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三四三章 展现力量(第四更!)
    那团业火突然分开,它的构造像茧,有着一层一层的结构,每一层的业火之茧都烙印满了幽都的大道符文,极为绚丽。

    业火之卵共有三十六层茧,越往里面,业火越胜,威力越强。

    待到最后一层业火之茧剥开,秦牧和月天尊看到了阿丑土伯。

    被镇压在玉锁关内承受无边业火磨砺的阿丑。

    阿丑并没有在这业火之卵中,而是身处玉锁关内,然而这枚业火之卵中的能量却在源源不断的流入阿丑的体内!

    阿丑犯下了滔天大罪,他身上缠满了幽都大道所化的锁链,却强行拉着幽都,走向天庭,血洗天庭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为自己的女儿挣命。

    他将天庭摧毁了近半,让许许多多古神半神葬身在他的手中,甚至屠杀皇子皇孙。

    他的罪孽滔天,哪怕他是土伯的转世身,他也必须赎罪,永远在也火种沉沦,承受业火的煎熬。

    阿丑是土伯,但土伯不是阿丑,土伯必须办事公道,不能徇私,所以土伯镇压了阿丑。

    但是土伯只是不能徇私,他还是有私心的,他羡慕阿丑,想要成为阿丑,于是他用众生的业火来为阿丑塑真身。

    “众生罪孽,归于我身。”

    土伯面色平静,道:“待我死之日,便是我跳出束缚之时。”

    秦牧皱眉,没有多说什么。

    月天尊眉头微蹙,也沉默下来。

    他们期待着土伯成为他们的盟友,与他们并肩作战,现在的十天尊是最虚弱的时候。

    昊天尊被重创,晓天尊被流放,太帝只剩下一个脑袋,嫱天妃就算伤势痊愈威胁力也不会很大,祖神王、琅轩神皇和妍天妃各自负伤,火天尊、虚天尊伤势尚未痊愈。

    鸿天尊是天公的转世身,宫天尊极有可能选择中立,唯一保持巅峰战力的,便是元姆夫人。

    现在是对十天尊下手的最佳时机,倘若天公土伯振臂一呼,有月天尊、鸿天尊、幽天尊相助,有东帝青龙、西帝白虎和北帝玄武起义,又有开皇秦业、阆涴神王从太虚中杀出,胜负之势,可以说向他们倾斜了。

    然而,土伯却有求死之心,想要摆脱而今的大道之躯。

    这是秦牧和月天尊都所不曾料到的。

    “土伯栽培阿丑,天公栽培鸿天尊,他们应该是都厌倦了自己的大道之身,想要借一场大劫,摆脱而今的身份,获得自由。”

    秦牧和月天尊离开土伯的身躯,月天尊向秦牧道:“或者说,土伯和天公,其实是在纵容十天尊杀掉他们。”

    秦牧点头,轻声道:“现在的确不是开战的时候,开战的话,土伯和天公一个无法离开幽都一个无法离开玄都,他们只能在各自的领地上作战,离开这里,战力便会大打折扣。而且我们这边的高端战力虽然不少,但你与幽天尊、开皇、阆涴的战力,其实都不如十天尊。”

    月天尊点头称是。

    她残废了四万余年,幽天尊自闭了百万年,开皇躲在无忧乡里两万多年,阆涴她虽然没有见过,但实力应该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玄武、白虎、青龙在各自的领地上实力很强,但是离开各自领地,实力便会衰落。

    别说土伯天公不想一战,就算是想,这一战也极为艰难,甚至很可能会打得全军覆没!

    单单是一个晓天尊,便让月天尊、幽天尊和土伯联手也无法与之对抗,若是没有秦牧以天帝太初的蛋壳对付他,只怕这三位存在都要吃一个大亏!

    至于青龙白虎和玄武这三位古神大帝,都被堵在各自的巢穴中,无法离开!

    开皇和阆涴,也被火天尊和虚天尊堵在太虚。

    “我发现我们这些盟友,其实没有几个与我们是一条心的。”

    秦牧有些意志消沉,低声道:“青龙白虎玄武之所以与我们联盟,其实是为了自己的古神地位,恢复自己的统治。天公土伯与我们联盟,为的是借我们的力量保护他们的转世身,让他们有从大道的束缚里跳出来的机会。”

    他涩然道:“阆涴是为了造物主的前途,倘若让她冒着造物主被灭族的危险,或者十天尊给她开个优渥的条件,她会毫不犹豫的投敌。鸿天尊不会帮我们,宫天尊与我只是利益交换关系,我无法给她利益时,她便会站在利益大的那一边。元姆夫人那就更不用提了。他们要追求的东西,与我们要追求的东西并不一样。”

    月天尊停下脚步,笑道:“然而,现在已经有了与十天尊扳手腕的力量了,不是吗?”

    秦牧露出笑容,也停下脚步:“是啊。对比当年的延康劫,那种深深的绝望感和无力感,现在已经好了太多。”

    两人又迈开步子,走出土伯的宫阙,秦牧道:“盟友中的古神,能够指望的不多,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拖我们的后腿,因此必须要有自己的力量!月,你和幽最好还是去一趟延康,学习一下延康变法的成果。就算不能废掉神桥,也可以多一些神通。”

    月天尊迟疑一下,点头称是,道:“现在的元界无主,其他天尊肯定会趁虚而入,只怕对延康很是不利。”

    秦牧淡淡道:“既然现在有了与十天尊扳手腕的力量了,为何不用?元界无主,那么就到了我们展现力量的时候了!”

    月天尊心头大震,试探道:“你的意思是?”

    “有力量便必须要用!”

    秦牧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天公、土伯、玄武、白虎、青龙、幽天尊,还有月儿你,都要去元界,割地为王!”

    “我们不敢与十天尊彻底翻脸,十天尊敢与我们彻底翻脸不成?”

    他手掌重重一握,双眼明亮:“元界诸侯争霸的时代,该到来了!”

    元界,天庭的神捕营纵使哮天犬,大日星君放出金乌军,以及天眼神族天耳神族,都在元界四下搜寻,几乎将各个诸天翻了个底朝天。

    甚至还有阴天子听闻元界生变,奉了昊天尊之命从太虚赶来,天空中顿时多出许多鬼神,拿着生死簿在天空中飞过。

    生死簿的金光照耀,满世界搜寻。

    元界各大诸天不胜其扰,但不敢怒也不敢言,天庭没有抓到贼人,倒是搜刮走的财富不在少数。

    元界暗流汹涌,到处都有流言传说,说元木消失,神器御天尊不见踪影,是因为晓天尊遭遇不测。而今元界无主,天庭来了这么多神圣,便是为了搜寻晓天尊的下落。

    还有传言说,天尊们对元界虎视眈眈,都想趁着晓天尊失踪来分一杯羹。

    虽是流言,但真实性却很高。

    这日,突然元界的西方变得无比明亮,一道道雪白的光芒从天而降,如同彗星撞击大地,轰然坠落在西土。

    那光芒坠落之地,一片片宫阙在光芒下飞速生长!

    那是神金神铁在自我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