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五六二章 点天灯
    “帝后娘娘好像比我上次见她时更疯了。”

    秦牧有些纳闷,帝后娘娘的症状非但没有任何减轻,反而又加重了,比上次还要糟糕,疯疯癫癫。

    其实现在的帝后,已经不能叫帝后了,也不能叫元姆,而应该叫做归墟神女。

    因为在祖庭玉京城中时,太极古神急功近利,强行把帝后和元姆融合,两人的意识被融合成一个,谁也没有消灭谁,而是变成了一个整体,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奇特状态。

    太极古神试图从她们身上寻找出一个让自己兄妹融合、成道的道路,结果便创造出了归墟神女这种古怪的成道者。

    归墟神女有两个人格,一个人格认为自己是帝后,一个人格认为自己是元姆,但实际上她们都是归墟神女的一部分,只是归墟神女被折磨得疯了,自己意识不到这一点。

    帝后和元姆斗了一辈子,她们是并蒂双莲时还好说,但同时处在一个身躯中,那就非同小可了。

    哗,水声震耳欲聋。

    秦牧和宫天尊被冥河之水冲击,从大裂缝中来到归墟。

    归墟的上空,漂浮着死亡的星辰星宿,巨大的星球漂浮在他们头顶,支离破碎,被大渊牵引着,偶尔有星辰落入大渊中,迸发出炫目的光芒。

    甚至,还有毁灭的诸天飘到这里,被牵引而来,被大渊捕捉,撕裂。

    冥河奔流,来到这里,也被大渊牵引,注入这道深不可测的宇宙大裂缝。

    秦牧从万道天轮中探出头来,目光闪动,归墟比他上次来到这里时,变得更加完整,应该恢复到了归墟的本来面目。

    上次他来到这里时,天河注入元界的东海,并非是直接流入大渊,而是东海海水注入大渊。

    现在,天河回归原来的轨道,流经幽都,在幽都化作冥河,这才恢复这个宇宙的本来面目。

    突然,归墟大渊吞噬了太多的星辰和诸天碎片,发生了潮汐,向外喷涌光流。

    这是归墟潮汐,秦牧上次来到这里时曾经遇到过。

    不过这次有了冥河的注入,归墟潮汐的喷涌变得更加剧烈壮观,但见那光流浩浩荡荡,如同另一道由光影组成的天河,喷入虚空之中,不知飞往何处。

    而冥河却依旧注入大渊,并没有随着归墟潮汐而被喷出。

    有两朵大花相互缠绕,从那大渊中冉冉升起,冥河便是缠绕着这朵并蒂双莲流入大渊深处。

    并蒂双莲鲜花娇艳,处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依旧很是迷人。

    “宫天尊,你不觉得奇怪吗?”

    秦牧看着这两朵大花怔怔出神,突然道:“古神有卵生,有道生,有祭祀生,有天地生。道生古神中,有天公土伯天阴帝后姊妹。”

    宫天尊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静静的听着。

    “天公、土伯和天阴娘娘,都没有伴生的宝物,惟独帝后姊妹有伴生宝物。”

    秦牧从万道天轮中探出上半身,指着并蒂双莲道:“这双莲便是她们的伴生至宝!作为先天五太,从太易到太极,都有伴生至宝!”

    宫天尊神情微动,试探道:“你的意思是?”

    “帝后姊妹,会不会不是道生古神,而是类似五太那样的神祇?”

    秦牧说出心中的疑惑,道:“归墟的地理极为特殊,道生古神,是道诞生时出现的古神,如天公土伯天阴。这三尊古神都与生命有关,生命存在,他们也因此而诞生。但归墟好像并非如此。那么归墟到底是因何而生?又诞生在什么年代?”

    宫天尊将万道天轮举起,打量归墟潮汐,等待潮汐回落,便将他丢入大渊之中,笑道:“牧天尊,你已经死到临头,为何还有心思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朝闻道夕死可矣,宫天尊,你比不上太帝,比不上太初,比不上昊天尊的地方,就在于你没有多少求知欲。”

    秦牧笑道:“因此你也比不上我。”

    宫天尊冷笑道:“你我当年初次见面时,是何等融洽?我借你的本事逃出祖庭,欠你一个情面,后来还你了。龙汉分裂,我抢夺天帝肉身而惨遭毒手,你救我一命,后来也还你了。牧天尊,若非你顽固不化,何至于闹到这种地步?”

    秦牧回忆往事,也是唏嘘不已,问道:“宫,你觉得我若是知道你的作为,当年还会救你?”

    “不会。”

    宫天尊断然道:“你会落井下石,巴不得我死掉。”

    秦牧淡淡道:“所以我也就不必提醒你,帝后娘娘就在你的身后了。”

    宫天尊寒毛倒竖,猛地回头,只见帝后娘娘果真立在她的身后!

    帝后转世为妍天妃,二女的相貌是不一样的,妍天妃一直作为十天尊之一,很少有人怀疑她的身份。

    而今,她又恢复到帝后娘娘的样貌。

    这女子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宫天尊,一动不动。

    宫天尊松了口气,道:“妍天妃,虽然我投靠昊天尊,你投靠晓天尊,但你我之间并无多大恩怨,相反,我们有着相同的利益。你我之间没有必要斗个你死我活,将来无论是晓天尊获胜还是昊天尊获胜,我们还是天尊。”

    帝后娘娘依旧直勾勾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宫天尊微微蹙眉,也觉察出她的状态有些不对劲,继续道:“你我虽然在太古时期有些恩怨,但那已经是过去了,过去的事,便让它过去吧。”

    帝后娘娘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她,突然抬起手,宫天尊正欲抵挡,却挡了个空,帝后娘娘的手已经摸在她的脸上。

    宫天尊皮肤战栗起一个个小疙瘩,不敢动弹。

    帝后在她脸上抚摸了一阵子,呓语般轻声道:“妹妹,你也折腾够了吧?这里有一具上好的身体,你便转移到这具身体中,不必再与我争了。”

    宫天尊头皮发麻:“上好的身体,说的是我吗?”

    帝后娘娘后脑勺处突然传来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像是元姆夫人的声音,咯咯笑道:“姐姐,我哪里与你争?分明是你与我争!你若是真想与我分开,杀了宫天尊,你入驻她的身体!”

    “住口贱人!”帝后娘娘大怒,黑发飞舞。

    她脑后的元姆夫人咯咯笑道:“我是贱人,你能好到哪里去?你也是贱人!我只不过是与姐夫睡了觉,睡了姐夫一人而已,但这百万年来,你养了多少面首?多少小白脸?”

    她讥讽道:“把你养的这些小白脸排成排,只怕能从南天门排到北天门吧?”

    “贱人!”

    “你才是贱人!”

    宫天尊心里寒气直往上冒,悄悄后退一步,然而后面便是归墟大渊。

    她也不知道帝后到底是怎么了,不过也看得出来,帝后现在的情况相当不妙,而自己的情况更是不妙!

    帝后与元姆的声音争吵片刻,突然又平静下来,帝后娘娘低着头,秀发遮面,让人看不到她的面孔。

    只听她口中传来两个不同的女子的声音,一个低笑道:“咱们姐妹斗了这么多年,也斗腻了吧?说起来,为了一个臭男人斗了这么久,真是丢人呢。”

    “是啊。”

    另一个声音道:“臭男人却活的好好的,反倒我们杀得撕破脸,伤了姐妹情谊。”

    帝后娘娘缓缓抬起头来,还是那副面孔,但眉心的痣却分为红黑二色,各占一半。

    万道天轮中秦牧探出头来,看到这一幕不由打个冷战,悄悄向后退去,然而他也无路可退,后面便是归墟大渊!

    帝后娘娘口中传来元姆夫人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我们的实力这么强,何必投靠这个投靠那个?我们自己做天帝岂不是好?看中哪个男人,抢来便是。”

    帝后娘娘道:“你说的有道理。连土伯都打不过我们,我们的确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臭男人争来争去。”

    她像是在自言自语,给人一种无比癫狂的感觉:“我们应该先杀十天尊,眼前便有一个……”

    宫天尊闻言,当机立断出手便向帝后杀去,厉声道:“妍天妃,你已经疯……”

    轰!

    帝后抬手一击,整个归墟剧烈动荡,下一刻宫天尊仰面躺在地上,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她的骨骼几乎悉数断去,天宫天庭也被打得破败不堪。

    然而古怪的是,帝后娘娘却没有继续对她下手。

    过了良久,宫天尊压制住伤势,催动造化玄功续上断骨,挣扎起身,连吐了几口鲜血。

    这时,她才发现帝后娘娘正在归墟边升起一个巨大的洪炉,正在鬼鬼祟祟的催动道火,把洪炉烧得赤红。

    “嘘——”

    帝后娘娘转过脸来,向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低声笑道:“姐姐睡着了。这小贱人终于睡着了,我在炼一口神炉,把这小贱人炼成灵丹妙药。”

    她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嘀嘀咕咕,一副坏蛋做坏事的样子。

    宫天尊看到那丹炉所用的材料,可不正是昊天尊的万道天轮?

    昊天尊这件至宝,威力非凡,拥有正反天宫七十二座,正反宝殿一百一十六座,但此刻这件至宝竟然被这疯女人大卸八块,当成炼宝的材料!

    宫天尊心中一跳,急忙去寻万道天轮中的秦牧,却见秦牧被疯女人攥在手心里,一脸无辜的样子。

    那疯女人正在把他当成火炬,点燃了,去熔炼这口丹炉。

    宫天尊心中骇然,牧天尊是何等强横的存在?倘若正面交锋,宫天尊也不敢说一定能够胜过他!

    而现在秦牧竟然被帝后娘娘整治得服服帖帖,将他一身道行点燃化作道火!

    宫天尊心中既是恐惧,又觉得好笑,心道:“牧贼是死定了,就算不丢他进入归墟,他也死定了。帝后已疯,我可不能被搭在这里。”

    她正要离开,突然帝后娘娘倒地,呼呼酣睡。

    宫天尊怔了怔,正欲趁机离开,突然帝后娘娘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一眨眼便出现在她的身后,脸上浮现出阴冷笑容:“小贱人想暗算本宫,本宫岂能不知?本宫很难炼死她,不过小贱人却是造父宫主,精通造化之道,铸造之道,掌管造化神器。她制造的宝物,能炼死我,那么也一定能炼死她自己!所以本宫给她这个机会,让她制造出这口洪炉。你说,本宫的计策巧不巧妙,宫天尊?”

    宫天尊勉强笑道:“帝后智慧无边……”

    帝后一把将她抓住,攥在掌心里,向洪炉走去,喃喃道:“牧天尊的道行虽高,但法力较弱,还须得再点燃一个天尊,才能炼成此宝……”

    过了片刻,秦牧和宫天尊像是两个巨大的人形火炬,弥漫着熊熊道火,被放在洪炉下。

    两人对视一眼,只见对方的脸色均颇为无奈。

    “你们看到我姐姐那小贱人了吗?”

    突然帝后娘娘又换成了元姆夫人的语气,兴奋的冲洪炉下的两人道:“那小贱人一定在盘算着如何才能暗算我对不对?”

    秦牧无奈道:“元姆姐姐,别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