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五六五章 神王陨落
    这剑光是应劫剑,剑十九式,一招基础剑式,剑光从宫天尊的元神开始,笔直坠下,刺在宫天尊最为恢弘壮阔的天庭的凌霄宝殿上。

    凌霄宝殿坍塌。

    这座大殿是宫天尊至高力量的源泉,当这股力量崩溃之后,恐怖的力量四下喷涌奔流,将玉京城一座座大殿摧毁!

    宫天尊心知不妙,当机立断催动神识。

    然而秦牧另一道剑光在她的大脑中爆发,将她的神识震得支离破碎,一时间她难以凝聚神识。

    这一道剑光是一炁混元道同游,随着秦牧躬身一拜而爆发,将她的大脑连同神识震成混沌之气。

    她的神识强大,没有被秦牧这一拜完全摧毁,但神识散乱,无法凝聚。

    凌霄宝殿坍塌引起的力量波动席卷四面八方,她的玉京城崩塌的速度越来越快,席卷一切的能量狂潮中,剑光也随之涌动,所过之处一切化作齑粉!

    很快,坍塌便将整座玉京城摧毁,冲到外面,冲击一座座天宫。

    倘若宫天尊的神识依旧是巅峰状态,以她的实力,她完全可以舍弃主天宫,舍弃玉京城,甚至舍弃自己的元神,断腕求生。

    但是现在她的大脑被秦牧另一道剑光震成一团混沌之气,神识紊乱,根本无法做到这一步。

    她只能任由天宫崩塌。

    倘若站在她的天宫中,便可以看到壮观而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些高大巍峨的建筑组成的天上神城,在恐怖的能量波动和剑光之中支离破碎,不断瓦解,从而掀起更加强大恐怖的能量狂潮和剑光狂潮,以更快的速度更恐怖的波动摧毁更多的神城!

    一座座天宫倾斜,崩塌,坠落,在坠落途中化作更加狂暴的能量!

    她的元神在这股能量之中浮酥,融化。

    宫天尊的道法神通有着其独到之处,她的天庭是由一座座天宫叠加而成,远远看去,如同一根弯曲的号角,与其他人的天庭布局不同。

    天庭从最顶点崩塌,坠落,压垮下一层的天宫,渐渐形成了无可遏制的势头。

    这些天宫之中,有一尊尊高大巍峨的神像,是她用造物主独有的观想之法,观想出的先天神圣。

    这是她的独到之处,在她天庭崩塌的途中,一尊尊神像苏醒,复苏,这些被观想出的古神奋力向外逃去,然而即便是她观想出的天公、土伯等古神也无法逃出这股破灭之劫!

    秦牧的应劫剑,是他在延康劫爆发之后,感念于自己的无力,感念于自己没有魂魄,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感念于自己即将死亡,从而开创出的剑道,也是第十九招基础剑式。

    他以这一剑应劫,应自己的死亡之劫,与从前的自己作别。

    这一剑铲除他从前一切根基,破碎天宫,摧毁神藏,最终将自己的一切天宫和神藏化作混沌。

    他于混沌中重生。

    可以说,自那一刻起,从前的大男孩秦牧便已经死了,从死亡中活过来的秦牧拥有了全新的灵魂,变得果敢隐忍坚韧。

    秦牧可以应劫,获得新生,但宫天尊却不成。

    她的天庭完全崩塌,无比恐怖的能量呼啸冲入她的眉心之中,将她好不容易在一炁混元道同游的攻击下凝聚起来的神识冲散。

    轰轰轰轰轰轰轰!

    连续七声爆炸声传来,她的体内,七大神藏逐一破灭,被压成齑粉!

    最终,她的天庭天宫神藏完全破灭,所化作能量沉落,压在她的道心之上。

    安静。

    她的脑海中完全寂静,道心波澜不起,只有眉心破开,那是秦牧留下的剑痕。

    秦牧收剑,劫剑插入木质剑鞘,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宫天尊也面色平静的看着秦牧,脸色波澜不起,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毫无表情道:“牧天尊,我的神识直达道境三十五重天,烙印三十五重虚空。你这一招杀不死我。”

    她的目光空空洞洞,像是无法聚焦,突然迈开脚步向外走去:“我不能死,我是最后的造物主。”

    秦牧目光复杂,流露出一丝不忍,但很快这一丝不忍消退。

    他没有阻挡宫天尊,任由她离开。

    帝后娘娘冲来,看了看宫天尊,露出古怪的神色,并未阻拦她,任由她离去。

    宫天尊来到并蒂双莲的花瓣边缘,步踏虚空,从回落的潮汐中穿了过去。

    她走出归墟潮汐,顺着坠落的冥河逆流而上,很快来到幽都。

    幽都是由无数被毁灭的世界和诸天组成,是死亡之地,魔道起源,这里无比丑恶、黑暗,充斥着世间最为堕落扭曲的魔性。

    然而宫天尊的道心前所未有的平静,她对幽都的丑陋视而不见,像是又回到了少女时代。

    太古时期,她是女辛氏的一员,那时的她无忧无虑。

    在她眼中,幽都黑暗的天幕仿佛变成了湛蓝的天空,巨大的土伯鼻孔中喷出的魔火变成天上明媚的太阳。

    少女造物主随着族中的长老们修行,长老们把一枚太初神石镶嵌在她的眉心,告诉她这是来自居余氏的礼物。

    她随着长老们去狩猎,捕捉太古巨兽,随着叔伯们学习神识神通,与妯娌们伙伴们一起观想。

    她成长起来,成为女辛氏一族的长老,但她一点都不老,她年轻,漂亮,身体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那时候的宇宙还不像现在这么大,宇宙还在成长,还在一日日扩张,当时她们在西极天祭祀西帝白虎,让白虎成为女辛氏一族的守护神。

    这一年的春天,她遇到了来自居余氏的年轻人,骑在巨兽背上的年轻人直勾勾看着她。

    而她此时已经是女辛氏最强的存在,族长与长老们已经在商议,是否要让她继位,成为女辛氏的族长。

    “我要娶你。”那个年轻人对她如此说道。

    她的伙伴们笑这个年轻人的痴傻,而那个年轻人尽管被自己的族人唤走,却还不断的回头向她看来。

    她记不清自己是否是一见钟情,不过那个年轻人却是对她一见钟情。

    不知多少年过去,她如愿成为族长,老族长退位时,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今日起,你继承鋆这个名字。”

    “鋆,是西土,是生产金的西方。你要像从前的族长一样,祭祀我们的观想神祇白虎。你要像从前的族长一样,抛弃一切儿女情长。”

    “你的种族,从此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成为你用性命保护的东西。”

    “你的号角吹响,会让女辛的女子充满了比男人还要强大的力量,你的长鞭不仅仅是放牧,不仅仅是驯化那些巨大的猛兽,同样也可以驯化男人,让男人臣服于你。同样也可以化作锋利的长枪,挑碎一切女辛氏的威胁。”

    “你将站在白虎的头颅上,统治西方浩瀚无垠疆域,所有能听到你号角声的地方,都是女辛氏的牧场!”

    “你将挥起长鞭,鞭笞不从的众神,扫落天上的星辰,征讨一切不服!”

    “你将用自己的青春和性命,甚至美貌,爱情,去征服四周的一切部落,让他们臣服女辛!”

    “你将会成为整个宇宙的王,所有古神的王!你将成为……”

    “宫鋆神王!”

    ……

    宫天尊走着,从土伯的眼前走过,土伯好奇的看她一眼,露出诧异之色,阴差老者心中一惊,正要召集自己的无量分身将她击杀,土伯思维波动:“仁圣王,不必了。”

    阴差老者仔细看了看宫天尊,默默点头,道:“土伯英明,的确不必了。”

    “她已经死了,在制造一个幻境,使自己的道心不至于被压垮。”

    土伯目送她远去,思索道:“什么人杀死了她?”

    宫天尊走啊走,不知不觉间走出了幽都。

    她恍惚之中来到了祖庭。

    她的眼前并非是祖庭壮观的景致,而是另一幅景象。

    那是她大喜的日子,当年的那个对她一见钟情说要娶她的年轻人已经成为名震寰宇的太帝,

    那个年轻人的成长速度惊人,年轻时便已经成为了居余氏一族的族长。

    他的力量,威胁到了女辛氏,他的居余氏征讨天下所有部落,吞并小部落,让居余氏越来越强大。

    太古时代的三王,阳,鋆和钧,都曾经与这个年轻人征战过,年轻人称阳为伯,称钧为叔,视为长辈,惟独对她却以平辈相称。

    叔钧第一个被他击败,她也被这个年轻人击败,最终,年轻人去挑战伯阳,最为古老强大的神王。

    年轻人与伯阳北疆之战,震惊天下,最为古老的神王以及他的坐骑龙虓,也败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中。

    三王迫不得已联手,这才打退居余氏的进攻,为了阻止居余氏的侵略,他们会盟,共尊年轻人为太帝。

    这一天,便是她嫁给太帝的日子。

    太帝屡屡求亲,都被她拒绝,然而却依旧不死心,还是不断求亲。

    太帝对她有着难以置信的执着。

    她想起了已经战死的老族长在她继位时的话,终于答应了太帝的求亲,太古时代太野蛮,太血腥,她必须为女辛氏的未来考虑。

    既然女辛氏不能征服天下,征服宇宙洪荒,那么便征服那个征服了宇宙洪荒的男人。

    宫天尊从祖庭女辛氏一族的遗址上走过,触景生情,她又想起了太帝失去理智,屠杀她族人的情形。

    这时,她的幻境剧烈波动,宫天尊随即改变幻境,从自己这段悲伤的记忆解脱出来。

    “我是最后的造物主,我不能死。”她告诫自己。

    那时,太帝得到了所有造物主种族的共同祭祀,无论肉身还是神识,都达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高度,他的神识突破了终极的虚空,烙印在终极虚空中,化作了无比美妙的神识大罗天,在大罗天中,道树生长,道花盛开,结出道果。

    太帝如日中天,他无需征服其他各族,各族便已经臣服。而宫鋆神王也因此成为权势最大的女人,两人共同统治整个宇宙乾坤。

    太帝的疯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当她站在女辛氏一族的遗迹上,放眼看去,所有地方都是族人零落破碎的尸体时,她也疯了。

    她摔死了自己与太帝所生的儿子,转身投入了太帝义子太初的怀中。

    宫天尊离开祖庭。

    她来到元界。

    元界在太古时代是不存在的,是造物主最后一战打得祖庭分裂出一大块,这一块陆地膨胀,化作了元界,又叫元都。

    她行走在元界上,前方战火连天,被重重幻境环绕的宫天尊远眺看去,只见天庭的大军在追杀无忧乡三十三重天,已经杀到了这里。

    她的目光突然凝固,落在那些在战场中纵跃来去,厮杀不停的庞大身躯之上。

    那是造物主。

    阆涴正在率领残存的造物主,与天庭厮杀,与开皇余部共同守卫无忧乡!

    宫天尊梦呓般的呻吟一声,感受到道心中传来的刺痛。

    阆涴神王注意到她,心中一惊,急忙飞身而来,一重重神识之道烙印虚空,将虚空死死封锁,警觉道:“宫鋆,你来杀我?造物主只剩下这些人了!”

    她面前的这个女子拥有着无以伦比的信心信念,冲她近乎声嘶力竭的呼喊:“彼岸已经毁了,所有造物主,只剩下这些人!你若是阻挡我们,造物主一族便是灭绝在你的手里!”

    宫天尊迷茫的看着她,这个美丽的造物主像是她年轻的时候,她喃喃道:“我不是最后的造物主?”

    阆涴摇头道:“杀了我们,你也不是最后的造物主。从你成为十天尊的那一刻,你便已经不再是造物主了。”

    咔嚓。

    宫天尊像是听到自己道心破碎的声音。

    她的眼前,一重重幻境破灭,像是被砸碎的琉璃。

    她露出苦涩的笑容,抬起手来触摸阆涴的脸蛋,轻声道:“不要学我……”

    秦牧那一剑造成的破坏在她的道心中爆发,阆涴面前,宫天尊像是一个瓷器一般破碎。

    阆涴怔然,想要握住她的手,然而触碰过去,却像是触碰到灰烬。

    宫天尊,当年的宫鋆神王,在她面前化作了飞灰。

    她的神识,也化作了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