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四一章 河上佳人(第四更)
    秦牧屠夫等五人离去,留下那些太阳守和玄都民众,过了片刻,他们开始起航,前往元界,每个人的心中都是百味杂陈。

    他们将会在元界定居下来,至于秦牧、屠夫、哲华黎、洛无双和田蜀的故事,他们应该会代代流传下来。

    哲华黎长长舒了口气,瞥了瞥秦牧,笑道:“骂了一通,我心里舒坦多了。牧天尊,你是个老实人……”

    他连忙补充道:“骨子里是个老实人。你只是对敌人狡猾诡诈而已,但是面对自己人,面对普通人,你却太老实了,根本不忍心去伤害自己人,伤害普通人,甚至连一句语气稍重的话都不愿说,不想说。我不像你。”

    他意气风发,大声道:“我有话便要说,有委屈就要倒出来!我做了好事,我就要宣扬,我不能让好人受委屈,不能让坏人扬长!这些混蛋,就是对好人有着太多的苛责!坏人身上有万般坏,哪怕只有一点好,也会被他们宣扬,好人身上有万般好,只有一个缺点都会被他们骂死!老子就是看不惯这些!”

    田蜀哈哈笑道:“妖刀哲华黎,念头通达,如其刀一般华丽无双!”

    哲华黎紧了紧背上的妖刀龙牙,洒脱一笑:“我只是不想我敬重的友人背负骂名!秦教主,牧天尊,禽兽,秦拆拆,牧贼,无论怎么称呼他,他都是我的朋友,我敬重的人。他身上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他从未做错过!”

    秦牧眼圈红了,却笑了起来。

    洛无双露出笑容,道:“我徒弟……”

    他连忙补充道:“曾经是。”

    屠夫瞥他一眼,道:“曾经是你徒弟,但跟你学的太规矩,后来跟我一段时间才学好的。”

    洛无双脸色一黑,不再言语。

    秦牧笑看他们,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一个还是他的长辈,但更像是良师诤友,有这样的朋友,真是一件莫大的幸事!

    他的修为在快速恢复,祖庭瑶台,以及各大天宫中的瑶台境界,让他的修为恢复速度惊人。

    当然,他现如今修为太深,即便恢复速度很快,也需要几日时间才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秦牧又取出采自祖庭的灵药,为自己炼制快速恢复元气的灵丹,双管齐下,免得鸿天尊寻来无法逃走。

    鸿天尊对天纲道兵志在必得,天道道兵四十九件,哪怕他得到其中四十八件,没有了天纲道兵,这些天道道兵也不过是一件件威力强大的宝物罢了。

    只有得到了天纲道兵,他才能将这些道兵的威力整合起来,化作一件威力至大至伟的天道至宝!

    比祖神王炼制的天道至宝还要强大不知多少的至宝!

    “所以鸿天尊不会去追杀那些玄都人,而是追杀我们。”

    秦牧目光闪动,五人一起向天公的方向飞去。

    天公伟岸无匹,难以看到其全貌,沿途中,他们看到更多的神城,玄都较大规模的神城有四十九座,以四十九天道命名。

    在太古时代,这些神城建在天河的四周,极为古老。

    龙汉时期,天庭建立,约束天河从南天门流过,天河的河道变动不大。

    但到了龙汉时代的中后期,天庭迁徙出元界,引起天河改道,玄都中再无天河的踪迹,只剩下这四十九座神城和天河古道遗留下来。

    而今天河重归其位,古道中又有激荡澎湃的河水奔流,与玄都的星光相辉映,很是绚丽迷人。

    然而这次带来的却是杀机!

    最为宏伟天方城已经毁灭,因为那里是抵挡天庭大军的门户,天河便是从那里流入玄都,天方城相当于玄都的门户。

    帝清率众在那里堵截天庭的大军,也正是因为天方城至关重要。

    天方城聚集了玄都最强大的力量,其他神城的力量便薄弱许多了,天庭的大军已经来到了这里,一路上秦牧等人看到一座座被摧毁的神城,被打得支离破碎。

    这些神城聚集的兵力较少,远远比不上天方城,因此无需天尊出手便被轻易破去。

    沿途他们看到许许多多的玄都神人被捉住,囚禁在囚笼中,这些玄都神人是天庭各路军侯的战利品。

    至于星空中漂浮着的残尸更是不计其数,死难者有神魔,但更多的是生活在玄都中的生灵。

    他们是半神,但半神中也有普普通通的生灵,无法修炼,或者难以修炼到神祇境界。

    被捕捉的玄都生灵也不计其数,被押送在一艘艘楼船的船舱里,这些人和被俘虏的玄都神人都将成为各路军侯的奴隶,会被送往各地,或者是卖给各大诸天的矿场。

    “当年高高在上的玄都,谁曾想过会有今日?”田蜀感慨良多。

    他们速度越来越快,避开天庭的大军,向玄都天公的方向而去。

    天道煞气越来越浓郁浓烈,天煞如此强横,让秦牧等人天宫中的斩神台也越来越强横,煞气成刀,在斩神台上呼啸肆虐。

    尽管他们的修为提升,但五人心情都很沉重。

    天煞越强,代表着玄都中死难的神圣和生灵数量越多。

    “煞气会凝聚起来,形成第五十口天道道兵吗?”屠夫喃喃道。

    “不会,嫱天妃会带来祖庭的圣地斩神台,将天道煞气席卷一空。”

    秦牧目光闪动,道:“太帝不会放过这个可以让斩神玄刀成熟的机会!”

    突然,琴音传来,空间急速跃动,秦牧心中微动,循声看去,只见一个佳人的身姿从天河旁一闪而过,后方是火天尊的身影。

    火天尊一手托着道火祖地,巨大的道火九重祭坛被他托在头顶,迈步而行,身躯伟岸,追赶月天尊。

    “不知道是否有机会暗算火天尊?”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心有所感,急忙回头看去,只见鸿天尊大袖飘飘,凌空赶来。

    “我们走!”

    秦牧身形飘起,正要带着四人施展空间神通避开鸿天尊,忽然只见玄都中一片星空陡然出现。

    那星空初时只是小小的星系,随即旋转壮大,浩瀚的神识在玄都中观想,从虚化实,让一颗颗星辰膨胀,横在鸿天尊与秦牧等人之间。

    “阆涴神王!”

    鸿天尊呵呵一笑,凌空飞渡那片星空,却见那星空中一颗星辰突然演化为一座诸天,让他措手不及闯入那座诸天之中。

    “小道尔。”

    鸿天尊哂笑一声,纵身一跃,跳出那片诸天,身形从重重星辰之中穿过,然而他刚刚跳出这片诸天,却发现身在另一片诸天之中。

    一重重诸天像是画中画花中花,一层叠着一层,一层罩着一层。

    秦牧见鸿天尊被困住,放下心来,向那神识源头看去,只见阆涴神王行走在天河上,冷冷清清,星光如华,在她脚下流动。

    她走过之处,天庭的大军息了战鼓,放下刀兵,怔怔的看着她。等到她走后,他们像是从梦中醒来,这才杀伐又起。

    秦牧遥望河面上的佳人,佳人向他看来,遥遥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