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大祸临头(上)
    皇帝驾临房家庄园,左右屯营等禁军立即将整个庄子围得水泼不进针插不入,长孙冲指挥着神机营当先进入庄子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极力表现。

    长孙冲心里得意非常,对于自己此次的计划满意之极。

    坑了侯君集、李元昌等人,自己率领神机营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拯救陛下与危机之中,这份功劳得有多大?虽然即便没有他的神机营,陛下也早早安排了左右屯营这两支奇兵,可毕竟还是自己抢先了一步将救驾的功劳抢在了手里!

    不仅如此,还坑了太子李承乾……

    虽说李承乾那个孬种一直未曾表态接受侯君集等人的支持,更未曾参与到整个叛乱的计划当中,甚至是被蒙在鼓里完全不知情,但是这都不重要!

    手下的大臣发动叛乱支持自己的儿子推翻自己坐上皇位,这就跟当年玄武门事变之后的情形别无二致!试想一下,当时被逼迫禅位的高祖皇帝是个什么心情?

    若非所有军方大将都表态支持李二陛下,想来高祖皇帝杀人的心思绝对不可遏制!就算李二陛下再是能干又如何?反正自己儿子有的是……

    而现在的皇帝,可不是当年被逼的走投无路的高祖!

    陛下春秋鼎盛满腔豪情,对于整个天下的掌控力前所未有的坚固,岂会容忍这等事情发生?

    每一个帝王,都不可容忍!

    没有证据又如何?

    这根刺扎在皇帝心头,迟早要爆发出来,李承乾的储君之位,几乎可以断定必将不保!

    长孙冲心情愉悦。

    至于侯君集与李元昌阵前辱骂他临阵反水的话语,谁会相信?

    自己可是长孙家的未来家主,长孙无忌的儿子,陛下的外甥兼女婿,挽狂澜于既倒的大功臣!

    说自己叛乱,谁信?

    证据呢?

    所以,长孙冲绝对不担心皇帝会疑心自己。

    现在心里唯一的纠结,就是赵节不晓得有没有将魏王李泰斩杀,自己安排的神箭手有没有将房俊那厮射杀……

    李承乾的储君之位已经跟废黜没什么两样,所差只是时间而已,若是再除掉李泰,有可能继承皇位的陛下嫡子当中,便只剩下晋王李治!

    到那个时候,自己挟带着救驾大功,摆明车马支持晋王成为储君,在晋王这个小毛孩子眼里,自己岂非是他登基的最大功臣?等到异日皇帝驾崩晋王继位,长孙家依旧权倾大唐!

    自己也能够如同父亲那般,一人之家,万万人之上!

    只是一进到庄园的正堂,长孙冲就被结结实实的恶心到了……

    非但魏王李泰跪在堂前迎驾,便是那房俊也生龙活虎,未曾缺少一根毫毛……

    特娘的赵节,简直是个废物!

    房家庄园里连一个正规军都没有,只有房二的家将部曲,这些乌合之众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居然两个目标一个都未达成,简直岂有此理!

    李泰无事也就罢了,房俊毫发不伤的出现,着实让长孙冲一阵心虚。

    那名神箭手可是他在军中千挑万选,给予重金收买过来的,那箭术说是百步穿杨绝不为过,现在房俊无事,那么那名神箭手到哪里去了?

    万一被房俊捉住……

    长孙冲有些不淡定了。

    尤其是在他见到自己的妻子同魏王、房俊站在一起迎驾的时候,看向房俊的眼神愈发怨毒!

    在山顶的时候,房俊这厮一直都坐在陛下身边,他是何时从山顶跑下来的?

    山顶兵荒马乱,不守在皇帝身边护驾,为何要溜下山来?

    难道是趁乱打长乐的注意?

    一连串的疑问在长孙冲心底升起,使得他烦躁不已,恨不得就在此时将房俊这厮宰了了事!

    *****

    看到软塌上盖着一件锦被,俏脸傻白毫无血色已然昏迷过去的高阳公主,李二陛下心里仿佛被狠狠的揪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面无血色的惶然道:“漱儿这是怎了?”

    长乐公主赶紧上前搀扶着李二陛下,轻声述说了缘由。

    李二陛下虎目圆瞪,抬脚就将房俊踹了个趔趄,大骂道:“汝何德何能,竟让朕的女儿替你挡箭?便是将你挫骨扬灰,亦抵不得漱儿的一根毫毛!若是漱儿有个三长两短,朕绝对饶不了你!”

    房俊被踹了一脚,默然不语。

    他能理解作为一个父亲,在得知自己的儿女替别人赴死的时候,那份怨恨无奈的心情。

    李二陛下这人有千百样毛病,但是对于自己的子女,也确实好得没话说。

    长乐公主赶紧婉言相劝,晋阳公主也站起身,依偎到李二陛下的身边,抱着他的腿抬起泪痕俨然的小脸儿,奶声奶气的说道:“父皇,不怪姐夫的!”

    李二陛下揉了揉晋阳公主柔软的头发,心里的暴戾之气稍稍缓解,感到一丝庆幸。

    他实在是没料到这些人居然想要对魏王李泰下手,若是李泰落入这些人的手中,那后果绝对是他不能承受的!从这一方面来说,房俊又大功!

    此子能在第一时间想到下山救援魏王李泰,并凭借庄子里这些家将部曲抵挡住赵节的狂攻,堪称居功至伟!

    他哪里知道,房俊根本就不在乎李泰的死活,人家在乎的是晋阳小公主……

    “可能妥善医治?郎中如何说法,可有性命之虞?”李二陛下紧张的问道。

    长乐公主轻轻摇头,黯然道:“庄子里的郎中都被叛军杀了,新乡侯已然派遣部曲带着魏王的令牌前去长安,请求太医院派御医前来诊治。现在漱儿的伤势,吾等亦不知道到底有多重……”

    李二陛下有些惊奇:“这伤口是谁处理的?”

    “是微臣。”房俊上前一步,说道。

    李二陛下又怒了:“简直胡闹!漱儿乃是千金之体,帝王贵胄,你个混小子懂得什么,就敢胡乱处置。若是发生意外,你十条命也不够赔!”

    房俊嘴角抽了抽,再次默然。

    他觉得现在的李二陛下关心则乱,完全就是一个丧失里理智的父亲,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干脆任由你发作……

    罕见的,李泰站出来替房俊说话。

    “父皇,此事怪不得房俊。当时漱儿被狼牙箭射中,庄子里并无郎中,儿臣等也都束手无策。若非房俊处置及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李二陛下其实并不是怨恨房俊,他只是因为女儿心甘情愿为房俊挡箭差点丢掉小命,从而心头郁闷!

    自己的女儿金枝玉叶身份高贵,凭啥替你一个棒槌挡箭,连命都不要了?

    深深吸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李二陛下回身对守在门口的一众大臣说道:“即刻派人前去太医院,命御医前来为高阳医治伤处,现在长安四门紧闭,外头进不去,里头也出不来!”

    “诺!”立即有禁卫领命,快步离去。

    房俊这才恍然,发生这等天大之事,长安自然要戒严,席君买便是肋生双翅,怕是也进不去这长安城,自然更不可能请得来御医……

    李二陛下顿了顿,又说道:“大理寺、刑部、御史台,各自抽调人手,由主官带队,立即审理此次叛乱所有相关人等!无论涉及到谁,开国功勋也好,皇室宗亲也罢,尽皆可以自行宣调,任何人必须配合,不得有违!速速查明案由,依律顶罪!”

    唐朝以大理寺为最高审判机关,审理百官犯罪,以及地方移送的死刑疑案。

    刑部为司法行政机关,负责审核大理寺及州县审判的案件,发现可疑,徒流以下案件驳令原机关重审,或迳行复审;死刑案件,则移交大理寺重审。

    御史台则为最高监察机关,负责监督大理寺和刑部的司法活动,也参与某些案件的审判。

    一旦遇到大案,由大理寺卿会同刑部尚书、御史中丞共同审理,叫做“三司推事”。

    也就是传说中的“三司会审”!

    由于事发突然,三司衙门唯有大理寺卿孙伏伽一人到场。

    孙伏伽领命道:“微臣领旨!”

    这时,殿外忽然一阵喧哗,李二陛下脸色陡然一沉。

    有禁卫入内,禀告:“外面有人自称新乡侯的家将,说是审讯释放冷箭暗杀高阳公主的凶手,已然招供!”

    恭立一侧的长孙冲,瞬间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