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三一章 混沌殿道问
    “弥罗道葬,应该是他们参悟弥罗宫的道纹,或者是鸿蒙符文,领悟出的合击神通吧?”

    秦牧走入混沌之中,脑海里还在回忆那六十七尊成道者虚影的联手一击。

    那一击应该是专门针对他炼就的恐怖神通,他能看得出来,他面对弥罗道葬时,一切神通道法全然无用,似乎被完全克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倘若是换做其他地方,秦牧虽然不至于死亡,但重伤在所难免,只怕百千年内都无法伤势痊愈。

    然而他们这一击是在秦牧的神藏宇宙之中,在这里,他们连让秦牧受伤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这全靠他事前便栽种出归墟莲花,让自己的功法做到生灭大一统。

    否则就算是在神藏宇宙,秦牧不死也要遭受重创。

    “我在史前宇宙多不招人待见?”

    秦牧微微皱眉:“祖庭玉京城,只有这么七十二宝殿,七十二宝殿的殿主竟然都不待见我,合起伙来要置我于死地!”

    他不禁摇头。

    堂堂牧天尊,在哪里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到了过去宇宙便人人喊打喊杀了?

    这时,他走到那座混沌大殿下。

    他抬头看去,只见前方是一片虚无,像是终极虚空般的虚无。

    那混沌大殿没有石阶,矗立在虚无之中,不知该如何登上大殿。

    秦牧迟疑一下,迈开脚步,就在他的脚向前伸出的同一时间,一道长长的石阶出现在他的脚下。

    石阶像是混沌石所铸就,凭空出现。

    秦牧的脚落在石阶上同一时间,一股无法想象的压力袭来,从四面八方作用在他的身上!

    这股压力极强,压力的来源像是这座大殿本身的力量,又像是秦牧自己的力量来镇压他自己。

    更为古怪的是,他的耳边传来道语,像是道问,振聋发聩,发人深省的心灵喝问!

    这道语是从混沌殿中传来,像是有个人以大道向他发问!

    让秦牧不解的是,这个声音,分明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那座大殿里面,到底是什么?是另一个我,还是另有其人?”

    秦牧没有回答这个道问,而是硬顶着这股压力,收回另一只脚,再度迈开脚步。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第二道石阶并没有出现,前方依旧是一片虚无。

    压力也顿时陡增!

    “应该是我没有回答大殿中传来的道问,才会引起这个变化!”

    秦牧收回脚步,那道问再度传来,又问了一遍。

    他用心思考这句道问,道问,难以用普通的语言来表达,无论是神语还是魔语,最多只能表达道的一部分含义,无法将道完全描述出来。

    道问用的是道语,这种语言可以说是最精确的语言,没有任何误解,也可以说是最通用的语言。

    当然,这种通用是针对成道者和少数道法神通达到极高境地的存在而言。

    他们之间用道语交流,没有任何障碍,也不会误解对方的意思,这也是秦牧能够史前成道者交流的原因。

    同样,道问也是一种神通,一种大杀器,倘若对方的修为不如自己,道心又有破绽,那么道问一喝,便可以让对方陷入道心自我怀疑自我否定之中!

    昊天帝便曾经用这一手害过秦牧一次。

    然而,从混沌殿中传来的道问却不是那么简单,这句道问,除了直击秦牧的道心之外,问的问题也恰恰是他修行中遇到的难题。

    “到底是谁在问我?”

    秦牧皱眉,一边承受越来越重的压力,一边苦苦思索这句道问的答案。

    他从前在悟道时,尝试参悟解决这个难题,但是那时候琐事太多,他很快将这个问题抛下,转而去求解其他道法了。

    曾经有人说他是傻狍子,这句形容很是贴切。

    傻狍子对一切都很好奇,能够发现很多别人发现不了的奥秘,但傻狍子对一切都没有刨根问底的耐心,因此秦牧在修行之路上丢下了很多能够解决而没有去解决的问题。

    其实,以他现在的眼界见识,回头再去解答这些问题,已经不再像当初那么困难。

    他开动脑筋,尝试解答这句道问,就在此时,他脚下的石阶发出咔嚓咔嚓的轻响,一道道裂纹出现在石阶上。

    突然,石阶表面酥裂开来,一块块混沌石不断脱落。

    混沌石坠入下方,便随即消融在虚无之中!

    秦牧屏气凝神,闭上眼睛,无视这一切,继续冥思苦想。

    眼看他便再无立足之地,突然,秦牧张开眼睛,口吐道语,以道语来解答这个问题!

    他脚下的石阶顿时不再崩塌。

    待到秦牧将道问解答完毕,他脚下的石阶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恢复完整。

    秦牧松了口气,伸手去抹冷汗,这时才想起来自己是元神形态,没有冷汗,倘若有,也应该是自己的肉身在狂飙冷汗。

    他全身心投入到登上混沌殿之中,浑然不知此时在涌江天宫外,自己的肉身流出的冷汗已经淹没了他的脚踝,变成了小池塘。

    第一句道问被他答出,秦牧只觉一身轻松,刚才那无孔不入的压力顿时不翼而飞。

    不仅如此,他感觉到自己的道心又通透一分,道行也在不知不觉间提升了少许。

    他迈开脚步,这时,第二道混沌石阶自动浮现,出现在他的脚下。

    与此同时,高高在上的混沌殿中又传来秦牧自己的声音,发出第二句道问!

    而这个道问,赫然也是秦牧自己在修行过程中遇到,却又抛开没有去求解的难题!

    “真有意思!”

    秦牧元神目光闪动,对那座混沌殿里面有什么愈发好奇,心道:“难道说殿里面有另一个我?或者说是我的道心在发问!真想快点进去看一看……”

    他现在的境界,相当于玉京境界之后的凌霄境界。

    凌霄,帝座,是两个传统的境界,秦牧对这两个境界了解并不深刻。

    他没有凌霄宝殿,而是以自身的功法化作了一座混沌殿,登上混沌殿会遭遇什么,混沌殿中有什么,他也是一无所知。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境界遭遇的事情,其他人在修炼到凌霄境界时是否也会遇到同样的事情。

    是否每一个修炼到类似境界的人,都会受到相同的考验?

    是否他们在站在凌霄殿前时,也会有道问从凌霄殿中传来,问出自己求道途中放弃过的问题?

    是否他们的道问,会直击他们的道心?

    不过,他顾不得多想。

    他脚下的混沌石阶已经开始碎裂崩塌,他承受的压力也不断提升,他必须要在石阶完全崩塌之前,解决自己曾经避开的问题!

    他开动脑筋,全力解决这第二句道问。

    终于,他在石阶完全坍塌前解决这个问题,以道语作答。

    第三道石阶出现,混沌殿中传来秦牧的声音,又是道问,又是他曾经避开的问题。

    秦牧心神沉寂下来,不再风急火燎的往前赶,而是安安静静的在混沌殿前的石阶上,解决自己在修行之中抛弃的各种难题。

    有些问题是他懒得去解,有些问题则是当时的他无法解开,有些问题则是他忘记去解决。

    而现在,这些问题阻挡在混沌殿前,成为他进入殿中,登上帝座的最大难题!

    当年因为图一时轻松而欠下的帐,迟早要还!

    现在,便是还账之时,但同时也是一次补缺的过程。

    弥补自己修行道路上的缺憾。

    慢慢的,秦牧回答的道问越来越多,道心越来越圆满,自身的道行也在渐渐提升,虽然每次补缺,提升的道行并不多,但是一道道石阶走下来,积少成多,积累的道行也是极为可观。

    他已经走了百十道石阶,那座混沌殿就在眼前,然而每当他向前迈出一步,还是有新的混沌石阶出现!

    而且,混沌殿中传来的道问也愈发莫测高深,让他解答起来愈发困难!

    “道问早晚会问完,我也早晚可以登上这座大殿!”

    秦牧沉住气,不骄不躁,稳步上前,又过了不知多久,他还是没能登上混沌殿。

    他回头看去,只见混沌石阶延伸了十多里,如同一条白线,延伸到玉京城中,然而他抬头看去,混沌殿还是距离他不远不近,却无法踏足其上。

    秦牧定了定神,这个境界,对应的是凌霄境界,他这才知道为何凌霄境界的强者很多,帝座境界的强者却又这么少。

    大概那些凌霄境界的强者,也会在这一阶段面临着道心的种种道问,他们可能要面对的道问和压力不像秦牧这般变态,但足以将他们困在凌霄殿前!

    这时,混沌殿中的道问,问出了一个关于太极之道的难题,关系到太极演化阴阳的道理。

    秦牧皱眉,苦思良久,脚下的石阶已经崩塌到只能站一只脚的程度,他也未能想出答案。

    他叹了口气,后退一步,落在后方的石阶上。

    “道问,今后可以再答,或许我可以慢慢思索这个难题。我在这里多久了?不知道外界怎么样了。”

    他的肉身悠悠醒来,只见一头老牛坐在他前方不远处的树荫下,袒露胸膛,正在呼呼的抽着水烟袋,旁边坐着几头夔龙,眼巴巴的看着他。

    老牛将水烟袋递过去,那几头牛首夔龙慌忙接过来,呼噜呼噜的抽了两口便交给其他夔龙。

    远处的天河边,还有一只纯黑色的黑虎,用自己的尾巴去钓天河里的红鲲,突然只听咔嚓一声,那黑虎急忙从河里抽回尾巴,只见自己的尾巴短了一截,赫然是被一条红鲲一口咬断!

    那黑虎哭丧着脸,催动造化玄功,尾巴又慢慢长了出来。

    更远的山林中传来恢恢的叫声,一个难听如驴的声音传来:“让我啃一口昂,我不会吃掉你的,就一口——”

    秦牧狐疑,道:“三多师哥,你们怎么在这里?”

    老牛见他醒来,慌忙站起身来:“天尊,四大天师都来了,见你在修炼,便没有打扰,而今在宫里等候呢!”

    “四大天师都来了?”

    秦牧怔了怔,立刻向宫中走去,村长和药师在宫门前的大树下喝茶,两人躺在摇椅中,懒洋洋的看了秦牧一眼,药师笑道:“牧儿,你修炼四个月了,终于醒了。”

    “已经四个月了?”

    秦牧心中一惊,他击败七十二成道者虚影,花费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混沌殿前解答道问,只怕便耗费了近四个月的时间!

    “药师爷爷听到天庭与延康谈判的消息了吗?”秦牧急忙问道。

    “玉辰子已经找过你一次了,见你不醒,便匆匆走了。”

    药师想了想,道:“他好像是说,天庭与延康的谈判,快要谈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