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一七章 火天尊的黄昏
    “昊儿,这一战,可定乾坤。”

    太初挡下昊天帝,面带笑容,看着昊天帝的面孔,悠然道:“自从我在龙汉时代一败之后,便意识到荣辱无常。一时荣辱,难以决断强者一生的胜败。为父自幼命运多舛,早年在太初神矿中懵懂无知,不知何谓善恶是非,只知道炼化太初矿脉,直到太帝将我从神矿中挖出。”

    昊天帝微微皱眉,似笑非笑道:“太上皇,你的确已经老了,父子相杀尚未开始,你便说起这些胜利者才能说的言论。”

    太初摆了摆手,继续道:“为父那时弱小,惊惧于太帝的强大,于是拜他为义父。他夺走我的太初帝剑,又让造物主祭祀我,看似助涨我的力量,实际上却是知道我的成长潜力太大,因此借造物主来限制我。我隐忍下来,徐徐图谋,终于在百万年前的血锈地带一战,将他彻底打落,让他百万年不得翻身。”

    昊天帝好整以暇,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他。

    “为父自此登基称帝,一统宇宙洪荒,成就不世霸业。四海八荒臣服,土伯、天公、地母,也纷纷被我捏着小辫子,无法反抗我,造物主已经不足为虑,天下一片太平,半神种族蒸蒸日上。”

    太初唏嘘道:“这时,御天尊等七天尊崛起,我在朦朦胧胧看到了一个毁灭我的统治的未来,滚滚大势,将会把我,把所有古神,碾得粉身碎骨,因此我让你杀了御天尊,斩断了这个可怕的未来。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滚滚大势并未因此终至,反而愈演愈烈,最终为父还是葬送在你和云天尊的手中。这百万年沉沦,为父不得不蝇营狗苟,隐姓埋名,混迹在十天尊之中。”

    两位太极天尊齐声赞叹道:“大起之后大落,大落之后大气,方是英雄本色。”

    昊天帝脸上的讥讽之色更浓。

    太初精神振奋,笑道:“百万年时间,昊儿你积蓄大势,到了前不久终于大势已成,洪流滚滚,迫使为父即便寻回肉身,即便成道一炁大罗天,也不得不退位,让你登上天帝的宝座。甚至为父不得不跪你、拜你,父亲跪拜儿子,此乃奇耻大辱。”

    两位太极天尊异口同声赞叹道:“宠辱不惊,方显英雄。”

    太初满面红光,笑道:“两位道友谬赞了。我虽然首次奇耻大辱,跪拜自己的儿子,但是我知道昊儿你终究还是太嫩了。昊儿,你对权力太渴望了,以至于你根本不懂分享权力。比如为父,只要土伯、天公、地母元君他们臣服为父,为父便丝毫不会动他们的利益。而你不同,你想将一切大权揽于自己的怀中,你登基之初便削藩,火天尊怎么会不反你?”

    他微微一笑:“你沉不住气,自毁羽翼。火天尊投靠我,让我终于可以将你压垮。龙汉时代九位天尊,个个都是天纵奇才,你太小觑火天尊了。龙汉九天尊,每一个都不是祖神王、虚天尊之流所能媲美的!只需我挡住你,火天尊便会剪除你的两翼,将祖神王虚天尊斩杀!自此一役,我便大占上风!”

    昊天帝淡淡道:“太上皇,你说得太多了。以你的智慧,你应该不会想不到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还在支持我。”

    太初摇头道:“博弈之道,我比你精通,你太年轻。三公子四公子怎么会不知道你的狼子野心?他们需要扶持一个可以与你打擂台的人,方便他们的入世计划。有我和你打擂台,他们乐见其成。你借不到三公子四公子的任何力量,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昊天帝面带玩味笑容,抚掌赞叹:“说得好,说得好!可惜太上皇,你算计太多,蝇营狗苟,然而终究还是老了。”

    他悠然道:“我削藩,看似独揽大权,大杀功臣,是个昏聩之举,然而我为的是百万年千万年甚至亿万年的江山永固!杀一个火天尊,便动摇我的统治根基了?”

    他不以为意:“动摇不了。分封诸侯,才会动摇我的根基。你以为火天尊死了,牧天尊便敢反了?即使他反,我也有的是手段拿捏他。大不了从祖庭玉京城借来几个成道者便是。祖庭玉京城,别的没有,但史前宇宙的成道者有很多。”

    他露出讥讽之色:“三公子四公子别无选择,只有依靠我的力量,他们才有机会才有希望进入而今的宇宙。因为他们知道,无论你还是牧天尊,统统斗不过我!”

    太初哈哈大笑:“阴天子、东帝青龙,被借刀杀了,祖神王、虚天尊一死,你还有什么势力?”

    此时,东帝青龙恰恰逃到此处,听到两人的对话,心头又是一阵发凉:“我又死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是赶快跑路再说!”

    昊天帝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父亲,同情道:“太上皇,你真的老了。”

    他叹了口气。

    与此同时,无比剧烈的动荡传来,火天尊力敌祖神王和虚天尊,杀得天崩地裂,祖神王将天公肉身催发到极致,硬生生破开火天尊脑后的火焰轮。

    但他挣脱出来的同时,火天尊一掌拍来,他站在天公肉身上,此时正值天公肉身从火焰轮中脱身之时,已经来不及阻挡。

    祖神王只得催动自己炼制的天道之宝硬撼,火天尊这一击中暗藏二十八重道境,一重道火比一重强,到了第二十八重,他辛苦炼制的所有天道之宝悉数被烧成铜汁金液!

    “祖神王,你也配与我齐名?”

    火天尊冷笑,元神自天庭之中向下压去,将虚天尊打得不断后退,难以抵挡。

    火天尊长啸:“龙汉九天尊,以昊天尊最强,但我也丝毫不差!”

    祖神王和虚天尊心头大震,在他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火天尊斩杀南帝朱雀之后,当年的实力一跃进入十天尊中的前三,然而祖神王得到天公肉身,虚天尊得到半数幽都大道,于是他们便以为火天尊的实力远不如他们,两人联袂前来定能手到擒来。

    然而事实之残酷,出乎他们的预料。

    现在,他们反倒是待宰的羔羊,火天尊才是那个猎人!

    火天尊越打越是痛快,长啸不绝,各种神通挥洒,信手拈来,道心也一扫刚才的颓唐,渐渐有道心通明,再进一步的趋势!

    只要他斩杀祖神王、虚天尊,与太初联手,斩杀昊天帝,他必会得太初重用,成为举世无双的权臣,重臣!

    就在此时,他突然感觉到无比强烈的危险,还未等到他有所动作,突然一座归墟大渊出现在他的脑后重重火焰轮中!

    那座归墟大渊甫一出现,便席卷道火,将他脑后一重重火焰轮中的道果鲸吞,吸入大渊之中!

    不仅如此,甚至连他的脑后天庭也难以稳住,向大渊中落去!

    他的脑后还有一座诸天所化的环,此刻也在向归墟中落去,整个诸天开始燃烧,一颗颗星辰坠落,流入大渊!

    那大渊如同一个无底洞,怎么也填不满。

    火天尊心中骇然,强行斩断脑后一重重火焰轮,甚至连那座诸天中的所有生灵也弃之不顾,向前冲去,摆脱归墟大渊的纠缠。

    他的修为大损,猛然转身,只见那座归墟大渊并非是神通,而是真正的归墟,被人以莫大的法力强行搬来!

    归墟中有帝后娘娘的行宫,行宫中一个女子玉体横陈,懒洋洋的躺在玉榻上,很是舒适,正在笑看火天尊的惊恐,分明是帝后娘娘的面孔。

    但她眉心的黑痣则表明她的身份,元姆夫人!

    “玉郎君,你看本宫的手段如何?”

    元姆夫人檀香小口微微张开,这时,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行宫中,拇指和食指捏着一粒灵丹,轻轻放在元姆夫人的双唇之间。

    延康药师,人称玉面药王,妙手回春,乃是天下第一神医,炼就无上药道,因为医治好月天尊的道伤而闻名天下。

    其人极俊美,风流,犹胜阴天子。

    药师伺候元姆夫人服下灵丹,观察一下,含笑道:“夫人,这粒药过后,你的道伤便可以痊愈了。臣也该回去了……”

    元姆夫人白他一眼,嗔怪道:“你又何必急着回去?人家听人说,你是牧天尊的长辈,你觉得牧天尊还缺少母爱吗?郎君是否要给他找个后妈或者后奶奶?人家见了你,才觉得牧天尊原来是个糟糠。”

    药师大感吃不消,连忙道:“夫人不可!陛下会杀我头的……火天尊杀来了。”

    元姆夫人咯咯笑着腾空而起,从他头顶飞了过去,药师抬头仰望,顿时鼻血横流,暗道一声妖女厉害。

    “牧儿与她厮混这么久,居然还能保持着童男之身,真是厉害!”

    药师不禁对秦牧钦佩万分:“换做我,便扛不住!”

    元姆夫人探手一抓,大渊中并蒂双莲冉冉升起,落入她的手中,笑道:“火天尊,我昊儿让本宫前来,送你上路。”

    火天尊心头大震,在刚才交锋的一瞬间,他能够感觉到元姆夫人的战力绝对不逊于他,甚至比他还要强!

    元姆夫人好整以暇,顺了顺鬓角的秀发,突然挥起莲花,莲花收拢化作一口大锤,向火天尊砸下!

    轰——

    莲花落下之时,旋转着绽放,恐怖的归墟之道爆发!

    ————明天,就在明天!明天就是火天尊的结局了,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