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以刀入道(第二更!)
    屠夫曾经是军中的神通者,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物,后来才成为一代刀法大家,并且刀法蕴养豪情,成为一代文豪。

    他是那个时代最为耀眼的人物。

    他的刀法施展开来,迫使秦牧不得不提刀而战!

    夜战连城风雨!

    两个人的刀,像是夜中的闪电,快得让人看不清刀势,只能看到两个人影脚步如同幻影般错动,耳听得刀鸣连成一线。

    呼——

    两人的刀实在太快,摩擦空气让神刀变得无比炽烈,刀光中燃起熊熊神火,刀与刀碰撞,形成两道火龙卷,龙卷之中无数刀光交错!

    两人脚踏虚空,越升越高,两道火龙卷缠绕在一起,火焰熊熊,高达千百丈,长刀在他们手中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神出鬼没。

    “慢!慢!慢!你还是太慢了!”

    屠夫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声音飘忽不定,忽左忽右,怒声道:“要快!再快一些!你要忘记你的神通,你要忘记你是牧天尊,忘记你的其他灵兵神兵,你手中只有刀,刀就是你信奉的一切!”

    “丹青难写是精神!你有了精神,那就将精神化作你的刀,化作你的道!刀是你心中的火!”

    “但有不平事,一刀劈之!”

    “但有阻道者,一刀劈之!”

    “神魔挡你,一刀劈之!”

    “这天不公,一刀劈之!”

    “这地无道,一刀劈之!”

    “战技宗师,刀不离手,不屑神通!”

    下方督造厂的门前,瞎子和哑巴脸色微变,瞎子悄声道:“杀猪的这厮,好像又快要发疯了吧?”

    哑巴连连点头:“他有好些年没有发过疯了。他发起疯来,连自己都砍……万一他痛下杀手,你能挡得住他吗?”

    瞎子面带愁容:“难。他的实力一直都比我强那么一丢丢,虽说这次我参悟出更好的,但这厮似乎也参悟出了不得的东西,我很难在他劈死牧儿之前将他的攻击拦下。”

    龙麒麟在一旁悄声道:“两位老爷,教主的实力很强,在远古时期格杀了五曜古神。”

    哑巴和瞎子露出惊讶之色,两个老者眯着眼睛一个坐在那里一个靠在那里,嘿嘿笑道:“那就不怕了。嘿嘿,牧儿压着修为与杀猪的打,我倒是期待牧儿以刀入道的那一刻,会把杀猪的劈成什么样子?”

    “嘿嘿。”他们一脸坏笑。

    烟儿眨眨眼睛,悄声道:“公子家的家长们,都是这样吗?”

    龙麒麟迟疑一下,趴在她耳边道:“差不多都是这样,没有几个正经的,只有司婆婆正经一些,但也邪气得很……”

    正说着,天空中的秦牧与屠夫刀法一变再变,刀中蕴藏的力量越来越强,日曜东海千叠浪,提刀出禁来,横竖茫茫一线天,再到长刀悬月魄快马骇星精,再到刀开明月环,一路路天刀施展开来,刀法的威力越来越强!

    从下方往上看去,只能看到天空中一道道突然出现的黑线,那是神刀太快,劈开的空间!

    天空中,不断有星芒闪烁,一尊尊天庭的神祇从笼罩延康的星图探出头来,他们在维持元界的星图阵法运转,被两人的战斗惊动。

    这些神祇面带忧色,担心这两人杀红了眼会杀上星图,将他们干掉。

    更可怕的是,下面开战的两人,其中一个很显然是个疯子,刀法大开大合,威力奇大,一派不要命的打发。

    “好像上一个星图,便是此人劈开的。”他们议论道。

    屠夫一边疯狂出刀,一边大吼大叫,声音如雷,把星图中的神祇也震得耳膜嗡嗡作响。

    “你有着无边的精神,有着无边的力量,然而却没有随着你的刀发挥出来!”

    他愈发疯狂,砍得秦牧左支右绌,节节败退,身上血迹斑斑。

    他不像是要帮助秦牧领悟出刀道,反倒像是用刀劈死秦牧,把秦牧打压得精气神不断收拢,不断压缩,小小的萌芽压在壳中,让萌芽无法探头!

    屠夫杀红了眼,刀法愈发恐怖,厉声道:“发泄!发泄!发泄!”

    “把你的道,你要守护的东西,你要坚持的信念,发泄出来!”

    “不要有顾忌!不要有忧虑!不要有任何负担!发泄!”

    “给老子发泄出来!”

    秦牧筋躯隆起,头发绽开,猛然张口怒吼:“呀啊——”

    他的元气爆发,气血澎湃,精神化作汹涌的浪潮,精神、气血、元气疯狂向刀中涌去,远古岁月人族的苦难历程,先辈筚路蓝缕的艰辛,壮士悲歌慷慨热血,悉数从这一刀中爆发出去,发泄出去!

    刀光照耀了天空,让天上的星图嗤的一声裂开,长刀力压一切,破开一切,带着磅礴的大势向屠夫劈去!

    这一刻,涂江沿岸的一座座督造厂中,一口口被打造出来的神刀突然哗啦啦震动,无数口神刀支棱一下竖起来,一口口神刀散发出道道神光,神光冲上云霄,灿烂无比!

    屠夫哈哈大笑,横刀迎上,厉声道:“天刀领域——”

    嗡——

    他的刀域向外膨胀,刀道第一重天,第二重天,第三重天相继绽放,顷刻间化作刀道十四重天,形成一座天道领域。

    与洛无双精于计算的刀道天穹领域不同,他的天刀领域大气苍茫,没有那些精巧的计算,有的只是长刀如歌!

    秦牧这一刀斩下,劈开天刀领域,斩入第一重天,第二重天,第三重天……

    长刀破浪,一重又一重刀道诸天被劈开,这一刀如此之狠如此之快,竟然一刀切开第十四重天,将天刀领域打穿!

    屠夫抬手拔刀,向前一挥。

    叮。

    他的刀迎上秦牧劈下的刀,两口神刀碰撞,各自止住。

    秦牧这一刀中蕴藏的能量顿时烟消云散,被他这一刀悉数化去,与此同时,下方督造厂中无数神刀哗啦啦落地,神光收拢,异象不生。

    天空中,秦牧后退一步,倒持刀柄,向屠夫躬身一拜。

    屠夫调转长刀,倒持刀柄,拱手还礼,赞道:“你入道了,不枉我一番苦心。你留在这里好生想一想你的刀道第一重天叫什么名字,我先下去饮酒!”

    秦牧点头。

    屠夫从空中落下,刚刚落地,脚步一个踉跄。

    瞎子幸灾乐祸道:“伤的如何?”

    屠夫瞪他一眼,一把抄起龙麒麟,目光不善:“龙涎呢?快拿出来给我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