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四八章 九狱锁天公(第三更)
    “死了?”

    天公的元神迎迓他们,将他们请入自己的天宫中,悠然道:“我在期待这一天,期待自己的死亡,摆脱天道的束缚。牧天尊,你自由自在,你不是大道所生的古神,不明白大道对我的压迫。这是我的身躯,你看,现在我还能动用我的身躯吗?”

    “什么叫身不由己?”

    他黯然道:“道生神生来就是身不由己。现在,天道的意识已经完全掌控了我的身体,甚至我的元神,我尽管有自己的意识,但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受天道所指使。你以为现在控制我的身体的是我吗?不!是天道!”

    “是这宇宙中漫漫其行的天道!我并非自由身,只不过是天道的傀儡!你们羡慕天公的强大,天公的高高在上,有着无边权势无边威能,而我则在恨,恨我一出生便被囚禁在这躯体之中,囚禁在这囚笼中!”

    他此刻竟然有些兴奋,只是在秦牧等人面前,他在压制自己的兴奋。

    “我甚至羡慕祭祀神,他们是被祭祀而生,没有道生神那么多的限制。我还羡慕大千世界中的万千生灵,他们像是蝼蚁一样细小,但他们却可以自由自在……”

    “不!你不是羡慕他们!”

    秦牧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他:“天公怎么会羡慕这些蝼蚁?天公,你的目的是跳出天道的掌控,跳出去的同时不是要成为蝼蚁,而是依旧保持天公的力量,依旧高高在上!你所想做的,不是成为众生,而是统治众生!”

    “错!”

    天公元神也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秦牧五人,肃然道:“你说我不羡慕蝼蚁是对的,但你下半句话便是大错特错!我不是要统治众生,我所要做的是超脱!超脱于天道,达到像太易道兄那样无拘无束的境界!”

    秦牧指着他哈哈大笑:“你知道鸿天尊的想法吗?你知道鸿天尊所谓的超脱天道,便是让曾经的天公彻底死亡,成为十天尊,成为这片宇宙的主宰吗?你超脱不了!”

    他虽在大笑,但无论脸上还是内心中都没有半点愉悦。

    屠夫皱眉。

    他对秦牧了解甚深,毕竟秦牧便是他与残老村其他老人一起养大的,秦牧这幅神态往往便表明秦牧的关心与重视已经到了让他抛弃理智的时候!

    这时候的秦牧只有一种做法,那就是不惜一切!

    他悄悄转动一下天刀的刀柄,哲华黎、洛无双等人顿时会意,田蜀猛地仰头,狠狠灌了两口酒,壮一壮胆。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秦牧真的在天公灵台上与天公撕破脸,哪怕他们将要面对天道的攻击,他们也在所不惜。

    “我当然知道。”

    天公元神还是如从前一般淡然淡漠,不疾不徐道:“鸿天尊就是我,他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牧天尊,你是否觉得鸿天尊只是我的一魂,他在红尘俗世中游历太久,被红尘污染了,因此变成了十天尊?你觉得他与我不是一心,他的想法与我不是一体?你是否觉得他是瞒着我做那些事情?那么你错了,大错特错。”

    他眼中白色的光芒如同霞气飘浮,声音如同天钟般洪亮:“鸿天尊就是我。他的一切想法都是我的想法!他的一切作为都是我的作为,他的一切念头都毫无保留的反应在我的天心之中。他的欲望追求,也是我的欲望追求!”

    秦牧握紧拳头,声音沙哑道:“他的欲望和追求,是你的欲望和追求的一部分,对不对?”

    天公元神露出笑容:“你终于想明白了这一点。没错,鸿天尊的一切想法,都只是我的想法的一部分。他是我的一部分,取代不了我。等到我死之后,我摆脱天道的控制,我的思维降临,他的一切想法和欲望都将变成我的一部分。”

    “那么你还有天心吗?是否还有天道之心?”

    秦牧追问道:“那时候,你是会变成十天尊,还是依旧是天公?”

    天公元神想了想,道:“天心是什么?天道之心所求的,是天心即我心,而我所求的,是我心即天心。”

    他话音刚落,秦牧立刻出手,一出手便是神通道境第二十五重天,九狱锁心道长存!

    无数锋利的荆棘在天公的灵台中爆发,荆棘锋利尖锐,在落地的一刹那便开始暴涨,化作一座座倾斜的山峰,变成狱台!

    一层又一层的狱台旋转,围绕天公元神飞舞,将天公元神牢牢困在九狱台中!

    九狱锁心,锁的是道心!

    道心不等同于道境,道心被锁,会影响到道境上的发挥,也会影响到自己对道的感知,自己的恢复能力,自己的修为进境!

    秦牧在施展九狱锁心道长存的一刹那,天公灵台中地面上的天道符文印记嗡鸣,矗立在灵胎上的天道之宝形态轰鸣震荡,这是天道之怒!

    任何人胆敢向天公出手,天道都会控制天公将其人抹杀!

    秦牧动手之时,屠夫、哲华黎、田蜀和洛无双纷纷拔刀而起,四声刀响,四个身影四面跌出,他们的修为还是不够,在天公天道那沛然伟力面前,任何精妙的刀法神通都会被轻易击破!

    眼看秦牧便要葬身在天道的威能之中,突然那些天道之宝合天道印记悉数定住。

    天公元神颤抖,竭尽所能以自己的意志对抗天道意志,声音沙哑道:“牧天尊,散去你的神通,你还可以活着,我对抗不了天道意志!”

    秦牧看着九狱台中的天公元神,握紧拳头:“你先从这道神通中走出来!”

    天公元神迈开脚步,向上走去。

    他脚步一动,荆棘丛生!

    无数荆棘从九狱台四壁上刺来,让他寸步难行!

    更为可怕的是针对他道心而来的荆棘丛林,他就算是一动不动,也感受到道心传来的剧痛!

    突然天公灵台再度震动,一件件天道之宝和天道烙印再度绽放威能,屠夫等人各自爬起来,将秦牧团团守住,持刀看着四周弥漫的天道道光和那一口口天道之宝!

    这里的天威实在太强了,强大到仅需一次波动,便足以让他们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秦教主,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天公的意见!”

    哲华黎舔了舔嘴角的血,提议道:“没有必要为了你心中那个让你敬重而现实中却不值得敬重的人,搭上你的性命,搭上我们的性命!”

    ————推荐一本历史小说,獒唐,作者苍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