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卖你一个面子(第四更)
    帝译月赶至,挥袖卷起武斗天师,将他带回来。

    帝译月双袖翻飞,神通出神入化,无论是四极天的四帝大神通,还是其他古神的神通道法,她都信手拈来,即便是幽都土伯的大道神通也难不倒她。

    她的天资卓绝,甚至参悟出不同的帝座功法,并非是仅仅能够学会帝座功法而已。

    她是开皇时代,仅次于开皇秦业,能够与秦业争夺开皇之位的存在,然而,她毕竟死了两万年之久。

    她被阴天子暗算,暗杀,尽管秦牧将她复活,但也毕竟耽误了两万年时间。

    她的神通遇到那只大手,两股恐怖的力量碰撞,随即那只大手中激荡的神识侵入她的神通之中,将神通破坏。

    帝译月脸色大变,武斗天师濯茶立刻横身挡在她的身前,一力破万法,一拳轰入神识大罗天中!

    帝释天、青皇、田蜀、阎王等人飞速赶至,却见那只手掌化作拳头,巨大的拳头迎上武斗天师的拳头,一大一小,迸发出无比可怕的力量。

    濯茶吐血,再一次向后跌去。

    帝释天周身佛光怒火熊熊燃烧,佛道的斗战之法爆发,阎王一展披风,虚空黑暗,神剑从黑暗中刺出,青皇身躯一晃,化作青龙,无比庞大,只见他的身体如同山脉连绵起伏。

    田蜀咬牙,唇干口燥,想要喝酒,但是却没有酒可喝,只得硬着头皮提起帝阙神刀便上。

    与此同时,彼岸方舟以更快的速度载着酆都向虚空中飞去,然而下一刻,一股股恐怖的波动传来,田蜀、阎王、青皇等人倒飞而回,撞入船上的酆都之中,滑行数百里还是无法止住颓势。

    只有武斗天师和帝译月还在抵挡那只大手的攻击。

    太帝的手臂仿佛可以延伸到无限远的距离,他的那只手掌或拳或勾或掌或印,或劈或砍或削或切或弹,让武斗天师和帝译月疲于应付。

    突然,武斗天师濯茶再度吐血,被打飞回来,砸在船上又自弹起,再度砸下,连翻带滚,不知飞出多远,这才止住。

    牛三多慌忙奔上前去,正要查看自家老爷的生死,却见濯茶咬牙翻身,跳到他的背上,喝道:“三多,与他拼了!”

    “老爷站好!”

    牛三多口中传来哞的一声长叫,身躯疯狂暴涨,陡然人立起来,化作牛首人身的武道魔王一身筋肉疙瘩,一块块肌肉疙瘩将青色的龙鳞撑得片片竖起。

    老牛气血沸腾,从体内迸发出来,气血如同血龙缠绕身体,而濯茶双足一分,站在两根尖锐的牛角上,咆哮一声,身上衣衫四分五裂,一身筋肉如同大龙在肌肤下游走。

    他刚才还是一副老农的容貌姿态,现在竟然像是年轻了几十岁,从老年变成壮年,又变成青年,一身腱子肉,气血如虹,重现当年跟随开皇打拼奋斗,以命搏命的拼命三郎形态!

    ——他之所以会变成老农,是心老了。自从开皇抛弃元界众生,选择不战,避走无忧乡,濯茶便老了,变成一个只知道种地打闻天阁的老农民。

    而现在,面对太帝的大手,他又重燃热血!

    牛三多脚步迈开,轰隆隆电闪雷鸣,几步之间冲到彼岸方舟的边缘,纵身一跃,直奔太帝大手而去。

    帝译月迎面飞来,被打飞回去,濯茶五指叉开,在她后心轻轻一托,化解太帝的力量,沉声道:“凌霄境界以及帝座境界的上来,钓鱼的,砍柴的,你们回去!”

    渔翁天师寒塘收起钓竿,拉住樵夫圣人,樵夫圣人脸色通红,提着大斧道:“我可以一战……”

    帝释天、青皇、田蜀等人再度冲上前去,众人众志成城,挡在那只大手前方,各种杀招层出不穷,但还是被逼得不断后退。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头颅缓缓抬起,插入虚空,露出太帝庞大无比的面孔,比那只手掌还要庞大。

    他的眼睛徐徐张开,双眸无比明亮,像是有两颗太阳在他的眼眶中熊熊燃烧。

    他的眉心裂开,露出一个深深的大洞,那里原本是太初原石,但是原石被宫鋆神王打碎。

    站在船上的樵夫圣人急忙向下看去,但见莲花大陆中,被困住的太帝肉身还在试图挣脱束缚,他的粗壮无比的大腿中,一道道根须扎入莲花大陆,与太虚相连,让他一时片刻间难以挣脱。

    太帝的另一只手掌抬起,探入虚空。

    众人心中不禁绝望,而在此时,秦牧纵身跃起,樵夫圣人急忙探手抓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帝译月等人仰起头,看着那张高过他们不知多少的面孔,心中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却在此时,一个细小的身影从他们中间飞过,手中捏着一根桃木发簪,发簪闪闪,连指带画,向太帝攻去。

    “牧弟弟!”

    帝译月大急,急忙向秦牧追去,突然太帝抬起手掌,喝道:“住手!”

    秦牧停下脚步,手中依旧捏着发簪,帝译月也追上他,横身挡在他的身前。

    太帝目光落在秦牧手中的发簪上,声音有些沙哑:“你学会了?”

    秦牧点头,笑道:“学会了。”

    “那么,卖你一个面子。”

    太帝那硕大无朋的面孔露出笑容,呵呵笑道:“我们并非生死大敌,没有必要拼个你死我活,我不惹你,你也别来惹我,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牧天尊,你意下如何?”

    秦牧笑道:“我也正有此意。太帝陛下脱困,乃是一件大喜事,十天尊知晓了,一定会欢欣鼓舞,欣然泪下。既然如此,太帝为何不离开太虚,去外面的花花世界里玩耍?”

    濯茶、帝释天、青皇等人赶至,纷纷护在秦牧身前,将他保护在中央。

    太帝面色一沉,冷笑道:“牧天尊,你威胁我?造物主一族,必须要灭绝。我可以不惹你,但太虚中的造物主必须死!我已经退让了一步,你不要得寸进尺!你知道,我已经破解了逆行无上神识领域,我并不怕你!”

    秦牧哈哈笑道:“你当然不怕我,但我也不怕你。对付其他天尊我没有这个本事,但是对付你,我却可以将你一起拉入不易神通中,让你和我一起死死生生,无限循环。嫱天尊,只要你不碰太虚,我任由你离开。你碰了,那么咱们便按照咱们结拜时的誓言来,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太帝面色愈发阴沉:“你没有凌天尊的实力,无法拉着我一起死。你只不过……”

    他突然住口,秦牧催动凌天尊的桃木发簪,让他感觉到一种大恐怖涌上心头。

    “好吧,你我是结拜兄弟,我是兄长,那么我便多退一步,离开太虚。”

    太帝的身躯沉下,从虚空中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