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三七章 你可能会死
    商平隐手足冰凉,灵能对迁桥突然断去,显然不是从天庭下手,延康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也没有人能够在天庭作乱。

    延康是从桥的另一端下手。

    灵能对迁桥需要两座祭坛,建立灵能对迁通道,方便往来。

    这些桥断了,就算是帝座境界的存在前往其他诸天,也需要三五年时间,倘若是前往四极天,恐怕耗费的时间便更长了。

    当然,从玄都前往诸天万界的话,花费的时间较短,但从祖庭前往玄都,用时也是很长!

    延康显然为今日谋划已久,天庭的灵能对迁桥连接诸天万界,数量众多,这么多桥同时断去,必须要制定一个计划,约定好时间!

    “灵能对迁桥断去,就算是天庭能够在短时间派出大量的神魔分别飞往诸天万界,重新建造灵能对迁桥,也需要三五十年甚至百年,才能将桥梁建起来!”

    商平隐额头冒出冷汗,飞速赶往凌霄宝殿,脑中嗡嗡作响:“而天币失控,诸天万界没有了天庭的威慑,三五十年,足以造反好几轮了!”

    与诸天万界失去联系是最可怕的,天庭太依赖灵能对迁桥,失去了灵能对迁桥,一下子便失去了对诸天万界的掌控。

    天币,只怕要变成废币了!

    天币变成废币,只有一个下场,诸天大乱!

    现在诸天万界的乱象已经难以压住,没有了灵能对迁桥,肯定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将民愤喷涌出来!

    没有了诸天万界的神魔补充,天庭征讨延康,便会变成了一场消耗战,神魔数量死一个少一个。

    更为关键的是资源!

    天庭的资源便是来自诸天万界和延康,其中延康占据了天庭神兵供应的大头!

    “这些事情,怎么一股脑的爆发出来?”

    商平隐几乎是冲到凌霄殿中,却见昊天帝已经临朝,许多大臣都已经到了,灵能对迁桥断去,兹事重大,也把他们引来。

    昊天帝面色阴沉,商平隐不由迟疑一下,把天币泛滥一事压下,心道:“我倘若说天币体系瓦解,只怕是触碰霉头,第一个倒霉。灵能对迁桥断去,天币瓦解反倒没那么重要,还是将此事隐瞒下来……孟云归!”

    他看到官员之中的孟云归,心神大震,目光不由落在孟云归身上!

    商平隐脑海中各种念头冒了出来:“他提议增发天币,事前有没有想到延康也在将天币散播到诸天万界中去?这小子到底是人族,说不定已经与牧天尊联手起来!但是,他的术数方程没有任何错误,只是缺少了延康的天币流动数据,而且增发天币这个功劳是我抢去的,与他没有半点干系……”

    孟云归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转头向他看来,两人目光遭遇,商平隐打了个冷战,孟云归面无表情,眼睛中也没有任何情感,深邃得像是归墟大渊一般,充满了黑暗。

    他长长吸了口气,天币贬值与灵能对迁桥断去同时发生,他可以趁机隐瞒此事。

    倘若揭发出来,孟云归也可以推脱责任,昊天帝没有任何理由处置他,而且自己也会受到责罚,罪责之大,只怕是要登上斩神台的!

    商平隐常常吸了口气,稳住心神,目光与孟云归的目光错开,若无其事。

    孟云归也收回目光,低着头一言不发。

    “监天司,传我命令,着祖神王传令各大太阳守,前往各大诸天,修复灵能对迁桥。”

    昊天帝传令下去,声音依旧沉稳,道:“让祖神王安抚各大诸天的主宰,天庭还在,朕还在,让他们好生给朕打理好朕的江山。灵能对迁桥重建之后,朕大大有赏。”

    监天司的天官迟疑一下,硬着头皮出列道:“陛下,天庭的灵能对迁桥,都是造父天宫交给延康做的。天庭的督造厂没有能力修复各大诸天的灵能对迁桥,就算各地太阳守到了各大诸天,也修复不了……”

    他还未说完,朝堂之中雷霆交加,监天司急忙闭嘴。

    “你的意思是说,天庭的灵能对迁桥,自己还造不了?”

    昊天帝面色阴沉,冷冷道:“造父天宫做什么吃的?朕的天庭督造厂,做什么吃的?”

    朝堂之中没有人敢说话。

    昊天帝胸膛剧烈起伏,怒哼一声,语气放缓,道:“既然如此,让祖神王传令各地太阳守,但凡有诸天作乱,那便降下天灾。还有,着祖神王给延康降下天灾!”

    他面色阴沉,冷冷道:“命鬼神下幽都,通知虚天尊,灭延康所有人畜,一个不留!灭无忧乡所有人畜,一个不留!”

    他霍然起身,语气冰寒刺骨:“牧天尊胆敢给朕作妖,朕便杀光了你在乎的所有人!”

    监天司立刻前往天庭天坛,上香祷祝,通知祖神王,另一边,天庭中的鬼神则进入幽都,通知虚天尊。

    昊天帝落座下来,环视一周,沉声道:“再与朕通知四帝,调动兵马,赶往元界,四大天师,你们也各自率领起兵。七公、四宰、三师、二辅、五帝座,各引麾下兵马,讨伐元界,以元界为据点,应付诸天万界之乱。朕也当亲自调动天庭十卫,御驾亲征元界!”

    四大天师各自皱眉。

    商平隐迟疑一下,出列道:“陛下,臣以为,元界就在那里,无法挪开,而四极天才是大患。征讨元界,当先平四极天。倘若北帝玄武、西帝白虎与元界贼人汇合,这才是让人头疼的地方。”

    孟云归出列,躬身道:“陛下,商天师所言极是。”

    商平隐瞥他一眼,孟云归正色道:“延康,有虚天尊、祖神王降灾降劫,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是少数人,但倘若四极天生乱,北帝、西帝趁着天庭空虚,长驱直入,攻打天庭,便是心腹之患!天庭易手,对士气……”

    昊天帝哼了一声,扬眉道:“牧老贼,岂是虚、祖之流所能对付的?虚天尊、祖神王斗不过他,恐怕一时间也灭不掉延康!因此对付元界延康、无忧乡才是第一要务!”

    孟云归抗声道:“陛下三思!陛下,先打下四极天,才是最稳妥之道!”

    商平隐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他,但孟云归所说的,也是他想说的,让他反驳不得。

    白玉琼出列,躬身道:“陛下,孟天师所言极是,陛下三思。”

    第四天师祝少平出列,躬身道:“陛下三思!而今之计,先稳住天庭的领地,那就是祖庭。祖庭在,正统便在。祖庭富饶无比,陛下,我们天庭应该先站稳祖庭,把牧老贼在祖庭的根基连根拔起,将黑山圣地所有延康人擒拿,威胁牧贼!”

    商平隐也道:“陛下,三位天师所言有理。陛下先站稳祖庭,进可攻退可守,再平四极天,从四极天发兵,形成对元界围剿之势。如此一来,大势滔滔,元界覆手可平!”

    孟云归道:“陛下,牧贼的弱点便是延康,黑山圣地的人口众多,奇货可居,用此来威胁牧贼,是上上之举。”

    昊天帝冷哼一声,淡淡道:“牧老贼进宫之前,曾经在祖庭停留了十多日,你当他在做什么?”

    他冷笑道:“此贼是在搬迁黑山圣地!而今的黑山圣地,已经空了!”

    四大天师心中一惊。

    昊天帝走出凌霄殿,向下方的祖庭看去,遥遥只见世界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树冠遮天。

    那里便是黑山圣地,只是而今世界树成长的速度太快,已经将原来的黑山完全遮挡,看不出当年的荒凉。

    凌霄殿外,一尊尊神将调转天庭的监天镜,纷纷向黑山圣地照耀而去。

    过了片刻,无数面监天镜的镜光在空中组成一个大圆,圆中如湖水晶莹透彻,将黑山圣地的详细情况清晰的映照出来。

    只见黑山圣地中神城遍地,到处都是延康的百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商贸繁盛。

    那里的督造厂也在生产,还有楼船在空中航行,甚至还可以看到神通者在帮助百姓种植庄稼和降雨。

    朝中大臣们议论纷纭,从监天镜照耀出的景象来看,黑山圣地的延康人还在,并未被秦牧迁走。

    “都是幻象!”

    昊天帝一指向黑山圣地方向点去,冷笑道:“牧老贼留在黑山十多天,便是以神识制造这种幻象,而他则趁机将黑山中的所有人迁走!”

    过了片刻,他这一指的威能来到黑山,天庭百官向镜中看去,只见一股剧烈的波动从黑山圣地的中心蔓延开来,所过之处,刚才还繁盛无比的黑山圣地眨眼间便像是镜花水月般动荡,消失。

    顷刻间,黑山圣地便空空荡荡,找不到人影。

    “牧贼厉害!”天庭上下脸色齐变。

    昊天帝冷笑道:“平四极天,只会给牧老贼时间,这老贼,缺乏的便是时间!四位天师,你们所言的确很有道理,平四极天,合围元界,这是堂堂正正的打法,但对付牧老贼,不能用这种堂堂正正的打法!平四极天,便会多给他二十年的喘息机会!这二十年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传朕命令!”

    他衣袖一拂,声音传遍天庭:“尽起大军,征讨元界!”

    “遵旨!”文武百官纷纷躬身。

    元界外,秦牧悠然而行,他是从祖庭赶回来,没有走灵能对迁桥,而是步行,用了几个月才从祖庭来到这里。

    之所以步行,是因为他带着黑山圣地数不清的延康人,黑山圣地几乎被他搬空,带着这些人走灵能对迁桥,势必会超过灵能对迁桥的极限。

    因此步行最为安全。

    他让这些人居住在他的神藏宇宙之中,几个月时间还可以坚持,但时间稍长,那就无法坚持了,只怕会造成大规模死亡。

    好在他精通月天尊的载极虚空经,赶路很快。

    前方就是元界,他稍稍舒了口气,这时,天象突变,一颗颗星辰隐去,星空彻底归入黑暗。

    秦牧停下脚步,笑道:“祖神王还是太上皇?”

    他想了一下,笑道:“应该是太上皇。让祖神王前来对付我,只是送死,只有太上皇的本事还能与我放对。太初,现身吧。”

    星空中一片明亮,有炫目神光从虚空的最深处传来,只见一片大罗天凭空出现,道树葱葱,道花夺目。

    炫目的光芒中,一个高大不凡的身影从神光中走出,越来越是清晰。

    “牧天尊,你不像是道心尽丧的模样。”

    太初诧异,温和笑道:“昊儿中你计了,给了你这么多年喘息的机会。不过他也果敢异常,在你签约之后,便立刻让我前来杀你。”

    “太初,你焉知他的目的不是借我的手除掉你?”

    秦牧似笑非笑道:“你老了,锐气尽失,打不动了。从你第一次死亡开始,你便已经没有了开国帝皇的锐气,与我动手,你可能会死。”

    ————感冒还没好,求安慰,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