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一八章 南天愚夫
    元姆夫人一出手,便是三十六天宫所化的大天庭,将归墟之道催发到极致!

    她更应该被称作归墟神女,只是此时元姆夫人的意识占主导,她融合了元姆夫人的毁灭之道和帝后娘娘的创生之道,融合而归一,化作完美的归墟之道。

    完美的归墟之道力量极为奇特,可以吞噬万物,吞噬一切能量,同时化作自身的力量。

    火天尊的道火威力几乎可以与热寂之风媲美,然而归墟之中却是真正的热寂之风,将物质碾碎,化作纯粹的能量。

    无比恐怖的能量积压在一起便是热寂之风!

    与元姆夫人对决,会发现自己的法力越来越低,而她的实力却越来越高!

    轰!

    火天尊硬撼这一击,随即觉察到自己的道法神通,石沉大海,无法给对方造成任何伤害。

    而元姆夫人的法力却在此时突然间增强一线,莲花直接破开他的防御,嗤嗤嗤旋转,切开他的胸膛!

    一片锋利的莲花花瓣扫过他的脸,他脸上的面具发出咔嚓一声轻响,裂成两半,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面孔。

    火天尊的脸被秦牧毁去,脸上五官难以辨识,只有白骨和零星的血肉。

    他的脸皮被完全拔掉,鼻子只剩下鼻骨,双耳只剩下耳洞,眼睛没有任何血肉保护,裸露在外,嘴唇消失,牙齿露在外面。

    他的脸像是一个带着零星血肉的骷髅。

    当今天下,秦牧是当之无愧的道法第一,他在火天尊脸上留下的道伤一直持续到现在,无法破去,哪怕是药师前来也无法将他的面孔的伤治愈。

    元姆夫人见到这幅面孔,也是吓了一跳。

    两人以快打快,火天尊束手束脚,只觉自己攻出的一切神通都失去了应有的威力,无论怎么攻击,威力都会被元姆吞噬。

    他并没有修成三十六天宫,只有三十五座,这一点导致他比元姆夫人的法力弱了许多,落入挨打的境地。

    他的强处在于,他毫无弱点,道法神通全无破绽,他的道法神通尽管被元姆夫人克制,但肉身强大,可以硬撼元姆,只是越打越是吃亏。

    一片片莲花飘零,围绕他上下飞舞,花瓣锋利无比,将他的血肉切开,几乎将他扒皮!

    呼——

    归墟大渊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一股狂暴的引力传来,将他的肉身扭曲,拉入大渊之中。

    火天尊怒吼,奋力冲出大渊,他刚刚冲出,元姆夫人手持莲花,扫在他的身上。

    火天尊吐血,连翻带滚飞出。

    唰唰唰,莲花中一根根花蕊如蛇般射出,将他卷住,向元姆夫人拉去。

    火天尊立刻抬手斩断一根根花蕊,然而元姆夫人已经来到他的跟前。

    火天尊身形陡起,化作一道火光远遁,速度之快,令人瞠目。

    然而归墟大渊像是吞噬诸天万界的大口,引起空间坍缩,无论他的飞行速度有多快,始终都只是在归墟大渊的旁边打转,无法飞出大渊的引力范围。

    “我命绝于此!”

    火天尊心中绝望,回头看去,只见元姆夫人已经来到他的身后,笑吟吟的捏着并蒂双莲,准备对他痛下杀手。

    然而古怪的是,元姆夫人手中莲花刚刚举起,便停顿下来,没有施展出必杀一击。

    火天尊心中一怔,只见元姆夫人站在那里,脸上竟然露出了惊慌之色,并且这种惊慌之色越来越浓。

    她的神情不似作伪,现在她已经大占上风,完全没有必要作假。

    然而元姆夫人不但露出惊慌之色,甚至身躯开始颤抖,与此同时,她眉心的黑痣在渐渐发生改变,从黑色变成红色。

    “小贱人……”

    元姆夫人咬紧牙关,嘶声道:“这个时候你跳出来,作死吗?”

    火天尊不明其意,立刻出手狠狠轰在元姆夫人身上,突然元姆手中的并蒂双莲变大,唰的一声合拢,将元姆夫人包裹在其中。

    火天尊这一击轰在重重花瓣之上,打得花瓣凋零,但恐怖的力量还是传达到双莲深处。

    莲花中传来一声闷哼,只听另一个声音传来:“小贱人,本宫怎么会就此服输?本宫才是正统,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现在你养好伤,正是本宫拿回身体的好时机……”

    “姐姐,你与我争夺身体,只会让火天尊占了便宜!”

    “你若是不退,本宫便与你同归于尽,让火天尊把你我都杀了!”

    ……

    火天尊连续几次重击,破开双莲,杀入其中,只见元姆夫人僵在那里,不能动弹。

    只一瞬间,他便施展出无数道神通轰在这个女子身上,元姆夫人被打得高高弹起,狠狠撞在地上。

    轰!

    火天尊落下,一脚踩在元姆夫人的胸口,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还是运道惊天,命不该绝。元姆,请上路……”

    这时,元姆夫人额头的黑痣完全变成红色,一双眼眸冷冷的看着他,声音变成帝后娘娘的声线:“火爱卿,你敢践踏本宫的身体?”

    嗤——

    火天尊一条腿被帝后娘娘抓起,狠狠砸在地上,火天尊被砸得七荤八素,好在帝后娘娘也受伤颇重,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命。

    火天尊眼中凶光大作,心道:“她刚才被我重创,这一战,我未必输!”

    祖神王和虚天尊凑上前去,只见那朵并蒂双莲花瓣合拢,紧紧缠绕在一起,花房忽大忽小,时而膨胀,时而收缩,里面传来一股股恐怖的神通波动,令人骇然。

    祖神王和虚天尊受伤颇重,对视一眼,均露出惊骇之色。

    并蒂双莲中的战斗结束得很快,突然花瓣裂开,一道火光冲出,那人浑身是血,正是火天尊。

    祖神王和虚天尊立刻出手阻挡,三人在花房外以快打快,虚天尊斩下火天尊的左臂,火天尊把虚天尊的头颅从前方扭到后方,让她看到自己的屁股。

    祖神王催动天公肉身,将火天尊的脑袋一击砸到胸腔之中,火天尊胸口长出双眼,右手抓住站在天公面门上的祖神王,道火如轮,将他身躯扭曲成十几道轮,肉身元神被拉扯得比麻花还要细!

    这时,归墟大渊爆发,鲸吞火天尊身后的大天庭,将其元神拉入大墟之中。

    火天尊后退,撞在帝后娘娘身上,帝后向后跌去,眉心红痣立刻变成黑色,化作元姆夫人。

    元姆夫人笑得花枝乱颤,催动轮回神通封印帝后,却见大渊之中火天尊元神冲天而起,带着一片破破烂烂的天宫,从元姆夫人的后脑一穿而过。

    呼——

    火天尊的元神带着破破烂烂的天宫天庭从元姆夫人的眉心飞出,元姆夫人的头颅之中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眼耳口鼻喷血不止,喷出的血化作火光。

    火天尊胸腔一鼓一伏,脑袋从胸腔中生长出来,正要收回自己的元神,脑袋向后的虚天尊双手重重的拍在他的头颅上,恐怖的魔道力量贯穿他的肉身,将他的神桥神藏摧毁!

    这股力量长驱直入,瓦解他的生死、天人、七星、六合、五曜,即将摧毁他的灵胎神藏!

    火天尊元神飞来,一击之下将虚天尊的元神打出肉身,虚天尊的肉身顿时在道火中燃烧。

    火天尊元神入体,化作火光腾空而去,他刚刚飞起,正在燃烧中的祖神王催动天公肉身,一指将他后脑击穿!

    火天尊眉心破开一个大洞,这一指的力量贯穿他脑中天庭,摧毁了天门、瑶池、斩神台,横扫玉京城。

    恐怖的力量浩浩荡荡来到凌霄殿,将凌霄殿炸得粉碎!

    凌霄宝殿爆开,坐在帝座上的火天尊元神也被天公肉身一指洞穿!

    他的座下,帝座化作虚影,缓缓消散。

    火天尊立刻感觉到自身法力溃散,疯狂流失,自己的境界立刻从天庭跌入帝座,又从帝座跌入凌霄,接着修为推到玉京、斩神台、瑶池、天门、神桥、生死、天人!

    “我修成十二种不灭成就,这点伤势,害不了我!”

    火天尊强行镇住四散的法力,只见祖神王、虚天尊拖着重伤的身体追杀过来,于是身形一晃,星空中顿时有数以百万计的火光四面八方而去。

    一道道火光充斥南天,向不同的方向飞走。

    祖神王和虚天尊探手连连抓去,将不少火光抓住,但都是空的。

    祖神王大口大口吐血,强行催动法力镇压住身上的道火,难以追击下去,虚天尊的修为要比他逊色一分,更是不堪。

    两人勉强镇住道火,祖神王勉强提起一丝法力,厉声道:“南天的神魔听令,火天尊叛变,给我封锁灵能对迁桥,四处围捕,杀了他,天庭重重有赏,封王封侯!”

    南天中火光越来越多,每一座诸天都有百万道火光落下,然而落地后便化作流火消散。

    突然,一道火光砸在地上,砸得山川抖动,化作火天尊的身形,翻滚了十多里这才止住。

    火天尊艰难爬起,呼呼喘着粗气:“我还没死……”

    他身体摇摇晃晃,突然伤势爆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嘿嘿笑道:“只要我熬过这一劫,便还有胜算,还可以东山再起……我可以去投靠牧天尊,是了,我可以去投靠牧天尊!”

    他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双眸看着地面,眼中充满了希望:“云天尊是我毕生好友,他不止一次邀请我,与我联手对抗天庭,我去投靠他,他肯定不会拒绝。嘿嘿,牧天尊现在一败涂地,我过去了,反倒会成为他的座上宾,他不得不重用我!嘿嘿,开皇死了,我便是人族最为强大的存在……”

    这时,脚步声传来。

    火天尊勉强抬起头,只见前方便是一个小山村,山村中都是农户,以务农为生。

    脚步声是一个脸上都是条条道道皱纹的老农发出的,他看起来有七八十岁,但实际年龄应该不到五十岁。

    生活条件太苦太差,面朝黄土背朝天,老得快是正常的事情。

    那老农应该是在务农,旁边就是一个粪坑,他手里抓着一杆粪耙子,刚才他应该在耙粪,身上还带着一股子屎尿臭味。

    老农瞪着昏花老眼接近,小心翼翼的打量他,颤巍巍道:“你、你是火天尊?”

    火天尊点了点头,道:“我是南天的主宰火天尊,你们村有没有灵丹妙药?我现在伤势极重……”

    那老农又惊又喜,抡起粪耙子,狠狠抡下,耙子三根尖,插在火天尊脑门上,打得火光乱窜,溅了他一脸粪便!

    “你……”火天尊的脑筋懵了。

    那老农见没有插死他,又一次抡起粪耙子,狠狠抡下,声音中带着欢喜:“快来!快来人啊!背叛天庭的火贼落在咱们村了!咱们发达了!”

    火天尊怒火攻心,只是伤势太重,难以挣扎起身。

    只见,村子里的老幼妇孺和青壮倾巢而出,有的手持菜刀,有的手持爪钩子、铁锨、锤头、镢头、铲子,纷纷涌来,喊打喊杀!

    这些村民围着他便打,各种农用工具往他身上招呼。

    但他们怎么能伤得了火天尊?任由他们如何攻击,也奈何不得火天尊一根寒毛。

    “你们为何杀我?”

    火天尊又惊又怒,嘶声道:“你们这群忘恩负义之徒,是我!是我保护了南天,保护了你们这些贱民!否则你们早就死了!”

    他不知从哪里涌出来一股力量,竟然顶着村民们的殴打强行站起身来,一把抓住那粪耙老农的脖子,将老农拎了起来。

    四周的村民惊恐的看着他,不敢动弹。

    那老农挣扎,有气无力,却强提着一口气,叫道:“火狗,你还敢嘴硬?你不忠于君就是天大的罪,圣人训有云,不忠君者,譬如禽兽,人人得而诛之!你便是禽兽!”

    火天尊一口鲜血喷出,南天教导人族的《圣人训》是他编撰的,也是因为这本《圣人训》,他被天庭封为天尊中的圣尊。

    其他村民一拥而上,菜刀、爪钩子、铁锨、锤头、镢头纷纷向他砍下,纷纷道:“打死这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提着他的头去领赏,咱们就是神族啦!”

    “贼子身体好硬,砍不死他!”

    “快!杀条狗,泼他黑狗血,破了他的法术!”

    ……

    ————四千字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