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四零章 他就是牧天尊!(第三更)
    从帝清迎战鸿天尊,到帝清战死,前前后后所用的时间也不过一炷香而已,这么短的时间换做旁人根本无法逃出多远。

    然而秦牧在帝清离开这片大陆的一刹那便立刻催动霸体三丹功,以载极天宫为主导,其他天宫为辅佐,聚气为剑,一剑向后方划去。

    这一剑落下,层层叠叠的空间不断涌现,那些涌现的空间中万千星辰从虚空中涌出,将他们与鸿天尊的距离不断拉伸!

    他一剑又一剑划出,空间不断膨胀,虽然他们联合所有人的力量也无法与鸿天尊对抗,但是说到逃离,即便是天尊也休想拿下秦牧。

    载极虚空经,月天尊的功法,他虽然没有完全炼成,但也浸淫了许久,凭此手段,他自信足以逃过任何天尊的追杀。

    不过,让他带着这片大陆上的人们逃过鸿天尊的追杀,他便没有这个实力了。

    帝清与他无关,帝清的族人也与他无关,但他只要答应下来,便会竭尽全力去做。

    秦牧连续划出十多剑,法力有些承受不住,随即脚下一顿,霸体三丹功改变天宫的序列,此刻他以自己的主天宫为主导,其他天宫为辅,将自己的修为力量提升到极致。

    轰——

    一座彼岸神舟出现在这片大陆的下方,托起整座破破烂烂的陆地,缓缓加速,待到彼岸神舟的速度提升到极致,整座大陆轰然撞破虚空,进入第一重虚空。

    过了片刻,彼岸神舟载着这座大陆撞入第二重虚空,不过当这座大陆撞入第六重虚空中时,整个大陆已经被虚空压迫得难以承受,陆地上天方城遗迹中的人们也坚持不住,身体虚化。

    诸多太阳守竭尽所能,以自己的法力守护着他们,暂缓了这种趋势。

    但这块天方城碎片却难以支撑,一块块山峦大小的神石纷纷从陆地上剥落,脱离,随即慢慢的消散在虚空之中。

    天方城碎片越来越小,很快从大陆变成了岛屿,迫使上面的人们聚在一起,勉强容身。

    秦牧元气震荡,提升彼岸神舟的速度,加速驶离玄都。

    过了不知多久,他的法力即将耗尽,用尽最后的力量让天方城碎片从第八虚空中脱离出来,等到天方城碎片离开了虚空,秦牧气息急剧衰落,险些跌倒在地。

    “诸位。”

    秦牧在田蜀和屠夫的搀扶下勉强站稳,向那百十尊太阳守和玄都的人们道:“这里已经远离战场,我无法送你们离开玄都,但追兵已经很难追上你们。你们可以自己前往元界,这世上已经没有你们玄都子民的庇护之地。”

    他剧烈咳嗽起来,过了片刻,道:“无忧乡已经被天庭大军封锁,你们到不了那里,玄都你们也不能再呆了。只有延康才能收留你们,你们去元界寻找延康的太阳守炎晶晶,她会收留你们。”

    “恩公!”

    一位太阳守躬身道:“恳请恩公拿下蒙面黑沙,留下名姓,让我们记住恩公们的相貌,知道自己是被何人所救!”

    秦牧摇头道:“我们的名字样貌,你们没有必要知道。你们速速去吧……”

    突然,一位玄都的老者颤巍巍道:“恩公们高义无双,救我们不留名姓,但我们不能不知恩,恳请恩公露出真容,留下真名,我们到了延康为恩公们立生祠,造金身,日夜为恩公们祈福!”

    玄都万千人们跪拜下来,纷纷道:“知恩不报,与禽兽何异?恳请恩公成全!”

    秦牧摇头道:“没有这个必要,我救你们是为了让自己心安,与你们无关……”

    “心安?”

    哲华黎突然暴怒起来,猛地扯下自己脸上的黑巾,怒声道:“你真的能心安?你能心安,老子不能心安!老子救人,就是要留下名姓,留下真容!面巾摘下来,都给老子摘下来,让这些愚昧的家伙看看我们的脸!”

    屠夫默默的摘下自己脸上的黑巾,田蜀和洛无双也摘下来。

    哲华黎大步来到秦牧面前,伸手向他脸上的黑巾摘去,秦牧抬手,挣扎道:“不要……”

    “你想一辈子背负骂名吗?”

    哲华黎打落他的手,猛地将他脸上的黑巾扯下来,哈哈大笑,讥讽道:“这就是你们的恩公!看清他的脸了吗?他就是你们的恩公!被你们扎草人,每天箭射每天唾骂的恩公秦牧牧天尊!”

    他的目光如刀,从那些玄都民众的脸上扫过,扫得这些人不止是肉身跪下了,连灵魂也跪下了。

    “没错!他就是牧天尊,天盟的那个牧天尊!”

    哲华黎把妖刀重重插在地上,咬牙切齿道:“你们恨之入骨的牧天尊!十天尊要杀天公,他在其中百般阻挠,不惜自己的性命与十天尊抗争!他绞尽了脑汁,想要为天公寻找一条生路!天庭攻打玄都,他自知实力不敌,拼了命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还邀请了我们!”

    “如果不是他与我们的交情,什么狗屁天公的死活,与我们有屁个关系?”

    哲华黎握住刀柄,旋转刀刃,把妖刀一点一点往地里插,嘿嘿笑道:“我们舍命前来,不是看在狗屁天公的面子上,不是看在你们玄都这么多性命的面子上,而是我们是他的朋友,是生死之交!他要我们来,我们就来,哪怕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也要来!你们算什么?”

    他承受了太大的压力,终于在这一刻畅快淋漓的释放出来,哈哈大笑道:“你们是命,我们也是命,凭什么用我们的命换你们的命?就是因为牧天尊要我们来!嘿嘿,你们这些玄都人做了什么?给牧天尊造生祠?给他造金身?供他奉他?呸!你们扎了草人,天天用箭在背地里射他,唾他骂他!”

    屠夫、洛无双和田蜀一片沉默,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任由他发泄。

    “玄都人有种!”

    哲华黎冷冷的看着这些玄都的太阳守和民众,讥笑道:“有种的话那就站出说一句,老子不稀罕牧天尊救,不稀罕你们救,老子甘愿去死!你们站出来说一句啊——”

    “好了,不必说了,我阻挡不了鸿天尊太久。”

    秦牧抬起手来,抬起头来,直视那些玄都的民众,道:“没错,我是延康秦牧。”

    田蜀踏前一步,淡淡道:“我是延康田蜀。”

    屠夫走上前来,天刀插在地上:“延康刀流昭。”

    洛无双走上前来,单刀抱在怀中:“延康洛无双。”

    哲华黎呼呼喘着粗气,冷哼一声:“延康哲华黎。”

    秦牧向那些太阳守和玄都民众道:“造不造生祠,造不造金身,供不供奉,在你们。我们所做的无关公义正道,只是求个心安。倘若我们活着回来,无需你们为我们扬名,倘若我们死在玄都,在延康给我们造座坟。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