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一五章 天下刀道
    “屠爷爷,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拜会天下刀道最强的人。”

    数十日后,他们来到涌江上,涌江两岸是秀丽壮阔的江山,江面上有往来的渔船,在浪涛中漂泊。

    时间已到正午,太阳正烈,那些渔船驶向岸边,躲避烈日。

    两人站在江面上,秦牧双手空空,心中不禁纳闷,这一次屠夫并未让他锻造一口刀,难道说这次不必用刀?

    而且,天下刀道最强的人,不就是屠夫自己吗?

    正在此时,江岸便突然有洪亮的声音传来,哈哈大笑道:“姓秦的,你又来延康啃老了?”

    秦牧循声看去,只见一个浑身神甲的少年将军背负一口妖刀出现在江岸上,那少年将军突然虚空蹈步,纵身一跃,脚下万千刀光窜动,载着他飞驰而来!

    唰——

    他脚下的万千刀光突然汇聚,化作一口妖刀,如龙般游动,向秦牧斩来!

    秦牧抬起手,食指中指轻轻一夹,将刀光夹住,啪的一声剪断刀光,淡淡道:“哲华黎,好久不见。”

    哲华黎轰然降落在江面上,江面炸开,江水溅了秦牧一身,大笑道:“你在天上很是快活,是牧天尊,名声好不吓人,但是每次回来,你都要厚着脸皮啃老!这次又来啃什么?”

    妖刀哲华黎,这些年来负责镇守延康的西线的一座神城,涌江源头的天源神城,也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将领。

    秦牧脸色便不由得黑了,悻悻道:“啃老?你们留在延康天天啃老,我偶尔回来啃一次,便来说我……”

    哲华黎笑道:“延康的道法神通,早就不是你离开时的样子了,而今天才人物众多,高手数不胜数,我真怕你落伍了。”

    他话虽如此,眼中却精光闪动,跃跃欲试,他背后的妖刀龙牙,也发出阵阵妖龙般的低吟,显得很是兴奋,恨不得立刻大打出手,教训秦牧。

    当年,秦牧教训哲华黎时,龙牙刀也被他教训了不止一次。

    这口妖刀通灵,乃是东帝青龙的牙齿成妖,很是灵异,而且记仇。

    又过片刻,天空中突然又刀芒闪动,一重刀芒一重天,共有十八重天。

    这十八重天的刀光倾泻而下,直奔江心中的秦牧而来!

    秦牧恍若不绝,头顶突然刀气冲天而起,化作一座刀道天宫,他的刀道元神立在九狱台中,聚气为刀,逆斩刀道十八重天。

    当——

    空中一片大响,漫天刀芒散乱,猛地所有刀芒一收,化作一口神刀向上弹起。

    上方,一条手臂探来,抓住神刀,一个独臂身影轰然落在江面上,只见溅起的江水如刀,飞琼泄玉四下斩去。

    哲华黎抱着双臂站在江面上一动不动,身前身后刀光如练,将所有的江水所化的刀光斩断。

    那独臂神人,正是神刀洛无双。

    洛无双向屠夫和哲华黎见礼,屠夫还礼,哲华黎却低了半手,道:“参见洛道兄。”

    他与洛无双断绝了师徒关系,洛无双将他逐出师门,因此他只能称洛无双为道兄,但因为曾经是弟子的身份,所以低了半手。

    洛无双向秦牧见礼,道:“秦霸体。”

    他却不称呼秦牧为天尊,而是称秦牧为霸体。两人之间的恩怨虽然已经化解,洛无双也走出自己的刀道的桎梏,但毕竟当年两人结仇,洛无双心中有芥蒂,所以称他为秦霸体。

    “神刀洛。”秦牧还礼。

    神刀洛则是秦牧对洛无双的称呼,他们在太虚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秦牧对他的刀品和人品都很是佩服。

    尤其是洛无双拔刀砍杀元姆夫人和帝后娘娘的分身云初袖、怜花魂,端的是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什么红颜都不如刀重要,乃是秦牧心中绝代的狠人!

    洛无双道:“天刀,今日来的,都是延康的刀道强者,可以开始了吧?”

    屠夫摇头道:“还不行,还要再等一人。那人,我已经在数月之前便命人去请了。”

    他从自己的饕餮袋中取出一载小舟,舟上都是坛坛罐罐,封存的都是上好的美酒。

    哲华黎不禁动容,道:“那人不是去了无忧乡了吗?他也会来?”

    他瞥了秦牧一眼,继续道:“听说那人亏欠牧天尊良多,亏欠延康太多,发誓这辈子踏入延康,索性躲在无忧乡里。”

    屠夫笑道:“他早就来了。天庭大军攻占太虚,封锁虚空桥,他便冲出了重围,潜入了延康。除了他之外,还有许多人通过虚空桥的三间房进入延康,潜伏下来。他的确碍于誓言没有进入延康,在北土一带活动。但是酒鬼发的誓,等同于放屁。”

    他微微一笑,声音洪亮悠长,悠然道:“我这酒非同寻常,乃是盗神从各大诸天的神圣那里偷来的美酒,其中还有天庭供奉给天帝的美酒,天庭排名第一的酒神所酿造!”

    “天庭酒神的酒,我当然要来!”

    天空中传来一声宏大的笑声,但见开皇麾下的四大天王之中冥都天王田蜀敞开怀,扛着帝阙神刀大步走来,一身酒气熏天,哈哈大笑:“还是天刀了解我,知道我好这口。实不相瞒,我原本是碍于誓言,不敢踏入延康的,但是我来之前便把自己灌醉了,几坛子马尿下肚,什么狗屁誓言统统不顶用!”

    他落在小舟上,探手拎起一坛酒,仰头痛饮,一口气喝干,赞道:“这是佛界大梵天中酿出的佛酒,一股子醍醐的味道!”

    他又拍开一坛酒,痛饮下去,赞道:“道门青云天的酒,喝了后脑袋里都是古怪的术数符文!这坛是酒神的酒,献给天帝的,就是不一样!”

    各大诸天的美酒,各有各的滋味。

    很快田蜀便喝得酩酊大醉,醉眼惺忪,但还是不断痛饮。

    “这醉鬼还行不行?”洛无双皱眉道。

    田蜀斜睨他一眼,嘿嘿笑道:“天庭第一神刀,工匠之气太重,没有刀道大宗师的风范。我的刀,斩魂夺魄,非你所能比,须得喝酒才能发挥到最大威力。”

    洛无双哼了一声,淡淡道:“境界上我不如你,论刀道,你差得远了。”

    秦牧看着这些故人,心中激情涌动,这些人有些是他的长辈,有些曾经是他的敌人,有些是他的朋友,而今这些人都聚在了一起。

    “牧儿,你的刀之道,第一重天,叩关南天门,是打出用刀者的豪气豪情,第二重天是法度之刀,立法度,平民怨。第三重天是守护之刀,有众志成城之意志。”

    屠夫看向秦牧,沉声道:“我能够指点你的,仅此而已。你的三式入道刀法,已经道尽了我的刀道十五重天。今后的路,只能你自己走。”

    秦牧心中暖洋洋的,无论他在外面面对多大困难,遭遇多少非议与责难,但是回到这里,回到延康,他始终都是残老村的那九个老人的孩子。

    他回到这里,屠夫他们都会竭尽所能的帮助他,开导他,从来没有私心,没有拒绝!

    “刀之道所要的勇气,法度,责任,你都已经懂了,剩下的便是磨砺,力量。”

    屠夫道:“而提升力量,最简单的途径还是与刀道强者争锋,哲华黎这小子便是刀道中的强者。他以刀入道,刀道结合了妖族的诡异,与刀道的大气。洛无双是天庭第一刀,刀道大家,他的刀法在机巧和法度上绝无仅有,同时还又融合了向天出刀的勇气勇力,即便是天尊,他也敢斩!”

    “田蜀天王的刀,则是世间威能最强的刀。”

    醉鬼田蜀闻言,嘿嘿一笑。

    屠夫继续道:“神刀无坚不摧,刀名帝阙,醉后的田蜀,便是刀中之帝,刀道可斩土伯之角!他的刀,蕴藏开皇时代的精神!而我的刀……”

    屠夫缓缓拔刀,淡然道:“是天刀。这天刀并非是天道的刀,而是向天出刀。我的刀道,也不依存天道,不依存天地大道,我的刀,是人心中的一口不服之气,不屈之气!”

    他振刀,刀中之气如长空匹练,自江心冲天而起,裂开长空!

    “刀以养精神,你首先要胜过我们,才有可能战胜祖庭斩神台!”

    屠夫沉声道:“牧儿,你准备好了吗?”

    哲华黎翻身后跃,下一刻站在高空之上,身法诡异妖邪,笑道:“承蒙天刀看得起,让我来指点这小子,我一定不会辜负天刀的厚望!”

    他虽然狂傲不羁,但是对屠夫却是敬重得很。

    当今世上有两个让他敬重的人,一个是神刀洛无双,洛无双惜才爱才,自知自己的刀法是独臂刀法,哲华黎手臂齐全,跟自己学要么会像其他弟子一样斩断手臂,要么便只能走出自己的道路。

    因此洛无双将他送给魔族缚日罗,让他拜缚日罗为师,其人气度气魄,令人钦佩。

    第二个让哲华黎敬重的人便是天刀了。

    哲华黎一直参悟刀道,却始终不能入门,他的刀法传自洛无双,洛无双的刀法规规矩矩,讲究方寸不乱,一直限制他的心性。

    而缚日罗则是魔族强者,功法阴邪诡异,他虽然学了一些,却无法融会贯通。

    直到他遇到屠夫,见到屠夫的天刀,只一眼,便顿悟开窍,豁然开朗,迈入刀道之门。

    屠夫虽然没有收他为徒,但是他却把屠夫当成他的另一个师父,因此敬重。

    田蜀哈哈大笑,猛然打碎所有的空坛子,横刀一口酒气喷在帝阙上:“承蒙天刀看得起,今日以刀会友!牧天尊,你有角吗?”

    秦牧胸中豪气万丈,微笑道:“我虽然没有长角,但道心头角峥嵘。”

    “探头过来!”田蜀挥刀。

    洛无双单臂提刀,怀中抱月,幽幽道:“秦霸体,剑法是你所长,但刀之道,你还逊色远矣。”

    秦牧哈哈大笑,一股元气贯入青冥,化作长刀一口,躬身一拜:“请诸位道友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