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七五章 魏拆拆和大迷糊(第四更)
    叔钧看去,不由打了个哆嗦,他果然看到了一个活人,正坐在一株树下,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两人面色如土,只见那人是个女子,风华绝代,从树下起身,遥遥向他们招手。

    两人定睛再看,那女子已经消失,而刚才的那株枯树上则多出了一枚果实。

    “道果!”

    两人心头怦怦乱跳,那是一枚道果,虽然看起来皱巴巴的,但道果中依旧充斥着浓郁的道韵。

    “难道刚才那女子,是道果中蕴藏的灵魂?”

    终于,冷寂之风停歇。

    魏随风与叔钧对视一眼,两人齐齐迈开脚步,向那道树走去。

    待来到不远处,两人停下脚步,只见那枚道果在树上轻轻旋转,接着道果上皱巴巴的纹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魏随风心中警觉,暗自提防。

    渐渐地,那道果在他们眼中已经大得堪比星球,道果上的每一道纹理都显得无比粗大,而组成这些道纹的则是较细的道纹,构造无比复杂。

    然而更细的道纹内部还有道纹构造!

    他们一层又一层看去,这道果表面的纹理,竟然彰显出无穷无尽的细节,越往细看,细节越多,玄妙越多,奥妙越多,越是难解!

    两人不自觉的沉醉于其中,像是沉寂在一种拥有着奇特魅力的解密游戏,按捺不住好奇心,让他们不断的去观察更细微的细节。

    然而他们所没有注意到的是,从外面看来,道果并没有任何变化,变化的是他们自己!

    他们二人的身躯在不断缩小,不断接近那枚道果,越来越小,越来越近,眼看便要被道果吞噬进去!

    突然,魏随风和叔钧看到道果的最细微之处,那里竟然躺着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不着一缕,就这样躺在道果的中心。

    她正在道果中沉睡,甜美,动人。

    “老魏!”

    叔钧突然神识爆发,喝道:“不要被这女人迷惑了!”说罢,他神识冲击魏随风的脑海,将魏随风惊醒。

    魏随风怅然若失,喃喃道:“另一种美,不逊于绝无尘的美……”

    他随即醒悟过来:“叔钧这家伙怎么没有被迷惑?难道他的道心比我强?”

    他却不知道叔钧的审美异于常人,根本不觉得这女子有哪里好看。

    这时,两人这才注意到他们赫然来到道果的内部,回头看去,无穷大道道纹纠缠,将他们封锁在这个古怪的道果之中!

    他们站在这里,几乎看不到任何外界的亮光,只能看到无穷无尽的道纹!

    一条条道纹如同锁链,从四面八方射来,那些道纹中蕴藏的威能,即便是魏随风这等帝座大圆满境界的存在也不禁战栗,心中生出绝望之感!

    叔钧也陷入绝望,声嘶力竭道:“牧天尊,你救过我的命,我却无法还一条命给你了!”

    轰——

    无数道纹将他们淹没,叔钧闭上眼睛,以为自己已死,然而四周却传来无比恐怖的悸动,抵挡那道果的道纹绞杀!

    “魏随风这么厉害?”

    叔钧又惊又喜:“看不出来他竟有这等本事……”

    他刚刚睁看眼睛,便看到披香殿矗立在他们面前,魏随风赫然是将这座披香殿取了出来,直接用这座大殿来对抗道纹的侵袭!

    披香殿没有任何威能,但披香殿却有着无数重封印,那道果的道纹迸发,一股脑将披香殿所有封印的威能激发!

    披香殿的封印,几乎聚集了从太古时代至今的所有强者的封印,从太帝到太初,从太初到十天尊,另有无数造物主、古神、帝座强者的大封印,此时这些封印的威力在一刹那间爆发开来!

    叔钧脸上的惊骇和喜悦还未来得及绽放,突然魏随风扑来,周身无数传送符文飞舞,将他们二人重重裹住,厉声道:“快走!”

    轰!

    无边的道光从这枚诡异道果内部爆发开来,剧烈的震荡以道果为中心四面八方迸发,霎时间祖庭玉京城中一股滔天威能冲天而起,将太古时代的神王、古神和太帝太初等人留下的封印冲击得一干二净,让这座古老无比的神城一下子出现在祖庭之中,完全暴露!

    而这座浩瀚神城之中,这股恐怖的冲击像是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股股无比恐怖的悸动被触发,相继爆发!

    即便是遥在十万圣山中的众人,这一刻也能看到祖庭一片荒凉之地中,一股股恐怖的道光冲上天空,撼动天地大道,将上空的白云推开,将祖庭的世界壁垒打穿!

    而在天庭上,镇守天庭的诸神只觉地动山摇,整个天庭都在晃动不休,天庭地面咔嚓咔嚓裂开,群殿摇摇晃晃,几欲倒塌。

    诸神难以站稳身形,就在此时,他们也看到了那恐怖的道光冲天而起,那些道光连在一起,光芒在祖庭的天空甚至天外,形成一株苍苍茫茫的大树形态!

    留守天庭的虚天尊和火天尊立刻长身而起,镇压住天庭的动荡,两位天尊向那道光升起之地看去,不由脸色大变,但见无数星辰被这些道光推得远离原来的轨迹轨道,天象大乱!

    玄都中,昊天尊、石奇罗、妍天妃、祖神王、嫱天妃、琅轩神皇和宫天尊七位天尊正在炼化天道,炼化天公肉身,这一刻天公的肉身也为之动摇,玄都中亿万星辰紊乱!

    镇守玄都的天庭各路大军被紊乱的星辰星宿带得兵马大乱,镇守天河的天河水师一艘艘楼船大舰被动荡的天河掀飞,无数天兵天将手舞足蹈,被抛飞到星空中,难以稳住身形。

    “祖庭生变!”

    七位天尊齐齐起身,向祖庭看去,琅轩神皇失声道:“是披香殿!我留在披香殿的封印被触动了!”

    “我的也被触动了!”

    嫱天妃脸色大变,急忙起身,催动祖庭斩神台闪身便走,怒气冲冲:“牧天尊这厮,真是找死!”

    其他天尊对视一眼,呼啸跟上她,一起向祖庭而去。

    祖庭玉京城中,披香殿镶嵌在一株道树上,而殿门口,正挂着那道树的道果,道果与披香殿残存的封印还在不断碰撞,交锋,各自试图把对方磨灭!

    而在此时,一堆破砖烂瓦之下有东西蠕动,过了片刻,魏随风和大头叔钧从瓦砾中爬了起来,各自拍打身上的灰尘。

    叔钧四下看去,只见这祖庭玉京城又倒塌了不少建筑,不禁喃喃道:“原来牧天尊是师出名门,他走到哪儿拆到哪儿的本事,还是比不上你啊……”

    魏随风淡淡道:“这是自然,我从龙汉拆到现在,其实浪得虚名?”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笑声中,叔钧四下看去,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连笑声也越来越小,终于渐不可闻。

    只见一条混沌大河出现在他们面前,河中是混沌之气,浩浩荡荡,不知流向何处。

    魏随风笑道:“这次,不怕十天尊不进披香殿,除掉那个弥罗宫元圣!叔钧,咱们该走了……叔钧?”

    他打量叔钧的面孔,露出狐疑之色:“你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叔钧清醒过来,哈哈笑道:“我岂会迷路?哈哈哈哈,我堂堂太古三大神王,岂会迷路……我只是没有来过这里而已。魏教主,你的那个地理图,真的管用吗?真的会有人来循图救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