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两幅画(第三更!)
    这一战,月天尊吸收了上一战的经验,不再是各自为战,而是尽力配合凌天尊、火天尊和晓未苏。

    她空间立道,在空间之道上有着惊人的造诣,无人能出其右,空间之术无论是用以战斗还是用以配合他人,都可以发挥极其关键的作用。

    上一战他们四人没有相互配合,而这一战有了月天尊调度众人,对地母元君的威胁力顿时大增。

    地母元君遭到重创,在众人准备收割她的性命时,她却突然间伤势痊愈,拔出根须,与他们殊死一搏。

    最终,这一战凌、火、晓悉数战死,只有月天尊自己毫发无伤,逃出生天。

    “无赖!”

    月天尊又回到秦牧身边,嗔怒道:“这分明是无奈!哪里有打着打着突然伤势痊愈的道理的?”

    “地母元君可以。”

    秦牧道:“地母元君扎根在大地之中,她的根须遍布元界,几乎所有地方都有着她的根茎。她在一瞬间便能从元界各地汲取养分。而且,她还用有鸿蒙元液,服下鸿蒙元液,可以让她瞬间恢复到巅峰状态!”

    月天尊忍住怒气,道:“想要除掉地母还真是不易,让我想一想。”

    她思索良久,毅然道:“再来一次!”

    这一次,月天尊将元界大地与元木隔开,让地母根须无法与元木相连,又辅佐配合他人的攻击,改变空间,让众人从各个方位杀向地母,神出鬼没。

    这一战,他们终于将地母元君斩杀。

    四人都松了口气,就在此时,凌天尊的头突然炸开,而月天尊心口突然一凉,急忙催动空间之术,远远避开。

    她回头看去,是火天尊一拳打爆了凌天尊的脑袋,而晓未苏手持一口神剑,正是他试图将自己刺杀。

    梦境破灭。

    “牧天尊!”

    月天尊回到秦牧身边,怒不可遏的去找秦牧算账,气冲冲道:“适才地母元君能够重创而瞬间复原,倒也罢了,她有这种本事。但是火天尊和晓未苏为何杀我们?今天你非要讲出个道理来!”

    秦牧面色温和,目光温柔,看着她的双眼,轻声道:“月,这是你的梦境,我只是让你的梦境循环而已,并未插手你的梦境。你心中所想,就会反映到梦境之中。火天尊和晓未苏会杀你,难道不是你心中的设想吗?”

    月天尊被他看得意乱情迷,连连点头,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我忘记了,连你也是我想象中的你,英俊,帅气,温柔,比真正的你好看太多了。”

    秦牧含笑看着她,道:“然而真实的我没有这么英俊,也没有这么高大魁梧。”

    月天尊心里怦怦乱跳,有些羞涩,白他一眼,嘻嘻笑道:“原本我心中的你和真实的你还是很像的,但是你消失了这么多年,我对你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也就不那么像了。你不是会画画吗?等你好起来,画一幅你的画给我,这样我便不会把你记得这么英俊了。”

    她振奋精神,又一次梦境袭来。

    这一战的最后,月天尊挡下晓未苏的偷袭,然而另一边,火天尊却将凌天尊格杀。

    “我可以告诉凌天尊,火天尊他们图谋不轨吗?”月天尊回到秦牧身边,问道。

    秦牧点头道:“可以。”

    再一次梦境。

    月天尊避开晓未苏的剑,凌天尊避开火天尊的拳,二女刚刚站稳,突然昊天尊、琅轩神皇、祖神王等人出现。

    月天尊绝望的看着这一幕,最终还是她逃了出来,而凌天尊还是倒在昊天尊、火天尊等人的屠刀之下。

    月天尊返回秦牧身边,这次她没有质问秦牧为何昊天尊等人会这么巧的现身,而是陷入静静地思索之中。

    秦牧没有打搅她,由她冥思苦想。

    过了不知多久,月天尊又一次笑道:“再试一次!”

    这一次,凌天尊还是死了,还是只有她一人逃了回来。

    她是掌控着空间之道的天尊,想杀死她,实在太难了。

    “再来一次!”月天尊的声音有些颤抖,强作镇定道。

    然而还是同样的结果,她始终无法改变凌天尊死亡的结局,无论她试验多少次,在杀地母元君之后,凌天尊都会死在众人的围攻之中。

    她一次又一次试验,一次又一次失败,次次都无法拯救凌天尊。

    “再试一次吧。”她声音有些沙哑,向秦牧道。

    ……

    这一次,她没有去救自己,而是竭尽所能的施展神通,将凌天尊送离此地。

    她的空间神通神妙万方,任由昊天尊、琅轩和祖神王等人百般阻挠,百般攻击,也无法留下凌天尊。

    然而凌天尊被送离此地,月天尊自己却陷入险境,她在逃走的时候,晓未苏的剑划过她的腰间,火天尊的拳轰在她的脸颊上,昊天尊的印,印在她的后心。

    琅轩的神识轰击,让她意识模糊,而祖神王的一击则打碎了她的天灵盖。

    “这个结果已经很好了。”

    月天尊从梦境中醒来,一次又一次试验,自己在送走凌天尊后,始终难免一死。但是到后来,她难免会被重创,但是可以保住性命,只是她无论如何努力,她的双腿始终会被晓未苏废掉。

    而她的面容,始终难免会被火天尊毁掉。

    “这里只是我的梦境,这一切未必会发生。”

    她向秦牧笑道:“就这样吧。无论如何,地母必须死!牧,这里真的是梦境吗?”

    秦牧点头。

    月天尊突然翘起脚尖,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随即把自己羞得跑开了,咯咯笑道:“反正是梦境,亲梦境中的情人不算什么!”

    她又站住了,转身看来,道:“牧天尊是一位大画师,妙笔生花,能把我现在的容貌画下来吗?我想把我现在的容貌烙印在脑海中,将来变丑的话也不会忘记。”

    秦牧提起笔,月光下,那位姑娘因为刚刚偷偷亲过情郎而显得有些羞涩。

    秦牧将这一幕画下来。

    这一幕,与月天尊交给他的那幅画一模一样,画中的景致梦幻一般,而现在他们就是在月天尊的梦境中。

    月天尊悄悄的跑到他身边看着他描绘画中的自己,只见画中她的秀发垂下,女孩如月亮般安静而迷人,只是嘴角衔着一抹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