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五五九章 太素之死
    延康,一个少女迈着轻快的脚步,哼着小曲儿行走在延康北境的冰天雪地中,她肌肤白胜雪,又拢着一件白色的貂裘,北境寒冷,冰天雪地,但也没有她的肌肤白嫩。

    她来到朔方城。

    朔方城是苦寒之城,原本延康的疆域并未拓展到这里,后来开疆拓土,才在这苦寒之地建立了朔方。

    这里常年冰雪不化,即便是神通者也不愿意在这里久留,放眼看去,除了白雪和冰山,便是一些体型巨大的朔方异兽出没在冰原上,很少看到遗迹。

    朔方城作为北境的重要神城,有神祇庇佑,倒不算冷清。

    远远便可以看到延康的神祇屹立在冰天雪地之中,有如石像一般,却散发出熊熊热力,庇护一方,让朔方城的天气不至于那么恶劣。

    那少女快步走入朔方,只见城中很是热闹,因为有着神祇庇护,这里聚集了许许多多子民,商贸也算兴旺,无论是人族还是其他各族,都穿着厚厚的大氅,皮毛做成的衣裳,看起来很是臃肿,但却多出了一种别样的豪气豪情。

    朔方人喜欢喝烈酒,酒越烈越好,这少女也去尝了尝,却觉得一线热火入喉,不禁吐了吐舌头,又从酒馆里跑了出去,酒馆中传来一阵哄笑。

    那少女好奇心旺盛,在朔方城中走来走去,观看这里的别样景致,突然看到冰雕做的巨大滑梯,不由欢呼一声,快步跑了过去,从滑梯上滑下来,发出清脆的笑声。

    她长相甜美,白净迷人,又很活泼,引来许多少年观望。

    那少女玩了一会儿,取出一卷金纸,唰的一声将金纸打开,看了看金纸,又合拢了,兴奋的冲着一个少年招手道:“韦世杰!你是韦世杰?”

    那少年生得魁梧,却又眉清目秀,闻言笑道:“姑娘认得我?”

    “我不认得,生死簿认得。”

    那少女眉眼一弯,笑了起来:“韦世杰,太帝居余氏借生身,潜伏朔方。你的事发了,我奉皇帝的命令,前来诛杀你。你等一下,我找一找皇帝的公文。”

    她翻找一番,终于找到延秀帝灵毓秀的圣旨,唰的一声展开,眉开眼笑道:“找到了!诸位请让一让,免得伤及无辜!”

    四周的少年哗啦一声散开,躲得远远的。

    韦世杰四下瞥了瞥,拢了拢大氅,冷笑道:“延秀帝派你来的?恐怕不是吧?延秀帝有这个胆子对我下手?牧天尊呢?让他出来!”

    那少女收了圣旨,笑道:“秦叔叔不知道这件事,是皇帝让我来的。秦叔叔忙得很,哪里有时间过问你的事?皇帝是从大罗天得到的消息。”

    她的口音带着西土的风情,很软,很娇,让人恨不得听她一直说下去。

    “我叫熊琪儿,太帝请指教。”那少女躬身,露出背后剑匣。

    韦世杰冷哼一声,突然暴起,一出手便展现出恐怖霸道的神威!

    他虽然是太帝的借生之身,但是修为实力也绝对不弱,这一出手,脑后便浮现出三十余座天宫,宝殿错落!

    他在延康并不张扬,因此名声不显。

    张扬之辈,如晓天尊的转世身,早就被秦牧射杀,从那之后,十天尊在延康的转世身便都小心翼翼。

    学习延康变法可以,但是一定不要触犯秦牧逆鳞。

    试图进入延康的权力中心,鸠占鹊巢,那么一定会被秦牧不计一切代价铲除!

    太帝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他更谨慎,只管学习延康的道法神通,从来不显山露水,即便是在朔方这等偏远之地,他也没有多少名声。

    然而现在他的实力展露出来,浩瀚天宫组成天庭的那一刻,即便是镇守朔方的神祇也不禁为之震动,感受到无边的压力!

    他的修为境界虽然是瑶池境界,但是他的战力,却达到了玉京!

    太帝韦世杰目露杀机,一步跨出,来到熊琪儿身前!

    他必须速战速决,在延康更多的高手到来之前,将这个来自西土说话很好听的少女斩杀!

    就在他来到熊琪儿身前的那一刻,熊琪儿背后的剑匣开启,霎时间剑域如潮涌动!

    熊琪儿身后,也有座座天宫组成天庭,同样道境修为极高!

    ——西土真天宫的女子,一向是以亲近自然,亲近大道而著称!

    她的修为境界也要超过太帝韦世杰,而且境界更加古怪,更加全面,她拥有着四天门境,完整的瑶池境,天海境!

    她的法力还在韦世杰之上!

    两人身影交错,剑域与无上神识领域碰撞,随即分开,脚步向前滑出数十步!

    韦世杰转身,冷冷道:“小女孩,你在延康闻道院修行过?”

    熊琪儿转过身来,嘴角溢血,取出丝帕抹去嘴角的血迹,点头道:“我去过那里,苏剑神指点过我半年的时间,我还追随闻道院的司祭酒一段时间,又在江国师门下求学一段时日。前不久还去了祖庭,追随虚生花和蓝御田一段时日。”

    “难怪……”

    韦世杰肉身裂开,一道道剑痕从他身体表面浮现,触目惊心。

    “牧天尊斩杀晓天尊的转世身后,我便太过小心了,不敢去闻道院,也不敢接触延康最先进最新的神通道法,以至于修为境界,竟被小辈超越。”

    他的肉身,生机越来越低微,小声的嘀咕道:“嘿嘿,倘若我死在大罗天,那该多好,最低也成全我的不世威名。毕竟,我是在五大天尊的围攻下英勇战死。而现在,竟会是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孩手中!如何让我心服……我不服——”

    他的神识爆发,从这具没有升级的肉身中冲出,直奔远处的一个少年而去,试图再度借生!

    就在他的神识冲出肉身的一刹那,熊琪儿的剑域爆发,将他所有神识笼罩!

    熊琪儿紧张兮兮,飞速运算,很快算出结果,只见剑光从剑匣中飞出,次第落下,插在剑域之中,俨然是一幅太极图。

    她催动剑域,太极剑域旋转,将太帝神识完全磨灭!

    熊琪儿松了口气,无数剑光相继回到她背后剑匣中,少女拢了拢貂裘,迈步离开这个北境神城,走入冰天雪地之中。

    宫天尊带着万道天轮离开天庭,太素神女漂浮在她身后,道:“归墟大渊,在幽都之下,土伯脚底的无尽黑暗之中。宫天尊为何不让虚天尊送你前往幽都,反倒要借路元界?”

    宫天尊神识波动,道:“我素来寡淡,不喜与人交往,与虚天尊并无交情。请她出手,反倒欠她一个情面。”

    秦牧从万道天轮中探出头来:“我与土伯是好交情,我可以开启承天之门,让你们进入幽都。”

    太素神女钟声一响,将他震回天轮中,道:“那么,你打算如何进入幽都,前往归墟?”

    宫天尊来到一座灵能对迁桥,道:“元界连接幽都的地方,有神名曰陆离,镇守那里。我前往那里,陆离会接引我进入幽都。”

    太素神女不再询问。

    秦牧道:“何须如此麻烦?我师兄魏随风,两位知道吧?便是云罗帝。他留下了归墟在宇宙中的坐标,只消你们把我放出来,我可以用传送神通将你们送到归墟中去。”

    二女充耳不闻。

    待来到元界,宫天尊进入天庭留在这里的神城,在城中作法,从幽都唤来陆离,道:“你启动幽都的灵能对迁桥,我要前往幽都。”

    秦牧哈哈大笑:“土伯,我兄长也!你们借道幽都,我兄长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宫天尊皱眉,对陆离道:“有什么地方,可以避开土伯进入幽都吗?”

    陆离道:“回天尊,幽都无处不在,土伯便无处不在,只要经过幽都,便无法避开土伯。那古神,神通广大,伟力无边。”

    宫天尊瞥他一眼,陆离连忙道:“臣有个主意,那边是直接将灵能对迁桥放在玉锁关,只要桥梁打通,天尊进入玉锁关,立刻便走,土伯也来不及出手。”

    宫天尊点头:“速速准备!”

    陆离告罪一声,回到幽都,前往玉锁关准备。宫天尊静静等候。

    太素神女目光闪烁,笑道:“宫天尊,你是奇女子,素有大志,难道你便心甘情愿臣服昊天尊?男人可以为帝,女子便不能为帝吗?女子为帝,未尝不可。你所欠缺的,只是一个可以扶持你的人。”

    宫天尊心中微动,转过身来,直面太素,只能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道:“太素娘娘何以教我?”

    太素笑道:“你有手段,也有心机,你所欠缺的只是运道。你的运道来了。你知道我的本事,也知道我的手段,我乃是先天五太,是与太易、太初、太极并驾齐驱的存在!”

    她话锋一转,淡淡道:“开皇留给你的剑伤,便是我给你治愈的。我可以治愈你,也可以让剑伤重现,让你生不如死。”

    万道天轮中,秦牧忍不住笑出声来。

    太素没有理会他,继续道:“而火天尊、虚天尊、琅轩和祖神王,也都各自负伤,也是被我治愈。他们同样也难能逃出我的掌控!昊天尊看似是天庭执牛耳者,但实际上,真正掌握天庭权力的人是我!”

    宫天尊似乎有些动心,秦牧哈哈大笑。

    太素皱眉,依旧没有理睬他,悠然道:“宫鋆,只要你臣服我,天帝这个位子便不是昊天尊的,也不是晓天尊的,而是你的!你意下如何?”

    秦牧在万道天轮中笑得满地打滚。

    太素终于按捺不住怒气,冷冷道:“秦牧小儿,你笑什么?你不日便会丧命,葬身在归墟之中万劫不复!你只有投靠我,依附我,才有保全性命的机会!”

    秦牧悠然道:“太素,你提前出生与我有关,说起来我有负于你,不忍心看你就这样丧命。怎奈你太蠢。听到我的笑声时,你便应该警觉,住嘴不谈。别的不说,你知道宫鋆是什么人?”

    太素冷笑道:“什么人?”

    “依附男人的女人。”

    秦牧意味深长道:“也是一个利益至上者,一个全完自私自利的人。她为了利益,可以出卖一切,只依附最强的男人。你既然是有求必应,见到你,便可以见到最恐惧的心魔,见到最想见到的人,那么你何不问问宫天尊,她看你看到了什么?”

    太素看向宫天尊:“宫鋆,你看我,看到了什么?”

    宫天尊没有任何隐瞒,道:“我只能看到一团气,一个模糊的人影,像是个女人。”

    太素皱眉。

    “让我来帮你看的更清楚一些吧,宫天尊!”

    秦牧从万道天轮中浮现出上半身,抬手轻轻一划,宫天尊面前出现一面琉璃,琉璃透明。

    宫天尊隔着琉璃,向太素看去,终于看到那个模糊的身影是谁,正是她自己!

    太素脸色一变。

    “太素,你自诩能够掌握人们的欲望,掌握人们的恐惧,但是你没想到过吧?这世上竟有宫天尊这样的人。”

    秦牧叹了口气,道:“从一开始,你便不应该选择帮助昊天尊,因为你斗不过他,你根本无法掌控他。这是你最昏聩的一招棋。你觉察到这一点时已经晚了,但没有太晚,只是你识人不明,选择策反宫天尊。你太自以为是,我已经救不了你了。”

    太素心里发毛。

    这时,她的身后传来昊天尊的声音,很是温柔,却让她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姑姑,你让昊儿很失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