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神医闯都市 > 第39章 你还真是低调得可以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谢琳菲强撑着身体,轻轻点头。



    随即王一凡就将她小心放在柔软的草丛中,然后撕开了谢琳菲的右手袖子。



    看着谢琳菲已经变成深紫色的手臂,王一凡心里很自责。



    这一次是谢琳菲救了他,否则的话,刚才被咬的就是他了,银环蛇王的速度很快,在相隔如此近的情况下,他就算感知能力很强,也没办法及时规避。



    看着躺在地上紧紧蜷缩着身体的谢琳菲,王一凡有点心疼。



    没有多想,他赶忙将九根银针相继拿了出来,然后谨慎地刺入到谢琳菲的右手臂上。



    “啊——”谢琳菲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从手臂上传来,忍不住痛呼出声。



    对此王一凡也很无奈。



    他并没有千年沉香木来帮谢琳菲减缓痛苦,所以谢琳菲也只能硬撑着,他此刻扎针祛除这银环蛇王毒所承受的痛苦可比之前医治李贺时大多了,在人清醒,没有麻药的情况下自然难以忍受。



    “再忍忍吧,很快就好了。”王一凡也只能这样安慰道,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剧烈至极的疼痛让谢琳菲叫了几声,随即就被痛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看到这里,王一凡心里反而松了口气。



    能晕过去,谢琳菲自然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随后他就利索地将九根针按照一定的顺序扎在了谢琳菲的手臂上,九针一出,手臂上正在不断蔓延的黑气瞬间就被禁锢在了其中,没办法继续扩散,不过结果就是毒素在九针的范围之内迅速地汇聚着,黑色也变得越来越浓郁,像是浓墨一般。



    不过好在谢琳菲中毒之后几乎没有任何耽误,比之前耽搁了一些时间的谢东海却是好了不少,毒素还在手臂上,并没有扩散到其他地方,相对来说比较好处理。



    王一凡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先是竖指成刀,在谢琳菲的手臂上划了一下,随后又连忙运转内力,两只手掌分列在谢琳菲的手臂两端,无形的涟漪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双手间扩散出来,然后作用在谢琳菲的手臂上,黑色的毒血缓缓地淌落出来,滴落在草地上,而黑血一滴在草丛中,那些茂盛的草瞬间就枯萎了一大片。



    大概过了十分钟之后,谢琳菲身上的黑血才慢慢减少,王一凡也随即收了功力,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也早已布满冷汗,显得很狼狈。



    他之前本来就没有痊愈,如今又花了大力气帮谢琳菲祛毒,让他十分吃力。



    看着呼吸匀畅,脸色也慢慢恢复正常的谢琳菲,王一凡也终于放松了下来,随即双眼一黑,就一头栽在草地上,晕了过去。



    第二天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他坐了起来,看了看手表,没想到已经是中午了。



    他又转过头去,看到谢琳菲依然在沉沉睡着。



    他用手指探了探谢琳菲的鼻息,心里暗暗点头。



    “嗯——”这时候一阵娇憨慵懒的声音传来。



    王一凡见谢琳菲的眼睑动了一下,微微一笑。



    很快,谢琳菲救缓缓睁开双眼,不过眼神却显得有点迷茫。



    她有点费劲地坐了起来,环顾着周围,又看着自己的右手臂,有气无力地说道,“感觉似乎好了很多。”



    不过她感觉浑身都软绵绵地,没什么力气,试了好多次都没能站起来。



    “你体内的毒血只要被放出来基本上就没事了。”王一凡赶忙将她扶了起来,然后搀扶到了一棵大树下,这样也能靠在树上,舒服一点,“我去找点东西吃,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你可别走远了,不然要是有出个什么事情,我可应付不了。”谢琳菲提醒道。



    “就在这附近,不会走远的。”王一凡笑了笑,看着谢琳菲的目光中温柔了许多。



    随后就去找了一些野果子来,虽然又酸又涩,但好歹也能饱腹,所以谢琳菲还是捏着鼻子吃了几个,有食物垫了底,她也感觉有了些力气。



    “来,救命恩人,多吃一点。“王一凡又给了她几个果子,笑呵呵地说道。



    “不要,这果子太酸了。”谢琳菲摇了摇头。



    “这果子虽然酸涩,不过却营养丰富,你现在身体虚弱,正是补身体的时候,而且这果子也只有这山里才有,外头想吃都吃不到。”王一凡劝说道。



    “没想到现在沦落到靠野果子来补充营养的地步,真是够心塞的。”谢琳菲苦笑道。



    又过了大概半小时,王一凡就带着谢琳菲走了。



    不过因为谢琳菲行动不方便的缘故,所以王一凡直接将她背在了自己身上。



    “你为我祛毒也耗费了不少的精力,还是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走就行了。”谢琳菲见王一凡脸色有点苍白,皱眉道。



    “没事,我还扛得住。”王一凡却并不以为然,“你现在不适合运动,不然残留在你体内的那些微弱毒素还会四处扩散。”



    谢琳菲见他执意要背自己,而且也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体,于是并没有拒绝,她双手轻轻勾住王一凡的脖子,脸色绯红一片。



    “王一凡,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要老实回答我。”谢琳菲这时候心跳忽然加速了一些,有点紧张,小声问道。



    “你问吧。”王一凡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真的喜欢小芸吗?”谢琳菲低声问道,虽然她刻意地偏过脑袋,并没有看王一凡,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投在王一凡的侧脸上,想知道对方的表情。



    “小芸懂事,大方,善解人意,还长得好看,是个男人应该都会喜欢吧。”王一凡随口回应道。



    “小芸真的有这么好?”谢琳菲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你还当着我的面送给她那么昂贵的礼物,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可我们不是有一年的相处期吗,一年之后咱们再决定是不是真的能走到一块,在这一年之中,我送别的女孩礼物没什么不对啊。”王一凡却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认真地说道。



    “你——”谢琳菲顿时气结。



    臭小子,别以为我对你有了那么一点好感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



    不过她虽然心里这样想,但却还是忍不住偷偷打量着王一凡,见王一凡一脸的淡定,心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王一凡背着她迅速地在山间穿行着,速度丝毫不慢,在下午大概四点半的时候,他们就来到了山下的青山村,虽然谢琳菲一直被他背在背上,不过却还是会很疲倦,所以就打算在青山村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早再回去。



    但是当望一凡走进青山村之后,却发现这里忽然多了一些人,都是之前不认识的。



    “看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不像是你们青山村的人啊。”谢琳菲有点奇怪地看着这些衣着光鲜的人,明显是从城里来的。



    “确实不是。”王一凡皱眉道,“可是这么多村外人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



    “咱们还是去村长家看看吧,他肯定知道。”谢琳菲建议道。



    “好。”王一凡也觉得有道理,随即就背着谢琳菲朝着村长家走去。



    当他们来到村长刘文德家的时候,一眼就瞧见了站在屋外的刘芳芳。



    不过此刻的刘芳芳却是满脸的焦虑,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芳芳,你怎么了?”王一凡赶忙背着谢琳菲走了过去,问道。



    刘芳芳看到王一凡竟然来了,眼睛不禁亮了一下,随即急忙走了过去。



    她先是看了被王一凡背在背上的谢琳菲,满眼的惊诧,随即才说道,“一凡哥,你可回来了。”



    “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王一凡问道。



    “我爷爷忽然晕倒了,村里卫生所的医生看不出是什么毛病,我就想给你打电话让你回来看看呢,不过我昨天给你打了一下午的电话都没有打通,到了后来就直接关机了。”刘芳芳赶紧说道。



    王一凡对此有点无奈。



    他们一进入大山基本上就没什么信号了,电话自然打不通,而且昨天他们又没法充电,手机就关机了。



    “那老村长又是怎么处理的?难道就这样躺在床上干等着?”王一凡皱眉道。



    “倒也不是,村卫生所的黄医生没办法,就打电话让他一个朋友过来给我爷爷看病,听说他那个朋友是云海大学医学院的一个高材生,很有本事的。”刘芳芳摇摇头。



    “那为什么都过了这么久了,那个高材生还没有来?”王一凡有点奇怪。



    “我也正着急呢。”刘芳芳苦笑连连。



    随后她又看着王一凡欢喜道,“不过现在一凡哥你回来就好了,快跟我进去看看我爷爷吧。”



    “嗯。”王一凡点点头,就想背着谢琳菲进屋。



    “你还是放我下来吧,我能走的。”谢琳菲见王一凡也有点累了,说道。



    王一凡于是就将谢琳菲放了下来。



    “芳芳,这些村外的人哪儿来的?”王一凡一边进屋,一边问道。



    “他们都是天环化工公司的人,想要来我们村里购买一块地皮建化工厂,因为会对土地和水源造成严重污染,危害青山村的生态环境,所以爷爷抵死不从,结果他们就开始耍无赖了,爷爷一急,就直接病倒了。”刘芳芳此刻眼中闪射出一丝怒气,咬咬牙道。



    “天环化工?”谢琳菲眉头一皱。



    “怎么?你知道这家公司?”王一凡心里也颇为生气,偏过头看着谢琳菲问道。



    “天环化工在北海市可谓是臭名昭著,他们建立的化工厂,占到全市所有污染重工企业的一半以上,北海市冬天的时候雾霾严重,他们天环化工难辞其咎!”谢琳菲撇了撇嘴道,同样满眼的鄙视和痛恨。



    “所以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青山村来?”王一凡满脸的痛恨表情。



    “还不是因为青山村地处偏僻,发展落后,就算把这里的环境都污染了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谢琳菲显然很懂对方的心思,哼了一声。



    “简直欺人太甚,青山村这些村民的生活来源完全靠种田和采药卖,如果真的建立一个化工厂,他们还靠什么来生存?”王一凡捏紧拳头。



    “算了,这种事情也没这么容易在短时间内解决,你还是先帮村长看病吧。”谢琳菲摆摆手道。



    随后他们就走到了里屋,王一凡看到刘文德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而周围还站着一群村民,而在刘文德的床边,还坐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



    “芳芳,王一凡怎么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庄稼汉有点奇怪地看了看王一凡。



    “一凡哥是来救我爷爷的。”刘芳芳急忙辩解道。



    “王一凡,你快点出去,这不是你该胡闹的地方!”旁边又有一个村民这时候也站出来斥责道。



    “对啊王一凡,村长现在危在旦夕,你不要在这里碍着人家。”



    这些村民都不相信王一凡会治病,一个个都七嘴八舌地嚷着。



    “上一次一个老伯伯被一条银环蛇王咬了,危在旦夕,最后就是一凡哥治好的。”刘芳芳见这些人都不信,有点急了,急忙说道。



    “哼,芳芳,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银环蛇王那可是蛇中之王,被那东西咬了即便是送到大医院去也不一定能救回来,靠他就能祛毒?你开什么玩笑?”黄文这时候瞥了王一凡一眼,嗤之以鼻道。



    谢琳菲倒是猜到了刘芳芳口中的那个老伯伯就是她爷爷,她看了看四周的这些村民,皱眉道,“王一凡,难道这些白痴都不知道你的医术很好?”



    “我平时比较低调。”王一凡摇摇头。



    “你还真是低调得可以啊。”谢琳菲撇撇嘴,“那现在这情况你该怎么处理?他们明摆着就是不相信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