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战斗明王(第四更)
    韩天君迎上帝释天李悠然,眼睛中流露出了骇然,那些可怕的兵器在李悠然的手中迸发出了前所未见的锋芒和犀利,简直如快刀切豆腐一般切入了他的身躯!

    像是庖丁解牛,他引以为傲的阵法遇到了李悠然的刀斧神兵,被轻易切开,卸去,肢解!

    仅仅一个照面,他便被扒光了一切垒壁阵的立方体,真身出现在李悠然的面前。

    他抬手向前挡去,然而千口神兵落下,韩天君听到自己骨骼爆裂的声音,听到自己头骨被切开的声音。

    甚至,他还听到自己体内的大道符文被敲碎的声音。

    李悠然像是一尊长着千臂的疯狂的魔王,挥舞着上千神兵利器,疯狂向他砸去,将他砸扁,将他砸碎,将他当成一块顽铁,将顽铁砸扁敲圆!

    韩天君体内的阵道符文噼里啪啦爆裂,他想恢复肉身,然而无论怎么恢复都会被再度砸碎。

    不仅如此,他能够控制的阵道符文越来越少,那些符文已经被帝释天李悠然砸得稀巴烂。

    他心中惶恐无比,他想求饶,想保住性命,但此刻任何话也无法发出。

    秦牧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李悠然已经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而大坑的坑底则是无比平滑的平面,这是一个铁匠的基本功。

    而李悠然的基本功最是扎实。

    韩天君已经被砸成了一张薄纸,无比纤薄,几乎没有厚度,然而李悠然还是怒火熊熊,疯狂砸下。

    暴怒中的他,没有任何佛心,任何佛性,只有无边无际的大忿怒。

    他是忿怒明王。

    过了良久,重击声终于停了下来,熊熊的明王怒火中李悠然抬起头来,仰头看着天空,眼中两行火泪流下。

    作为一个明王,他已经不能再流泪了。

    秦牧看到火焰的后方,一片天宫浮现,也是怒火熊熊,整座天宫都处在怒火之中。

    凌霄殿前没有人,此刻帝释天李悠然的元神坐在帝座上,面色忿怒,但目光悲伤。

    他没有借佛法而成帝,他是借忿怒而成帝了。

    这一天,世上少了一尊佛陀,多了一尊帝座强者。

    秦牧走上前去,坑中的帝释天李悠然慢慢飘起,落在地面上,他身上的明王怒火越来越小,火焰不再那么旺盛,但始终没有熄灭。

    他也没有恢复到从前俊美的面容,他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

    “你现在是帝释天,还是李悠然?”

    秦牧问道:“或者说,你是战斗明王?”

    “我?”

    李悠然散去千条手臂,低头看着自己冒着明王怒火的双手,这双手不再像从前那样白净秀气,而是粗糙布满了茧子。

    接着,他平静的抬起头,声音有些粗重:“我是战斗明王。”

    秦牧叹了口气:“老佛传你无量劫经,是希望你能接受佛法,成为佛陀,你有佛心有佛性。他并不希望你把佛心佛性化作一身忿怒之火。”

    “佛法救不了众生,连自救都难。”

    李悠然向彼岸方舟走去:“我现在这样子,更好。”

    秦牧怔了怔,迈步跟上他。

    他明白,现在的李悠然也不再是从前的天工李悠然了,李悠然风流倜傥,容貌俊美,才情极高。

    他也不再是帝释天王佛了,帝释天王佛一身白衣,清秀俊美,宝相庄严,谈吐风雅风趣而暗藏机锋。

    现在,他是开皇麾下的战斗明王!

    他要开着彼岸方舟,载着自己的战友前往太虚之地,前往无忧乡,去战斗,去复仇,去尽情的燃烧自己的明王怒火!

    他心中没有情爱,只有复仇战斗的欲望!

    “大梵天王佛将无量劫经传授给他的那一刻,是否预料到了这一天?”

    秦牧站在彼岸方舟上出神,这艘巨大的战舰轻轻一顿,一座座无比庞大的丹炉燃起了火光,将这艘巨舰推向前方。

    “李悠然变成了帝释天,是佛法起的作用,帝释天变成了战斗天王是无量劫经起的作用。适才帝释天李悠然在梦中修补彼岸方舟,梦中化身万千,而韩天君的出现,让他的梦中无数个自己只有愤怒和复仇。”

    秦牧看着掌控着星盘操控着彼岸方舟的那个火焰中的神人,心道:“一梦一世界,一世界是一劫。他在梦中只剩下了忿怒与复仇,醒来时便是忿怒明王,或者说,他始终没有醒,也不愿意醒。”

    大梵天王佛的无量劫经太奇妙了,竟然影响到了一个人的心境,一个人的形态。

    每个人修炼无量劫经,领悟的都各不相同,帝释天李悠然就是在这次入梦中成为了战斗明王,也修成了帝座境界。

    大梵天的心境修为深不可测,智慧也是深不可测,真的有可能预见到了帝释天王佛的未来。

    彼岸方舟的速度渐渐提升,突然,这艘船体表面的无数符文逐一亮起,不过船体表面的符文只是整艘船的符文的一部分,实际上船体内部还有无数复杂无比的符文。

    这也是天庭即便封印了这艘船,也无法将彼岸方舟修复完善的原因所在,哪怕是元姆夫人石奇罗,也不能将彼岸方舟再造出来。

    等到方舟所有符文亮起,突然这艘船轻轻一沉,进入了另一个时空之中。

    那里是幽都。

    即便秦牧得到了彼岸方舟的所有图纸,他也不禁为开皇时代的文明赞叹不已,如此庞大的一艘船,构造是何其复杂,任何一个地方出了差错都不可能将这艘船启动。

    然而那个时代的天工们却能完成这一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做到万无一失,着实难能可贵!

    “我延康的天工数量虽多,但整体配合还是不如开皇。等到延康能够锻造如此的庞然大物,那么便拥有了与天庭一战的实力。”

    他想了想,心道:“与天庭一战是不可能,但好歹有蹬蹬腿的实力。”

    前方,酆都在望。

    这座土伯之角所化的世界已经离开了天阴界,来到了幽都。

    彼岸方舟行驶到酆都的时候,这座巨大的世界已经在帝译月武斗天师渔翁天师等强者的镇压下变小了不知多少倍。

    但即便如此,酆都还是极为庞大。

    酆都飞来,落在彼岸方舟上,樵夫圣人看到秦牧也在船上,脸色一黑,不知是不愿他去太虚之地还是对秦牧将他打飞一事记忆犹新。

    “你也要去太虚?”

    樵夫圣人哼了一声,沉着脸道:“你去太虚做什么?”

    “我是天盟的天尊,当然是去太虚帮天庭消灭你们这些乱党!”秦牧大义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