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七三章 祖庭玉京城(第二更)
    那走来的大佛带发修行,与其他的僧人不同,他并未穿着僧人的衣袍,看起来就如俗世的普通人,然而走来之时佛音浩浩荡荡,佛光涌动,在他脑后化作一圈又一圈的光晕。

    光晕中一座座佛界诸天显现,共有二十八重诸天,中央是一座大须弥山,诸佛神圣立于诸天之中,口中佛经,天花乱坠,让正在争斗的瘸子和瞎子也静下心来,停止争斗。

    这大佛正是残老村的马爷,马神捕,马如来。

    他迈步走来,身后佛光重重,佛界二十八诸天愈发显得真实,各色佛宝挂于诸天之中,宝光萦绕,庄严不凡。

    马爷无视众人,径自来到秦牧身边,抬手一指,点在秦牧的梦境中。

    梦境竟然就这样开启,马爷迈步走入秦牧的梦境,来到秦牧的眉心处,跏趺而坐。

    嗡,嗡,嗡——

    一声声震动传来,马爷脑后的佛界二十八重诸天旋转,挂在秦牧元神的脑后,诸天佛陀大颂,佛音缭绕,梵音响彻诸天。

    马爷缓缓闭上眼睛,眉心的眼睛却缓缓张开。

    马如来的第三只眼是佛眼,平日里一直闭合,张开佛眼时,便说明事态无比紧急。

    不过这只佛眼张开,一道佛光从眼中射出,定在佛陀秦牧身上,那尊梦境中的佛陀秦牧顿时停止同化。

    马如来眉心竖眼中一道道佛光射出,将梦境中的一个个秦牧定住,轻喝一声,道:“妄。”

    那些梦境中的秦牧顿时一个个闭口,有些秦牧挣扎开口,一开口便是妄言,不再是弥罗宫元圣的经文。

    马如来双眼紧闭,眉心第三只眼却一直张开,继续定住梦境中的无数秦牧,开口道:“我能助牧儿坚持几日,不过也坚持不了多久。我有师弟战空,佛心高明,居住在大雷音寺,佛性已经深达大梵天。瘸子,你去将他请来。”

    瘸子精神大振,元神飞速回到肉身,突然身形一闪,瞎子惊叫一声,一身衣物被偷得干干净净,连袜子也没有剩下。

    瞎子急忙以龙拓神枪护住下体,怒道:“瘸子,你恨棒打人,迁怒于我!”

    瘸子早已扬长而去,把瞎子的底裤袜子内衫外衫丢得哪儿都是。

    哑巴送过来一套衣衫,瞎子连忙跑到僻静无人之地穿上,怒道:“恨棒打人,死瘸子,明明是司婆婆先揍得你,我只是搭把手,有能耐你去偷司婆婆的衣裳……”

    他话音未落,轰隆隆一连串元磁大神通落下,瞎子顿时被压得大字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轰隆轰隆,又是一连串大神通压下,瞎子只有蹬腿的份儿,连龙拓神枪也被压得服服帖帖,对着他埋怨不休。

    过了几日,瘸子风驰电掣赶了回来,双手托着一头长着乌黑铮亮毛发的魔猿,那头魔猿体大如山,被他托起来,却依旧在呼呼酣睡,鼾声如雷。

    瞎子只觉身上的压力一轻,这才松了口气,连忙爬起来,——他已经被镇压了数日了,想来是司婆婆看到瘸子托着魔猿战空赶了过来,这才消了气,放过了他。

    “战空如来还在睡觉,便被你带来了?”瞎子迎上前去,问道。

    瘸子托起战空如来赶到秦牧身边,将这尊卧佛放下,魔猿战空如来的毛发比从前更加长了,根本看不出是一尊有着广大佛法佛心的大佛,反倒像是幽都里的魔怪。

    “他在睡觉,漫山遍野都是和尚佛陀,我试着叫醒他,却怎么也叫不醒,只好把他偷来了。”

    瘸子不满道:“大雷音寺的僧人和佛陀也是小气,竟然提着刀兵追杀我,好在我跑得快。”

    瞎子无语。

    马爷的声音从秦牧的重重梦境中传来,道:“战空师弟虽然法力修为不济,但心性修为在我之上,他是唯一一个接近老佛的人,有他在,可以多坚持一个月。”

    他坐在秦牧元神的眉心中,身形摇摇欲坠,眉心佛眼中一道道佛光也暗淡下来,难以定住那些秦牧,无法让他们继续妄言。

    魔猿战空突然站起身来,却依旧双眸紧闭,鼾声如雷,就这样迈步走入秦牧的梦中。

    到了秦牧的梦境中,他依旧鼾声大作,倒地呼呼大睡,不像马爷还需要催动佛法镇压。

    外面众人面面相觑,只见梦境中的秦牧在他的鼾声中,竟然也悉数睡着了,与他一起呼吸,一起入梦,睡得甘甜。

    众人见此情形,终于放下心来。

    司婆婆放下史前神弓,低声道:“现在有两位佛陀在此,可以多坚持一个月,不知道魏祖师和叔钧他们,是否已经寻到祖庭玉京城,引来十天尊……”

    她抬起头,仰望天空。

    在十万圣山的山顶,仰望天空也可以看到玄都。

    此时的十天尊中,大半天尊应该还在玄都之中,瓜分玄都利益,降服天道,炼化天公肉身。

    从玄都赶往祖庭,也需要花费很长时间。

    祖庭上空的天庭,此时虽然有天尊坐镇,但是数量却不多。

    “而且,十天尊大半受伤,他们真的能够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赶往祖庭,寻到玉京城吗?”

    司婆婆低声道:“就算寻到玉京城,他们能够破开披香殿,打死那位弥罗宫元圣吗……”

    她忧心忡忡。

    而在此时,魏随风与叔钧凭风而立,站在空中,叔钧眉心突然张开,露出一枚太初神石,神识爆发,在空中观想出各种奇异的景象,沉声道:“当年封印祖庭玉京城,也有我一份儿,虽然大家都说将玉京城的经历忘记,不去想里面发生的事情,不对外说那里的遭遇,但是岂能不想?”

    他是玉京城的封印者之一,虽然无法完全解开玉京城的封印,但是解开自己留下的封印却还是可以办到的。

    等到叔钧将封印解开,突然一股古老苍茫的气息冲天而起,祖庭的天地为之晃抖动摇!

    咔嚓,咔嚓!

    剧烈的晃动传来,一座古老无比的神城在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一角!

    苍茫大道的气息扑面而来,将两人冲击得身形不稳,魏随风和叔钧脸皮被冲击得都是褶皱!

    等到这股大道气息冲击而过,魏随风抖了抖身上的尘埃,看着面前突然浮现出的瑰丽建筑和那片神城中的可怕景象,喃喃道:“如果不是要救师弟,这种地方,打死我也不来……”

    他在进城之前,留下一口大鼎,鼎中都是星沙,沙子里插上一炷香。

    叔钧不解。

    魏随风道:“我们进去之后,这柱香会在星沙上画出我们所走的地理图,万一我们陷落在里面,其他人便可以循图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