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五八五章 云火相逢
    云天尊心中更加慌乱,短短片刻,自己的神藏便只剩下了灵胎!

    而且什么叫反其道而行之?

    他们不是要保护土伯的吗?

    昊天尊等人以土伯为人质,迫使秦牧他们前来营救,主动落入昊天尊等人的陷阱,怎么秦牧反倒要先将土伯这个人质干掉?

    土伯再不堪,那也是盟友,哪里有大战尚未开始,先把自己最强大的盟友干掉的道理?

    土伯也是拥有强大战力的存在,虽说现在的天尊比往日强大许多,但土伯应该也可以与掌控天公肉身的祖神王拼个同归于尽!

    不先让土伯与祖神王同归于尽,先把土伯干掉,牧天尊的计策,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理解。

    “土伯活着,就是一个大靶子,只要是来箭,都可以往靶子上射!”

    秦牧兴致勃勃的把云天尊的天宫完全封锁,不让天宫能量外泄,道:“昊天尊可以射,我们自然也可以射!我们的目标是不让幽都落入天庭之手,其次便是搭救土伯,让土伯可以摆脱古神的束缚,重生为人。只要我们先天庭一步下手,便可以先昊天尊他们一步布置幽都,占了先手!”

    云天尊瞪大眼睛,张口结舌:“我……”

    “先前是昊天尊、太初占了先手,他们倘若攻打幽都,杀土伯,那么我们必须应对,我们只要应对,便会落入他们的陷阱。”

    秦牧十指翻飞,不断点在他的身上,语速比指速还要快,飞速道:“他们想什么时候动手,便可以什么时候动手,他们可以从容布置陷阱,而我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然后便一股脑的闯入他们的陷阱中。只要我们闯进去,他们便可以收网,把我们困在罗网中,任他们宰杀。倘若我们反其道而行之,我们来布置陷阱,我们来干掉土伯呢?”

    他眼睛明亮,看着云天尊,露出期待之色。

    云天尊张了张嘴:“我……”

    “我知道你一定会同意这个计划!”

    秦牧兴奋的握紧拳头,笑道:“那么就这么定了!你好好修炼!”

    云天尊急忙抓住他:“你先别走!你把我神藏毁了,让我如何修炼?你须得赔我!”

    秦牧挣脱他的手,笑道:“我已经给你找好了老师。你现在有了肉身,可以离开大罗天了,我把你送到延康,会有人送你去祖庭世界树下。那里你的老师正在等你。”

    云天尊只觉肉身中一丁点力量也发挥不出来,心中郁郁不欢。

    从前有一段时间,他仰慕秦牧,幻想着与秦牧并肩作战,幻想着与秦牧把酒言欢,幻想着与秦牧一起挥斥方遒,指点江山。

    然而现在与秦牧接触,接触的越多,他便越发觉得秦牧与他想象中的那个牧天尊有着极大的不同。

    这个真实的牧天尊,有些不靠谱。

    秦牧想起一事,嘱咐道:“云兄,把你那口太初帝剑藏好,不要带在身上。在大罗天中太初感应不到他的帝剑,但若是离开大罗天,他便可以感应到他这件伴生至宝,从而寻到你将你斩杀。帝剑万万不可落入他的手中。”

    云天尊点头,道:“终极虚空无比广阔,太初和昊天尊虽有大罗天,但只要我想隐藏,他们便休想寻到。”

    他准备妥当,跟随秦牧登上渡世金船。

    他现在无法动用力量,被秦牧用法力托到船上。云天尊来到凌天尊身旁,凌天尊坐在那里,不知在计算什么,没有搭理他。

    “凌,你还是怪人脾气。”云天尊摇了摇头,蹒跚坐下。

    他与凌天尊相处的时间比秦牧长多了,整个龙汉时代,凌天尊都是这幅古怪脾气,与她说话她也是爱答不理。

    秦牧道:“你到了祖庭,见到你的老师之后,想来要不了多久便可以重开神藏。到那时,你的天宫会自动打开。对了,我只是封印你的肉身,倘若遇到敌人,你可以动用元神的力量,免得堂堂云天尊,霄汉天帝,今日的成道者,反倒被哪个不开眼的小喽啰杀了。”

    云天尊诧异道:“你不随我一起去祖庭?”

    秦牧摇头道:“我要去见幽天尊。”

    云天尊点了点头,突然道:“你为何不自己教我?那位老师的本领比你如何?若是比不上你,我还不如跟着你。”

    秦牧笑道:“他的本事自然是不如我,但是他修炼的是正统,我走的路子是歪门邪道,不适合你。到了地方,你便知道了,不必多问。”

    他这么说,云天尊更想知道那个老师是谁,只是秦牧死活不说,他也无可奈何。

    渡世金船驶出终极虚空,来到延康,秦牧走入闻道院,来见村长,强忍住发扬人皇殿殴打老师的传统,道:“村长爷爷,这位是云天尊,你护送他前往祖庭,去寻蓝胖子。”

    村长看向云天尊,肃然起敬,躬身道:“后学末进苏幕遮,拜见云天尊!云天尊请随我来!”

    云天尊跟随他走远,秦牧只听村长的声音远远传来:“云天尊与牧儿是好友罢?说起来我也是牧儿的老师,他的剑术便是我教的。当年他小的时候,还被我们村的婆婆卖给了布庄,哈哈哈哈,这件事我在路上细细讲给你听……”

    秦牧黑着脸,目送两人远去,这才催动金船赶往幽都。

    凌天尊还在船上,一直没有动弹过,渡世金船驶入幽都,向土伯双角飞去,秦牧刻苦钻研弥罗宫道纹的变化,只是其中还是有不少疑难之处,他一时半会无法参透。

    他想要询问凌天尊,只是被凌天尊打击得有些缺乏自信,不敢出声。

    过了良久,凌天尊抬起头来,顺了顺鬓角的头发,道:“倘若真的不明白,那就问吧。”

    秦牧精神大振,连忙道出自己的疑难。

    另一边,村长带着云天尊赶往祖庭,先是来到延康下京的灵能对迁桥,这座灵能对迁桥通往祖庭。

    这时,云天尊看到了月天尊站在对迁桥旁。

    月天尊静静的站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他。

    村长不再说秦牧的事,云天尊走上前去,微笑道:“月,好久不见了。”

    月天尊忍不住落泪,却笑道:“是啊,太久不见了,能够再次见到你,真好。”

    云天尊不觉间回忆起龙汉时代的峥嵘岁月,那时人族卑微,最为强大便是他们这些人族的天尊。

    然而当御天尊死后,人族的希望似乎也一下子断绝了,幽天尊去了幽都,火天尊投靠了昊天尊,秦天尊、牧天尊销声匿迹,只留下一个天盟,然而天盟还是个空架子。

    那时的人族,看不到任何希望。

    他想做点事,但那时候,仅有月天尊和凌天尊在他身边支持他,跟随他一起走下去,直到他的败亡。

    他有着远大的抱负,但是他们的力量还是太低微了,哪怕他是第一个修成帝座的存在,在那个时代依旧是难挽天倾,依旧斗不过古神,斗不过半神。

    龙汉时代,依旧是一个无比压抑无比绝望的时代,是月天尊和凌天尊支持他,给他以希望和动力。

    村长静静地等待他们叙旧,过了良久,月天尊离开,村长走上前去,与御天尊一起走入灵能对迁桥。

    等到他们从桥中走出,已经来到祖庭。

    云天尊啧啧称奇,心中感慨万千。

    这种对迁桥是跨越不同世界的桥梁,速度之快,让他大开眼界。

    一路上,他听着村长说起秦牧的各种事迹,对秦牧也有所了解,心道:“牧天尊就是残老村九老的结合体啊,难怪性情跳脱,常有骇人的想法。”

    突然,他瞳孔微缩,停下脚步。

    村长微微一怔,露出疑惑之色。

    “苏幕遮,你可以回去了。”

    云天尊长长吸了口气,目光向前看去,沉声道:“有故人察觉到我下界了,在前路上等着我,你去了,自身难保。”

    村长顺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去,心中凛然,只见前方一片火光从祖庭的两座大山之间升起。

    那是道火。

    火光将两座大山照亮,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身影站在火光中!

    “火天尊!”

    村长眼角抖了抖,猛地拔剑。

    云天尊眉头扬起,在他神剑还未出鞘时便按住了他的手,将神剑推回剑鞘中,沉声道:“不要轻举妄动,你在他手中连一招也走不过去。我们是故友,不会有危险。你可以回去了。”

    村长的手依旧稳稳握住剑柄,他的肉身从老迈恢复年轻,很快来到青壮之年,一身筋肉如经历了大江长河的洗练,没有一丝赘肉,沉声道:“云天尊,你若是有闪失,我无法向牧儿交代!”

    云天尊迟疑一下,迈步向前走去:“你跟着我,不要说话,不要有任何动作,就当自己瞎了,聋了,哑了。”

    村长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两人走入那两座大山之间。

    道火分开,露出一条安全的通道。

    云天尊走到那人身后,那人转过身来,露出欣喜之色,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看着他。

    “云天尊,我毕生的道友!”

    火天尊落泪,泪水化作一朵朵道火围绕他飘飞:“我们终于能够再见了!”

    云天尊露出笑容,走上前去,微笑道:“火天尊,我们又见面了。”

    火天尊哈哈大笑,声音洪亮震彻山谷。

    “可笑凌天尊顽固,月天尊无谋,幽天尊自闭,秦天尊有眼无珠,牧天尊石块茅厕里的石头!他们都不理解我!”

    火天尊张开双臂,笑道:“就算是蓝御田御大哥,也只是让我敬仰,却不能让我交心。只有云天尊,才是我的知己!云,最知道我的人,最理解我的人,你活过来,让我心中无比欢喜!”

    ————现在还是双倍月票,兄弟们,求月票啦!为牧神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