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二五六章 大道结茧(第二更)
    席天君闷哼一声,降魔杵将那神将打得粉碎!

    他面色阴沉,拔掉插在胸口的神剑,磨灭试图斩断他的神桥的剑光,心有余悸。

    突然,数不清的心魔牧天尊攻入他的降魔杵大道锁链之中,疯狂杀来,席天君催动降魔杵,将闯入此地的心魔牧天尊格杀。

    他面色愈发凝重,这些心魔牧天尊竟然看破了他的降魔杵大道纹理,破解道纹!

    显然,心魔牧天尊已经寻到针对他的办法,而他现在被刚才那一剑刺伤,实力受损,倘若这些心魔将他的降魔杵破开的话,那么必将会是一场血战!

    那些心魔牧天尊联手破开了降魔杵的道纹,杀到跟前,席天君闷吼一声,一身修为彻底绽放,奋力厮杀。

    过了不知多久,他杀了不知多少心魔牧天尊,终于将剩下的心魔杀退。

    他身上鲜血淋漓,到处都是伤口。

    席天君呼呼喘着粗气,只听脚步声传来,两个神将快步从黑暗中走出,向他接近,身上也都是血痕,道:“天王,终于找到你了!我们……”

    嘭!

    席天君转身一击,挥起降魔杵将其中一人打得天灵盖爆开,再起一击,将另一位神将打杀,冷笑道:“故技重施?也太小觑我席慕红了!”

    他干掉两人,却见那两具尸体倒地,并未有什么变化,显然真的是他的部下!

    席天君心中一惊,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喉咙中发出一声嘶吼,提着降魔杵继续向黑暗中走去。

    黑暗中,一声声惨叫传来,不知是心魔牧天尊死前发出的惨叫,还是其他人遭到毒手。

    这黑暗山谷中似乎到处都隐藏着敌人!

    樵夫圣人与黑虎神紧张万分,适才的心魔牧天尊冲散了烟云兮等人,让他们落单,樵夫圣人尽管才智通天,但面对这些心魔牧天尊却无可奈何。

    主仆两个战战兢兢的盯着四周的黑暗,一动也不敢动。

    “濯茶会寻到我们的。”

    樵夫圣人悄声安慰黑虎神,低声道:“他虽然总是打我,但实际上很关心我……”

    就在此时,黑暗中脚步声传来,樵夫圣人超出大斧头,紧张的盯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黑暗中走出一位心魔牧天尊,手持神剑,安静的看着他们。

    与此同时,他们背后也传来脚步声,另一个心魔牧天尊出现,一前一后,将他们包围。

    樵夫与黑虎神背靠背,严阵以待,但两人都知道此次只怕是他们的死期!

    两个心魔牧天尊同时迈开脚步,身形一动,一前一后冲来,手中的剑光如瀑!

    樵夫圣人与黑虎神心中绝望,两个心魔牧天尊的实力太强了,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嗤——

    血光乍现,剑光消失。

    樵夫与黑虎神张开眼睛,只见其中一个心魔牧天尊将另一个心魔牧天尊斩杀,抖了抖剑上的血迹,默默的走入黑暗之中。

    黑虎神呆了呆,樵夫却突然醒悟过来:“牧儿?”

    那个“心魔牧天尊”头也不回,消失在黑暗中。

    樵夫圣人微微皱眉,低声道:“看来真的是他,他也来到这里了。”

    黑暗中剑光乍隐乍现,樵夫圣人与黑虎神循着那剑光跟上前去,只见地上到处都是心魔牧天尊的尸体。

    樵夫心中更加确定,这黑暗山谷里的万千心魔牧天尊之中,的确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秦牧!

    在这里,他如鱼得水,不像他们这般小心翼翼,唯恐陷入心魔的围攻。

    樵夫和黑虎神一路跟着那个黑暗中的秦牧,走了几十里地,不知遇到多少次来自黑暗中的袭击,但始终有人帮助他们挡下了所有来自黑暗中的攻击。

    突然,前方传来武斗天师濯茶的声音,樵夫和黑虎神急忙循声赶到那里,果然濯茶与牛三多正在奋力厮杀,已经干掉不少心魔牧天尊。

    濯茶见到他们,松了口气,道:“砍柴的,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们寻了你好久,还以为你死了呢!”

    樵夫圣人笑道:“我们待在原地,等着你去搭救,没想到你却跑到这里。”

    “那些心魔四处布下传送阵法,我与三多一不留神踏入阵法,便被传到这里了。他们竟然在这里布下埋伏。”

    濯茶和牛三多身上也都是伤痕,道:“这些心魔诡计多端,而且都很厉害,昊天尊心中的牧天尊,的确要比秦牧那小子更强!”

    樵夫圣人摇头道:“昊天尊的心魔,比真正的牧儿逊色远矣。”

    濯茶诧异,却也没有多做询问,道:“这里距离昊天尊的所在地已经不远,我适才听到琴音和驴叫声,多半齐暇瑜和子兮天师就在前面不远处。咱们快点赶过去,子兮天师可不是赤帝齐暇瑜的对手!”

    樵夫圣人看向黑暗,秦牧应该还在黑暗中行走,暗中保护着其他人。

    过了不久,他们终于寻到修重,修重与蚕女分开,他所带来的造物主也死伤惨重,只剩下两三人。

    让他们惊讶的是,修重已经寻到了烟云兮,然而烟云兮和吕诤遭遇了重创,倒地不起。

    修重将她放在手心上,烟云兮气喘吁吁道:“我遭遇了白玉琼,被这疯女人打了一顿,好不容易才逃脱。”

    “白玉琼不是很喜欢你吗?”武斗天师濯茶不解。

    烟云兮没有多作解释,道:“疯女人要杀我的时候,一个心魔牧天尊救了我。”

    蚕女赶了过来,道:“我遇到了一个心魔,说你们在这里。”

    樵夫圣人道:“那是牧儿。他也来到这里,估计那些心魔牧天尊把他也当成了心魔。”

    众人面面相觑。

    牛三多道:“他伪装成心魔,与这些心魔牧天尊混在一起?这么有趣的事情……”

    武斗天师濯茶瞪他一眼,牛三多立刻恢复成平日里老老实实的模样,不过他也喜欢冒险,特别是跟在秦牧身边冒险。

    终于,他们来到昊天尊昏迷之地,那里数不清有多少心魔牧天尊围在一个神光大茧外,正在抽丝剥茧,打算攻入大茧之中。

    他们已经打开了大茧的一条道路,茧不知有多深,不过有些心魔牧天尊钻进去,便没有活着出来。

    “这是昊天尊的大道结茧!”席天君赶来,看到这一幕失声道。

    他与赤帝齐暇瑜汇合,两人合力,这才赶到这里。

    突然,心魔群中传来一声晦涩难懂的魔语,那些心魔牧天尊竟然齐齐退去,消失在黑暗中。

    昊天尊的大道结茧,再无阻碍!

    ————回到家睡了十个小时,失眠终于解决了。家里书房没开暖气,空调打暖要四五个小时才能暖起来,去室外抽烟,冻得拉肚子。一个多月前去鲁院时还有两天存稿,昨天一路奔波终于把存稿耗完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