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四九三章 我要杀你的头
    秦牧也知道司婆婆的良苦用心,这次司婆婆主动要求跟过来,故意提这些事,是为了让自己分心,从瘸子死亡的悲恸中走出来。

    他很感激司婆婆的举动。

    月天尊的侍女从桃林中迎来,挑着灯笼为他们带路。

    桃林先前被毁灭一次,而今又再度生长起来,桃林连接诸天万界,月天尊在这里藏下通往无忧乡的入口。

    想要从万里桃林中寻找出通往无忧乡的入口,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这里的桃林会随着诸天万界的运转而运转,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之中,在任何一个时间点进入桃林都有着无数种可能。

    就算是最为强大的术数强者,也需要万年的光阴才能计算出准确进入无忧乡的道路,这便是月天尊的载极虚空经的强大之处。

    不过,有月天尊侍女带路,那就容易了许多。

    他们没走几步,便从白天到了深夜,又从深秋到了初夏,短短几步,便经历春夏秋冬日月交替。

    桃林的神奇还不止于此,他们还走到了其他世界,时而站在高空的星辰上,俯览下方的诸天大地,时而来到大海之中,耳听得涛声澎湃。

    这一路行进,不知走过了多少个诸天,多少个世界,他们终于来到一处宫殿前。

    这宫殿的墙壁上到处都是门,比太虚虚空桥尽头的三间房还要复杂不知多少,几个侍女前去开门,那些门户后面竟然都是墙壁。

    然而她们开门似乎是依循着某种规律,暗藏固定的开合次序,很快,一扇门户打开,门内不再是墙壁,而是一片虚空。

    虚空中,一座孤零零的门户耸立在那里。

    “天尊稍候。”

    其中一个侍女上前,迈着细碎的脚步来到门边,抖了抖袖子,纤纤玉手从袖筒中滑出,她轻轻敲了敲门,然后默默的站在那里。

    过了片刻,这扇孤零零的门户上竟然浮现出一只大眼睛,眼珠子骨碌骨碌转动,看了看那侍女,又看了看秦牧和司婆婆。

    门户咯吱开启,侍女后退两步,向秦牧二人道:“天尊可以进去了。”

    司婆婆啧啧称奇,来到门边去看门上的大眼睛,却见那眼睛已经闭合,与门户融为一体。

    “婆婆别看了,这是一种空间神通,施法者应该是拿着一面镜子,凑到镜子前便可以看到门前的一切。”

    秦牧向那几个侍女称谢,与司婆婆一起走入门中。

    两人跨出门槛,顿时心胸陡然开阔起来,白云袅袅,绿水青山,这里是造物主们观想出的净土,天空中甚至可以看到许多伟岸的造物主在创造星辰!

    秦牧和司婆婆背后,便是那拥有着传奇色彩的三间房,月天尊早年为彼岸造物主所设计的宝物。

    而在这三间房前方,则是一片漂浮在空中的神城,无忧乡的将士和彼岸虚空的造物主们正在操练阵法。

    秦牧与司婆婆走上前去,只见主持大阵的是一位大和尚,相貌不凡,不怒自威,有着帝皇般的气度。

    这大和尚主掌阵法,操控千军万马,万千神魔,统御着无忧乡和造物主的精锐力量,将造物主擅长的神识和无忧乡擅长的神通融为一体。

    那阵法运转如龙,在大和尚的操控下,所有神魔的气息贯通,元气相容,组成一座座天宫,变成九座祖龙天宫!

    所有人的法力融入到那大和尚的身上,让那大和尚气焰滔天,而他的每一击蕴藏的力量,仿佛是拥有九大天宫的帝座强者的全力一击,惊人无比!

    能够将龙形阵法的威力发挥到这种程度,着实让人大开眼界。

    司婆婆和秦牧望向那里,心中都有些纳闷:“别人的天宫都是力求不同的天宫代表不同的大道,这大和尚的天宫却都是一个样!天宫还能这样修炼?”

    一种天宫,一种大道,不同的天宫组成天庭,融合三十六种不同大道之后,每一种大道都修炼到帝座圆满的境界,便可以修成真正的天庭境界!

    这是常识!

    无论是天庭十天尊,还是幽天尊、月天尊,或是道祖、佛祖、阴天子,又或是秦牧、虚生花,都是这么修炼。

    而这个大和尚却是把自己所有的天宫都修成一个样,都是一种大道,形成九座龙天宫,这种修炼方法别出心裁,秦牧和司婆婆却是从未见过,不免多看两眼。

    “牧儿,这和尚有些面善!”司婆婆惊讶道。

    秦牧正要说话,突然那大和尚发现了两人,不由眼睛一亮,当即催动阵法,一拳向两人遥遥轰来!

    那大和尚的修为境界不是太高,最多是玉京境界,但在阵法的支撑下,他却仿佛是九座天宫都修成帝座境界的小天庭强者,拥有不逊于阴天子、白帝等四帝的战力!

    这一击轰出,万龙飞舞,咆哮,冲至两人面前!

    秦牧挑了挑眉头,抬手一印,只听嗡的一声,他的掌心一卷太极图浮现,阴阳衍变,与扑来的万龙狠狠撞在一起!

    嗡——

    秦牧气血翻腾,头发向后飘摇,脑后一座座天宫铿锵飞出,错落有致,霎时间一片浩瀚天庭浮现,由二十三座天宫组成,神光盈霄,绚丽无比。

    秦牧脚步错动,脚下神藏领域绽放,将这一击的力量完全挡住,沉声道:“太上皇,一上来你便要给我一个下马威?”

    那大和尚正是延丰帝,见他认出自己,这才收了势,让万千神魔散去阵法。

    他的气息急剧衰落,从帝座境界一下子跌到玉京境界,迈步走来,笑道:“秦爱卿,你的修为倒是愈发雄浑了,连这等阵法都能接得住,现在的你,与天尊相比还差多少?”

    “差距不是太大。”

    秦牧谦逊了一句,悄悄向司婆婆传音道:“婆婆,变丑一点,延丰帝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司婆婆白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他又不是皇帝了,还能强抢民女不成?退位的皇帝不如鸡,不用担心他。”

    延丰帝走到两人跟前,从司婆婆脸上挪开目光,赞叹道:“朕已经退位了,否则再见幼幽,这后宫还不得乱将起来?你们俩此来,所为何事?”

    司婆婆笑吟吟道:“来寻月天尊和阆涴神王。”

    延丰帝又不自觉的被她的声音吸引过去,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便无法移开。

    秦牧咳嗽一声,延丰帝笑道:“朕……我不是皇帝,做不成昏君。幼幽还是如此绝艳……”

    “陛下再说下去,我便杀你的头。”秦牧淡淡道。

    延丰帝打个冷战,气道:“你出息了秦爱卿,我那小本子上,你的名字后面记的正字,足足有十几页呢!我胸怀宽广,不与你计较,一直没有与你算过。你现在却与我斤斤计较。不和你说这些,我带你们去见月天尊!”

    秦牧微微一笑,跟上他的脚步,延丰帝向司婆婆道:“朕……我这些年见过阆涴神王不知多少次,惊为天人,但天人距离太远,遥不可及,但幼幽之美却是人间之美。而今我已经退位,后宫佳丽统统抛在脑后,你又守寡,不如咱们将就……”

    秦牧咳嗽一声,道:“陛下,我先给你记下一笔。”

    延丰帝哈哈大笑,转过脸去,秦牧问道:“我师弟是否也在无忧乡?”

    “师弟?你是说白圭?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延丰帝不禁感慨万千,道:“从前你都是叫他延康国师的,而今你做了国师,便称呼他师弟了。他在那边的神城。”

    他引领两人赶过去,道:“白圭虽然得到开皇重用,但这些年颇有些不如意。”

    秦牧不解,道:“我师弟天纵之才,惊艳绝伦,为何会不如意?”

    “他的修为境界被困住了。”

    延丰帝沉默片刻,道:“我来到无忧乡后,历经各种战役,修为突飞猛进,也找到了自己的道路。然而白圭这些年参与的战役不比我少,但境界始终未能提升上去。”

    秦牧疑惑道:“他而今是什么境界?”

    延丰帝迟疑一下,道:“瑶台境界。他这些年过得困顿,始终无法突破瑶台境界,修为境界竟有不进反退的趋势。我担心他……”

    他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延丰帝与前国师江白圭可谓是珠联璧合天造地设的一对君臣,正是他们两人一力推行变法,延康才有今日。

    其中江白圭被誉为圣人,无论资质还是天分、智慧,或是悟性、才情、道心修养,都是完美无缺的人物,寻不到任何短板!

    他的修为实力也一直都在延丰帝之上,他会被境界困住,让秦牧有些诧异。

    “他现在应该在闭关潜修,我去看过他几次,发现每次他的修为都退步了一些。”

    延丰帝提起江白圭,便顾不得司婆婆了,有些焦急,道:“开皇和月天尊也去见过他,说他遇到了和闻天阁圣人一样的瓶颈。若是走不出去的话,这辈子的修为境界,只怕与闻圣人一样了……”

    秦牧蹙眉,樵夫圣人也是被困在瑶池境界,无法进入斩神台,难道江白圭也是如此?

    他们来到江白圭闭关之地,秦牧抬头张望,只见这片府邸的上空漂浮着七十二座宝殿,错落有致,又浮现出三十六座天宫,共同组成了一片大天庭!

    这天庭构造之完美,令人叹为观止!

    秦牧不禁暗暗赞叹,钦佩江白圭的才情,心道:“国师就是国师……”

    就在此时,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构建而成的完美天庭突然崩塌,毁于一旦!

    秦牧立刻感应到正在闭关的江白圭遭到重创,气息衰落下来!

    他修为不进反退的原因,就是因为天庭无法稳住,一次又一次的破灭,摧毁了他的道心!

    三人快步闯入府邸,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那里,鸡皮鹤发,说不出的苍老。

    延丰帝快步上前,柔声道:“白圭,你姓秦的那个师兄过来看你了。”

    江白圭迷茫的抬起头,目光落在秦牧身上,接着便要颤巍巍的站起来见礼。

    秦牧上前一步,按住他的肩头,徐徐道:“一代圣人,道心可还固否?”

    江白圭嘴角动了动,过了片刻,涩然道:“师兄莫开玩笑……”

    “三十六天宫,七十二宝殿,三十六种先天道法,加上七十二种后天大道,相互扶持,齐头并进,原本并无错误。”

    秦牧点拨道:“错不在你,也不在樵夫老师,错在境界不全。你的境界,缺少了四天门境,四天门一开,大天庭稳固,无懈可击!”

    他摊开手掌,掌心托着一片祖庭,正反之间,展现出四大天门。

    江白圭浑浊的双眼渐渐明亮起来,死死盯着他的掌心祖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