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再会故人(第二更!)
    “他也受伤了,但即便是四大天尊,也没能留下他。”

    秦牧道:“他立刻返回太虚之地,迎战火天尊和虚天尊,让天庭焦头烂额。”

    田蜀天王笑着落泪:“他就是这样的人!别说四天尊留不下他,就算是十天尊也留不下他!没有人能够留下他!”

    秦牧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但是他需要你们,他在战场上等着他的老兵,等着他的老部下。”

    田蜀天王伏案大哭:“我胆子小,我就是一怂人,我只能喝酒壮胆,我还喝酒误事,我还骂他是个怂货只敢躲入无忧乡……其实我才是那个怂货……”

    秦牧走出酒肆,向赤秀神人道:“我们走吧。”

    赤秀神人瞥他一眼,带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他们来到秦王殿,秦王殿的殿门紧掩,两尊青面獠牙的鬼王守在外面。

    赤秀神人敲了敲门,道:“阎王,牧天尊来访。”

    殿内传来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接着阎王的声音道:“我不在……罢了,让他进来……等一下,我亲自去迎。”

    殿门打开,阎王一身漆黑,罩在黑暗的斗篷下,看不到面目。

    “牧天尊……”他的表情虽然看不到,但声音的情绪很是复杂。

    秦牧迈步走入秦王殿内,打量四周,笑道:“阎王还是与从前一样清苦,这里都没有什么只得入眼的宝物。”

    阎王沉默片刻,道:“延康劫时……”

    秦牧打断他,道:“延康劫已经过去了,我不会活在过去。延康的人们劫后余生,现在也生活的很好。”

    阎王涩声道:“你保住了延康,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秦牧转过身来,笑道:“我现在也很好,并且我比延康劫之前走得更远,我是因祸得福。”

    “你受了很多磨难。”

    “我比以前更强,更壮,道心更加稳固,不曾动摇。”

    阎王道:“你独自扛起延康的命运……”

    “不!”

    秦牧笑道:“是所有延康人一起扛起延康的命运,凭我一人扛不起来,所有人一起扛,也就扛起来了,总算度过了存亡的难关。开皇时代也是如此。开皇余部,不应该再四分五裂了。”

    阎王沉默下来。

    秦牧在秦王殿内转了一圈,笑道:“你这里太冷静,有些凄怨,像是被打入冷宫的小怨妇一样,连你也变得阴郁了,不适合我。我去见其他人。”

    他迈步向外走去,悠然道:“少年白头,空壮怀激烈,怎奈老骥伏枥前,空悲长啸?”

    阎王目送他走出秦王殿,低头把斗篷向后脱去,露出满头银发,但他的面目还是少年。

    他目光幽冷,瞳孔中却有火焰跃动。

    “渔夫天师应该在忘川那边垂钓。”

    赤秀神人带着秦牧继续前行,道:“那里山涧陡峭,可惜没鱼,忘川下只有一些孤魂野鬼在水里游荡。”

    没过多久,秦牧见到渔翁天师,这老者坐在小马扎上,旁边放着鱼篓子,两条小红鱼鱼鳍趴在鱼篓子上,东张西望。

    见到秦牧来了,两条小红鱼连忙缩回篓子里,其中的小公鱼还抓起篓子盖,小心盖好,免得惊动了秦牧,悄声道:“老爷会被打个半死……”

    “才怪!我觉得会是全死,死透的那种!”

    “嘘,悄声。”

    秦牧来到渔翁天师身后,渔翁天师身躯僵硬,钓竿不稳。

    秦牧笑道:“天师道心不稳,当心鱼跑了。”

    渔翁天师哼了一声,站起收了钓竿,摘了斗笠,转过身来:“反正探头一刀缩头一刀,你是来打我的还是来骂我的?”

    秦牧惊讶道:“何出此言?”

    渔翁天师叹道:“延康劫时,你们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跑了,我有负于你。你无论是打我还是骂我,我绝不还手也不还嘴。”

    鱼篓子中,两条小红鱼隔着篓子缝儿向外张望,小母鱼悄声道:“待会打起来,咱们要不要劝一劝?”

    “不劝。”

    “会变成红烧鱼吧?”

    ……

    秦牧提起拳头,在渔翁天师胸口捶了一拳,道:“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延康劫是我道心上的伤疤,来到酆都,你们每个人都要揭开我的伤疤。我的心也是肉长的,很疼的,不要再提了。”

    渔翁天师呆呆的看着他:“你……好吧,不提了。”

    秦牧露出笑容,道:“我这次来,一是要看你们,二是寻找帝译月天王,借她的冥都天门来对付阴天子的神通。天师知道她在何处吗?”

    渔翁天师试探道:“你不去见一见其他人吗?比如说青荒老人,比如说帝释天王,还有砍柴的。”

    秦牧迟疑一下,点头道:“我会去见他们。”

    他告辞离去,赤秀神人带着他寻到武斗天师所居住的村庄,旁边便是斗牛界,武斗天师甚至把稻田和大柳树也搬入酆都。

    柳树下,牛三多正在呼噜呼噜的抽着水烟,见到他来了慌忙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三多师哥,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

    牛三多慌忙道:“延康劫时……”

    秦牧抬手,笑道:“不必再提。”

    牛三多只得咽回去,道:“老爷还不知道你过来,倘若知道,肯定羞得没地方躲。”

    秦牧微微一笑:“武斗天师,武道通神,自然神通广大,岂能不知道我来到酆都的事情?他可能会躲一下,但是躲起来之后还是会想通,出来见我。”

    就在此时,武斗天师濯茶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道:“听到你来到这里的消息,我的确躲藏起来,不过想了想,我还是要出来见你。我有愧于你,倘若再躲着不见,那就更加不当礽子。”

    秦牧转过身来,笑道:“天师……”

    突然,武斗天师噗通跪地,向他嘭嘭磕了几个响头,地面也被砸出一个大坑!

    “我一向自认为站得正行得直,俯仰天地无愧于心!但是延康劫这件事,我心中始终绕不过去!”

    秦牧正要扶起他,武斗天师的道行何等雄浑,将他压住,接受自己的跪拜,沉声道:“斗牛界的人是开皇时代战死的将士的后代,他们被抹去了神桥,一代又一代人都无法避免死亡,是你救了他们,我却在你受难时抽身便走!非君子所为,乃小人行径!”

    秦牧只得由他。

    倘若自己阻止他赔礼,那么会成为他武道之心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