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八一章 遭天谴
    “牧天尊,你为何总是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那个丫头太易忍不住道:“你的想法每次都是荒诞不经,但却充满了妖邪的吸引力,即便是我,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心动,觉得你的主意倘若实施出来,肯定都是好主意!”

    秦牧双眼放光。

    那小丫头吸了一下鼻涕,道:“不过从我的经验来看,每次你的主意都是其馊无比。太帝也算是半个成道者,但是听了你的馊主意,只是两三次,便把肉身折了。而我听了你的主意,借混沌斧给你,于是你砍了世界树却无法救活。”

    秦牧哈哈大笑,声音嘹亮。

    丫头太易静静地等待他掩盖尴尬的笑声结束,这才继续道:“你焉知这次你的主意,不是馊主意?连我也不敢说能否救活那株世界树,就算救活了,你知道后果吗?”

    秦牧脸色大变,试探道:“你的意思是这株世界树到了我的神藏中,会把我的神藏撑爆?”

    “撑爆你的神藏,应该不会。这株树活过来,根须缓慢生长,树木一时间是不会生长了。”

    丫头太易打消他的疑虑,道:“我说的是另一件事。我这桶中水不是普通的水,而是我道树上的道露,道露在夜晚凝结,白天便会消失。我那道树上每一片叶子都是我的道行,每片叶子上每晚只能凝结出一滴道露。道露的总数是一定的,每次都只能收集到这么一桶水,而这一桶水恰恰只够修复大黑山夜晚裂开的山峰,阻止上一个宇宙的强者偷渡。”

    秦牧明白了她的意思,道:“也就是说,倘若你用道露救活那株世界树,便必会有上一个宇宙纪的强者偷渡进来?”

    丫头太易点头道:“正是此理。你若是有能耐挡住人家,那倒好说,借给你一桶水也无妨,你尽管去把偷渡者杀了便是。但是你却偏偏没有这个能耐。”

    秦牧羞愧万分。

    丫头太易瞥他一眼,不紧不慢道:“我给你指一条正道。你去世界树下,像蓝御田、虚生花他们一样参悟,将来有所成就,便可以用自身大道符文在自己祖庭中种下一株道树。有了这道树,将来你们修炼到成道的地步,便会发现好处之大,从前一切辛苦都没有白费!这种成道,可不是太帝那样充满了水分。”

    秦牧面色羞愧,四下看了一眼,瞥见四下无人,这才俯身在这小丫头耳边低声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实不相瞒……”

    他犹豫再三,还是鼓足勇气,告诉丫头太易这个隐藏在他心底多年的秘密:“其实,我不如虚生花和蓝御田聪明,悟性也没有他们高,道心也未必比他们更强。”

    丫头太易翻了个白眼,无趣的看着他,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一点。

    秦牧踟蹰道:“我若是和他们一起在树下悟道,肯定成就不如他们,他们便知道我这个霸体是个假货,水分极大。我若是剑走偏锋,直接炼化了世界树,他们还会赞一声,果然是霸体。因此就算我无法炼化世界树,也须得种出一株来……”

    “那么,你准备好面对从破灭的宇宙爬到这里来的史前强者了吗?”丫头太易问道。

    秦牧迟疑一下。

    丫头太易冷笑道:“你现在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修为最低的存在,本事都不逊于十天尊,而且这还是破灭大劫将他们消磨削弱的结果。倘若他们来到这个宇宙,以自身大道烙印虚空,直达咱们宇宙的终极虚空,他们便可以恢复到巅峰状态。到那时,别说你,就算是十天尊绑在一起,也不是他们任何一人的对手!”

    秦牧垂头丧气,转身离开,就在此时丫头太易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道:“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秦牧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希冀之色。

    丫头太易展颜一笑,露出嘴巴里零零星星的牙齿,显然是在换乳牙,道:“我守在这里,为的便是应对这种情况。倘若有史前强者踏足进来,我会将他们一一格杀!”

    秦牧眼睛雪亮。

    “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大黑山毕竟是你的大黑山,我已经把地主的位子让给你了。”

    丫头太易老神在在道:“我每日修补大黑山已经够操劳了,所以让我出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每日补山着实无趣。”

    秦牧连忙道:“我来补山!你让我补多少天都行!”

    丫头太易狡狯的眨眨眼睛:“我也不要你补多长时间,只要你补上半年,这半年时间我要离开大黑山做一件事情。你只需要每天晚上登上世界树的最高处,我的道树会滴下道露,你接下这些道露,白天补好裂开的黑山便可。半年后,我会赶回来,那时你便自由了。”

    秦牧喜出望外,连连点头。

    丫头太易又取出一个铁桶,桶里满满的都是道露。

    秦牧狐疑,看了看这个小丫头,又低头看了看这个铁桶里的道露,试探道:“道兄,你这里怎么会有两个铁桶,而且铁桶里都是道露?适才你不是说,你的道树树叶数量固定,每次只能接一桶道路的吗?”

    “是只能接一桶。”

    丫头太易痛痛快快的解答他的疑惑,道:“但是你们没有回到祖庭之前,大黑山的活动没有这般剧烈,所以每次修补多少可以剩下一点。积少成多,于是便多了几桶。我生性节俭,于是就留了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秦牧眼角跳了跳:“也就是说,道兄不必对付那些爬出来的史前强者了。”

    丫头太易干脆利索道:“对!”

    秦牧闷哼一声,接过铁桶,躬身道:“多谢道兄。”

    丫头太易眼睛弯成月牙儿,笑道:“你不生气?”

    “生什么气?”

    秦牧笑道:“道兄借我一桶道露,又避免让史前成道者爬过来危害世人,我感激还来不及,岂会生气?我只是被道兄摆了一道,自认为智慧不敌,但心里还是欢喜万分。”

    丫头太易油然赞道:“牧天尊,你虽然不如虚生花蓝御田聪明,也不如他们悟性高,道心也未必有他们强,而且还没有他们长得漂亮……但你是真人!蓝御田是圣人,虚生花是神人,而你则是真人。”

    秦牧虽然不知道她口中的圣人、神人和真人哪个厉害,但想来她是在夸奖自己,于是也就虚心接受对自己的表扬,提着小桶去了。

    他回到世界树下,将另一株自己砍断的世界树收入自己的神藏之中,依旧栽种在祖庭中。

    树下众人心惊肉跳,见到他不是来砍树,这才放心下来。

    秦牧定了定神,这才展开神藏领域,只见那株断树矗立在神藏祖庭中,枝叶枯萎,没有一点生机。

    他小心翼翼的在树根下洒水,不远处的太始矿脉中,太始之卵稳稳当当的矗在矿脉祭坛上,大卵慢吞吞的转了半圈,太始的声音传来:“这株树已死,你救不活的……什么东西?给我尝一口!”

    大卵从祭坛上蹦下来,蹦蹦跳跳来到树下,秦牧正在洒水,太始之卵斜斜的侧过蛋来,似乎能够看到他的动作,好奇道:“没有树根,没办法吸收营养,这株树你救不活,不如把你桶里的水给我尝一口……”

    秦牧冷笑道:“树无根无法吸收水分,你也没有嘴,也没法吸收水分。”

    太始之卵笑道:“我虽然没有嘴,却可以吸收矿脉的力量。”

    “那么这株树也是如此。”

    秦牧认认真真的浇水,道:“倘若是长成大树,可能还无法救活,但这株树还是树苗,它得到了养分,说不定便可以长出根须来。”

    太始之卵凑到桶边,秦牧把这颗大卵推到一边,过了片刻太始之卵又凑上前来,又被秦牧推到一边。

    “不给便不给!”

    太始之卵蹦蹦跳跳远去,依旧回到自己的矿脉中,安安稳稳的扎在祭坛上:“这树无根,吸收不了水分,我控制着矿脉的力量,你洒下的水肯定还是都被我吸收了!”

    秦牧充耳不闻,太始之卵则在控制着太始矿脉,竭力窃取秦牧洒下的道露,就在此时,这枚大卵躁动起来,呼的一声从祭坛上跳起来,跳到半空中不敢落下,叫道:“有什么东西在窃取我矿脉中的力量!古怪,有古怪!”

    那条矿脉是秦牧仿造祖庭太始矿脉所打造的,秦牧得到的太始神石和太始原石都种在矿脉里,让卵中太始古神吸收。

    此时,这条矿脉下一条条阴影在缓缓蠕动,不断生长,窃取矿脉的力量,但见矿脉中一块块太始神石渐渐地丧失力量,光芒越来越暗淡。

    啪!

    一块神石突然裂开,随即碎了一地,太始之卵惊叫连连,悬浮在空中更是不敢落下。

    啪,啪,啪!

    一块块太始神石相继丧失了一切能量,不断碎去,即便是太始原石此时光芒也是越来越暗淡。

    太始之卵欲哭无泪,叫道:“牧天尊,你那是什么水?把这株树养成妖怪了,快点停下来!”

    与此同时,秦牧埋在其他矿脉中的神石也在不断裂开,破碎,显然这些矿脉神石的能量也被世界树吸收!

    世界树经过了道露的滋润,生长出根须原本应是一件好事,但是却夺取四大矿脉中的力量,让秦牧不禁有些迟疑。

    四大矿脉是他感悟太极、太始、太素和太初四种先天大道这才建立的矿脉,因为他的领悟不完整,因此需要借用神石的力量。

    倘若四大矿脉被世界树吸干,那么对他来说是否有些得不偿失?

    正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自身的力量也飞速流逝,不由心惊肉跳起来!

    这株世界树除了夺取四大矿脉的力量之外,竟然开始吸收他的力量!

    不管是什么大道,世界树统统来者不拒,悉数强夺、笑纳!

    他的神藏中玄都不断收缩,玄都以及诸天星斗星辰各种大道开始向世界树中涌去,玄都的星空很快缩小,仿佛鲸吞长虹,无数星辰星斗星河纷纷向树中涌去!

    不仅如此,元都、幽都、四极天,都在收缩,都在向树中坍缩!

    甚至连诸天万界也一个个相继被世界树吞噬!

    秦牧以自身的大道炼就诸天古神,近两千尊古神,此刻竟然一个个也被世界树吞噬,连逃脱的机会也没有!

    秦牧不由骇然,急忙收起神藏领域,迈开脚步便向还在修补黑山的丫头太易奔去。

    现在,只有太易还能救下他,只需要太易抡起大斧头砍断这株在他神藏中作妖作怪的世界树,他便不会被世界树吞噬!

    然而就在他迈开脚步的一瞬间,他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

    秦牧第二步迈出,已经变成皮包骨头。

    第三步迈出,已经失去了一切水分,直挺挺的从空中掉落下来,栽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具干尸。

    花萱秀第一个注意到从空中坠落下来的秦牧,惊声叫道:“老教主砍树遭天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