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三六章 孤悬世外
    “梦想不能当饭吃,也不能活命!梦想只会是拖累,让你失去而今的地位,让你在现实面前头破血流,让更多的人族为了虚无缥缈的梦想送命!”

    孟云归越走越快,向昊天帝等人追去,心中默默道:“梦想太贵了,需要用命去拼,梦想又一钱不值,谁都可以宣称自己有梦想,但未必所有人都有命享!”

    他跟上昊天帝,昊天帝正在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道:“孟天师,你主掌天庭经济,觉得天币还能坚持多久?”

    孟云归思索片刻,道:“倘若从其他诸天吸血,还可以坚持十年,若是天庭增发天币,从各大诸天购买矿藏,还可以坚持二十年。”

    昊天帝哦了一声,来了兴致,道:“二十年?商天师,你觉得天庭增发天币,能坚持二十年吗?”

    商平隐出列,躬身道:“臣以为,增发天币是饮鸩止渴,会让天币崩溃得更快。而今诸天万界的天币,一部分集中在天庭、延康两地,其他天币则是集中在诸天万界的豪强世家手中,诸天万界的民众手中是没有多少钱的。增发天币,收买诸天万界的矿山矿藏,只会让增发的天币落入豪强世家手中,让富者愈富,推高物价。贫者愈贫,便会造反。这样做,只会加速天币崩溃。”

    昊天帝瞥了孟云归一眼,道:“商天师说的有理。”

    孟云归淡淡道:“商天师只是凭直觉行事,并未经过详细的运算。臣有术数为证。”

    他元气化作术数符文,将诸天万界的贸易往来数据显现出来,无数复杂算式方程一并排出,无数术数演算演换,精密无比,堪称惊艳。

    “臣主掌天庭铸币,对诸天万界的货殖了如指掌,这些货殖数字,臣已经精确到模糊数位!”

    孟云归不紧不慢道:“增发天币到了一定程度,才会推高物价民不聊生,但只要控制妥当,便可以避免这一切。另一面,天庭掌握铸币权,可以用增发的天币购买延康的督造厂,打压延康,兵不血刃便可以买下延康的一切。”

    他转头看向商平隐,露出挑战之色,道:“商天师,你的术数只是传统术数,论造诣,并不比我高吧?”

    商平隐打量他的元气术数算式方程,一一检查,向昊天帝道:“孟天师的运算,并无错误,是微臣多虑了。不过孟天师说他的术数造诣超过我,我心里是不服的。”

    昊天帝哈哈笑道:“两位都是朕麾下算力最强的天师,无需为谁第一而争个不停!只是这二十年,让朕有些忐忑,觉得应该再打一个折扣。”

    孟云归躬身道:“陛下圣明。”

    商平隐道:“增发天币是一方面,吞并延康是另一方面。只要吞掉延康,诸天万界一统,天币便再无崩溃之忧。”

    孟云归摇头道:“商天师此言差矣。”

    商平隐尽管脾气很好,但被他顶撞了两次也不禁来气,淡淡道:“孟天师有何赐教?”

    孟云归道:“适才商天师说增发天币只会落入豪强世家手中,就算陛下得到了延康,让天币流通无阻,但是天币还是只会落入豪强世家手中,诸天万界的民众该反的还是会反,与得不得到延康无关。”

    商平隐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道:“孟天师以为,该如何才能避免这一局面?”

    孟云归道:“臣以为陛下治世最大的敌人,并非是延康,也不是牧天尊、凌天尊等人,而是积累了无数财富的豪强。诸天万界中,无数豪强世家,把持权势,把持财富。经过百万年,诸天万界的财富都集中在他们手中,以至于出现而今的局面。他们手中的天币越来越多,而诸天万界流通的天币越来越少,日积月累,民怨盈涂,才有诸天万界之乱。延康崛起,只不过是将这场动乱提前几年。”

    商平隐哼了一声:“孟天师说了这么多,只是说原因,未曾说解决办法。我很想听一听孟天师的解决之道。”

    孟云归迟疑一下,没有说下去,道:“臣担心因言获罪。”

    昊天帝哈哈大笑:“朕不是昏君,你尽管说。”

    孟云归躬身道:“豪强世家手中财富太多,无论增发多少天币最终都会落入他们手中,唯一解决途径便是废除豪强世家。而废除豪强世家的最佳途径,便是人尽其才……”

    “放肆!”

    商平隐冷冷道:“孟天师,你太放肆了!废除豪强世家,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变法了?陛下,孟云归肯定是延康的奸细,请陛下立刻下令,将此獠押上斩神台!”

    其他文武官员纷纷道:“孟天师是人族,图谋不轨,妖言惑众,包藏祸心,陛下,请发落此人!”

    昊天帝摆手笑道:“好了好了,你们别攻击孟天师了。孟天师,你这话太直接了,与从前的你有些不符啊。朕的天庭,上至文武百官,下至天庭中的商贾走卒,都是你口中的豪强世家。即便你,也是豪强。你这一句话,便将天庭上上下下都得罪了一遍!”

    他似笑非笑道:“朕,也是出身豪强世家,你这是要革天庭的命啊。此言不妥,朕不怪罪你,只罚俸半年。”

    孟云归目光黯淡下来,躬身道:“微臣领罚。”

    昊天帝下旨,道:“这些日子,便依商天师之言,一边吞并延康,一边增发天币。孟天师,这件事你便不用烦心了,交给商天师去办。”

    孟云归黯然道:“臣遵旨。”

    文武官员齐齐赞道:“陛下圣明!”

    昊天帝回到后宫,问道:“牧天尊回来了吗?朕还等他投降签约呢。”

    有近卫回道:“牧天尊还未过来。延康的使者也在前几日走了。”

    昊天帝道:“他们已经无关紧要,关键的是牧天尊。”

    过了两日,昊天帝又问道:“牧天尊回来了吗?朕还在等他回来签约。”

    近卫回答道:“陛下,牧天尊不在天庭。”

    昊天帝皱眉。

    又过五六日,昊天帝问道:“牧天尊还没有回来吗?他再不来,朕便要下令,让虚天尊灭掉延康一半人口!”

    近卫回答道:“牧天尊到了祖庭,命人前来报讯,说再过十日便到天庭。”

    昊天帝怒道:“拖拖拉拉!”

    十日后,秦牧来到天庭,磨磨蹭蹭,混吃混喝了十多日,这才签了契约,黯然离去。

    昊天帝大喜,命人欢送牧天尊。

    秦牧离开天庭,昊天帝眼中凶光大作,唤来上宰大臣,道:“牧贼活着一日,朕便难以舒心,你去请太上皇,趁他在路上将他做了!”

    他抬手重重斩下,恶狠狠道:“告诉太上皇,倘若杀不了他,便将他沉入祖庭玉京城的混沌河中,湮灭了他!”

    上宰大臣道:“陛下为何要杀牧天尊?他已经降了……”

    “朕信不过他!”

    昊天帝冷笑道:“就算他道心尽毁,隐居避世,朕也难以安心。只有死掉的牧天尊才是最好的牧天尊!太上皇杀不死他,但将他沉入混沌之中还是可以办到的,混沌长河倘若磨灭不了他,大不了……”

    他露出笑容,悠然道:“大不了牧天尊回到过去,做他的牧公子。只要不在这个宇宙,朕便安心了。”

    上宰大臣打个冷战,匆匆离去。

    另一边,商平隐命造父天宫增发天币,用来购买各大诸天矿藏,然而矿藏价格却高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迫不得已,只得继续增发更多的天币。

    但是此举,却让天币有雪崩之势,天币的价值飞速贬值,短短两月,便掉了一半的价值。

    商平隐看不明白,焦头烂额,仔细回忆孟云归的术数算式方程,没有任何一丝错误。

    他想去求教孟云归,又拉不下脸来,只得命人前去调查。

    又过一个月,天庭术数高手从各大诸天回来,道:“延康先我们一步动手,用天币买矿,将许多诸天的矿藏价格抬高!那些诸天的天币泛滥,再加上天庭的天币涌进来,于是天币贬值。”

    “不可能,不可能……延康须得花掉积累的所有天币,才能让天币泛滥,推高矿藏价格,让天币贬值……”

    商平隐脑中轰然,双腿无力,跌坐在座位上,突然站起身来,飞速道:“延康买矿,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五年前。”

    那些天庭术数高手答道:“从幽都之战过后,延康便开始用天币在各大诸天购买矿脉。”

    商平隐皱眉,走来走去,喃喃道:“五年前,五年前……糟糕!那时也是牧天尊道心败坏,打算投降!此事有诈!他的目的只是拖延时间,静候天庭增发天币!快!去见陛下!”

    他飞速前往后宫,就在此时,路途中只见前往延康接受延康财富的诸多将领鼻青脸肿的向凌霄殿冲去。

    商平隐急忙拦下一人,那神将哭诉道:“延康根本不认牧天尊签的契约,把我们打了一顿赶了回来!那个叫凌天尊的说,她没签的,都是废纸!我们吃亏了,这便禀告陛下,诛他延康九族!”

    商平隐心烦意乱,突然,只见天庭中一座灵能对迁桥的光芒黯淡下来,原本漏斗状的灵能对迁桥光流,渐渐消失!

    “灵能对迁桥断了!”

    商平隐心中大乱,失声道:“快!快!修复那座灵能对迁桥……等一下,守护所有灵能对迁桥,提防延康破……”

    他话音未落,天庭中又有一座灵能对迁桥的光流消失,接着是第二座、第三座,然后在一个呼吸之间,便有千百座灵能对迁桥暗淡下来!

    很快,天庭所有的灵能对迁桥完全熄灭。

    天庭静静的漂浮在祖庭上空,远离诸天万界,如同孤悬世外的孤岛,与诸天万界彻底失去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