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延丰帝与国师(第四更!)
    白玉琼离开琼华天宫,身形鬼魅般闪动,消失不见。而琼华天宫中还有一个白玉琼,正儿八经的处理政务。

    她的功法极为奇特,留在琼华天宫的白玉琼竟然也是一个帝座强者,言行举止与她无异!

    能够修成帝座境界,并且坐上天师的宝座的,都非浪得虚名。

    白玉琼更是如此,与黑帝阴天子的一次次交锋中早已让她变得无比狡猾,她在一次次死而复生之后,痛定思痛,想出了一种种保命之道,甚至后来暗算阴天子。

    饶是阴天子一向暗算别人,但也有几次差点死在她的手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庭看中她的手段和本事,才让她成为掌管西落师门的天师。

    没多久,白玉琼便打探出秦牧、龙麒麟的下落,面色古怪:“牧天尊?那个给我看宝贝儿的少年,就是牧天尊?长得不像啊,他来天庭时,我远远见过他……是了,听闻牧天尊机缘巧合,能够穿梭时空回到过去,在龙汉初年成名。也即是说,他在远古时的面目,与而今的面目并不一样……”

    她不禁纳闷:“远古时,牧天尊为何要给我那块玉佩,他为何保护我不被阴天子暗算?为何又要骗走我月天尊给我的翎羽?”

    她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也走向西落师门的灵能对迁桥。

    “牧天尊此次是去云罗天宫罢?云罗天宫是云罗帝魏随风的地盘,听闻魏随风是牧天尊的师兄。”

    白玉琼轻蹙娥眉,心里有些不安:“晓天尊察觉魏随风是开皇余孽的弟子,命我布局,带着青帝将他擒拿。这厮是个狠角色,我与青帝联手就是在云罗天宫中暗算他,才将他拿下。牧天尊引我前往云罗天宫,莫非是为他的师兄报仇?”

    她打量着朱雀翎羽,有些迟疑不定。

    朱雀翎羽散发出朵朵朱雀圣火。

    这种圣火无物不焚,极为厉害,是仅次于天火大道的道火,但危险程度还在天火之上。

    天火是微观晶体之火,平时很是安全,只要不触动便不会爆发威能。而朱雀圣火却是无比暴烈,时时刻刻都散发出毁天灭地的威能。

    然而,朱雀圣火却丝毫没有伤到她。

    白玉琼也很是纳闷。

    她虽然修为极高,但对火系神通并无建树,她的神通以空间之道见长,并且精通道门的术数与佛门的佛法。

    当年她为了避死,有一世跑去道门拜在道祖门下做了道姑,还有一世拜在大梵天王佛门下做了菩萨。

    尽管她对火系神通并不擅长,但朱雀圣火却与她很是亲近,让她心中有些好奇。

    朱雀翎羽是月天尊交给她的,说与她的身世有关,然而白玉琼已经能够回忆起一百九十七世的记忆,在九十九世之前的记忆中,每次月天尊都会把朱雀翎羽交给她,说着同样的话。

    她的记忆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白玉琼已经不想再追溯了。

    不过,她还是抱着一丝好奇。

    就在她迟疑是否要进入灵能对迁桥时,在琼华天宫中的她已经下令西落师门的大军开拨,前往太虚。

    西落师门大营中,一尊尊神魔簇拥着西帝神器,那是按照西帝白虎的肉身所造的神器,肉身广大,拥有着无边的战力!

    万千神魔之中,一个中年和尚一个中年道人颇为显眼,从灵能对迁桥旁经过。

    白玉琼唤住两人,道:“白羽道人,灵岳和尚,你们到这里来,我有件事情想寻求两位道友的意见。”

    那白羽道人和灵岳和尚上前,施礼道:“天师有何事?”

    这两人是道门与佛门的弟子,前来投奔白玉琼,白玉琼见他们二人身份虽然低微,但智慧与勇力过人,日常为她出谋划策,都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因此颇为器重。

    白玉琼是百世死里逃生历练出的智慧,而他们二人则是天生便有大智慧,所以白玉琼遇到为难之事也多有请教。

    这次护送神器前往太虚,也是交给他们二人。

    白玉琼将自己的忧虑说了一番,白羽道人与灵岳和尚对视一眼,灵岳和尚笑道:“天师是担心与牧天尊走得太近,被天尊们抓住把柄?还是担心牧天尊要陷害你,为云罗帝报仇雪恨?”

    白玉琼道:“两者都有。”

    灵岳和尚笑道:“牧天尊若是想害天师,何不在龙汉年间便害你?他只需要不救你,天师便会死在阴天子手中,永世不得超生,何须这么麻烦?”

    白玉琼顿知他的意思,一颗心放了下来,笑道:“我去寻他。运送神器前往太虚一事,便交给两位道友了。你们聪明才智都不逊于我,路上一定要相互扶持,倍加谨慎。那逆贼开皇秦业麾下的能人异士辈出,他也有四大天师。”

    她顿了顿,道:“渔翁天师、武斗天师都不足为虑,只有樵夫天师和书生天师要倍加提防。尤其是樵夫,此人焉坏,我与他斗过几次,没有占过便宜。还有那个书生天师,叫做子兮。他虽是书生,但勇力智力极高,极为危险!”

    白羽道人和灵岳和尚连连点头。

    白玉琼迟疑一下,取出一块玉佩和一块香帕,道:“子兮厉害,你们若是斗不过他,便取出这两件东西。”

    她脸色微红,有些羞涩,道:“玉佩是他给我的,香帕是我绣的,我一直打算给他……你们将这两件东西给他看,他多半便会放过你们了!走,走!”

    白羽道人与灵岳和尚难得见这位天师的女儿姿态,都是面面相觑。

    白玉琼将两人赶走,慌忙走入灵能对迁桥,前往云罗天宫。

    白羽道人与灵岳和尚率领西落师门大军离开天庭,西落师门没有楼船大舰,而是乘坐一辆辆战车,速度比楼船还要快一些,但因为要护送西帝神器,因此放慢了速度。

    “白天师似乎有些喜欢子兮天师。”

    灵岳和尚悄声道:“难道她一直没有看出来,子兮天师是个女子?”

    白羽道人道:“好像没看出来,反而用情很深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武斗天师濯茶也没有看出来。”

    灵岳和尚笑道:“武斗天师还不如牛三多机灵,能看出来才有鬼。但白玉琼何等精明,竟然也喜欢上子兮天师,这两个女人……”

    白羽道人瞥他一眼,咳嗽一声道:“陛下,你现在是和尚,注意形象。”

    灵岳和尚连忙严肃起来,宝相庄严,仿佛得道高僧,道:“白圭,我们此行,你有什么打算?真的要护送神器西帝进入太虚?”

    白羽道人微微一笑:“白虎掌兵,事杀伐,乃杀道古神。十天尊有神器御天尊,我们掌握神器四御,或许可以看一看天庭强者的战力如何。”

    他目光深邃,轻声道:“太虚之地,注定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