉得主上能给十息时间已是足够仁慈。

    其实嘟嘟和玄乩此刻对萧云的认识都不对,紫眸虽苦修千多年后气息大变,本心却依然是个真正的凡人,性情也不曾发生过太大的改变。

    当下萧云刻意保持的沉静只有两个原因,只因萧兰的尸身感应到冥海魂液又在异动,魔界本源在真魔之气必然而隐秘的引动下,正在鼓惑紫眸心海轮中魔气炼化成的毁灭之念。

    沉默的紫眸少年正在全力运转三化邪心诀,时刻炼化着不断侵袭的魔气,他可不想再次经历一次心魔之劫。不过因此也有意外收获,心海真慧轮中的紫金心之力,竟被魔气刺激得在不断凝练,此前孱弱的毁灭之念逐渐茁壮。

    十息时间一瞬而过,萧云感应着心海轮中再次形成的均衡,忽然意味莫名的轻叹了口气,嘟嘟和玄乩差点以为主人改了主意。却不知紫眸在叹息引用魔气诱发疯狂炼心,虽然有些效果却已达到极限,毕竟凡人之心不能太过壮大毁灭之念。

    “嘟嘟、玄乩,你们都进血源池。”萧云轻声说出的话语还是毫无情绪,分明是想要独自进入冥魔殿,并不希望两个伙伴轻易涉险。

    随即淡淡血雾于空飘过,巨妖和黑魔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再次被萧云收入仙宝之内。紫眸少年静静的看着面前黑晶大殿,几息之后浑身散逸的道韵猛然大变,仿佛已经化身浩瀚星空般,显得那么博大而又神秘。

    片刻后紫电白袍的少年身影,再次发生气息的剧烈波动,居然绽放出五色迷朦的璀璨星辉,哪里还有半分邪异和冷酷的气息存在。刹那间此地空中已是再现惊变,无源而至的五色星芒如被召唤般蜂拥而来,无不向着已成星光之体的萧云汇聚。

    一时间黑暗的殿前所在光明大放,无尽五色星光竟在显化地底的百丈星光之海。其中心处星辉璀璨的光影少年,沐浴着空中若有若无的神秘天音,极似统驭万星的紫薇大帝在降临。

    虽说萧云曾经身为七杀下界之魂,但此刻他施展的密法却来自别处,确实和曾经的老板紫薇大帝并无关系,而是他在修罗血海之中苦修许多年,终于达到第三步境界的五星神步之踏斗。

    紫眸此举分明是想以中天北极五星之力,彻底粉碎此间存在的所有阵法禁制,无疑是最直接最粗暴的强力方式。倒不奇怪、萧云虽然精通符阵之道,但不可能精通世间所有阵法禁制,也没那么多时间来逐个破解。

    得见如此浩瀚而神秘的星光之海,黑晶大殿内顿时惊声大作、哀鸣四起,仿佛看到最终末日正在来临。虽说上古神道大法无人识得,可星空之威的异相太不可思议,简直就是惶惶天威在显化。

    感应着身周的中天北极五星之力,不再迟疑的萧云开始踏斗而行。就见璀璨无比的星光之海紧随着光影少年,紫眸依旧凌厉的萧云每行一步,五色星光之海便向前泛滥三丈。

    于是密集而又轻微的爆裂之声马上传来,或来自地面又或起于空中,却持续不了一息时间便彻底消弭。很明显、这些被踏斗神步以五星之力摧毁的阵法禁制,瞬间被抹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

    萧云感应着力海真我轮中正在狂泄的邪力,不断默诵五星都神咒竭力维持,也在暗暗叹息自身修为不足。神步虽好奈何凡人力弱,仅仅第三步自己就无法支撑十息,果然术只能是辅助,惟有道和力才是根本。

    心有叹息的紫眸少年,心中本就存在已久的念头再次出现,自己刻意控制修为境界是否作茧自缚?所幸萧云本心强大无比,追求无悔人生的他瞬间便将这念头生生屏弃,却是加快前行的步伐。

    然而三息后进得大殿的萧云发现,冥魔双尊殿不出所料的是处须弥空间,这座位于地下十里空间中的大殿,其内部空间居然阔及方圆百里。如此一来仅仅剩下七息时间便力竭的他,绝无可能破尽此间阵法禁制。

    可是有此发现的萧云不但毫无颓废之色,反而满脸鄙夷的轻声嘲笑不已,还加快脚下的步伐向前疾进。五息之后与星光之海同行的光影少年,突然停住已前行百丈的脚步,随即淡淡血雾起处星海消失不见,光影少年瞬间无影无踪。

    如此景象不想可知,萧云分明是在利用血源池回复自身消耗,如此既安全无比又能迅速回复实力。仙宝世界中的时间流速可是一日百年,紫眸入定半日在外界仅仅才是几息。

    果不其然,还未等冥魔双尊殿内的尸魁教残余修士庆幸上几句,约三息后百丈星光之海再现于黑暗当中。重新出现的光影少年哪里有半分力竭之态,向前疾进的五色星海继续以无穷巨力肆意碾压。

    光辉灿烂的五色星海卷起无数爆裂之声,所过之处不但阵法禁制瞬间荡然无存,就连玄黑魔晶大殿都被碾压成渣,留下一道深与宽都达十丈,填满黑色齑粉的巨大鸿沟。

    可见中天北极五星镇压之力不可抗拒,远非此间未成道者布置的小术所能抗衡。如此一来百里之地再怎么广阔,又经得起萧云的踏斗神步几次碾压?

    所以歇斯底里的哀嚎声开始此起彼伏,黑暗的冥魔双尊殿内好似在操办丧事。可惜绝望的尸魁教余孽们逃无可桃,此地所有守御力量更早就尽灭于萧云之手,只能躲藏在神坛所在的鬼尊道阵中等待寂灭来临。

    萧云听着黑暗深处传来的绝望之音,虽难免生出些许他历来珍视的怜悯和仁恕念头。但仅仅只是片刻时间过后,紫眸便将这些杂念般的胡思乱想驱除一空,坚定心中越发暴烈的必杀之念。

    必须明白这些家伙不但是人族败类,还是自己九岁起就誓言杀尽的不共戴天之敌。若是因为妇人之仁放过这些家伙,不说什么冠冕堂皇的人族大义,被掘坟的父母和小兰就不会原谅自己。

    何况贺夔和萧平曾经遭受的苦难不能忘记,大师兄孟刚的失踪也是这些家伙导致。不杀绝酆氏一族就是愚蠢和忘恩负义,这些该死的败类留在世间只会带来更多离乱和悲惨,绝不会为人族带来半点好处。

    萧云不断告诫着自己不要妇人之仁,也在不断的进入仙宝世界回复自身力量,更在不断的催动五色星海一路碾压前行。直到刻许种后他终于看到近百黑袍修士,才停住了继续前行的脚步。

    其实倒不是萧云改了主意要放过这些败类,而是遭遇到道阵的抵御无法再得寸进。毕竟紫眸的修为境界没有任何可能对抗成道者,哪怕只是纣绝阴鬼尊布置的鬼阵,也不是凡人催动神术就能碾压得了的,不然一术在手还要修行何用?

    拥有道则领悟远远超过自身力量的萧云,当然清楚鬼尊之阵自己破除不了。道阵无论大道玄妙还是力量应用,皆远非凡人修士能够匹敌,除非不想再回凡界突破自身境界,拥有足够的力量或许有些许可能凭借踏斗神步碎阵。

    然而即便如此也是毫无把握之事,这样的选择更没有可能会被萧云认同,努力了近年的救助凡人避劫大计岂能放弃?紫电白袍少年随即散去周身五星之力,光明不再的大殿之中再次伸手不见五指。

    “自己出来吧,允许你们自绝之后步入轮回。若是要我继续以五星之力破阵,你们便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如何抉择给你们十息时间。”

    紫眸少年的话依然平静得毫无情绪,虽然蕴涵凌厉杀气的丈五紫金眸光骇人之极,但既轻且柔的话语声好似在和情人低语。只是这样的轻柔低语估计谁都会听得不寒而栗,话中的含义除了灭绝还能有其他?

    “呜呜......!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呜呜......!你把我们满城的亲人都烧成了灰烬,为什么要这样仇恨我们......!”年轻貌美的人间尤物大声哭泣着,明显已经被萧云吓破了胆,虽然显得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

    “圣女、不用怕他!这家伙奈何不得始祖鬼阵!”粗壮的黑袍年轻男修士很有底气,认定萧云不可能破除得了道阵。居然在此生死存亡之刻还没忘记抱住美女揩油,确实和他说出的话一样不知死活。

    不过此人的话语倒是提醒了近百同族,都认为止步不前的萧云已是技穷无力,根本就没有神通能伤害到他们。于是近百修士纷纷心气大长的放声怒骂,只可惜声音大并不能让他们逃脱死劫。

    奇怪的却是萧云依然平静如故,仿佛根本就没听到这些污言秽语,只是静静的呆立在黑暗中如同雕像。尸魁教的近百残余修士对此完全摸不着头脑,搞不明白这该死的小杀星到底在干什么。

    其实来到神坛道阵近前的紫眸,此刻不得不全力催动三化邪心诀平复本心,也在时刻关注着须弥戒内异动的小妹尸身。无疑这些变数都在他意料之中,神坛中隐秘存在的真魔之气和冥海魂液就是起因。

    数十息时间便在黑暗中一瞬而过,怒骂得好不尽兴的近百修士因为得不到半点回应,渐渐收声专注观察着萧云。这些死在眼前的家伙明显在严密戒备,惟恐长久沉默后神通惊人的小杀星暴起发难。

    然而紫电白袍的少年让他们失望了,还是显得那么平静和镇定自若,仿佛根本就没把他们当回事,难道这是在思考等会要去那里玩耍不成?

    又十数息后近百修士正要出言议论,就见虚空之中有淡淡血雾无源而至,紫眸小杀星的手中凭空多了个血红小碗,随即清朗而又平静的话语声传来。

    “因为我姓萧,来自凡界阖洲的虞山血灵宗,所以我要这样对待你们。想来你们应该还记得,刚才你们问过的话在两千年前,我的先祖在虞山地下深处也问过。但是我的祖先都成了骨粉,所以你们不但会成为骨粉,还会被抹去生命痕迹。”

    萧云的话语仍然平静得毫无情绪,仿佛并不是在进行复仇,而是在简单讲述陈年旧事。不过紫眸平静的话语没什么用处,显得有些喋喋不休和多余,并未让尸魁教的修士们产生畏惧。

    “那又如何?有本事就来杀了我们复仇,就怕你进不了始祖道阵!萧氏余孽你等着,别以为血焰焚城就了不起,在我酆氏始祖面前什么都不是,你们这些漏网之鱼迟早会被斩尽杀绝!”

    平静的紫眸少年闻言竟然笑了,显得有那么几分稚嫩的笑容之中,分明满满都是鄙夷和戏谑。随即黑暗之中再次出现大片光明,只见紫金光芒和血色烟霞交相辉映,其间更有清朗的话语声传来。

    “纣绝阴鬼尊的道阵就很了不起?我虽然无法将其破解,但是我萧氏始祖须伦大帝可以,你们知道什么是真仙之宝吗?”

    转瞬过后不知从何而来的血光滔天而起,将黑暗的殿内百里空间尽皆辉映成赤光世界。而牛眼大的血色小碗更是刹那暴长无数倍,却是化为无边无际的覆天血海。

    自以为得到纣绝阴鬼尊道阵的庇护,可以安然无忧的近百尸魁教修士,纷纷被无穷无尽的血色光霞震慑成木偶,居然连半个字都无法发出。或许生于哭闹中的他们不该穷究鬼道,因此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刻注定无声。

    不到一息时间过去,覆天血海激起无尽赤光疯狂席卷,偌大的黑晶大殿当即消失得无影无踪,惟留下紫电白袍的少年身影凭虚御空。如此景象不想可知,整座冥魔双尊殿已被摄入仙宝世界之中。

    就不知纣绝阴鬼尊的道阵能否无恙,仙宝世界内阿源可是几乎无敌的存在,一日百年的岁月消磨更是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