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五六一章 土伯,我兄也
    秦牧面色凝重,昊天尊此去必然是去终极虚空,以力成道,将自己的力量烙印在终极虚空之中!

    走到那一步,以力成道大成,昊天尊将完成一件前无古人的成就!

    在他之前,这个宇宙尚无人能够做到以力成道,而他将会是第一个人!

    “以力成道烙印虚空,从前宇宙或许有之,但现在还没有过。昊天尊以力成道之后,对这个宇宙会造成什么影响?”

    他坐在万道天轮中,陷入沉思。

    昊天尊修炼的是凌霄殿和紫霄殿,借这两座弥罗宫宝殿的力量,使自己获得空前强大的实力。

    倘若他的力量烙印终极虚空,那么是否便意味着紫霄殿和凌霄殿烙印在这个宇宙的终极虚空中?

    这样做,是否会让两位弥罗宫公子提前到来?

    灵能对迁桥通了,宫天尊犹豫一下,还是带着万道天轮走入灵能对迁桥中。

    进入对迁桥,便是进入土伯的领地,她不免有些忐忑。

    土伯是与天公齐名的存在,单凭她一人之力,很难与土伯抗衡,而想要进入归墟,便须得通过幽都。

    玉锁关,灵能对迁桥光芒闪耀,宫天尊带着万道天轮从祭坛上走出,陆离在一旁等候,正欲躬身见礼,宫天尊摆了摆手,道:“不必多说,立刻前往归墟!”

    陆离连忙引路,飞速道:“天尊请随小神来!这归墟,小神原本也是不知道方位的,直到冥河再度出现时,才发现归墟的位置。那冥河流到玉锁关,注入归墟之中……”

    宫天尊回头看去,只见天河浩浩荡荡,从元界奔腾而来,流入幽都,在幽都化作冥河,冥河长流,从土伯双角之间奔流而过,极为震撼!

    那冥河围绕土伯巨大无比的肉身旋转,一路流向他的双脚,最终落入他脚前的黑暗之中,也就是玉京城内。

    “……小神这些年被土伯打压,日子也是极为难过。土伯凶恶,对我们这些天庭派系的神人不好,尤其是那个天齐仁圣王,更是凶神恶煞,这些年根本不容我们插手幽都……对了,还有一事!”

    陆离道:“前段时间,帝后娘娘跑了过来,打伤了咱们一些人!”

    宫天尊微微一怔:“妍天妃跑了过来,还打伤了你们?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想了想,自从祖庭玉京城太极古神反水,把妍天妃和石奇罗擒走之后,她便没有听到妍天妃的消息。

    她却也不怕妍天妃,不以为意。

    “……小神备受欺压,因此想天尊能否在天庭中美言几句,将小神调到冥都中去?小神愿在阴天子手下为将,效犬马之劳。”陆离小心翼翼道。

    宫天尊正欲说话,突然觉察出一丝不对劲之处,急忙四下看去,脸色微变,立即道:“陆离,玉锁关的魔道气息为何突然加重了?”

    陆离微微一怔,急忙四下看去,只见玉锁关中幽都大道气息越来越浓,幽都魔气也变得比从前更加浓郁,即便是那些没有入道的魔神,此时也能感觉到幽都大道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剧烈!

    突然,秦牧从万道天轮中探出头来,冷笑道:“宫天尊,你大祸临头了!我被你带到这里,已经被我大兄土伯发觉了!你死了,你就要死了!”

    宫天尊大怒:“牧天尊一直被困在万道天轮中,有我在,神识难以传递出去,那么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让土伯知道你在这里?”

    她露出怀疑的神色,目光扫向陆离。

    陆离毛骨悚然,不敢说话。

    秦牧笑道:“宫天尊,你抬头看看,土伯已经注意到你了!”

    宫天尊仰头看去,不由脸色大变,但见整个幽都的大道沸腾,幽都大道汇聚成流,共有六十四道,弥漫着滔天煞气,纷纷向土伯的庞大身躯中涌去!

    土伯巨大的肉身被魔气和魔道缠绕,身体开始动弹起来,那无比庞大的头颅低垂下来,正在看向他自己的脚面!

    玉锁关,就在土伯的脚下!

    当土伯眉心的第三只眼睛张开时,即便是宫天尊也不禁心里发毛,厉声道:“谁走漏了风声?”

    陆离面色如土,尖声叫道:“天尊,我哪里知道……”

    他话音未落,脑袋已经爆开,被宫天尊一击格杀,连元神魂魄都被打得粉碎!

    秦牧此刻面色也有些紧张,心脏剧烈抽搐,强自镇定道:“土伯,我大兄也,你难逃一死,除非你能在他出手之前逃到归墟中去!宫天尊,你投降吧!还不放我出来?”

    他被困在万道天轮中,这万道天轮乃是昊天尊用祖庭的神金神料所炼的至宝,分为内外天庭,每座天庭各有三十六座天宫,五十六座宝殿。

    昊天尊唯恐他逃出来,又施加了重重封印,虽说难不倒秦牧,但有宫天尊在,只要稍稍压一压,秦牧便逃不出去。

    宫天尊冷笑一声,只见土伯眉心竖眼中有魔火疯狂燃烧,越来越明亮,她心中悚然,自知自己难敌土伯一击之威!

    造物主天生魂魄弱小,又因为有了神识修炼体系,不修魂魄元神,因此土伯是造物主一族的克星。

    虽说宫天尊转世,这些年也在弥补魂魄元神上的不足,但她的元神还是比不上其他天尊。

    面对土伯这等存在,只怕一击便可以将她的元神化作齑粉!

    她正要带着万道天轮火速赶往冥河坠落之地,却见万道天轮突然长出两条腿,却是秦牧的双腿从轮下探了出来,两条腿迈开,速度极快,如同两个飞速转动的车轮,呼啸向归墟方向冲去!

    宫天尊怔了怔,急忙赶过去,探手将天轮抓住,秦牧面色紧张无比,高声道:“跑!快点跑!”

    “牧天尊这厮,似乎比我还要紧张,土伯不是他大哥吗?”

    宫天尊心中纳闷,但此时土伯眉心竖眼已经启动,一道无比黑暗的魔火从天而降,轰向玉锁关!

    宫天尊硬着头皮向前冲去,那道魔火掀动的道威惊人无比,还未来到玉锁关,玉锁关中无数天庭将士便纷纷燃烧起来!

    这种燃烧并非是肉身上的燃烧,而是元神的燃烧,元神燃烧所化的魔火从他们的眼耳口鼻中喷出,在刹那间,便有不知道多少魔神的元神被烧成灰烬!

    他们仰起头,张开双臂,一道道黑烟从他们的眼耳口鼻中喷出,身躯剧烈抖动,很快便又归于平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们的肉身还在,但元神已死,肉身空了!

    整个玉锁关,在刹那间变成了一座遍布尸体的空城!

    宫天尊心里一股股寒气往上冲,头皮发麻,土伯不比天公,天公是天道,即便是攻打玄都时,天公也没有造多少杀孽。

    而幽都则是魔道的起源,土伯是天生的魔道古神,幽都六十四大道便是六十四先天魔道!

    这尊魔道古神杀兴一起,谁都敢杀!

    当年,他可是杀上天庭的!

    “快点!快点!”

    秦牧似乎比她还急,不断催促道:“宫鋆,你行不行?你不行的话,把封印解开,放我出来,我带着你冲入归墟!”

    宫天尊咬紧牙关向前冲,心中更加纳闷:“牧天尊似乎比我还怕土伯……”

    她速度极快,浮光掠影,冲入一片片碑林,那碑林中是无数因为犯下大过,受苦受难的神魔,在业火中不断燃烧,备受煎熬,承受莫大痛苦。

    宫天尊经过一片业火碑林,不经意间一瞥,微微一怔。

    “阿丑土伯!”

    她看到了阿丑土伯坐在无比浓郁可怕的业火中,那业火之可怕,让她也为之心悸。

    那种恐怖的业火中充满了罪恶,世俗以及神魔最深的罪孽,最邪恶的负面情绪,就算是她这样的天尊沾染上,恐怕也会坠入魔道,萌发各种恶念心魔,被毁掉道行!

    “阿丑土伯虽然有大罪,但不至于要承受这么强的业火焚烧,也不至于烧这么久……”

    她刚刚想到这里,又看到业火碑林中有一个白眉白须白眼的老者,也在火中承受煎熬,痛苦无比。

    “这个老头,像是天公……”

    宫天尊顾不得多想,呼啸冲过业火碑林,碑林前方便是冥河,浩浩荡荡的冥河在这里流入一个巨大的洞口!

    后方,土伯眉心竖眼的那一击已经落下,整个玉锁关剧烈震动,浮酥,澎湃的气浪将无数尸体掀起!

    古怪的是,这股波动尽管恐怖,但是那些神魔尸体却没有任何损坏,尸体完整,而玉锁关的大地尽管震动、浮酥,却也是依旧保持完整,并未被损坏分毫。

    宫天尊努力冲上前去,后方土伯那一击掀起的波动已经来到她的身后,魔火熊熊,将她的元神点燃。

    宫天尊只觉体内的灵魂传来剧痛,头脑中像是有无数心魔在拼命嘶喊,吵得她听不到任何声音!

    万道天轮中,秦牧急忙又探出双脚,发足狂奔。

    宫天尊咬紧牙关,跟上前去,两人一前一后冲入冥河之中,被冥河之水卷着,连翻带滚向下冲去!

    土伯一击不中,探出大手,将整条冥河抓住,这冥河是天河流入幽都所化,极为宽广,却被他轻易抓在手中,用力向外撕扯。

    一时间冥河之水倒流,将水中的两人竟然生生扯了回来。

    秦牧和宫天尊心中骇然,各自暗道一声:“我命休也!”

    就在此时,那水中浪涛滚滚,一个疯婆子也被土伯扯了出来,不由得怒气攻心,尖声叫道:“土伯,你也敢来坏我们好事?”

    那疯婆子一击斩断冥河,河中秦牧和宫天尊二人立刻被吸入那道大裂缝,坠落下去。

    那疯婆子迎着土伯大手攻去,极为野蛮,与土伯大战几百个回合,这才消了怒气,返回幽都的大裂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