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五五章 皎皎明月光,灼灼朝日暉
    幽天尊喋血,身形狠狠砸在星空中,如同砸在平静的水面上的石子,飘起飘落,在星空中荡起道道涟漪。

    他的元神被太极古神缠住,顿时露出自己的弱点。

    他的肉身无法像他的元神一样强大,他的元神掌控幽都大道,入道二十五重天,二十五重幽都世界铺开,道法神通一层深过一层,一层强过一层!

    而且,他还在不断参透更为高深的道境,即便是太极古神一时间也奈何不得他。

    哪怕是太极古神合体化作土伯形态,纵横驰骋在他的幽都世界中,也至多只能与他的元神并驾齐驱,无法伤到他的元神。

    ——两位古神虽然可以化作天公土伯等各种形态,但对于天道幽都大道深层次的道境,便有些不足了。

    然而,幽天尊的肉身的弱点却显现出来,给了妍天妃和宫天尊以可趁之机!

    他并非是以肉身战斗见长的天尊,肉身搏杀,是他向来看不起的,而且他也没有与人肉身搏杀的机会。

    妍天妃和宫天尊一前一后袭来,妍天妃纤纤玉手捏着一根发簪,迎风一晃,化作利剑,剑光翻飞,幽天尊身前身后顿时出现一个个归墟大渊,将他的身体向不同的方向撕扯,把他活活定在星空之中。

    他的身体大字型张开,四肢和头颅被拉伸,四肢和脖颈都被拉得很长。

    宫天尊纵身跃起,手中的长鞭一抖,化作一杆大枪向他眉心刺去!

    叮!

    祖庭龙脉所化的大枪刺在幽天尊的眉心,幽天尊眉心见血,枪尖穿透他的头骨,刺了进去!

    幽天尊剧烈挣扎,却挣不脱归墟神通,不由脸色黯然。

    “牧,我尽力了……”

    他竭力催动法力,抵挡这一枪的刺入,但是却根本抵挡不住,龙枪一点点的刺入他的头颅。

    “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你的托付,你让我活下来,我做不到了……”

    就在此时,一道剑光浩浩荡荡,一剑分开阴阳,让两位太极古神不得不一左一右分开,避开这道惊世的剑光。

    两位古神心中一惊,立刻认出这一剑,这是开皇秦业的剑!

    此时开皇的剑,与不久之前他们见过的开皇的剑又有不同,这种不同并非是剑法不同,而是道境不同。

    先前他们在天庭遇到开皇,一剑洞穿太极图,实力固然强大,但对他们还没有多大的威胁力,而现在开皇一剑分开阴阳,让他们感觉到极为可怕的威胁!

    他们两人倘若分开,单对单,是比十天尊这样的存在逊色一筹的,只有两人联手,才拥有无边战力。

    这一别时间不长,开皇竟然成长到看破他们弱点的程度,着实了不起!

    太极古神分开之后,幽天尊的元神顿时脱困,直扑自己的肉身所在。

    而那道剑光分开阴阳,逼退两尊古神,剑光长驱直入,直指宫天尊,速度之快,让宫天尊也有一种措不及防的感觉!

    她的后心,仿佛又有剑伤隐隐要炸开,那是开皇上一次在天庭中给她留下的剑伤所在的位置。

    不过,开皇的剑伤,早已被太素神女治愈,为何现在她又感觉到伤口在隐隐作疼?

    “他的剑,印在了我的道心中,让我的道心出现了剑伤!”宫天尊顿时醒悟过来。

    开皇用无比强大的道境将她重伤,太素能够治愈这种伤势,但开皇在击伤她的同时,又以无比强大的道心挫败她的道心!

    而这种伤,是太素所无法治愈的!

    她道心上的伤,只能自己治愈自己。但她的道心虽强,却还是没有达到开皇那等层次!

    就在此时,妍天妃冷笑一声,一剑劈出,剑光在宫天尊身后化作一口归墟大渊,开皇那惊世一剑唰的一声穿入归墟大渊中,消失不见。

    妍天妃刚刚放心,下一刻剑光涌动如潮,从一口口归墟大渊中穿过,一座座大渊崩溃瓦解!

    她并未困住开皇的剑,相反,却被开皇这一剑破开了她的归墟神通!

    剑光从最后一座大渊射出,已经来到宫天尊面前!

    宫天尊抽出龙枪,飞速后退,龙枪化作长鞭,如龙般卷动,抵挡剑光。

    她的眼前到处都是剑光,祖庭龙脉所化的长鞭如同一个圆环套着一个圆环,叮叮当当不断与无忧剑碰撞,一块块巨大的神山神石被无忧剑切开,很快她手中的长鞭便只剩下把柄。

    而无忧剑的威能终于耗尽,呼啸而去。

    宫天尊浑身香汗淋漓,用力一振手中的鞭柄,被开皇这一剑切碎的祖庭龙脉顿时呼啦啦飞来,一块块巨大的山体很快在她手中重组,又化作一道神鞭,完好无损!

    宫天尊心中一阵后怕,开皇这一剑竟然连续破开太极古神、妍天妃和她这四位天尊级存在的神通,这才耗尽威能,着实可怕至极!

    她猛地转身,只见开皇迈步走来,两位太极古神尽管分开,但阴阳牵引,以一种美妙的弧度围绕彼此相互转动,像是太极图的阴阳鱼在相互流转,而开皇正处在太极图的中央。

    这一点又是无比绝妙!

    开皇尽管分开他们,但是却落入他们的阵图之中,等待开皇的,将会是他们二人的绝顶一击!

    开皇走在这片正在形成酝酿的太极图之中,闲庭信步,似乎对他即将要遭遇的猛烈攻击毫无觉察。

    他抬起手掌,无忧剑飞回,右手倒持剑柄,左手却从腰间提起剑鞘。

    叮——

    一声悠扬的剑鸣传来,无忧剑在他身前入鞘,剑鸣声清脆悦耳,蕴藏着剑道的道韵。

    而在此时,恰逢宫天尊向这边看来,剑鸣声传入耳中,宫天尊脸色大变,突然道心中的剑伤爆发。

    嗤嗤嗤——

    她身躯抖动,全身上下千百道剑创从体内迸发,将她的身躯刺穿,鲜血飞溅!

    宫天尊闷哼一声,叱咤声起,一座座天宫光芒大放,天庭号角悠扬绵长,抵抗剑道的鸣响!

    开皇扬了扬眉,拔剑,提起三寸,再度重重一顿,剑鸣声大作,两股剑鸣声交汇冲击。

    宫天尊的天庭噼里啪啦爆响,仿佛有无数剑气横扫她的一座座天宫!

    宫天尊吐血,跪倒在地。

    妍天妃心中一惊,有些迟疑,开皇的剑鸣声传入她的耳中并无什么,只是普普通通的道音,而传入宫天尊的耳中,宫天尊竟然身负重创,着实是无比诡异。

    她并不知道宫天尊道心上的道伤如此严重。

    不过她来不及想其中缘由,因为幽天尊的元神已经来到。

    与此同时,两尊古神的太极图已成,太极图旋转,就在此时剑光再度亮起,一剑斩下,两尊古神顿时只觉阴阳相隔,他们之间的联系,竟然被开皇这一剑断去!

    “其人灼灼,如朝日之辉,其剑皎皎,如明月之华。”

    两位太极古神看着太极图中的开皇,异口同声,齐齐赞叹:“开皇秦业,几日不见,你离成道又近了一分。可喜可贺,羡煞我们!”

    突然,两位古神双双叱咤一声,将太极沙盘催动,沙盘横空,化作一片大漠铺开!

    开皇这两剑,迫使他们不得不动用他们的伴生至宝。

    他们自出世以来,第一战便逼退嫱天妃和石奇罗,迫使两位天尊不得不认栽退走,但即便是那时,他们也没有动用伴生至宝。

    而现在,开皇的这两剑,让他们压力大增,唯有动用伴生至宝,他们才有胜算。

    开皇迈步穿行,风沙漫天,无数沙尘袭来,那些沙尘是一颗颗星球,就在接触到开皇的一刹那,化作无数星球呼啸从开皇身边飞过,有的星球迎面撞来!

    然而这些星辰在撞击到开皇之前,便仿佛遇到了无形的剑气,径自裂开,分成两半从他两旁呼啸飞过。

    “道友!”

    两位太极古神身躯盘绕在星系的中央,隔着无尽星空向开皇躬身见礼,道:“上一次,我二人见你是要成道的存在,因此礼让三分,没有与道友为难。今日重逢,还望道友不要让我们为难。”

    开皇收剑入鞘,提起无忧剑向两位古神还礼,前方无数星系突然向两旁分开,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到一旁。

    “两位道兄礼让,秦某铭记在心,改日再行礼让两位道兄。”

    开皇语气平淡,道:“今日我来救人,两位只需再礼让一次,改日我多礼让两位一次也不无不可。”

    两位太极古神对视一眼,太阴娘娘道:“我们已经让过了他,第一次,是敬他的道行,他的道境深远,走在我们前面,可以算是我们的师兄。第二次,便没有忍让的道理了。”

    太阳古神点头,道:“这次的确没有忍让他的道理。道友恕罪,我们兄妹不得不得罪阁下了。”

    开皇道:“两位可曾看到宫天尊的伤?这伤是道伤,两位道兄若是在我剑下受伤,只怕会如她一般。”

    两位太极古神相视一笑:“我们入世,正是为了磨砺道心,从这滚滚红尘中明悟成道之路,倘若能在道友手中受伤,是我们的际遇哩!”

    开皇皱眉,太极沙盘的威力愈发强大,这一战,只怕是他自出道以来最为可怕的一战!

    另一边,幽天尊的眉心破开一个大洞,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头脑中浑浑噩噩,脸上的鬼脸面具也被宫天尊那一枪击破,裂成两半。

    他满脸是血,慌乱的抓起面具,想要罩在脸上,却怎么也拼不到一起。

    眼泪啪嗒啪嗒的从他的脸上落下,混着血,滴在星空中。

    “堂堂幽天尊,竟然会被打哭了。”

    妍天妃笑道:“你未免也太有失天尊的体统了。”

    “不要轻敌。”

    宫天尊咬紧牙关,强行镇压伤势,努力站起身来,声音嘶哑道:“我在幻境中看到过这个面具,是他娘亲给他留下的唯一的遗物。”

    妍天妃毛骨悚然。

    ————二月最后一天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