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二六四章 心想事成(第二更)
    秦牧与昊天尊杀到天庭大营,一时间大营中四下一片混乱,神人神将纷纷奔逃,主管各营的神将不知所措,眼睁睁的看着秦牧大展神通,摧毁成片成片的大营。

    而昊天尊则在奔逃,向青帝、白帝他们这边逃来。

    青帝白帝和各位天师天王头大如斗,第四天师祝少平叹了口气:“阴天子呢?”

    “阴天子何等狡猾,就算知道也不会前来,只会将这个烫手山芋推给我们。”

    孟云归咬牙道:“诸位,而今昊天尊正在向我们这边奔来,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出手了。”

    众人心中各自一紧,默默点头。

    昊天尊显然是看到他们,因此奔向这里,他们倘若不出手搭救,罪莫大焉。

    要知道,昊天尊是与牧天尊一起传授众生成神法的存在,这两位存在谁敢光明正大的杀掉他们?

    倘若他们见死不救,先说天庭职责这一关便过不去。

    天下众生也会唾骂他们,身死道消事小,臭名万世事大。

    他们正欲出手,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昊天尊与秦牧一起消失。

    众人心中一惊,孟云归顿时醒悟,高声道:“牧天尊将昊天尊拖到太虚幽都去了!”

    众人不知所措,北天王翼罗笑道:“下面应该距离阴天子的驻地不远,现在阴天子不得不出手了。”

    幽都中,阴天子早已闻报,知道秦牧追杀昊天尊一事,不禁面色如土,坐立不安。

    他担心的倒不是秦牧的实力真的到了能够斩杀昊天尊的地步,昊天尊与太帝一战身受重创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昊天尊竟然伤得这么重!

    天庭公认的第一天尊,竟然会落得被秦牧追杀仓皇逃命的程度。

    他不太想出手搭救昊天尊,原因也与孟云归他们不愿出手的原因相同,昊天尊此次被秦牧杀上九霄,又杀入九泉,何等狼狈,何等凄惨?

    倘若昊天尊活下来,将来必然会清洗知道这件事的人,维持自己光明伟大正义的形象。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这个道理阴天子比谁都懂。

    毕竟,他是见到过昊天尊射杀大日星君的人。

    “不过,秦牧杀昊天尊,已经杀到幽都大营前了,不救的话……”

    阴天子遥望,只见秦牧几乎是以碾压之势,压迫着昊天尊,各种神通漫天飞舞,昊天尊则是一边强行抵挡,一边向幽都大营逃来。

    不过看他已经油尽灯枯,很难支撑多久。

    昊天尊在一边逃命,一边散去自己体内紊乱的修为。

    秦牧占据上风,压着他从天上打到地下,从幽都打到太虚之地,从这个阵营打到那个阵营,这期间,昊天尊已经散去了二十六座天宫,而今只剩下九座天宫。

    然而,他依旧不能压住伤势。

    继续散下去的话,他迟早会散尽所有修为,最终死在秦牧的手中!

    即便狼狈,即便在天庭大营的将士面前丢尽了颜面,他也必须坚持下去。

    另一边,阴天子在城楼上走来走去,脸色阴晴不定:“秦牧与我有杀子之仇,杀妻之恨,不得不报,然而我出手的话,将来我未必不会成为第二个大日星君……”

    他内心着实纠结,昊天尊是他的靠山,他能稳居黑帝之位这么多年,也多是仰仗昊天尊的扶持。

    倘若秦牧真的把昊天尊杀了,自己的靠山倒了,被处死倒还不至于,但是自己的权利地位势必难保。

    一边是自己的性命,一边是自己的权势,他两边都难以割舍。

    他正在迟疑之间,突然鼓声如雷,只听有神将来报:“冥帝陛下,逆贼秦凤青与阎王来犯!”

    “真是我的救命稻草!”

    阴天子精神大振,厉声道:“整军出城迎战!杀光叛贼——”

    一位北天神将迟疑道:“陛下,昊天尊……”

    阴天子看他一眼,那位神将如坠冰窟,噤若寒蝉,不敢再说。

    无忧乡、彼岸虚空也得到消息,秦牧正追杀昊天尊,已经追杀数万里,让天庭阵营大乱。

    无忧乡的诸多高层面面相觑,彼岸虚空的造物主们却欢欣鼓舞,纷纷赞道:“圣婴无敌!”

    樵夫、烟云兮、武斗天师和修重、蚕女等人逃回大营,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撼莫名,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樵夫叹了口气:“牧儿把昊天尊打到天庭大营中去,是削其名,毁其形,让昊天尊的无敌形象毁于一旦,让昊天尊的名声毁于一旦。倘若他可以杀掉昊天尊,是无需这么做的。”

    他心知肚明。

    秦牧之所以削昊天尊的名声,毁昊天尊的形象,是因为没有把握杀死他,所以转而求利益最大化,在天庭诸神的面前种下自己无敌的种子,在昊天尊的道心中种下一个莫大的阴影!

    樵夫圣人又振奋起来:“不过,现在倒是攻打天庭大营的最佳时机!”

    他正要下令,却见无忧乡和彼岸虚空的神魔大军已然开动,浩浩荡荡,攻向天庭阵营。

    樵夫圣人怔了怔,抬头看去,却见一个和尚一个道士,正在调动无忧乡和彼岸造物主,一旁还有前天庭第一天师岳亭歌辅佐。

    樵夫圣人露出笑容:“我两个弟子,都很成器。只有老大不太争气……但有两个争气的,已经很不错了。”

    嘭——

    昊天尊连滚带翻,砸入阴天子的幽都大营中,这里是冥城,阴天子的屯兵之所,然而令昊天尊睚眦欲裂的是此刻城中竟然一个兵卒也没有!

    阴天子竟然下令所有的大军悉数出城,迎战无忧乡!

    “阴朝槿……”

    昊天尊咬牙,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突然双膝一软,重重的跪在地上,再也无法站起来。

    他的头颅低下,双手撑地,然而双手的力量也消散了。

    他的身躯向前倒下,脸戕在地上,摩擦着冰冷的地面向前滑去,直到整个人趴在地面上。

    他口中汩汩的流着鲜血。

    他努力的想要抬起头看秦牧到了哪里,却抬不起头来。

    他现在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完全废掉自己其他天宫,只保留一个主天宫,那样的话,他便可以掌握自己的力量!

    不过那样的话,他相当于把自己从天庭的境界废掉,相当于把自己打回帝座境界!

    而且即便是废掉修为,他的伤势也还在,未必有除掉秦牧的力量。

    他不服,不甘!

    但是他不得不做。

    他准备积蓄最后的力量,给予秦牧致命一击!

    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这应该是秦牧的脚步声。

    不过让他感觉到纳闷的是,还有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从他身后传来。

    秦牧的脚步声停下,距离稍远,显然是极为忌惮他身后的那人。

    他听到了一个很好听的女子的声音,在他耳边柔声道:“昊天尊,你想让你的伤势痊愈吗?”

    昊天尊头脑昏昏沉沉,喉咙里都是血,只能从血浆里冒出气泡,发出嗬嗬的声音。

    他说不出话来。

    “只要你说想,你身上的伤便会痊愈。”

    那女子的声音很是动听,像是带着一种天然的魅惑,轻声道:“只要你想,你崩坏的天宫便可以复原。只要你想,你的修为便可以恢复。”

    那个声音像是从梦境中传来,轻柔,悠远,似从心底发出:“只要你想,你的道伤便可以痊愈。只要你想,你便可以技压群雄,除掉天公土伯,除掉一切阻碍,成为天帝。你想吗?”

    昊天尊努力的喷出口中的血,终于可以发声,声音沙哑道:“想——”

    ————18年最后一天,最后十二小时,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