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死之契 > 第6章:比试
    王如月见万金游一言不发就走人,心下焦急万分,虽然没有见识过万金游的真正本事,但从他可以轻而易举推算出自己的生辰八字而且不借助任何工具的样子,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毕竟即便是一些很高明的相师都要依靠一些工具才能推算出别人的生辰八字,甚至有的要借助本人与之有关的头发或者贴身物件之类的才能推算出来。

    虽然刚才万金游说话不多,仿佛一副被清风明月诘问的哑口无言的样子,但从他的神色来看却是自始至终都非常的淡然。落在王如月的眼中却是对方不屑跟清风明月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他的形象在王如月的心目中变得高深莫测起来。虽然他的相貌还是那样的普通,年纪也是二十四五岁左右,但王如月却是丝毫都不敢小瞧的。

    现在看见万金游就连一句辩驳也没有就要走人,她哪能不急?要知道对方可是自己用五百万才打动对方的,否则的话对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自己走着一趟的。可是对方现在这态度就知道如果让他走出这个门别说五百万,恐怕再加五百万对方也不会来的。

    只见她大声喊道,“等一下!”德叔听了顿住脚步,疑惑的看着她。王如月不理会德叔的目光快步走到万金游跟前祈求道,“先生等一下,给我十分钟时间,我去说服我爸爸,要是到时我爸爸还不听我的非要赶你走你再走好不好?”

    万金游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下道,“十分钟,过时不候!”得到万金游的承诺,王如月走到王百万跟前打算劝说他。

    他们的对话王百万自然听到了,只见他道,“赶他走。如月,你也不用劝说我了,也不知道他给你灌的什么**药,居然这么着急他!我看他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骗子而已!”

    王如月道,“那么爸爸,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请的子虚道长到底有多少把握治好如意?”

    王百万迟疑了一下,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子虚道长,子虚道长捋捋胡须回答道,“不敢说有十成把握,但七八成把握还是有的。如果我也治不好令嫒的话,那个毛头小子我看你们也不用指望了!”

    王百万听到他的回答十分满意,转头看着王如月道,“你都听到了吧?”

    王如月不依不饶道,“我只知道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道理,爸爸做生意的想必也知道这个道理吧!当然如果子虚道长干打包票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治好家妹的话,我二话不说赶万先生走,甚至给你的酬劳可以翻倍!当然,要是子虚道长万一打包票了而你又治不好家妹而导致家妹有什么不测的话,那么道长师徒三人恐怕就很难走出这里了。即便能够侥幸走出去,我也会倾家荡产追杀你们,不死不休!”说到最后王如月一字一句说道,字里行间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子虚道长脸色大变,他转头对王百万冷声道,“王居士,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当初要不是你托了很多关系,贫道看在你一片诚心的份上才勉强同意来的,否则的话贫道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着一趟的。”

    “如月,你怎么这样跟道长说话呢?快快道歉!”王百万道。

    “子虚道长,你敢还是不敢?”王如月不为所动盯着子虚道长冷声道。

    “哼!王居士,看来你是不想救令嫒罢了!也罢,既然如此,清风明月我们走!”子虚道长冷哼一声,说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叫上自己的两个徒弟就要走。

    这下轮到王百万急了,他慌忙上千挽留道,“道长消消气,都是小女的不是,他也是心系自己的妹妹这才冲撞道长的,还望道长见谅!”

    子虚道长冷声道,“要贫道留下也不是不行,不过那个人必须走,否则的话他不走我们走!”说完瞥了一眼万金游。

    “好说好说,来啊,快将那个人赶走!”王百万连忙答应。

    “爸,你要赶走万先生可以!不过要是这个什么子虚道长救不了如意而导致她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我就恨你一辈子!”王如月恶狠狠道,说着又冲德叔道,“德叔,准备好家伙派人将所有的出口都封死,万一这个牛鼻子老道害死如意的话,你们就把他们弄死!”

    子虚道长吓了一跳,脸上却是故作镇定,只见他拱拱手道,“既然如此,贫道没有什么话好说的,清风明月我们走!”

    王百万百般挽留,子虚道长作势要走,而那边万金游道,“王小姐,十分钟时间就快到了!”

    王如月听了脸上一急,赶紧打断王百万道,“爸,给你十个数考虑时间,怎样选择由你决定!”说完也不等王百万反应的时间便开始数起来。

    王百万此时左右为难,而那边女儿已经数到八下了,只好和稀泥道,“不如这样,道长和万先生比试一番如何?”

    “让贫道和那毛头小子比试?哼,王居士这是瞧不起贫道,既然如此,还不如让那毛头小子来好了,还叫贫道来作甚?告辞!”说着一拱手就要走,王百万自然是百般挽留。

    “爸,让他走!”出乎意料的王如月道,王百万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可是……”

    王如月转头看着万金游道,“万先生,如果让你出手的话,有多少把握?”万金游沉吟一下道,“这个要看过才知道!”

    “连你也不敢打包票?”王如月难以置信道。“如果令妹还是你给我看的照片那种情况当然有十足的把握,但就怕这段时间内要是有什么变化那就不好说了。”

    那边的子虚道长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在王百万的软磨硬泡之下态度居然软了下来,考虑了很久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跟万金游比试。

    子虚问道,“不知道怎么比试法?”

    王百万道,“当然是两位先生轮流出手了,看看谁的手段更高明!”

    “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法子!就是不知道万先生意下如何?”子虚道长沉吟了一下道。他这么爽快的答应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考虑的,毕竟他来这里就是求财的,刚才三番几次作势要走只不过是用了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策略罢了,目的自然是赶走万金游这个竞争对手。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王如月态度居然如此强硬,硬是要将万金游留了下来。

    对此他无可奈何,可是他又不愿意就这么走了,毕竟像王百万这样出手大方的大主顾可不是经常有的。但他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不过好在王百万再三挽留,他也就顺势借个台阶下,还做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当然表面上他是

    受不了王百万的苦苦挽留这才勉为其难的留下来的,但他这番姿态落在王如月的眼里就是太过矫揉造作了,眼里不由得流露出厌恶之色。而万金游脸上则是无悲无喜,令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我们还是先看看令嫒的情况再说吧!”万金游不接他的茬,反而对王百万道。王百万用询问的神色看向子虚道长,子虚道长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王百万便将二人带到小女儿的闺房,小女儿王如意的闺房在二楼,里面有保姆二十四小时服侍照顾着。

    一见王百万父女带着几个陌生人进来,保姆点头示意算是问候了。王百万问道,“小小姐情况如何?”保姆苦笑一下,“还是那样!”

    王百万叹了口气,让开身子道,“两位先生看看小女情况吧!”

    万金游和子虚道长走到床前,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年纪大约五六岁上下小女孩,只见她双目紧闭,嘴唇发紫,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黑气。只见黑气丝丝缕缕缠绕在小女孩的脸上,不断的变幻着,蠕动着,看起来非常的阴森恐怖。

    子虚道长见了面色一变,这种情况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的,这种情形还真是棘手了,心里一下子没底了,也不知道以自己的手段能不能奏效,心里一阵患得患失着。

    万金游看着小女孩脸上覆盖的黑气面无表情,这黑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里面夹杂着死气,鬼气,阴气等几种至阴气体,看来那阴魂在小女孩体内已经很长时间了,要是再拖下去的话,小女孩的身体恐怕就会被阴魂同化,从而变成不人不鬼的鬼物。而且即便能够将体内的阴魂驱除,但她的身体经受了这么长时间的阴气侵蚀,也会因此留下病根,要是不能将她体内的阴气尽数驱除的话,恐怕熬不了几年的。

    “两位先生,小女的情况怎么样?”王百万见二人看了许久也不曾出声,带着一丝紧张问道。

    子虚道长沉吟了很久,看了一眼万金游,开口道,“这个……还是让万先生给你们说一下吧!”

    “好麻烦!”万金游道,“她的身体被阴魂侵占时间太长了,甚至出现了同化的现象!要是再拖下去的话,恐怕就回天乏术了;即便将里面的阴魂给驱除出去,但如果不能将体内的阴气给尽数驱除的话,也会落下病根,活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