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四三章 门板与石碑
    蓝御田迷茫的看着这个古怪的地方,终极虚空像是一头无形的巨兽,把它无法消化的东西统统丢到这里来!

    “大约这座血肉宝塔也是它无法消化的东西,所以也一起丢了过来。”

    他眨眨眼睛,心中暗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处于终极虚空的哪个位置?”

    终极虚空只有成道者的大罗天,而且每座大罗天不在固定的位置,想要寻到他们而今的方位,可谓是千难万难。

    终极虚空的弃物堆积场很是辽阔,血肉宝塔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飘荡,又过了不知多久,遇到了不知多少诡异的物体,蓝御田又看到了一个古怪的东西从外面飘过。

    那是一座门户。

    或者说是门框,因为门板已经不见了。

    蓝御田透过这个门框向里面看去,不由怔了怔,只见那门框后面竟然不是终极虚空,而是立着无数块石碑!

    这些石碑,与先前他所遇到的那块无比光滑的石碑一般无二!

    只是石碑是背朝着他,无法看到正面是否有文字!

    “难道那块石碑是从这里飘出去的?那么,门板哪里去了?”

    他还在思索,突然秦牧的声音传来:“御弟,我已经有把握对付鸿蒙化道神通了!”

    蓝御田心中一喜,只见笼罩秦牧那只眼睛的鸿蒙元气涌动,向眼中流去!

    顿时,以这枚眼睛为中心,秦牧血肉滋长,很快便形成了他的头颅!

    秦牧头颅三只眼睛张开,眼中紫气氤氲动荡,露出兴奋之色!

    与此同时,血肉宝塔内部条条道链光芒四射,道链的威能爆发,压制鸿蒙元气,向他轰来!

    这血肉宝塔中内藏鸿蒙化道神通,要将他打回鸿蒙元气的状态,让他无法复生!

    秦牧哈哈大笑,任由这些道链神通及体,却不能伤到他分毫,相反,他的三只眼睛中射出一道道紫光,将三条近身的血肉道链切断!

    但古怪的是,血肉道链被斩断,随即血肉滋生,这种鸿蒙化道的神通像是一种生物神通,结合了弥罗宫主人的鸿蒙符文,将这种神通化作了活体,能够自我生长,自我修复!

    秦牧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古怪的神通,心中一惊。

    他的头颅下,脖子生长,长出肩膀、胸膛、手臂,腰身也在自我生成!

    秦牧抬手,眉心中劫剑飞出,一剑将宝塔刺穿,一条道链被他斩断,组成道链的道纹湮灭,血肉四溅。

    就在此时,一股冷寂之风吹来,吹动宝塔,让这座血肉宝塔的外围开始消融。

    宝塔旋转着向这片废弃之地的外围呼啸而去。

    终极虚空极为古怪,无法虚空化的东西会被冷寂之风送到这个腌臜场,然而能够虚空化的东西,便会被送出此地。

    先前秦牧那一剑,破了血肉宝塔,导致这座宝塔的自我防御威力大减,开始虚空化,因此宝塔便被冷寂之风裹挟着送离这片废弃之地。

    秦牧对此毫无所觉,一边加速汲取鸿蒙紫气,一边尝试着吞噬炼化鸿蒙化道的力量,沉声道:“御弟,冷寂之风即将吹到塔中,你们的修为不足,躲在我的眼睛中一定要当心!”

    冷寂之风吹过秦牧身躯,将他的肉身拉得扁平,几乎要分解为无数粒子。

    秦牧催动改良后的霸体三丹功,强行镇住肉身,对抗这股恐怖的力量。

    他勉强可以扛得住终极虚空的冷寂之风,但这风无孔不入,他也担心冷寂之风会吹入自己的眉心竖眼,伤到他眼中的众人。

    他的眼中不仅有蓝御田和都天魔王,还有数以亿计的延康百姓和神魔,倘若被冷寂之风吹入,只怕这些人在短短片刻便统统会化作虚无,不复存在!

    死在这里,连魂魄都会化作虚无,无从招魂。

    蓝御田连忙让都天魔王躲入壶天瓶中,他想了想,没有跟着都天进入瓶中,倘若冷寂之风吹入秦牧的竖眼,即便是壶天瓶也无法保全众人,这个诸天很快便会被化作虚空,所有人都会死在瓶中。

    他的实力虽然不如秦牧,但也非同小可,道法神通更是精深玄妙,打算留在外面守护住壶天瓶。

    秦牧肉身还在飞速生长,催动霸体三丹功,冷寂之风吹来,他的身体如同由鸿蒙元气所化的鸿蒙符文构成,纹丝不动!

    任由冷寂之风拉扯,也无法让他的肉身化作虚无。

    不过,血肉宝塔中的鸿蒙化道神通也在同时攻来,同时对抗这两种力量,加剧了他的压力!

    “须得快点长出肉身,否则难以应对眼前的局势!”

    秦牧催动鸿蒙元气,劫剑的威力顿时暴涨,尽管此刻他的肉身尚未完全恢复,但剑道神通的威力犹胜从前,让他不禁又惊又喜。

    这座血肉宝塔的道链崩溃得更快,道链瓦解化作道纹,只是这神通乃是三公子设计出来用以克制他的,短时间内他也无法完全破去。

    终于,秦牧长出了两条腿,然而只长出了大腿根,鸿蒙元气便已经用光!

    秦牧瞪大三只眼睛,高声道:“御弟,我的鸿蒙元气用光了!还没有化出两条腿和元神!怎么办?”

    蓝御田在他的竖眼中警惕的打量四周,提防冷寂之风的入侵,闻言连忙道:“你以鸿蒙元气重塑肉身,胜过从前的肉身良多,因此才会消耗巨大。不过不用担心,祖庭中有混沌矿脉,吸收那里的混沌之气便可以长出来!”

    秦牧头大,蓝御田也是个不靠谱的家伙,远水救不了近火,祖庭的混沌矿脉中的混沌之气虽然富足,但是自己现在怎么飞过去?

    而且,混沌之气化作鸿蒙紫气,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

    蓝御田或许知道应该怎么转化,但自己向他学习,恐怕也要费不少时间。

    轰隆!

    血肉宝塔的顶层坍塌,无数道链带着血肉,如同粗壮无比的手臂,向他狠狠扫来。

    秦牧仗剑,拼命抵挡,将一条条道链斩断,竭力炼化鸿蒙化道神通,试图从这座宝塔中弄到点鸿蒙之气。

    然而鸿蒙化道神通乃是弥罗宫三公子创造出来,专门针对他的神通,而且更为古怪的是一种能够自我修复的生物神通,让他炼化起来进度缓慢。

    他现在开始以鸿蒙之气演化自己的元神,只是鸿蒙化道转化的速度较慢,而且冷寂之风越来越猛,好不容易炼化一点鸿蒙元气,往往被冷寂之风一吹便不知所踪!

    “门板!”

    蓝御田的叫声传来:“哥,门板!”

    “什么门板?”

    秦牧全力对抗鸿蒙化道神通,不经意间向外看去,果然看到一面巨大的门板在冷寂之风中如同飘落的树叶,翻飞不停。

    那面门板大得不可思议,仓促间他还看到门板上有些奇怪的文字,只是时间太短无法看清。

    “哥!收了那块门板!”蓝御田兴奋的叫道。

    秦牧顶着鸿蒙化道的压力冲天而起,冲破血肉宝塔的顶层,身后无数血肉道链飞舞,向他追去。

    秦牧想要迈开双腿跑动,怎奈双腿只有两寸长短,根本迈不开,只得暗骂一句,催动载极虚空神通,然而神通刚刚出现便被化去。

    他只好双手如飞,疯狂向那块门板奔去。

    唰——

    一条条血肉道链将他死死缠住,血肉宝塔再度飞来,咚的一声压在他的身上,与此同时秦牧的手掌已经抓住那面门板,随即便被这座宝塔死死的压在门板上,一时间无法脱身。

    “三公子,你这神通真是阴损!”

    秦牧被压得几乎吐血,奋尽所有力量,强行将这座宝塔托起,喝道:“御弟,这门板中有鸿蒙紫气?”

    “没有。”

    蓝御田连忙道:“我先前在终极虚空中看到一座门户,没有门板,多半便是这块门板,所以让哥哥你捡起来。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

    秦牧咬紧牙关,鸿蒙元气催动劫剑,以气御剑,一剑刺入宝塔之中,声音沙哑:“破劫——”

    嗡!

    剑光在宝塔中爆发,连续破开十多条血肉道链,剑光从宝塔中,咄的一声刺在门板上,而那面巨大的门板上只冒出一串火光,并未被劫剑刺破。

    门板被劫剑刺过的地方浮现出一片复杂的符文,不断流转,过了片刻这才消失。

    秦牧怔了怔,顾不得多想继续以气御剑,刺向血肉宝塔,与此同时他双臂发力,奋力将宝塔掷出!

    宝塔分解,化作无数道血肉道链再度向他缠来,秦牧脚下重重一顿,门板呼的一声飞起,被他双手抱住一角,抡起来如同一面大得不可思议的神刀,迎着那些血肉道链一刀斩下!

    从前,他跟随残老村九老学艺的时候,哑巴给他打造的便是两口菜板大小的玄铁刀,这门板虽然更大,但秦牧使起来却也不觉得有什么古怪!

    嗤!

    那无数条血肉道链竟然被这面大门板一刀切开,冷寂之风呼啸吹拂,将被斩断的血肉道链吹得四下分开。

    那些血肉道链仿佛蠕虫,在终极虚空中游动,试图拼在一起,但还是有不少道链被冷寂之风彻底吹散。

    秦牧提起这面门板,以门板为刀,运刀如电,连续劈下,将那些聚在一起的道链再度切开!

    终于,伴随着一股狂暴的冷寂之风吹过,秦牧连同那些断掉的血肉道链一起,被呼啸吹出那片废弃之地!

    “哥!石碑!”

    蓝御田惊喜的声音再度传来:“石碑!”

    “什么石碑?”

    秦牧咬牙,竖起门板挡住冷寂之风,随即被风吹得连翻带滚不知被吹到何处去了,他匆忙间看去,果然看到一座不知有多高的方形石碑矗立在终极虚空中,然而他的速度太快,很快那石碑便消失不见。

    过了良久,秦牧终于勉强稳住身形,身边不见血肉宝塔,也不见那片废弃之地。

    “这块门板的确不错!”

    秦牧上半身矗在门板上,赞叹一声,随即觉得自己现在的形象似乎有些熟悉。

    “我好像与当年的屠爷爷一样了……”